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四十五章 前朝遺恨

  全身沉在凝固得如同水泥的黑色泥潭之中,無法動彈,我心中已然生出了許多絕望。然而就在此刻,林齊鳴渾身一震,緊接著長劍回轉,朝著那滿臉腐爛、眼神怨毒的魏忠賢指去,沉聲喝問道:“當初八大門派的頂級高手匯聚一堂,竟然沒有將你給殺死,還讓你這魏閹存活至今,實在可嘆,不過你犯到了我的手上,便讓我為故國再出一份力吧!”
  
  林齊鳴這聲音蒼老而渾厚,并非他本來的話語,我陡然一震,而那倒在墻角的魏忠賢也是莫名詫異道:“你不是那個年輕人。你到底是誰。竟然能夠超脫出我的掌控?”
  
  林齊鳴持劍而立,傲然說道:“某家山人傅青主是也!”
  
  傅青主此人在明末清初的時候十分有名,是當時大名鼎鼎的名士,卻有“醫圣”的稱號,而明亡之后,清政府屢次征召,他都沒有應允,做了道士,曾與顧炎武、黃宗羲、王夫之、李颙、顏元一起,被清末大家梁啟超稱為“清初六大師”——然而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在魏忠賢死遁亡故之后發生的事情,所以此刻的他并不知曉,而是一副不屑一顧的模樣,冷然說道:“咱家可不管你是從哪兒冒出來的討債小鬼,識趣的,就給我滾吧!”
  
  傅青主乃極為孤傲之人。此刻被這個禍亂朝綱的大閹人蔑視,頓時就控制不住心頭的怒火,當下也是揚起手中的玉衡劍,朝著魏忠賢撲去。
  
  兩人相距七八米,依林齊鳴的身法,驟然而至,眼看著那長劍即將刺入那腐尸的胸口。卻見那家伙口中一陣喝念,即將得手的林齊鳴陡然一停。
  
  長劍距離魏忠賢只有半米不到,結果卻始終都遞不出去了,仿佛有天大的力量在拉扯著他。
  
  林齊鳴身體里的傅青主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怒吼,然而卻不能再寸進一步。
  
  畫面仿佛定格了一般,兩人凝固成了木偶,然而最終的結果卻是出乎人的意料之外,那頭腐尸最后居然占了上風,緩緩地站了起來。
  
  這家伙喘著氣,對這面前的林齊鳴說道:“傅青主對吧,與咱家相比,你不過就是一只不知道飄蕩多久的孤零小鬼而已,還想將咱家收了,可真是笑死人咯!你可知道我身體里面的這蟲子,有什么講究么?它的最終形態叫做蓋扎德比西魔蟲,那是天竺人的說法,乃當年天竺一高僧所獻,能夠死而復生;就是憑著這玩意,咱家才能夠成為當時世間一等一的高手,要不是天下間最頂級的八大佛道高手圍攻,咱家可落不到現在這副模樣呢……”
  
  腐尸一臉得意的笑容,而幾乎凝固住的林齊鳴一臉堅決,雙手緩慢地朝著肚子處摸了過去,陡然間一拍,便有一大股的穢物從身體里面噴了出來。
  
  隨著林齊鳴不停地拍打,那些穢物的噴灑而下,地上的一灘黑漿之中蟲子翻滾,我這才曉得他之所以凝固不動,卻是因為體內的亡神蠱實在是太過于多了,使得他的行動不能自由。
  
  這雙方一邊在努力回氣,而另外一方則在排出體內的蟲蠱,每個人都爭搶時間,等待著臨終一擊的機會。
  
  而除了這兩人之外,趙中華被那些剩余的腐尸逼到了角落,抵擋得十分勉力,無法過來支援,而我,此刻已經努力了一百次,發現自己越是動彈,坑中的黑漿便越是硬得如鐵一般,讓我根本無法逃脫。
  
  此時此刻,所有的動作都顯得多余,我也只剩下期待了。
  
  傅青主好歹也是一方大牛,雖說此刻已經只剩下了殘魂一縷,不過說不定能夠逆襲,將這頭惡心的腐尸給斬于劍下。
  
  就在我無限的期待之中,那前身為魏忠賢的腐尸卻緩緩地站了起來,本來已經腐爛不堪的臉上突然變得平滑,又恢復了先前白胖子的形態,緊接著他舉起了雙手,桀桀笑道:“你看,最終還是我勝出了吧?”
  
  他再次一掌拍出,無數腥風卷起,朝著面前的林齊鳴毫不留情地翻涌而去。
  
  這一下,卻是真正地想要對方的性命。
  
  中者必死。
  
  然而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林齊鳴手中的一把劍陡然轉折,橫陳在了胸口,與那肉掌硬生生地拼了一記。
  
  林齊鳴修為到底還淺,那腐尸能夠與我勢均力敵,與他則是直接碾壓,毫無意外,他直接朝著后方飛跌而去,越過了我身處的泥潭,眼看就要落入其中,結果他陡然一沉身,卻是單腳踩在了我的腦袋之上,借助著這一下助力,他一個漂亮的翻身,左手凌空在自己的胸口點了數處穴道,落在池邊的時候,長劍一指,凝聲說道:“魏閹狗賊,某家不管你生前如何風光,只曉得一點,此刻的你,將由我來埋葬!”
  
  傅青主是前明遺老,對于李闖、魏閹等一幫將晚明推向深淵的家伙最是憤恨不過,手中的長劍一轉,便奮不顧身地再次沖將上前。
  
  那腐尸先前能夠控制林齊鳴不得上前,是因為對方的身體里面有著自己下的蟲蠱,可以控制得住,而此刻經過傅青主這明末清初“醫圣”的手段反擊之后,那些蠱蟲已然被暫時封鎖,所以不得不硬著頭皮,與這家伙拼將起來。
  
  這兩人都不是當代之人,一個是前明大太監,一個是明末清初的一代宗師,命運讓兩人相遇到了一起,立刻碰撞出了璀璨的火花,戰斗精彩之極。
  
  我雖然身處險境,但是瞧見兩人的拼斗卻是酣暢淋漓,有一種甘之如飴的豁然。
  
  這兩人距離當今已有幾百年的光陰,手段都是古法而為,既沒有這幾百年來修行上的變遷和融合,也有了許多失傳已久的手段和絕學,兩人雙掌一劍,卻是看得我眼花繚亂,目不暇接。
  
  外行人看熱鬧,內行人看門道,兩人你來我往,手段都是格外犀利,但是我卻能夠看得出來,傅青主控制的林齊鳴,大都還是正宗道門的手段,不過與如今的精妙相比,更是多出了一分大氣磅礴的意境,不拘小節,那身法并非一味的臨勢而變,反而是切合了幾分八卦斗罡,化被動為主動之意;至于那頭腐尸,除了因為本身的限制之外,它體現出來的東西更多是詭異,許多動作都近乎于人類身體的極限,而且以力破巧,有一種要將面前對手生生碾壓的態勢。
  
  白胖子講究速戰速決,而傅青主則用那劍法之妙對敵,雙方一陣酣暢淋漓的大戰,倒是一場龍爭虎斗,不過我在旁邊觀戰,卻能夠瞧得出一點,那就是林齊鳴終究是底子太薄,即便此刻主宰他身體的傅老爺子厲害得很,不過終究是有些“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感覺,逐漸處于了下風來。
  
  瞧見如此,我忍不住揚聲提醒道:“傅老前輩,與其跟這閹人拼命,不如退一步,先將場面給清理了,救出我們,再攜手與此獠斗個生死!”
  
  我一出生,拼得你死我活的兩人都不約而同地朝著我看了一眼。
  
  傅青主與林齊鳴終究不同,和我也沒有多少情感,所以一眼看來,眼神冷淡,反倒是那白胖子哈哈一笑,揚聲說道:“年輕人,你現在所在的地方,是那積垢了數百年的泥漿,里面有我身體里蟲子多年的排泄液,沉重如鐵,要想將你救出,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你覺得他真的有那個時間么?”
  
  他這般說著,我原本以為傅青主便會放棄了,然而沒想到他竟然陡然一折身,朝著角落處的尸群飛奔而去。
  
  高手出手,終究不一樣,趙中華被那些不能碰、只能避的腐尸折磨得腦門冒煙,卻見傅青主刷、刷幾劍,卻是將這些腐尸給全部斬落頭顱,而奇怪的事情是,他在一劍結果的同時,朝著空處一拍,那腐尸便悄不作聲地倒地,并沒有想象中的爆炸。
  
  傅青主一離開,去清理腐尸,那白胖子卻也不示弱,飛身臨到了泥潭前,厲聲說道:“想讓人救你?哼哼,我先將你給斬了……”
  
  它說著話,一掌拍了下來。
  
  我心中一陣驚悸,不過還好這泥坑并不算深,我踮腳站在里面,卻也只能漫過我的胸口,雙手依舊還在外面,我身子動不得,揚劍而起,卻是將這一掌給破了去,遠處的傅青主趁著白胖子注意力分散,倏然而返,一劍刺到了它的后背,結果白胖子反應迅速,反手一抓,竟然將他給一把抱住,雙雙跌入泥潭之中。
  
  兩人一入泥潭,頓時也動彈不得,而在這樣的環境逼迫下,林齊鳴的身子猛然一抖,里面傳來一陣哀鳴,那傅青主卻是消失不見了去。
  
  三人被困泥潭,林齊鳴昏迷,我動彈不得,唯有那白胖子卻發出了古怪的笑聲,緊接著身體的傷口處流淌出大量的黑蟲,朝著我這邊浸滿過來,趙中華擺脫了腐尸,也沖到了坑旁,焦急地沖我大聲喊道:“老大,我該怎么做?”
  
  趙中華問我,我卻不知道如何回答,眼看著那黑蟲即將流淌到了我的身體中,魂飛魄散。
  
  就在此時,一個我意想不到的聲音從頭頂傳來:“我外公說得果然沒錯,就是你了!”

1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四十五章 前朝遺恨”

  1. 回復 2015/02/26

    劉正楓

    傅青主當年好歹也是一方大牛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