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四十四章 幾經反轉

  白胖子雖然胸口被我刺中,不過卻并不驚慌,當我的劍尖直入胸口的時候。黑蟲翻涌,頓時便難以再進寸步,而與此同時,那些黑色蟲子油光水亮,順著劍刃就朝著我的手上爬了過來,幾乎只是一眨眼的時間,便已然即將接近我的右手之上。
  
  這家伙桀桀怪笑,也是有緣由的,一旦我被那黑蟲侵入,形勢便會立刻陡轉,急轉而下,然而我哪里會讓這事兒發生,當下便是將勁氣往著劍中一送。大聲喝道:“飲血寒光劍。還不發威!”
  
  一聲令下,那飲血寒光劍自我的意志陡然而動,這玩意是集合了無數慘死于我劍下的亡魂灌溉而出的,也非凡物,當下也是陡然一震,劍鳴而起,無數紅光從那孔縫之中游繞而出,將這些黑蟲給束縛住,接著狠然一勒,那些洶涌而來的黑蟲狂潮立刻一頓。一點一點地退散,到了最后,紅光集中在了那家伙的胸口處,陡然一震,這白胖子立刻一聲驚呼,朝著后面跌了過去。
  
  我心中狂喜。將長劍一揚,就準備乘勝追擊,將這前明腐尸給直接度化了去,免得遺禍人間。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卻感覺到身后有一陣風聲響起,回頭一看,卻見是林齊鳴疾沖而來。只以為他是趕過來幫我對付那白胖子的,于是錯開身位,讓來勢洶洶的他不阻去勢,卻沒想到林齊鳴手腕一抖,竟然朝著我的胸口刺來。
  
  我斷沒有想到這小東西會向我下手,當下也是猝不及防,稍微讓開一下,結果胸口終究還是給那玉衡劍刺到胸口,刷的一下,鮮血就迸發出來。
  
  胸口一陣火辣辣的疼痛,刺激得我腦海一清,一邊往旁邊退開,一邊長劍一絞,將林齊鳴接下來的攻擊給全數卸開去。
  
  一直等到他的劍勢稍微緩了下來,我方才有時間打量,這才發現林齊鳴雙目一片赤紅,嘴唇青紫,臉色烏黑,顯然是中毒入了內里,陡然想起了阿伊紫洛的交代,說中了尸毒的這三劍都不能劇烈行氣,然而一入洞中,大家全神戒備,自然不可能留得手段,運氣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卻不知道林齊鳴是何時擴散而出,此刻更是被白胖子給直接控制了去。
  
  我一劍蕩開林齊鳴瘋狂的攻擊,余光處瞧見趙中華還在尸群之中左沖右突,雖說處處驚險,倒也能夠應付,于是回過頭來,沖著白胖子說道:“我已經在他的腦海里下了催眠手段,一旦被你控制,便會立刻昏倒在地,怎么你還能施法于他?”
  
  魏忠賢被我一劍破開胸口,那白胖子的模樣已然不能夠維持,胸口處不停地流淌著黑色的膿液,整張臉也開始腐爛開來,不過聽到我這一問,它不由得意地說道:“我有白蓮圣典一部,涉獵甚廣,天文地理,諸子百家,皆在其中,若是論如何控制人的意識,我比你多出幾百年的經驗,怎么可能會被你們這些小娃娃給難到?”
  
  林齊鳴在我旁邊瘋狂擊劍,不過他與我到底還是相差甚遠,失去了突然性,我倒也不會太過忌諱,一邊用劍將他給格擋開去,一邊盯著已然化作腐朽尸體的魏忠賢,冷聲哼道:“說了這么多,你終究不是我的對手!”
  
  魏忠賢不屑一顧地說道:“我若是還有當年鼎盛時期的修為,就你這樣的家伙,甚至都不能入得我的法眼,即便是此刻,我也不會怕你幾分,有本事你來!”
  
  我此刻已然將胸口的傷痕凝結了去,當下也是厲喝一聲道:“自然,我取了你的性命,一切皆休!”
  
  說著話,我手中的長劍陡然一絞,將林齊鳴的劍勢攪亂,緊接著一個錯身而上,左手重重地拍在了他的脖子上,毫不留情。
  
  林齊鳴的本事我熟悉無比,他的劍法也基本上是在我的注視下成長起來的,對我而言,自然也沒有什么秘密,所以一陣應付之后,我暴然而起,將他給拍暈在地后,并不著急與魏忠賢拼死拼活,而是折身回返,沖入了與趙中華糾纏不休的尸群之中,抬手而出,那茅山掌心雷凝練到了極致,一掌一個,直接拍在了那些腐尸的腦門之上。
  
  我用的是雷勁,并不傷其軀體,而是直接鎮住其中的神魂,結果一掌一個,眨眼之間,手下便倒下了一大片的腐尸。
  
  這些可都是魏忠賢的寶貝,費盡了心血弄出來的,自然不會讓我一一擊破,它瞧見我在那兒大殺四方,也是沒有片刻猶豫,反守為攻,朝著我沖了過來,雙掌不斷交替,拍出無數腥臭的黑風來。
  
  我被魏忠賢盯上之后,難以再繼,于是抽劍而返,與其斗成一團。
  
  成為腐尸的魏忠賢身形詭異,力大如牛,由無數黑色線蟲充斥其間的它又不太畏懼我手中的劍,而且一雙手掌堅硬無比,卻是能夠與我的飲血寒光劍正面交鋒,端的是十分厲害,不過即便如此,我也是沒有半分畏懼,攻勢如潮,一會兒掌心雷,一會兒煉妖壺觀術,一會兒又是長劍縱橫、深淵三法,一副非要將其趕盡殺絕的架勢,那魏忠賢越打越驚心,驚訝地喊道:“等等,你小子到底什么來歷?”
  
  我沒有給它半點喘息的機會,一邊劍走如龍,一邊凜然笑道:“能殺你便好,管那么許多?”
  
  魏忠賢臉色變得無比嚴肅,心虛地說道:“不對,你剛才的手段之中,既有中原道門的劍道與術法,又有魔功橫溢,另外轉折之間,竟然還有不屬于這個世界的法門——這種事情,怎么可能發生在一個人的身上,你到底是什么來歷?”
  
  我說道:“非要弄清楚我的來歷,有什么區別么?”
  
  魏忠賢一邊拼命后退,一邊說道:“當然有區別,你若是如我猜想的那般,那我們便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了,這架也沒有必要打了……”
  
  我長劍在手,膽氣十足,冷然笑道:“誰跟你一家人,壽元將盡就趕緊去投胎,賴在這個世間有什么意思?”
  
  此話說完,我毫不猶豫地一劍飛了過去,徑直刺在了魏忠賢的面門之上,它陡然一轉,避開劍鋒,然而我這卻只是一式虛招,還留有七分的氣力,當下也是跟著它猛然一轉,劍鋒橫掃,準備將它的頭顱拿下。
  
  魏忠賢瞧見我一副不依不饒的架勢,頓時就炸了,哇啦一聲大叫,雙掌合十,緊緊抓住了我的劍尖,厲聲罵道:“你既然想要我死,那就讓我們同歸于盡吧!”
  
  它雙手按著飲血寒光劍,絲毫不顧上面近乎沸騰的紅光,一點一點地往著自己的胸口移動,而與此同時,他身體里面的黑線蟲子,卻朝著我這邊移來。
  
  它的意思是,劍入它體,蟲入我身。
  
  兩人同死。
  
  我自信飲血寒光劍能夠將這鬼東西給直接燒死,但是卻不能保證自己能夠在那些恐怖的黑蟲子侵蝕之下存活,那鬼東西本來就是一個死物,而且榮華富貴皆已享受,生無可戀,但是我卻不同,我有小顏師妹,有師父,有父母家人和朋友,還承載了李道子畢生的期待,這性命珍貴無比,哪里會和這廝以命換命,當下也是將勁氣行于全身,使得這道經種魔大法攀升到了極致。
  
  魏忠賢一開始憑借著自己的天賦,力量遠遠勝出于我,然而此刻卻發現在這方面,它已然漸漸地處于劣勢了,當下也是更加拼命,一副拼到了極致的模樣。
  
  我此刻已然將飲血寒光劍激發到了極致,心中一動,對著那長劍一聲吩咐道:“你且穩住一下!”
  
  此言剛落,我便將那長劍松開了,緊接著雙掌齊出,結出了一個法印,朝著那魏忠賢的額頭之上遙遙拍去。
  
  煉妖壺觀術!
  
  這樣的行為其實特別危險,然而就在魏忠賢想要抵擋的時候,那飲血寒光劍嗡然一聲,竟然憑著長劍本身的意志,將其拖延了一下,僅僅是這彈指一揮間,我已然遙遙拍出了一記,煉妖壺觀術陡然發威,印在了魏忠賢的頭上,它頓時渾身一震,朝著后面飛跌而去,重重地撞在了墻上,滑落下來的時候,整個身體都開始冒出了滾滾黑煙,仿佛即刻就要不行了一般。
  
  我渾身一震激動,抓起半空中的長劍,就朝著那家伙疾步奔走,準備一了百了,結束此獠罪惡的一生。
  
  然而就在此刻,那家伙突然發出一陣桀桀怪笑,手往墻壁猛然一拍。
  
  我心中一動,頓時感覺不妙,果然腳下一空,那地板卻是陡然間消失了,我借力朝前一躍,結果終究跳不出這險境,徑直掉入了一處盡是黑色積液的泥垢之中。
  
  一入這大坑里面,我便奮力掙扎,結果才發現這玩意不知道是什么,竟然如水泥一般,將我給束縛其中。
  
  魏忠賢中了我一招,也動彈不得,不過它卻將手一揚,原本被我拍暈到底的林齊鳴卻站了起來,緩步來到大坑前面,長劍架在了我的脖子上。
  
  魏忠賢冷冷一笑:“終于結束了,死在自己手下的手里,難過吧?”
  
  劍架在脖子上,我望著遠處被纏在尸群之中的趙中華,心中一緊,嘆道:“這怎么可能?”

4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四十四章 幾經反轉”

  1. 回復 2015/02/21

    劉正楓

    魏閹安知幾百年過去了?

  2. 回復 2015/02/22

    我第一

    你要是把毛頭頭吹出來我就服了你

  3. 回復 2015/02/25

    文文

    求復活李道子爺爺

  4. 回復 2015/02/25

    匿名

    好!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