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四十章 尸滌蟲,亡神蠱

  瞧見這些蠕動不停的黑血,我渾身一震,快步走上跟前來。焦急地問道:“你們三人,到底怎么了?”
  
  林齊鳴跪在地上,一連吐了四五口黑乎乎的鮮血,這才緩過神來,趴在地上,無精打采地說道:“老大,我感覺渾身無力,好像是感冒了一樣……”
  
  加入特勤一組之后,他們幾個學生都已經改口了,而瞧見他這副模樣,哪里是感冒,簡直就好像是快要死去一般,我心焦力瘁。讓他們都不要動。而我則深吸一口氣,將手搭在了他手腕的脈搏之上。
  
  當我的手指搭在了林齊鳴的手腕上時,立刻感覺到他的脈象紊亂而無序,仿佛有無數的生命在撞擊,心中了然,忍不住嘆息了一聲。
  
  我雖然并不是專攻醫道,不過一事通,百事通,真正到了一定境界,便能夠通過炁場來體查一切。而此刻的我能夠感受到林齊鳴的身體里面,潛藏著數之不盡的微末生命,這些生命應該就是與盧世超體內一般的細小蠕蟲,這些東西通過尸液的傳播進入了他們的身體里,此刻正處于潛伏的時刻,只是集中在了他們被尸液沾染的區域。剛才的吐血只不過是與身體里的細胞進行排異反應,不過如果氣行全身,只怕后果不堪設想。
  
  所幸他們后來都沒有怎么出手,那些細小蠕蟲并沒有獲得很好的擴散,而且幾人的底子不錯,應該還有挽救的可能。
  
  我心中思量著,輪流給他們檢查完畢。卻也不敢將具體的后果說給三人,只是告知他們,一會兒萬千不要提起勁力,也不要行氣,不然事情就變得糟糕了。
  
  就在我交待三人的時候,躺在地上的盧世超桀桀地笑了起來,大聲說道:“你們別聽他的,這是件好事,當你們發現那些可愛的小蟲子充斥全身的時候,就會發現,其實它們就是偉大力量的源泉,它可以提供源源不斷的力量給你們,讓你們成為這個世界的王,藐視所有敵視你的人!”
  
  他就像一個狂熱的教徒,不斷地蠱惑著,我聽得厭煩了,長劍壓下,頂到了他的脖子上,淡然說道:“你這個束手無策的手下敗將,就不要宣揚這些狗屁東西了!”
  
  盧世超勃然大怒,一邊吐著口水,一邊大聲叫道:“你覺得你贏了么?哈哈,九千歲一定會為我報仇的!”
  
  我皺眉問道:“好吧,你家九千歲到底在哪兒,把它叫出來,我陪他玩兩手……”
  
  盧世超詭異地笑了,冷聲哼道:“它老人家正在恢復修為,而一旦讓它回到了當年的巔峰時刻,別說你,就算是整個魯東大地,都不會有它的對手了,到了那個時候,哈哈……”
  
  我冷冷地盯著這個家伙許久,然后回頭對小白狐兒說道:“去把阿伊紫洛叫過來,我有事情找她!”
  
  小白狐兒應聲而去,而七劍里面年紀最小的朱雪婷一臉慘白地走上前來,看著盧世超恐怖的胸口,忐忑地對我說道:“老大,我們不會也變成這個樣子吧;若是如此,我還不如去死呢!”
  
  女孩子最是愛美,盧世超胸口這兒幾乎鏤空,拳頭大的心臟不停跳動,旁邊的肌肉黏稠,散發出濃重的腐臭味,讓人惡心欲嘔,實在是有些讓人難以接受。
  
  我能夠理解她的想法,好言寬慰道:“不怕,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這些蟲子的力量來源,都是那具來自于明末的出土腐尸,如果將它給消滅了,你們身體里面的蟲子就會全部死去。不過就是一次難忘的經歷而已,對于你們,也是有好處的——我知道,斬殺了武穆王一役,是七劍的首秀,你們所有人都充滿了驕傲,但世間兇險無數,危機處處潛藏,所有人都記住,認真面對每一件事情,不然稍不留神,就會在陰溝里面翻船,你們可知?”
  
  聽到了我的告誡,三人認真點頭,陷入了沉默之中。
  
  我對于此事的理解并沒有錯,很快阿伊紫洛便趕了過來,證實了我的猜測,她告訴我們,這些抱團的蠕蟲是一種叫做尸滌蟲,體圓柱形,壁薄柔軟,前端粗,后端細,全體暗紅色,具棕褐色橫紋,屬于寡毛亞綱的單向蚓目,是一種十分罕見的腐尸寄生物,而在苗疆巫蠱之中,它還有另外一個大名鼎鼎的名稱,叫做亡神蠱。
  
  這亡神蠱的宿主是包括人類的正常生物,它可以賦予這些人激發潛能的力量,而來源則是沉積幾百年的腐尸。
  
  如果這腐尸能夠凝練出意識的話,身中亡神蠱的人便有可能受到掌控,淪為對方的工具。
  
  而一旦腐尸被消滅了,那么這些蟲子在幾天之內,化作大量的蛋白質,以及磷、鈣、鐵、鉀、鋅、銅和多種維生素,如同給人進行了一場大補,調節身體,十分有益。
  
  聽到阿伊紫洛的解釋,幾乎處于絕望的三人好歹緩過氣來,林齊鳴捏著自己怎么都減不下去的小肚腩,笑著說道:“如此說來,倒也還有些希望。”
  
  阿伊紫洛笑著說道:“你們幾個的意志,與平常修行者并不相同,因為佩戴著羽麒麟的關系,所以那腐尸應該是控制不了你們,反而因為某種原因,使得你們能夠逆向尋找,順藤摸瓜地找打它的藏身之地——不過你們不許在還未有靠近的時候,便對它產生出太過于濃厚的敵意,不然那鬼東西就有可能驚到,遠遁千里,到時候事情就變得不妙了。”
  
  情況并沒有顯得多壞,林齊鳴、董仲明和朱雪婷雖說因為不小心而中了那亡神蠱,但是卻反而給我們提供了指引出敵對目標的方法來。
  
  如此說來,便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一夜奔忙,到了此刻所有人都有些疲憊了,而且這些場面都得有人收拾,我讓三人嘗試了一下,發現并沒有太多的效果,于是決定收隊,將這邊的事情移交給當地的有關部門處理,而我在帶著我們的人,抵達了附近的小鎮上休息,并且給受傷的三人進行控制,使他們藏蠱的地方不會進行太多的擴散。
  
  阿伊紫洛本身帶著一整套的工具箱,到了小鎮,也沒有休息,而是立刻投入了對這亡神蠱的研究之中,用一種尖銳的鑷子夾出那細小的幾乎不可見的蟲子來,放在載玻片上仔細觀察,然后開始進行一系列的實驗,而我即使到了旅店,也沒有停下,不斷地與還在現場的杜隊長溝通交流,讓他們一定要做好防范措施,對林中小屋進行徹底查殺,千萬不要造成二次污染。
  
  泰山的吸血蝙蝠一案,基本上已經找到了幕后真兇,就是金刀盧家的盧世超,不過事情遠遠沒有這么簡單,他不過就是一條走狗,而幕后,則是一頭來自明末的恐怖腐尸。
  
  不管是為了破案,還是為了我手下的三名小組成員,我都得趕緊將這鬼東西給找出來,不然特勤一組有將面臨著減員的危險。
  
  我讓林齊鳴、董仲明和朱雪婷三人好生歇息,自己卻并沒有睡,等到了清晨時分,阿伊紫洛便過來找我匯報,告訴我基本上已經查清楚了亡神蠱的宿主與寄生者之間的聯系,通過一種波長搜索的示波器可以大概確定方向,再接著就是三人的感應,可以找到具體的位置,唯一的難點,在于如何在保持林齊鳴等人清醒的同時,還要讓那頭腐尸覺得他們并無敵意,不過是循著本能的指導找過來的。
  
  我跟阿伊紫洛商量了一番之后,決定對三人進行潛意識的催眠,一旦那腐尸的意識與他們進行接觸的時候,便引導到自我催眠之后的意識之中,讓它感受不到他們心中的怒火。
  
  這事兒自然交由小白狐兒來做,到底是洪荒異種,已經修煉出五尾之力的小白狐兒也覺醒了一種天賦,那就是魅惑,也就是對于幻術的精通。
  
  這種手段使得她能夠讓人在不經意之間產生幻覺,并且為之迷惑,辦這事兒最為適合。
  
  因為此時需要在不經意間完成,所以我們并沒有通知林齊鳴等三人,而是叫醒了他們,然后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讓小白狐兒對他們進行了潛意識的催眠,完畢之后,我整頓了隊伍,由阿伊紫洛帶路,開始朝著附近的山里走去。
  
  給我們指路的,是阿伊紫洛提取的亡神蠱,通過集中在培養皿中,最終由示波器收集引導意識的一個簡陋儀器,到底是專攻此道的大學教授,手段果然非凡,很快我們就穿過了好幾個村子,下了車,開始進山,一路西行,來到了泰山東麓的山林中。
  
  此時正是年關十分,天寒地凍,林中的鳥兒都沒有幾只,越往里面走,別說行人,就是蟲兒都不曾見到。
  
  一直來到了一處山澗前,阿伊紫洛才將那簡陋儀器收起,對我說道:“此刻就要靠他們三人感應了!”
  
  我點頭,正想對三人吩咐,突然眼角處卻瞧見了林間有一個黑影闖入我的視線,仔細一打量,卻發現這人竟然就是當日怒闖慈元閣拍賣會的黑衣少女洛飛雨。

3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四十章 尸滌蟲,亡神蠱”

  1. 回復 2015/02/21

    劉正楓

    原來還能減肥

  2. 回復 2015/05/19

    陸左

    再牛逼的蠱有我的金蠶厲害么

  3. 回復 2016/03/30

    0918

    魏忠賢都出來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