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五十一章 心同陌路

  與我跌宕起伏的人生經歷所不同,羅賢坤這些年的官路一直穩穩當當,背靠大樹好乘涼。憑借著龍虎山的支持和勢力影響,他一路升遷,至此已然成為了廣南省局的辦公廳主任,下一步就應該就是廣南局的副局長了,不過我聽說這職位距離他應該也不遠了,就等著在職的那幾位搗騰出空缺來,他就增選上去。
  
  官路亨通,人生得意,在我的想法中他應該已經成為了一個肥頭大耳、意氣風發的機關官僚,然而當他上門拜訪的時候,我才發現這小子陡然間變得無比衰老,兩鬢斑白,臉上的皺紋讓人感覺他好像是一個五十多歲的老頭子。
  
  能夠坐到廣南省局辦公廳主任的位置上。是個老頭子也不是不可以接受。關鍵的問題在于,羅賢坤此刻方才三十來歲,正是年富力強的時候。
  
  是什么讓他變得如此衰老,甚至讓人感覺他幾乎快成為一具朽木?
  
  我不動聲色地上前,與羅賢坤握手,雙方搖了搖,我雖然臉上沒有流露出一絲疑惑的神采,但是羅賢坤卻似乎感受到了我心中的波瀾,微微一陣苦笑道:“志程,當年京都一別。至今匆匆多年,再見到我,瞧見我的這副模樣,是不是感覺有些奇怪?”
  
  我笑著說道:“龍虎山天師道乃天下間道門的泰山北斗,功法神奇,自然有許多精妙之處是我們不能理解的。所以倒也沒有什么不可理解的。”
  
  聽到我這敷衍的話語,羅賢坤苦笑著說道:“本來我的心中已經快釋然了的,不過瞧見你還是當初模樣,多少也有些難過。”
  
  我將羅賢坤引進堂屋來,請他在火盆邊就坐,好言寬慰道:“既然如此,房事就不要那般頻繁。過度了,比較傷身體。”
  
  羅賢坤一愣,不由得搖頭笑道:“老陳啊,你還是那般的直接,一點都不給人留面子。”
  
  我含笑不說話,平靜地看著他。
  
  那一年京都相別,羅賢坤哭訴衷腸之后,我與他便再也沒有見過面了,當初的兩個人攜手闖世界,在金陵的江邊就著一份餃子,吃得渾身發暖,而此刻對面無言,卻平添許多尷尬,時間讓我們兩人漸行漸遠,再也找不回當初那種親密無間的友誼來。
  
  至于到底是我變了,還是他變了,又或者我們兩個人都變了,這個誰也講不清楚了。
  
  羅賢坤瞧見我一副平靜的模樣,搖頭笑了一下,對我說道:“我聽說你前天就回來了,不過卻沒有來找我。怎么,這么多年沒有見面了,一點都不想我?又或者覺得我入了龍虎山,便不愿意再跟我打交道了?”
  
  他說得如此直白,我也只是聳了聳肩膀,笑著說道:“你知道我是不會的。”
  
  羅賢坤提著手上的兩瓶白酒,與我說道:“沒別的意思,我這里有兩瓶茅臺,過來找你喝酒,順便給你拜個年。”
  
  我點頭,叫小白狐兒去幫我弄點花生米和下酒菜來,便圍著火盆邊,兩個人一口酒,一口菜,開始吃了起來。
  
  幾杯白酒下肚,那熱力便升騰而起,羅賢坤的話也多了,我也感覺輕松許多,兩人搭著話,聊著這些年來各自的遭遇,也都小心翼翼地避開了一些敏感的話題,不造成兩人的尷尬。
  
  酒喝多了,頭便發暈,不過羅賢坤卻是穩重了許多,倒也沒有如當年一般掏心掏肺。
  
  喝完最后一杯酒,他起身與我告辭,說要回去了,不然夜色太黑,趕不回螺螄林。
  
  我起身送他,兩人默默地走到了龍家嶺的村口,回望暮色中的村莊和炊煙,他突然問我道:“老陳,你說當初我若是不跟著你出去,而是留在這山里面,將會是一個什么模樣?”
  
  我指著他身上那件GA單頭鷹標志的黑色西裝,然后又朝著村子里的兩戶人家指去,對他說道:“龍根子和王狗子,你可曾曉得他們此刻的模樣?”
  
  羅賢坤明白了我的意思,點了點頭,長嘆一聲道:“這就是命啊!”
  
  這句話說完,他又嘆道:“很多時候,我經常會思考一個問題,那就是現在的我,如果還是當初的那個山里少年羅大屌,那會是一個什么模樣,不過你今天的這句話,讓我明白,現在的這條路,是我自己選的,就算是跪著,我也會將它給走下去的。”
  
  羅賢坤釋然了,笑著朝我擺了擺手,然后朝著山下走去。
  
  我望著這個兒時摯友已經顯得有些佝僂的背影,心中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我今天之所以與羅賢坤小心翼翼,并不是因為所謂的龍虎山和茅山的門戶之見,事實上我以前的偶像李浩然局長,他便也是龍虎山出身的,這并不影響我對他的親近,真正讓我與羅賢坤漸行漸遠的,是這些年來我陸續聽到的一些風聲,此時的羅賢坤已經再也不是當初那個青澀稚嫩的山里少年,他結交的豪雄無數,魚龍混雜,這背地里面絕對不會純粹。
  
  總之一句話,那就是我不知道是否會有一天,我和羅賢坤會變成敵人,刀劍相向。
  
  道不同不相為謀,這才是我與他疏離的真正原因。
  
  那一天我在村口的坡前待了很久,默默不語,任如刀的山風吹拂著我的臉孔,心中卻多出了許多莫名的惆悵來。
  
  我在老家并沒有多待幾天,除了依照當年李道子給我批的命讖之外,還有一點就是對那些以各種各樣名目找上門來的親戚朋友不勝其煩,這些七大姑八大姨的事情讓我深深地認識到一點,那就是我發現自己真正熱愛的事業并不在這里,龍家嶺雖說也有我的父母親人,但是它已經不再是我小時候的那般純粹,再繼續待下去,只怕我自己都快受不了了。
  
  對于我的離去,父母雖說十分不舍,不過這回倒沒有以前那般留戀,顯然也是被這些事兒給煩得一個頭兩個大的,就想著趕緊清凈一點。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眾望所歸”地離開了龍家嶺,不過在離開之前,我還是通過關系,幫兒時好友龍根子和王狗子安排了一下工作,王狗子因為腿瘸了,安排在縣里的一個事業單位看門,而龍根子則被我托到了西熊寨,幫著收一些山貨之類的,雖說一樣辛勞,但是總是比在土里面刨食要能夠掙得多了,也穩定。
  
  我能夠做的,也就只有這些,至于村支書等人寄予厚望的修路架橋,我也只能是愛莫能及,不再搭理。
  
  不過好在我地位也擺在那里,即便我沒有辦成什么,那幫人也不敢在我背后說什么風涼話——咱國人的“官本位”思想畢竟還是比較深重的,倚老賣老說幾句話,倒也無妨,但是真正得罪了我,根本不用我動手,輕飄飄一句話,他們就受不了,這點事情他們也是看得清楚的。
  
  我提前放回了京都,過了幾天輕松日子,特勤一組的組員也都陸陸續續地收假,回來報到,大家喜氣洋洋,顯然這年過得還算是不錯。
  
  能夠入選總局的特勤小組,這對于大部分人來說,其實都是一種榮耀,特別是像林齊鳴、董仲明、朱雪婷、白合這些草根出身的人來說,更是一種足以讓鄉里鄉親、街坊鄰居所贊嘆的事情,林齊鳴羞澀地告訴大家,說這回過年,來他家提親的人差一點都將門檻給踏破,短短的假期里,他這親都不知道相了多少回,無比疲倦,對于收假這事兒,竟然充滿了期待。
  
  別人問林齊鳴到底有沒有相中,他憨厚地搖頭,說沒有,他還小,暫時還沒有解決個人問題的打算。
  
  知道內情的人,都覺得這小伙子還在想著華東神學院那個枉死的女同學,然而趙中華卻早已看破了一切,陰沉沉地笑道:“你呀,是不是想著洛飛雨那個大咪咪少女呢?”
  
  林齊鳴頓時大窘,與趙中華掐成一團。
  
  重新組建的特勤一組,是一個積極的、年輕而富有激情的團隊,而這樣的團隊對于任何充滿挑戰的事情,都是充滿了十二分的斗志,也在后面的工作中,表現出了強大的戰斗力來。
  
  九九年已過,千禧年的到來讓所有人都精神煥發,而對于特勤一組來說,則是一個逐漸成型的過程,我們開始逐漸地接任務了,上半年基本都是些小案子,不過卻也挺磨練隊伍的,到了下半年,西川蓉城的僵尸咬人事件、太湖陰兵過道等等,幾個大案子讓特勤一組立刻名聲大噪,重新恢復了當年的威風,而七劍的名頭,也逐漸在總局乃至整個宗教局系統都流傳開來。
  
  談起這七劍,大多數人都忍不住豎起大拇指,對旁人說道:“不愧是陳黑手帶起來的隊伍,硬是要比一般人強上許多呢。”
  
  時間一點一點地逝去,轉眼就到了2001年初,剛剛從太湖辦案回來的我被叫到了宋司長的辦公室里,他告訴我一個案子,說在南方省的東官市,有一個十分不好的情況,希望我能夠接手解決。

2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五十一章 心同陌路”

  1. 回復 2015/02/26

    劉正楓

    鉛汞謹收藏

  2. 回復 2016/09/30

    劉反瘋

    西川蓉城僵尸咬人事件實際發生在1995年成都小觀廟后街,過程版本不一,后被武警噴火槍燒成焦炭。
    太湖曾發生的靈異事件挺多的,但2000年好像不確定是陰兵過路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