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四十六章 敵友莫辨

  即便是瞧見那黑色蟲子即將就要將我給淹沒,但是聽到這聲音,我依舊忍不住朝著聲源處望了過去。
  
  我實在是太過于驚訝了。因為說話的這人,卻是那個剛才被我趕走的女孩兒洛飛雨。
  
  她不但沒有走,而且還在這關鍵時刻,出現在了此處,這簡直就是太匪夷所思了,以我的警覺性,竟然沒有發現她是什么時候進來的這里。
  
  我沒有發現,那白胖子卻也有些莫名其妙,它此刻已然是將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我的身上,無數的黑色蠕蟲從他的身體里面爬出,此刻都要淹沒到了我的胸口前,驟然瞧見又冒出了這么一位來,頓時就有些慌了。朝著頭頂處的黑暗大聲喊道:“怎么可能。你是從哪兒過來的,我明明已經將那通道給堵死了,怎么可能還有人能夠進來呢?”
  
  它這邊說著話,那爬蟲已然涌到了我的胸前,這些小蟲子一點道理都不講,直接用口器撕開了我的真皮層,奮力往里面鉆去。
  
  這種撕心裂肺的麻癢讓我一瞬間幾乎就要暈厥過去,不過我卻憑著最堅定的意志咬牙扛了過來,頭往上面抬,感覺這洛飛雨的露面。興許就是我能夠逃脫生天的一線生機。
  
  從頭頂上落下來的那黑衣女孩兒,明眸皓齒,膚白勝雪,胸口的小山包顫顫巍巍,規模可觀,卻正是我先前在林中遇到的洛飛雨。
  
  這女孩兒落在了泥潭的邊緣處。望著困在其中狼狽無比的三人,以及潭邊倉皇失措的趙中華,得意地說道:“老魏,哦,錯了,九千歲大人,你也許不知道。其實我們盯了不是一天兩天了,連放你重新返世的那場小地震,都是我們弄出來的,所以呢,你的行動,我們基本上都是掌握其中的,所以我出現在這里,并不奇怪!”
  
  那些蟲子已經爬到了我的脖子處,而白胖子則顯得有些倉惶了,言辭不善地對洛飛雨說道:“你們是誰?”
  
  洛飛雨微微一欠身,然后說道:“你的晚輩,不過具體的也不用給你說太多了,九千歲,你那本白蓮圣典擱在哪里了,好像并不在黃金寶棺之中啊?”
  
  白胖子臉色一肅,咬著牙說道:“原來是為了我的秘法而來,那好,你殺了潭邊的那個小子,然后將我弄出來,待我處理完這里的事情之后,就將白蓮圣典交給你,你看可好?”
  
  我心中一緊,下意識地望了洛飛雨一眼。
  
  這女孩兒雖說與我有點交情,不過她正邪莫辨,來頭又神秘得很,在這般重要的東西面前,未必不會同意白胖子的提議。
  
  然而讓我高興的事情是,那洛飛雨毫不猶豫地拒絕了白胖子,嘿然笑道:“叫你一聲九千歲,你還真的當自己是爺了啊?也不看看現在是什么時候,那可不是你叱咤風云的年代,你也不是橫行天下的大魔頭,此刻的你,不過是一頭茍延殘喘的腐尸而已,臟了吧唧的,跟我談什么條件?且不說我跟池子里面的那位爺還有點交情,單說我此番過來的目的,那白蓮圣典也不過是順帶的玩意而已——你若給,咱還好說,不給,我也未必稀罕。”
  
  這小丫頭牙尖嘴利,說得白胖子無言以對,好一會兒才沉聲說道:“你到底想要什么?”
  
  洛飛雨露出了詭異的笑容來,從身后摸出了那把鋒利的秀女劍,淡然說道:“老魏,經過你這幾百年的溫養,那幽冥變形蟲的蟲卵,想必已經被你培育得差不多了吧?東西做出來,總是需要給人用的,你不覺得我就是那個蟲卵注定的主人么?”
  
  “什么?”
  
  白胖子原先還顯得比較淡定,但是聽到洛飛雨的這一句話,整個人就變得驚恐而暴怒起來,陡然一陣,那身子竟然拔高了幾十公分,一直到了腰間,盡管潭中的液體呈現出絲狀,將它緊緊禁錮在泥潭之中,不過還是能夠感受到它的怒意,緊接著這家伙怒吼道:“你想要我的蓋扎德比西魔蟲?你知道我為了這小玩意,耗費了多少年的光陰和心血么?想要奪走它,除非先要我的命!”
  
  洛飛雨沒有一點猶豫地冷聲笑道:“人家說好長時間不見天日了,腦子會壞掉,現在看來果然沒錯,你難道看不出來,我就是來要你命的么?”
  
  此話說完,她毫不猶豫地飛出一劍,朝著白胖子射來。
  
  那白胖子本來還想用那白蓮圣典來與對方做點交易,拖延一點時間,結果瞧見這小娘子一點道理不講,直接出手,頓時就有些懵了,厲聲吼道:“你想讓我死,我就讓你亡!”
  
  它困在泥潭之中,避無可避,當下也是用身體迎上了這一把飛劍,讓其直接從自己的胸口穿過。
  
  不過到底是積腐了幾百年的老鬼,這家伙的手段當真了得,借助著這一劍的力量,竟然硬生生地將自己從泥潭之中提了起來,一直到了膝蓋處,方才停止,不過卻也恢復了大部分的活動空間,雙手往前一拍,將這飛劍給死死抓著,不讓其再進一寸。
  
  白胖子本來就是一頭腐尸,皮糙肉厚,給刺上幾劍卻也沒有什么影響。
  
  此刻的它雙手握住那劍柄,卻是努力地往回拔出,想要控制住洛飛雨的這手段來。
  
  這一下可讓洛飛雨勃然變色,她跳著腳,大聲罵道:“哎,你這腌臜貨色,別碰我的劍啊,弄得臟兮兮的,我可不想洗——這得費我多少包洗衣粉啊?”
  
  此刻的我上半身都已經被白胖子體內的黑色蟲子給爬滿了,整個人都處于痛苦欲死的邊緣,不過聽到這句話,卻覺得莫名有趣,忍不住笑出聲來,而那白胖子卻氣得直哆嗦,一邊拔劍,一聲怒罵道:“小丫頭,你當真惹怒我了,若是我出了這泥潭,不把你的小嘴給撕了下酒菜,我就不叫魏忠賢!”
  
  洛飛雨臉色一肅,終于不再鬧了,而是平靜地說道:“你是前輩,我自然敬重于你,若是你沒有被那黑手陳拍散了大部分神魂,也沒有掉入這泥潭,我自然是退避三舍;而此刻,很抱歉地告訴你一句,人死了,就乖乖地離開吧,賴死賴活地留在這個世間,真的沒人喜歡你——小女子洛飛雨,在這里就恭送九千歲升天……”
  
  她將這話兒拉長了語調,緊接著雙手一揮,那秀女劍開始劇烈抖動起來。
  
  這股勁道使得白胖子不能再分神,全心全意地抵抗住這一股力道,而那洛飛雨卻是飛身一躍,直接跳到了泥潭之上來,不過她腳下已然布得有蠶絲,故而并沒有陷落其中,而是懸空在了泥潭之上,緊接著她用一種快得讓人肉眼都難以捕捉的速度,抽出了一張黃紙符箓,拍在了白胖子的額頭之上。
  
  隨著符箓一落,那白胖子迅速腐爛了去,頭發和臉皮脫落,露出了粉紅的肌肉和白色的骨頭來,一對眼珠子也滾落出來,若不是還有一點筋兒連著,說不定就掉落了出來。
  
  似乎感受到了身體里面的變化,那家伙從喉嚨里發出了一聲尖利的叫聲,然而這叫聲在到了一個頂點之后,驟然停歇了。
  
  這是它的聲帶也失去了活性。
  
  一張符箓,便將這頭傳奇的腐尸給弄成了如此模樣,不過洛飛雨毫不停歇,雙手一拉,有數根銀色細絲出現,這細絲圍繞著那腐尸的頭顱纏了幾圈,接著一拉一扯,一顆隱約能見顱骨的腦袋直接落了下來,而洛飛雨卻顧不得這腐尸的骯臟,素手白凈,直接從脖子的缺口處往下伸去,好是一陣掏弄。
  
  這女孩兒的手臂如藕,嬌嫩無比,在那腐爛的血肉之中一陣翻騰,巨大的反差著實讓人難受,不過洛飛雨卻并不覺得,她不避腌臜,也顧不得在手臂上不斷爬著的黑色蟲子,終于從白胖子的胸腔之中,掏出了一顆拳頭大的白色蟲卵來。
  
  這蟲卵仿佛是百年腐尸魏忠賢的心臟,一掏出來,那具身體便是一陣狂震,緊接著我似乎聽到了一聲極為不甘的嘆息,然后這具身體便頹然下來,失去所有的活力,栽落到了泥潭之下去,黑色的液體將它淹沒,沒了聲息。
  
  這一位曾經叱咤世間的風云人物,在時隔幾百年的時間之后重臨人世,結果還沒有來得及大展手腳,便已經遺憾離世。
  
  洛飛雨根本顧不得那家伙的死活,而是一臉欣喜地瞧著手中的那顆白色蟲卵,讓人感覺眼眸之中,有小星星在不斷閃耀,仿佛這蟲卵就是她的整個世界,除此之外,別無它物。
  
  我不知道這蟲卵到底有多厲害,但是身體里不斷鉆來鉆去的黑色蟲子卻將我折磨得幾乎就要發瘋了,忍不住朝她喊道:“洛小姐,先別管那蟲子,救人要緊啊?”
  
  我受盡折磨,聲音沙啞,細不可聞,叫了兩聲都沒動靜,不過趙中華卻是聽到了,沖著洛飛雨大聲喊道:“大姐幫忙救人啊!”
  
  洛飛雨這時才反應過來,低頭看了我一眼,一臉詫異地問道:“啊,我為什么要救你?”

4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四十六章 敵友莫辨”

  1. 回復 2015/02/26

    劉正楓

    那時還沒有洗護合一新升級的立白天然皂液

  2. 回復 2015/02/26

    劉正楓

    咱家沒記錯的話,這可是道事第七百回?

  3. 回復 2015/02/26

    劉正楓

    算錯了,好像是六百九十九

  4. 回復 2015/05/08

    魏忠賢

    劉正風,為和不來救咱家。咱家可是同行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