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四十九章 欣喜若狂

  張燈結彩過新年,正月里來頭一天。
  
  我姐育有一兒一女,都有十來歲了。我曾經給他們摸過根骨,都是再尋常不過的普通人,這樣的孩子倘若強行將他們帶入修行的那個圈子里面去,盡管有我給罩著,但是限于自身資質的問題,終究還是不可能有什么成就的,而瞧見別人那般威風凜凜,而自己又如此軟弱無力,心里的落差就會讓人的性子變得浮躁戾氣,使得孩子反而不會幸福快樂。
  
  對于是否送兩個孩子上茅山學藝的問題,我姐和姐夫保持了一致的意見。
  
  那就是讓這兩個孩子作為一個普通人,幸福快樂的成長,而不是和我一般。漂泊四海。生死未卜。
  
  我曉得自己的情況,雖說我現如今的身份和地位讓陳家在麻栗山龍家嶺揚眉吐氣,村里人都高看一眼,不過說到底,一年終究沒有幾天著家,也盡不得什么孝道,有我這么一個例子,家里面便不想再有一個。
  
  畢竟一個家庭,平平淡淡才是福分,聚少離多。擔驚受怕,終究不是尋常人的生活。
  
  不過即便如此,我手上的這洗髓小還金丹終究還是可以給這兩個小孩兒服用,不求他們能夠開竅頓悟,只求他們能夠健健康康,快快樂樂地成長。
  
  至于我父母和姐姐、姐夫。他們終究還是因為年紀已大,身體成型,即便是服用了,也基本沒有什么藥效,不如我開兩個方子,好生調養的好。
  
  賜過了丹藥,并且照顧著倆孩子服用之后。我又給父母和姐姐各自封了一個新年利是,圖個好兆頭。
  
  而小白狐兒、布魚和董仲明,則又接了我父母的壓歲錢,一臉的不好意思。
  
  大清早,我娘便將我拉到一旁,對我嘀咕道:“志程,你現在也老大不小了,是該成家立業、娶妻生子了,娘看那個叫做尹悅的小姑娘真的不錯,雖說你們差了十幾歲,不過娘昨個兒試探了幾回她的心思,發現人小姑娘挺喜歡你的,就是不知道你的意思是啥?你覺得怎么樣,要是你自己不好意思,那娘就去幫你說,你放心,一準能成!”
  
  我:“……”
  
  我娘給我做媒的天賦由來已久,仿佛是本能一般,這讓我著實有些難受,不過卻又不敢將我已經成婚的事情告訴給她,畢竟我與小顏師妹的事情,終究不能讓太多的人知曉。
  
  本來這也是無所謂的事情,畢竟這消息已經在小范圍的圈子里面流傳了,然而自從英華真人逝去之后,我就顯得越發的謹慎起來。
  
  很多事情,你可以瞞得住任何人,卻無法瞞得住老天。
  
  因為,蒼天有眼。
  
  我無力對抗母親的這些關懷,當下也是找了個借口,帶著小白狐兒、布魚和董仲明三人進了麻栗山,前往西熊寨,給努爾的師父蛇婆婆拜年。
  
  有了我上一次帶來的資金,今日的西熊寨終于有了一條規模不大的土路,雖說通不了車,但是來去倒也輕松許多。
  
  我們的腳程都不慢,很快就來到了寨子里,進來一問,才知道蛇婆婆依舊不在,不過倒是留了關門弟子康妮在村中守歲。
  
  我們趕到村子的時候,鼓樓的曬谷場正在殺豬,圍了好多的人,那寨子里面的族長瞧見我來了,便帶著眾人圍了過來,與我寒暄。
  
  我之前賣了從天山神池宮帶來的一批首飾,以努爾的名義交到了西熊寨的手中,還專門從縣里請了農林業的技術員過來,給寨子的苗民出謀劃策,現在過來一看,整個寨子的氣氛都變了,新起了很多新屋,顯然是效果不錯,而族長也知道我與努爾是最好的兄弟,倒也不避諱我們,請我們吃殺豬菜。
  
  我這回來,挑了幾籮筐的禮物,當下也委托族長和幾個族老幫忙分給鄉親們,接著又帶著紙錢和香,準備前往努爾的衣冠冢前祭拜。
  
  然而當我提出這個要求的時候,那族長的臉色就有些奇怪了,支支吾吾,不肯正面回應。
  
  這表現讓我有些發愣,當下也是匆忙趕到寨子旁邊的衣冠冢,卻瞧見原本立著的碑都給拔了,墳包也被填平,空空蕩蕩,什么都沒有。
  
  這情形使得我整個人的情緒都變得不好了,那話語從喉嚨里一字一句地憋了出來:“怎么回事,我兄弟的墓呢?”
  
  族長不敢于我憤怒的目光正視,而是低頭說道:“墳是康妮讓平了的,她說她師兄梁努爾沒有死。”
  
  我詫異,腦子里面一轉,問道:“她人在哪兒呢?”
  
  族長告訴我在蛇婆婆的屋子里,我也顧不得別人,急匆匆地朝著寨子的后面跑去,一路疾奔,很快就來到了蛇婆婆的吊腳樓前,使勁敲門,見沒有動靜,便使勁一推門,瞧見身穿著黑藍色苗服的康妮一臉詫異地正走過來呢,也沒多想,一下子沖到了她的跟前,大聲問道:“族長跟我說,是你讓他們將你師兄的衣冠冢平掉的?”
  
  這小女孩兒被我嚇了一大跳,下意識地一把將我給推開,接著才詫異地說道:“是啊,怎么了?”
  
  我激動地大聲喊道:“你是說努爾真的還活著么,他在哪兒呢?”
  
  康妮瞧見我莫名其妙地沖出來,噼里啪啦地問一堆東西,不耐煩地擺手說道:“活著就活著,關你什么事兒?知道這是哪兒么,這是我師父蛇婆婆的家,不是誰想來就能來的,我還要做功課呢,出去出去,都給我出去……”
  
  這小女孩子的一頓轟,將我給推出了門口去,一點情面都沒有留。
  
  旁邊的族長看不下去了,上前來勸解道:“康妮啊,這陳領導真的是你師兄生死與共的兄弟,我們都知道的,而且你看咱們寨子這兩年過的日子,可都是人家陳領導幫著解決的,你可不能怠慢了貴客,要是蛇婆婆知道了,可不得罵你么?”
  
  不知道是西熊寨的族長平日里比較有威嚴,還是蛇婆婆的責罵讓這小女孩子有些害怕,她終于收回了推我的手,不過還是不服氣地說道:“什么生死與共的兄弟,我師哥現在弄成這個樣子,還不都是他惹的禍事?但是你看呢,我師哥每日心驚膽戰、如履薄冰,但是他卻前呼后擁,威風凜凜,你讓我對他怎么客氣得了?”
  
  這是我這么久來第一次聽到努爾的消息,當下也是顧不得小女孩兒對我的成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激動地說道:“康妮,不管你怎么誤會我,但是請告訴我,你師兄努爾,現在到底在哪里,過得怎么樣?”
  
  小女孩望了我身后的這一堆人,搖頭說道:“我師父不讓我給被人說!”
  
  我死死地捏著她的手,一臉真誠地說道:“不,我跟你師兄是過命的兄弟,我不是外人的。”
  
  小女孩皺著眉頭,拼命掙扎道:“好,我告訴你,不過你得放開我——你把我捏疼了!”
  
  我慌忙放開了她的手,那小女孩又指著我身后的一幫人道:“你讓他們走開,我師父不想讓那么多的人知道這件事情。”
  
  我依舊照辦,讓組長和小白狐兒等人都回避了,當瞧見大家都離開了之后,那小女孩兒康妮方才說道:“本來這事兒我師父是不讓我告訴任何人的,不過你這人實在是太煩了,不告訴你,只怕你非要鬧得我做不了功課,也罷,我就跟你一個人說啊,不過你以后也不許再來煩我了。”
  
  我小雞啄米一般地點頭,欣喜地說道:“好,好,我都依你!”
  
  康妮瞧見我這般有誠意,這才皺眉說道:“那個地方,我也不知道是哪里,到處都是火海、毒霧和黑暗,還有好多好多的怪物出沒,我師哥跟一個叫做大明白的傻大個兒在一起,還有一個總是蒙著臉、打赤腳的女孩子也跟他們在一塊兒,那地方可危險了,我師哥總是被追來追去,看得我和師父好著急,不過我們又救不了他,急得我師父整日整日地流淚,然后罵你,說要不是你這個混蛋帶著我師哥去冒險,他就不會這般模樣,她還說——哎,哎,你怎么也哭了?”
  
  我激動得渾身顫抖,那眼淚就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
  
  康妮以為我被罵哭了,慌忙補救道:“你別哭了,我師父雖然罵你,有時候也夸你,說要不是因為你,我師哥或許也不會有現如今的成就;其實她對你也沒有那么多的恨了,就是希望有朝一日,師哥能夠重新回來,而她還能夠活著等到那一天呢……”
  
  我激動地說道:“對,一定會的,一定會!”
  
  我哭,不是因為蛇婆婆罵我,而是激動于努爾、張大明白和小觀音都活著,盡管不知道他們在何處,但是只要活著,就有希望,而我也一定會有與努爾重逢的那一天。
  
  我相信,因為那是我與努爾兄弟之間的誓言。
  
  兩千年的那個春節,大年初一,我是在西熊寨度過的,晚上吃的殺豬菜,熱氣騰騰的火鍋,醇厚的苞谷酒,還有一個讓我激動道難以入睡的好消息。
  
  那一夜,我喝醉了,酩酊大醉。

4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四十九章 欣喜若狂”

  1. 回復 2015/02/26

    劉正楓

    小觀音竟然沒掛

  2. 回復 2015/03/27

    風鈴中的刀聲

    努爾大明白沒掛,小觀音怎么會掛。

  3. 回復 2015/05/08

    魏忠賢

    劉正風咱家掛了,留你這個后輩可好

  4. 回復 2016/09/21

    小星星

    小觀音不都已經自殺了嗎 不是死了呀 居然…………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