第十一卷 第三十九章 出師不利

  感受到這么一大股死氣撲面而來,我當下也是兩步后退,沖著旁邊的眾人警告道:“大家小心。退后,保持距離!”
  
  七劍立刻散開,而就在我話音剛落的那一刻,林中小屋沖出了十來個渾身腐爛發臭的尸體來,喉嚨里面有著古怪的吼聲,緊接著朝各人撲來。
  
  我瞇著眼睛,并不上前與其硬拼,而是牢牢地掌控住場面,目光移動,試圖找到這些尸體背后的操縱者來。
  
  我沒動,但是七劍卻沒有停歇,這些尸體的面容雖說都已經開始腐爛,但是卻和我們資料上看到的人像對比。相去無幾。
  
  如此看來。這些活動的腐尸應該就是先前在幾個莊子里陡然消失不見的病人。
  
  我們擔心的事情終于發生了,他們不但被人利用,而且已然成為了一具尸體,終究還是沒有生還的希望。
  
  這些剛剛成為尸體沒有幾天的東西,即便是再厲害的人煉制,也不會有太多的威脅,七劍將陣型收攏,四位年輕的成員一起出動,林齊鳴、董仲明、白合和朱雪婷各出絕招,試圖將這些家伙給控制住。然而這些腐尸表面浮腫,勁道倒是挺大,一時半會根本束縛不得,那董仲明也是來了脾氣,當下也是顧不得許多,直接一劍過去。將其中的一頭腐尸胸腹剖開,接著劍尖一轉,那脖子就抹了下來。
  
  董仲明一下死手,旁人立刻紛紛模仿,試圖一下子就將場面給控制下來,然而就在董仲明收劍的那一剎那,我心中陡然一跳。下意識地朝著旁邊吩咐道:“退,后退,有危險!”
  
  就在我的喊聲中,那幾頭被斬殺的腐尸突然就像被戳破了的氣球一般,陡然炸了開來。
  
  砰、砰、砰!
  
  幾聲炸響,漫天尸液飛揚,我顧不得許多,伸手抓住兩個離我最近的同伴,朝著后面狂退而去,一直出了安全距離,我回頭一看,整個臉都黑了——只見那些腐尸爆裂過后,固然是碎成無數,但是它們腐爛的血液和肉塊散落各處,但凡沾到些什么東西,立刻有滾滾黑煙冒出,而七劍里面,身處尸群之中的林齊鳴、董仲明和朱雪婷紛紛中招,被那尸液給滴落到,唯獨白合憑借著詭異的身法,逃過此劫。
  
  瞧見三人朝著后面狂退,我箭步沖了過去,將衣服脫下,然后朝著他們身上沾到血肉的地方猛拍,不過那東西終究太過于黏稠,已然擦不下去了。
  
  不過與滴落在地上便冒出滾滾濃煙的情形不同,這些尸液即便聞著十分惡心,但是卻并沒有造成什么實質性的傷害,用衣服一擦便不見了。
  
  我拉著被尸液沾染到的三人,心有余悸地問道:“怎么樣,有什么異常的感覺沒有?”
  
  林齊鳴等人將臉上、身上沾染到的尸液擦干凈,止不住地反復揉搓,然后搖頭告訴我沒事兒,就是剛才被那一下給嚇得不行。
  
  是虛驚一場么?
  
  就在我問他們的時候,遠處的張勵耘、小白狐兒和布魚一起發力,撿起地上的石頭泥塊,朝著那些依舊奮力撲來的腐尸紛紛擲去,這些雜糅了勁氣的飛石迅捷無比,紛紛擊中要害,緊接著將這些腐尸給直接弄炸,在原地鋪灑出一大片的暗黑色尸液來,滾滾濃煙騰然升起,而就在這個時候,我感覺到有一個精瘦的影子從屋子里陡然沖出,朝著我們這兒的相反方向倏然逃了出去。
  
  此人的城府倒是十分深,竟然能夠一直忍到現在,我二話不說,直接沖著那個方向大聲喊道:“楊劫,攔住這廝!”
  
  林中浮現出一道黑影,從樹上陡然落下,一把短匕,封堵住了那人逃離的去路。
  
  兩人對拼一記,卻是楊劫頂不住對方的手段,朝著后面一個空翻而去,而就在這寶貴的時間里面,我已然一個箭步沖到了跟前,手中的飲血寒光劍陡然而出,朝著那人的后背斬去。
  
  這一劍森寒無比,對方感受到了濃濃的殺意,當下也是一個翻身,回手朝我拍了一掌。
  
  這一掌腥臭無比,跟剛才那些腐尸的表現一般無二,我將長劍往前一攪,卻是將這掌氣給消解,接著長劍一陣旋風般的卷動,將那人逼得步步后退,沒了防備,而這時小白狐兒陡然從空處而出,五尾遙立,朝著此人當頭拍了一掌。
  
  那人正在疲于應付我暴風驟雨一般的攻擊,卻是沒有料到小白狐兒這爆炸性的一掌,結果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只能生生挨住,結果被一掌拍到了半空中去。
  
  小白狐兒的五尾之力到底有多恐怖?
  
  這個問題很難回答,至少對于我來說,如果不曾防范的話,下場與此人并不會相差多少,但見此人在空中騰起,接著驟然落下,重重地砸在了那小木屋的一邊,結果整個屋子轟隆一聲,直接倒塌了下來,動靜弄得頗大,讓人汗顏。
  
  捉賊不能懈怠,即便那人被轟入廢墟之中,我也沒有片刻停留,一個縱身而走,飛奔到了跟前,長劍一陣挑,終于將昏死在其中的那人給翻了出來。
  
  此人兩腮發尖,地中海的發型,中等身材,卻是跟那盧子文和盧佳一有七分相像,我可以肯定他應該就是我們一直所要尋找的盧世超了。
  
  不過就在我俯下身子,準備將他給捆起來的時候,手指卻停留在了半空中。
  
  因為我瞧見了一件頗為恐怖的事情,那就是此人的胸口處是裸露著的,上面的皮膚居然不見了,露出了紅黑色的肌肉以及雪白的骨頭,一顆拳頭大的肉團在胸腔里面不停地顫動,撲通、撲通,看得我渾身發麻,雞皮疙瘩不由自主地就浮現出來。
  
  此人中了小白狐兒傾力一掌,本來沒有什么反抗能力了,不過瞧見他這副模樣,我依舊感覺到一陣惡寒,心生恐怖。
  
  我深吸一口氣,再仔細一看,卻見他的胸口處并非鏤空,而是有一層幾乎透明的薄膜蒙著,粉紅中帶著黑褐色的肌肉里面,似乎有一種由無數根爬蟲組成的東西在里面蠕動,維持著他旺盛的生命力,也使得他在這樣的重傷之下,依舊還能夠不斷地自我修復。
  
  我不知道此人何時會醒來,不過為了保險起見,走上前去,刷刷幾劍,將此人的雙手雙腳都給切了下來。
  
  我出劍甚快,結果那人的傷口處居然沒有多少血流出。
  
  之所以如此,除了因為飲血寒光劍的緣故之后,還有他身體里面的那些爬蟲,將傷口給封堵住了。此人四肢被斬了之后,劇烈的疼痛也終于刺激到了他,悠悠醒轉過來,瞧見居高臨下站著的我,惡狠狠地說道:“你是誰,你對我究竟做了些什么?”
  
  我平靜地說道:“官方的調查組,盧世超,坦白告訴我,你身體里面的那個東西,到底是什么?”
  
  他一愣,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面容,搖頭說道:“不可能,泰安和魯東局的那幫子家伙,個個都是不干正事的官老爺,而且我都認識,你不是!”
  
  我微微一笑,然后說道:“我自然不是魯東局的,我是總局來的,某家陳志程,你可聽過?”
  
  此人臉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來,緊緊咬著牙,恨聲說道:“原來是黑手雙城,那幫廢物竟然找到了你,難怪能夠如此快速地找到我這兒來。”
  
  我一揮手,盧可風和盧佳一給押了上來,瞧見躺倒在廢墟中的盧世超,臉色十分尷尬,而我則對地上這個家伙說道:“有人愿意帶路,所以倒也沒有多少難度。好了,盧世超,話咱也不用多聊,坦白告訴我把,那具出土的明末腐尸到底在哪里,告訴我,我可以饒你不死。”
  
  盧世超桀桀地笑了起來,眼皮上下一翻,緊接著說道:“你覺得我落到了這副田地,對生死還有什么執念么?”
  
  我剛才為了防止如此怪模樣的盧世超弄手段,上來就將他的四肢給廢了,除了保險起見之外,還有一點就是心忿林齊鳴、董仲明和朱雪婷受傷的事情,不過這樣一來,倒是將他的死志給逼了出來,實在是有些出乎意外,不過我卻并不多言,而是指著旁邊的盧佳一說道:“你眼睛一閉,固然萬事皆休,不過難道不為自己的子孫后代,以及你們盧家想一下么,偌大的家業,就因為你一時誤入歧途,便轟然崩塌了,九泉之下,你可有臉面對自己的列祖列宗?”
  
  修行者是最講究傳承和祖先的,這才是對方的軟肋,然而那盧世超卻冷冷一笑,一雙眼睛卻是要凸出來了,寒聲說道:“他們既然出賣了我,就會受到應有的報應,至于你,哼哼,九千歲一定會為我報仇的……”
  
  這話兒正說著,我突然聽到身后傳來幾道悶哼聲,回過頭去,卻見林齊鳴、董仲明和朱雪婷紛紛跪倒在地,離我最近的林齊鳴一陣嘔吐,居然吐出了果凍一般的黑血來。
  
  這黑血離口,還一陣蠕動,看著格外惡心恐怖。

1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三十九章 出師不利”

  1. 回復 2015/02/21

    劉正楓

    覺得像生化危機圣女密碼里的小boss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