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五十二章 鬼節失蹤

  按照總局行動處的慣例,一般來說,每個特勤小組完成一個任務之后。都會給予一段時間的休息時間,在這段時間里,既是給小組成員休整、調養、養傷的諸事預留,也是給總局一定時間的案件審核和報告處理,并不會著急著給我們再次安排任務,特別是下到地方去的案子,所以對于宋司長的話語我有些奇怪,問為什么一定要我去。
  
  對于我的問題,宋司長笑著說道:“倒也不是非要你去,不過你看一看案件的卷宗,在回復我去還是不去吧。”
  
  我接過卷宗來,稍微地打量了一下,這才發現是一個并不算大的案子。說的是東官陸陸續續有女子失蹤。經過調查,竟然都是農歷七月十五鬼節出生,而且還有數份報告顯示,在南方省東官市有花門弟子活動的情形,而且還有日益繁榮的跡象,不過因為省局那邊對于是否打擊這個,一時間沒有形成定論,所以便一并上報到了中央來,讓總局這邊牽頭來動作,以免得罪地方領導。
  
  畢竟抬頭不見低頭見。傷了和氣,總是不好的事情。
  
  所謂花門,其實就是娼門,前者不過是一種比較和善的說法而已,這叫法古已有之——古代把人按身份劃分為九流,其中又有上、中、下不等。那下九流有很多說法,其中一種就是一流戲子,二流推,三流王八,四流龜,五剃頭,六擦背。七娼,八盜,九吹灰,基本上涵蓋了許多行業,而這里面就有其一,也就是娼門。
  
  有一個說法,講這個世界上最古老的兩個職業,一個是殺手,一個是娼妓,這話兒不假,不管怎么說,有需求就有市場,而且還要欣欣向榮,從古到今都不曾斷絕。
  
  這玩意兒,無論是地上還是地下,總之就是存在,而因為歷史悠久的緣故,這里面其實也是有很多門道的,很多可憐人團結起來,形成了林立的門派,形形色色,不一而足,而這里面,近代比較出名的,恐怕就屬魅族一門,它們的首領每一任都叫做魅魔,而當年沈老總整合天下旁門左道的時候,她們能夠占上一席之地,代表整個花門,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厲害。
  
  不過盡管如此,花門并不僅僅只有魅族一門,大同婆姨、泰山姑子、揚州瘦馬、杭州船娘,這些在歷史上赫赫有名的花門宗派也非浪得虛名之輩,但是我從這報告的字里行間,卻是能夠瞧出一個線索,那就是魅族一門,極有可能就在東官一帶活動。
  
  而據宗教局的消息,魅魔劉子涵已然重新歸建于邪靈教。
  
  我與邪靈教,無論是從彌勒那邊算起,還是從王新鑒這里說起,都是針尖對麥芒的生死大敵,宋司長也正是瞧見了這一點,才會將這任務交到了我的手上來,也是想著我說不定對此感興趣,更加能夠發揮主觀能動性一些。
  
  不過宋司長也的確猜對我,我對此事還真的是很感興趣,不為別的,就為當初黃河口蝗災一役之中,那魅族一門的山門護法耿傳亮,曾經出現過。
  
  雖說我已經確定了努爾和張大明白沒有死的消息,但是對于張世界、張良馗和張良旭來說,卻是已經長眠在了烈士陵園之中,他們也是我特勤一組的戰友,是我生死與共的兄弟,這便是仇,而我卻不能不報,所以我幾乎沒有半點猶豫,當下也是將此案給接了下來,接著將手上的事情交接一番,然后帶隊南下,趕到了南方省。
  
  我曾經幾次來到過南方省,對于這個經濟總量居于全國前茅的金融大省,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我并不算陌生,而負責南方省局的李浩然局長,我也是十分熟悉,到達南方省的省會南方市,李局長親自過來迎接我們,表現出了十二分的熱情來。
  
  我與李局長以前在金陵曾經是同事,或者換一個說法,當年的我還只不過是他手下的一個小兵兒,現如今重新聚在一起,回想起當年之事,不由得多出幾分感慨來。
  
  與羅賢坤一樣,李局長也是出身于龍虎山,不過他這一脈與龍虎山三大巨頭,也就是張天師、善揚真人、望月真人并不和睦,當然,做到了他的這個位置,即便內部有著再多的矛盾,對外彼此也是能夠同氣連枝的,當然,我對李局長的職業操守,還算是比較認可的,所以交流起來也還算順暢,并沒有太多的分歧。
  
  李局長諸事繁忙,并沒有精力跟著這個案子,此事是由省局行動處的張波副處長具體負責的,在介紹過后,他便離開了。
  
  省局的這位張副處長是南方省本地潮汕三界廟的護法弟子出身,三界廟名字雖然被稱為“廟”,不過卻是一處“惟道獨尊”的道家道場,廟中供奉著二郎真君和托塔李天王,傳承的則是丹鼎派,主張內外兼修,日積薄發的道義,李局長與我介紹的時候,我已經仔細打量過了,不愧是能夠做到現在這個職位的干部,當真是一把不錯的好手。
  
  在省局的小會議室里面,張副處長給我們具體的介紹了案子的情況,原來在近三年來,已經陸續發生了十一起的婦女失蹤案,當地的公安機關進行過專案調查,結果一直沒有發現尸體,此事也不了了之,畢竟當地的人員流動量實在是太過于巨大,管理不便,警力也不是很充足。
  
  此事本來是準備擱下來的,不過后來宗教局這邊審核檔案的時候,發現一件奇怪的事情,那就是這些失蹤的婦女,有一大半都是“下海”的小姐,而所有人的出生日期,都是著名的鬼節七月十五。
  
  在我們這個行當里面,自然曉得七月十五那天出生的人,陰氣一貫都是比較足一點,鬼門開,比較容易看見一些不干凈的東西,也比較容易沾染禍事,陸陸續續有這么多的女人失蹤,自然是一件極為古怪的事情,于是案子在兩個月前第十個女人失蹤之后,便調到了宗教局這邊來。
  
  目前省局行動處這邊掌握的情況并不多,那些女人都是正常的作息生活,基本上沒有任何異狀,突然一下就消失無蹤了,從種種跡象上來看,如果真的有兇手的話,那么下狠手的應該是同一個、或者同一伙人。
  
  但現在的問題在于一點,那就是東官這個地方實在是太大了,我們根本無法捉摸到兇手的意圖,也無法對占受害者大部分比例的小姐這個特殊人群進行管控,盡管我們曉得兇手極有可能對生辰在農歷七月十五的女人下手,但是滿城的小姐都是游擊隊,未必會配合我們的調查。
  
  開會的時候,張副處長對我說,局里面已經對東官市里面大部分的營業場所進行過了布控調查,盡管過程十分艱難,但最終還是排查出了四十五名于農歷七月十五出身的特殊服務行業從業人員來。
  
  當然,這比之那些徘徊于街頭巷尾和小發廊里面的小姐來說,實在是九牛一毛而已,很多的人,都沒有辦法進行具體的統計。
  
  小紅、小蘭、莉莉、露西、杰西卡……
  
  聽聽,這些名字里面,有幾個真名,有多少假證,另外還有很多地方,直接就是一號、二號、十八號……
  
  張副處長其實十分專業,跟我講的幾個思路我也十分認可,在地方上面進行調查,其實像我們這些人發揮的作用并不是很大,反而是他們這些土生土長的本地人才能夠如魚得水,我等待他講完之后,先是肯定了他之前的工作,緊接著我告訴他,說我們下來,其實也沒有太多的想法,凡事都需要先過去看一看,具體的先不講,到時候再聊。
  
  確定完方針之后,當天我們就隨著張副處長的調查組前往離南方市并不算遠的東官。
  
  東官是南方省最重要的交通樞紐和外貿口岸,下轄28個鎮和4個街道,擁有六七百萬的人口,這里充斥著大量外來的打工者和冒險家,到處都是密集型的制造業,被譽為“世界工廠”。
  
  小小的東官擁有規模如此龐大的人口,自然也是龍蛇混雜,前來此處的人除了大量的打工者、老板、商人、白領等等各行各業之外,還有許許多多撈偏門的灰色地帶,因為人多,所以服務業格外發達,乞丐、流氓、地痞、小偷、黑幫、小姐……特別是后者,從全國各地而來的下海女性匯聚于此,規模龐大,生存于各個酒店、夜總會、洗浴中心、發廊以及街頭巷尾,深得港臺人士的推崇。
  
  我們到了東官之后,跟當地的辦案人員接觸過了,也沒有具體的參與,而是走走看看,大致了解一番,而到了第二天夜里,我從張副處長手上拿了一張名單過后,決定帶著手下幾個年輕人,前往一家酒店實地勘察。
  
  我覺得,這一次,應該能夠碰到我想要見到的人。

3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五十二章 鬼節失蹤”

  1. 回復 2015/02/26

    劉正楓

    可是灣浩廣場事件?

  2. 回復 2015/05/20

    陸左

    是不是遇見我了?

  3. 回復 2016/09/21

    小星星

    應該不是吧?陸左兩千年的時候就出來了?那也不是啊,此時趙中華還在一組里待著呢,七劍也還在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