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四十七章 卿本佳人

  洛飛雨的一句話將我給問住了,對呀,她憑什么救我?
  
  按理來說。像洛飛雨這樣的江湖奇人,最不喜歡的就是跟官面上的人物打交道,原本我已然將她給攆走的,而此刻她卻出現在這里,殺了這泰山吸血蝙蝠的幕后兇手,被鎮壓幾百年的前明大太監,這可不是學雷鋒做好事,而是為了她手中的那顆蛋。
  
  雙方本來就有分歧,她又如何會多生事端,將我給救出來呢?
  
  我心往下面沉去,結果那小妞兒微微一思忖,卻突然笑道:“也罷,今天我之所以能夠得到這幽冥變形蟲的蟲卵。其實都是你的功勞。我不過是撿個便宜而已,咱也不能太不厚道不是?”
  
  這話兒說得有點繞,不過我卻聽清楚了她的意圖,心中一松,卻見到洛飛雨輕輕地拍了一下手掌上面的蟲卵,口中輕聲喝念道:“攝!”
  
  這一句話出口,在我身體里面不斷翻騰的蟲子全部都停歇了,那一瞬間的舒爽讓我忍不住叫出了聲,眼淚都快要流下來。
  
  沒有被那種萬蟲噬體的人是無法體會到快樂的,我這也是有些無奈。本來我的魔威可以讓這些小蟲子遠離的,不過落入這神奇的泥漿之中,我大部分的意志都被凝固,不但不能自拔,連深淵三法都使不出來,這才造成當下如此狼狽的模樣。而那蟲子突然停止,頓時就感覺解脫了一大半。
  
  洛飛雨將我身體里面的蟲子給停住了,手腕一翻,將那蟲卵給藏在了袖間,然后說道:“好了,不出一刻鐘,你身體里面的蟲子便全部化作蛋白質。將你漏成篩子的身體修補妥帖了——你別害怕,這東西可比西方人的桑拿強多了,它能夠擴展你的經脈,促進血液循環,古代楚巫就曾經用這個來錘煉身體,練就金剛之體,最是不錯。”
  
  這個原理,阿伊紫洛曾經跟我說過,我倒也沒有多少擔憂,只是苦笑著說道:“那你好歹也幫我弄出這個鬼地方啊?”
  
  洛飛雨一個翻身,落在了泥潭旁邊,搖頭說道:“那可不成,這事兒一碼是一碼,我之所以救你,是念在殺了那姓魏的老鬼,大部分都是你的功勞,而我只是撿個漏,至于撈你出來,我可不敢,你要是上來了,反悔了,想要跟我討要這幽冥變形蟲充公,那咱兩可又得打一架,多麻煩?不過你也別急,這玩意它是有規律的,每隔一個時辰就軟一刻鐘,你到時候自己爬出來便是了,省心得很……”
  
  我甩去臉上的蟲尸,一臉苦相地說道:“我知道你有辦法把我弄出來,求你了,我保證你找你麻煩,這兒挺臭的,別這么無情好吧?”
  
  洛飛雨搖頭,自顧自地朝著角落走去,慢悠悠地聲音從遠處傳來:“得了,我可不敢相信你們這些官府眾人的話語,咱還是就此別過吧,有救你的那時間,我還不如在這個地洞里面找一找,看看有沒有那白蓮圣典呢……”
  
  話兒說完,她人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站在潭邊的趙中華一臉緊張地對我說道:“老大,要不要扣住她?”
  
  我被這傻小子的話語逗笑了,問他道:“啊,你能夠拿得住她?若是如此,我倒也不攔著你!”
  
  趙中華像泄了氣的氣球,一臉無奈地說道:“那小娘們強得厲害,我可不是對手。”
  
  我聳了聳肩道:“你都這么說了,那還說這么多廢話干嘛。”
  
  趙中華似乎對那洛飛雨很有興趣,望著她離去的背影,舔著嘴唇說道:“老大,你說,這小丫頭片子比我還小一截呢,她到底是什么來歷,怎么就那么厲害呢?”
  
  我笑著說道:“怎么,喜歡人家?”
  
  趙中華羞澀地撓著頭說道:“沒有,即使好奇而已,我還真的沒有見過女孩子里面,胸前有她那么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吃了些啥……”
  
  我聽到這話兒,整個人頓時就不好了,沒好氣地罵道:“你這小子,腦子都放在人家小姑娘的大咪咪上面去了,難怪修為沒有啥長進,行了,別說這么多了,那女子是天山的鳳凰,你想了也白想,趕緊看一下能不能聯絡到張勵耘他們,想著把我從這鬼地方弄出來吧,我是受夠了,這地方就跟一糞坑一般,熏得我眼都辣了。”
  
  趙中華忙不迭地應聲跑開,而沒多久,不遠處的林齊鳴悠悠地醒了過來,活動了一下,感覺無法動彈,對我問道:“老大,我這是在哪里?”
  
  我問道:“嘿,你到底是傅青主前輩,還是林小胖?”
  
  林齊鳴根本想不起剛才傅青主上身的情形,還是我跟他說過之后,這才勉強將前因后果給對應上來了,不要意思地摸頭說道:“老大,對不起,我錯了。”
  
  我搖頭說沒事,他問我胸口的劍傷如何了,我低頭一看,差不多快結痂了。
  
  趙中華去找了一圈,沒有什么發現,想要朝著洛飛雨那邊的通道摸過去,被我制住住了,雖說此刻墓地的主人已經灰飛煙滅,不過并不代表這兒不危險,我們此刻身處的是墓地中心,越往前走,機關重重,便越是危險,還不如等待著緊急救援好一點。
  
  所幸的一點是那泥潭中的漿液融化時間似乎提前了,沒多久便化了開來,我與林齊鳴帶著一身濕噠噠的黏液馬上了坑邊,摸了一把脖子,擼出一層蟲尸來。
  
  我身上有羽麒麟的母玉,此物能與七劍溝通,剛才在泥坑之中被屏蔽了,此刻倒是能夠聯系,我將意識沉浸其中,將這里的情況通知給了在外面的其余人,讓他們留兩人在此,其余人則回去通知杜隊長等人,派人過來進行施救工作。
  
  張勵耘等人在斷龍石那邊忐忑不已,接到了我的消息,無比興奮,當下也是各行其是,不再耽擱。
  
  我處理完這些事情之后,將飲血寒光劍拔了出來,朝著洛飛雨離開的那個通道走了過去,瞧見通道的出口處便是一個凹坑,往下一看,盡是密密麻麻的釘床,人落下去,只怕就要給扎一個對穿,在往前看,只見兩側有數十根羽箭,直接扎入了堅固的墻壁之上,深入一半,可見勁道之強,不過并沒有瞧見洛飛雨的身影,想必這點小把戲,倒也難不倒那個高來高去的女子。
  
  與這頭傳奇腐尸的交手,讓我精疲力竭,當下也是生不出再往那黝黑的墓道里面查探一番的想法,而是折返回來,靠著一個墻壁,閉目而眠。
  
  我在這邊打坐回氣,那趙中華倒是興致勃勃地跟林齊鳴說起他昏迷過去的經過來,雖然我剛才簡略說過一遍,但是從趙中華的口中說出來,卻又是另外一番味道,平添了許多精彩,聽得林齊鳴贊嘆連連,一雙眼睛冒星星。
  
  兩個臭小子的話題,沒多久就開始圍繞著那個胸口鼓鼓囊囊的神秘女孩身上來,搞得我都忍不住側著半邊耳朵聽。
  
  如此一陣閑扯,倒也不覺時間飛快,杜隊長帶著大部隊趕了過來,而且還特意叫了附近的消防隊,與我溝通之后,準備通過定點爆破的手段打開一條通道來。
  
  這些都是專業的事情,我也不插手,不過他帶的人倒是蠻專業的,過了一段時間,終于將這通道給鑿開來了,煙霧消散,小白狐兒第一個沖了過來,瞧見我這一副臟兮兮的模樣,忍不住眼淚都留下來了,撲過來準備抱我,我一把將她給攔住,苦笑著說道:“別,你先聞聞我身上的味兒,可比剛剛掏過糞的師傅還要臭。”
  
  這一句話將她給逗樂了,噗嗤一笑,沖著我說道:“真的很臭,難聞死了!”
  
  小白狐兒一臉的嫌棄,而隨后趕到的杜隊長則是渾然不覺,一路小跑著過來與我握手,恭謹地說道:“陳副司長不愧是總局的領導,這破案的速度簡直讓人驚掉了下巴,跟您比起來,我們這些人都像是吃干飯的一般了……”
  
  我擺手,謙虛了幾句,然后了解起外面那堆吸血蝙蝠的情形。
  
  杜隊長告訴我,說許是這兒的真兇死了的緣故,那些臉盤大的畜生全部都死了,沒有一個活著。
  
  我松了一口氣,因為若是那些吸血蝙蝠并沒有死,一旦蔓延開來,又將是麻煩一樁。
  
  后面還有許多事情,不過這些都有別人操心,并不用我親力親為,此時此刻的我什么想法都沒有,就想著趕緊洗一個熱水澡,將這一聲腌臜到了極點的污垢給搓沒了,然后再打上三遍肥皂,少一遍都不行。
  
  泰山吸血蝙蝠一案基本上算是結束了,我也完成了對特勤一組成員的承諾,讓大家盡可能趕在大年三十那天回家過年。
  
  不過事情總是有一些首尾需要處理,我也不得不在泉城多待了幾天,跟省局的一些領導應付了一般,然而就在我準備離開泉城,返回京都的時候,卻聽到了一個讓我詫異不已的消息。
  
  那洛飛雨,竟然是邪靈教天王左使的外孫女!
  
  這什么情況?

2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四十七章 卿本佳人”

  1. 回復 2015/02/26

    劉正楓

    咱家沒記錯的話,這可是道事第七百回?

  2. 回復 2015/04/02

    大咪咪

    哎呀,怎么都盯著人家的胸部看,掌柜的真不老實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