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四十一章 太監忠賢

  別人提起我的時候,莫不是用年輕一輩的領軍人物來形容,但在我的想法之中。我無外乎是出道得早,又有名師教授,過多的磨礪才使得我能夠有了今天的名聲。
  
  然而這所有的一切,跟遠處的那個女孩子比起來,卻又顯得是那般的黯淡。
  
  一個能夠在及笄、碧玉年華的少女,便膽敢闖入那戒備森嚴的拍賣會場,當著天下十大之中的一字劍、無塵道長等人的面,將東西給拿走,這份手段和膽量,我簡直就是望其項背,根本無法比擬。
  
  盡管她從慈元閣手中將那價值巨億的秀女飛劍給盜走,但是與我倒是沒有什么瓜葛,相反。對于這樣的行為我反而是有著幾分欣賞的。
  
  只是。此時此刻,她出現在這里,著實就有些反常了。
  
  我當下也是朝著那女子喊了一聲,她詫異地扭過頭來,瞧見了我以及身后的七劍,頓時臉色一變,轉身就跑。
  
  她若是正常地與我打個招呼,聊幾句,我或許還沒有什么想法,畢竟當初我與她、以及依韻公子在德州相遇。倒也是喝酒暢聊,多少也是有些交情的,然而此刻的她二話不說,轉身就走,我頓時就覺查出有些不對勁了,當下也是箭步前沖。朝著她飛快地追了過去。
  
  林中狂奔,我自有心得,在林中不斷地踮腳飛走,如同離弦之箭。
  
  不過我快,那女子卻顯得更加嫻熟,她并不是在地面上奔跑,而是飛身躍上了樹冠之上。
  
  她這一手我也是有所領教。通過某種絲狀物,在空中形成了肉眼所看不到的通路,接著一陣凌空而行,極為花哨,也迅速得很,讓人難以捕捉。
  
  兩人一追一逃,如此奔走了許久,那女子似乎攜帶的蠶絲不夠,終于從樹上落下,扭身過來,氣喘吁吁地說道:“你追我干嘛?”
  
  我走到她跟前七八米之外停住,瞧見她香汗淋淋的模樣,不由覺得好笑:“你見到我跑什么,你若是不跑,我干嘛要追?”
  
  洛飛雨似乎從我的表情中感覺到了些許善意,松了一口氣,故作無事地說道:“沒有啊,我閑著無數,在林子里面逛一逛,你突然這般蹦出來,我嚇了一跳,下意識地就逃開了,沒有別的意思啊……”
  
  我搖頭說道:“你說謊,沒有人會平白無故地在這野林子里散步的,而你也用不著見到陌生人就跑——實話告訴我,你是不是為了那吸血蝙蝠和九千歲來的?”
  
  洛飛雨臉色一變,盯著我說道:“原來你也是為了那魏忠賢來的啊?”
  
  什么,魏忠賢?
  
  聽到洛飛雨口中的名字,我腦子一僵,有些不確定她口中的這個人物,跟歷史上那個鼎鼎有名的秉筆太監是否有關系。
  
  我雖說沒有認真上過什么學,不過書卻讀了不少,自然曉得這個魏忠賢,就是明熹宗時期橫行一時的著名大太監,此人出任司禮秉筆太監之時,極受寵信,被稱為“九千九百歲”,排除異己,專斷國政,端的是禍害天下,不過后來到了明朝最后一個皇帝崇禎上臺,便開始打擊懲治閹黨,治魏忠賢十大罪,命逮捕法辦,他便在在阜城南關的尤氏旅店自縊身亡。
  
  我并不知道那具明朝腐尸居然還有這么一個來歷,不過仔細回想一下,盧世超叫那腐尸九千歲,魏忠賢倒是很符合。
  
  在明朝的時候,朝廷之上,有錦衣衛,還有東廠、西廠,負責掌管刑獄,并有巡察緝捕之權,當時很多江湖門派和道門,以及奇人異士都被網羅其中,為其效命,魏忠賢身為東廠督公,權傾天下之人,閱盡無數典藏,會些手段并不奇怪,說不定真的能夠死遁逃離,變成此刻模樣。
  
  如此一番思量,我平靜地說道:“泰山吸血蝙蝠一案,已經交我來處理,你若是有什么消息,可以告訴我,不過千萬不要私自行動,免得傷了你的性命。”
  
  那洛飛雨眼睛骨碌一轉,揮手說道:“我也不過是聽到這兒鬧得沸沸揚揚,就過來看一下能否幫上什么忙,現在既然你們官方插手了,我們這些民間的半調子就退避三舍吧;至于線索,我知道的也不多,不過有人告訴我一個傳說,講魏忠賢受了當年道門幾大高手的圍攻,受了重傷,自知必死,于是假裝死遁,拖了殘軀來到泰山附近,將自己給埋葬,以期待日后東山再起,如今我瞧見這邊的情形,無論是地理還是手段,都與傳說相同……”
  
  洛飛雨雖然來歷不明,但她是這魯東的地頭蛇無疑,又有一身的好手段,我有心招攬,便出言說道:“洛姑娘若是有興趣,不如與我們同行?”
  
  她擺手說道:“算了,山村野夫,自由慣了,跟你們這些官面上的人在一起,就感覺渾身不自在,雞皮疙瘩一片一片的,我就不參與了——對了,那魏忠賢當年從剿滅的白蓮教中獲得一本白蓮圣殿,那可是史上最著名的邪功之一,而后會窮搜天下靈丹妙藥,練就一身邪功,此刻雖說沉睡多年,但是手段仍在,你們可得小心一點,莫遭了那老太監的道!”
  
  洛飛雨提醒一句之后,頭也不回地離開,仿佛怕沾到什么晦氣一般,而這時七劍和阿伊紫洛等人也紛紛趕上前來,詢問我狀況如何。
  
  我將從洛飛雨口中所得知的情報講給眾人聽,大家莫不是一臉古怪,實在是有些不敢相信。
  
  說起來也著實有些離奇,要曉得那魏忠賢是歷史上有名的大太監,明熹宗時期,朝廷和大臣竟然已經達到了“只知有忠賢,而不知有皇上”的境界,一個身體有殘缺的男人能夠做到這種境界,也當真是一個人物了,而他還屢屢出現在電影、電視劇的熒幕之上,簡直就是膾炙人口的大奸大惡之人,想要不知道都難,只是不知道這樣一個人物,居然能夠在幾百年之后,又重新出來攪風攪雨,著實讓人難以置信。
  
  不過即便如此,特勤一組依舊沒有太多的恐懼,要曉得就算是這廝的手段通天,但是時間終究還是一把殺豬刀,他若是超凡入圣了,我們倒也還會敬他幾分,但此刻的他卻是化作了一頭腐尸,被鎮壓多年,修為能剩幾成還不一定,那腦子恐怕一時半會也不會恢復過來。
  
  而且最關鍵的一個問題在于,即便我們此刻心生恐懼,但是林齊鳴、董仲明和朱雪婷身上的毒蟲卻逼得我們不得不硬著頭皮上前。
  
  沒有退路了,那便鼓足十二分的勇氣。
  
  大家平靜了一會兒的情緒,緊接著原地折回,然后輪到了這三人開始冥思,給我們指路,帶向那頭極有可能是中國歷史上最有名大太監的藏身之地。
  
  三人閉上了眼睛,開始遵循于自己身體里那些毒蟲的意志,接受著詭異的信息。
  
  一開始他們沒有一個人動,仿佛阿伊紫洛的話兒算不得準一般,然而過了差不多一刻鐘,中毒最為嚴重的林齊鳴陡然一動,如同僵尸一般直直地蹦了起來,朝著左前方跳了過去,緊接著便是董仲明和朱雪婷,一前一后地往前蹦跶而走。
  
  這情形,有點兒像是那僵尸一般。
  
  我站在三人的身后,瞧了阿伊紫洛一眼,她沖我很肯定地點了點頭,然后將右手食指放在唇上,作了一個噤聲的動作,然后緊緊跟隨在后面,緩慢走去。
  
  我讓其余人在前面盯著,而我落在了后面,對阿伊紫洛悄聲說道:“他們三人,會不會出事?”
  
  阿伊紫洛知道我的意思,問的是三人的生命安全會不會受到威脅,以及有沒有可能被那腐尸控制住,反過來對我們不利,于是很肯定地給我一記定心針:“不會,尾巴妞給他們三人催眠的時候,已經做過暗示了,一旦他們的意識被控制,就會觸動催眠,直接暈倒在地!”
  
  我不放心地又問道:“那人身安全呢?”
  
  阿伊紫洛停下腳步,看了我一眼,然后平靜地說道:“陳老大,我知道你心里面有陰影,不過既然奮斗在第一線,就要有隨時面臨死亡的覺悟,你說對吧?”
  
  她的這一句話讓我意識到自己此刻顯得有些瞻前顧后,太婆媽了,當下也是點了點頭,不再多言。
  
  一行人默然不語,穿過了兩個小土丘,終于來到了一處林深茂密的山峰之前,前面三人一路蹦跳,在茂密的草叢中尋出了一條路來,一直來到了一處臨近山壁的狹小細縫之中停下,一陣扒拉,竟然從一片青藤之中扒拉出一個通道來。
  
  到了這里,三人突然一陣腳軟,癱倒在了地上,隨后清醒過來,而隨著那青藤被扒開,卻是有十幾頭臉盆大的豬嘴蝙蝠從里面撲棱出來。
  
  這些蝙蝠扇著翅膀,帶著一股極為腥臭的風,我對這股氣息很敏感,能夠從炁場感應中感覺到一股凝黑如實質的死氣,從里面散發出來。
  
  豬嘴蝙蝠往天空飛去,并不理會我們,而望著這黑黝黝的洞口,我深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氣,對著周圍吩咐道:“走,進洞!”

2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四十一章 太監忠賢”

  1. 回復 2015/02/21

    劉正楓

    如果是蜘蛛人在大廈中蕩的時候突然發現絲線沒帶夠的話。。。。。。

  2. 回復 2015/05/08

    魏忠賢

    劉正楓一直稱自己咱家,難道是我的后輩,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