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五十四章 神秘媚術

  在見到這個女人第一眼的時候,我突然有一種錯覺,她便是我一直想要找尋的魅魔劉子涵。
  
  是的。一樣的蛇精臉,一樣的大眼睛,一樣充滿誘惑的體香,一樣的水蛇腰,以及飽滿的大胸脯……她們是如此的相似,以至于我整個人的身體都快要緊繃了起來,不過就在我準備出手的那一霎那,我卻發現了一件事情——這是一個誤會,她的確是與劉子涵有著百分之七八十的相似,但終究還是缺少一種感覺。
  
  一種專屬于魅魔的感覺,或者是強者的氣度,或者是嫵媚女人的極致,總之我面前的這個女人。絕對不是魅魔劉子涵。
  
  但是。天底下怎么會有如此相似的人呢,難道是她的妹妹,又或者女兒?
  
  在一瞬間,我幾乎能夠確定自己的這一趟所來不虛,當時也是將緊張到了極點的心情給收斂起來,接著瞇起了眼睛,用充滿贊賞的語氣對經理說道:“不錯,我知道此刻,才確定你真的沒有撒謊,這的確是一位無比美妙的尤物。那么,我可以進去了么?”
  
  經理臉上浮現出了得意的笑容,點頭說道:“當然,不過在此之前,我們需要將一些賬單結算清楚……”
  
  我不耐煩地擺了擺手,對他吩咐道:“你去休息室找那小子吧。至于現在,請不要打擾我。”
  
  經理應聲而去,而我則友好地對這位像極了魅魔的女人笑道:“嗨,靚女,我可以進來么?”
  
  里面的小姐十分富有職業禮貌的對我點頭說道:“是的,老板,請進來。叫我夢云。”
  
  我推門而入,打量了一下房間,裝潢得十分豪華,寬闊而精致,滿屋子粉紅色的調調,空氣中還有一股淡淡的薰衣草味道,讓人幾乎忘記了這里不過就是一處用金錢進行某些交易的場所,莫名多出了許多羅曼蒂克的風格來。
  
  進屋之后,我并不急于動手動腳,而是來到了粉紅圓心造型的大床前,一排藍色布藝沙發上面坐下,身子往后仰,翹著二郎腿,輕松地說道:“哦,夢云,這是你的藝名,還是真正的……”
  
  我的語調故意拖長了一下,而那美女則朝著我拋灑媚眼,用鼻音呢喃了一下,然后說道:“老板,你覺得呢?”
  
  我聳了聳肩膀,說道:“如果是藝名的話,我覺得取得真的很糟糕。”
  
  夢云不置可否地笑了一下,坐在我的旁邊,然后饒有興致地問道:“那么你覺得我叫什么名字好呢,如果你喜歡,今天的兩個鐘里,你都可以叫我那個名字。”
  
  我搖頭說道:“不,我很想知道你真正的名字,叫做什么。”
  
  夢云臉上嫵媚的表情開始漸漸地消退了,而是變得似笑非笑起來,搖頭說道:“老板,你真的很不一樣。”
  
  “哦,哪里不一樣?”
  
  “別的男人一見到我,就火急火燎地扒光我的衣服,一副恨不得將我給吞下去的模樣,而只有你,對我身上最感興趣的東西,竟然是名字——我很想提醒你一句,我是酒店里面鐘點最貴的技師,如果你這樣浪費時間的話,最終損失的,可就是你哦……”
  
  “不,相比你這人見人愛的肉身,我更喜歡探索你那從未有人進入過的內心深處去,這才是我喜歡做的,至于別的,我可沒有那么多的興趣。”
  
  “你確定你花這么多錢過來,是為了跟我聊天的?”
  
  “是的,你可以嘲笑我,但是我不得不想對你說一件事情,你長得真的太像我的初戀了,如果有可能,我不希望褻瀆你,褻瀆我的初戀,我只是想找回一下從前的感情,這個比那事兒,更加讓我興奮。”
  
  “好吧,既然這樣,那我告訴你,我叫小紅,來自于云嶺一個很偏僻的小山村里,在我們那里……”
  
  整整兩個小時,我沒有跟這位叫做夢云又叫做小紅的美女有過任何身體接觸。兩個人窩在柔軟的沙發上面,輕松地聊著天。
  
  事實上對于小紅來說,這種方式讓她感覺到無比的舒服,畢竟每天的工作已經讓她疲憊不已了,她的美貌和技術使得自己的生意格外的火爆,以至于連休息的時間都沒多少,整天都是在床上度過的,能夠如此輕松地躺著,除了說幾句話,什么也不做,當真是一件無比美好的事情。
  
  在她的描述中,自己是一個來自于偏僻山區的少女,從小成績特別優異,甚至還收到過大學的通知書,而后卻因為家里重男輕女的思想,不得不南下打工。
  
  經過一年多的輾轉漂泊之后,父親的尿毒癥又將她平靜而艱辛的生活打破,為了籌得昂貴的醫藥費,她終于還是咬牙下了海……
  
  這段話兒,倘若是讓林齊鳴或者布魚等人來聽,說不定就被迷得五迷三道,直接懵了,然而對于我來說,卻不過是一個比較精致的拙劣謊言。
  
  因為我曉得一個道理,一個在這種歡場整日迎來送往的女人,她對于生活一切的美好幻想都已經破滅,她不相信愛情,不相信公平,不相信任何一切,除了腰包里面的鈔票,她已經將自己的尊嚴踩在了腳下,自然就不會再撿起來,所以這些凄慘的事跡,都不過是一些說了無數遍的謊言而已。
  
  不過雖然心知肚明,但是我卻聽得幾乎抹干了淚水,臨到鐘點的時候,我給她留了一張紙條,上面有我的聯系方式。
  
  我讓這個女孩兒以后有事,打電話找我,我或許能夠幫助她。
  
  兩個小時過后,我一臉輕松地離開了房間,心滿意足。
  
  回到休息室,里面除了林齊鳴之外,張勵耘、趙中華和布魚都不在,我問什么情況,林齊鳴告訴我三人都去房間里了,而至于他為什么在這里,他說自己沒敢去。
  
  我點了點頭,等了半個多小時,三人陸陸續續地回來了,接著更衣,除了酒店。
  
  離開之后,我問張勵耘什么情況,他告訴我,說和他一起進房間的那一個,應該是花門中人,他進去之后,給催了眠,雖然不肯交代,但是他摸過骨,發現有過修行的底子。
  
  我又問趙中華和布魚的情況,兩人一臉尷尬,趙中華支支吾吾,告訴我他沒搞清楚,而布魚則回答我,說他在房間里面睡了一覺。
  
  我問他這樣,里面的小姐沒有生疑么,布魚搖頭說沒有,他一進去,就告訴那女孩兒,說自己只對男人有興趣,之所以來這里,是陪朋友,讓她不要揭穿。
  
  只對男人有興趣?
  
  聽到布魚的這話兒,他旁邊的林齊鳴和趙中華下意識地往旁邊閃了一下,而張勵耘則結結巴巴地說道:“布魚,你不會是真的吧?”
  
  布魚一攤雙手,然后很無辜地對我們說道:“那你要我怎么辦,我總不能告訴他們,我只對母魚感興趣吧?”
  
  哈、哈、哈……
  
  布魚的出身并不是什么忌諱,他不用像小白狐兒一般隱藏,所以不管是張勵耘這樣的老人,還是林齊鳴這樣新加入其中的家伙,都被這個光頭青年的冷幽默給笑得肚子發痛,爽朗的狂笑聲讓周圍的路人紛紛回頭望來,我們趕緊收斂起這情緒,一路小跑到了街道口,張勵耘這才問道我:“陳老大,你的收獲呢?”
  
  我將我遇到的事情告訴了大家,然后很確定地說道:“那個叫做夢云又或者小紅的女孩子,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一定跟魅魔有關系,確定無疑!”
  
  張勵耘驚訝地說道:“你是說?”
  
  我點頭,手指在空中比劃了兩下子,然后說道:“對的,據我所知,魅族一門里面,有一門比較高深的采陽補陰術,它如果修行到了高深的境界,便可以達到驚人的美麗;所以說我們所看到的魅魔,她并不是原來就是這個模樣,而是因為修為的境界達到如此,方才是我們看到的樣子,而這個夢云,她一定是修行了這種秘術,而且還是其中的佼佼者,不然不會有這般的相似。”
  
  林齊鳴一臉茅塞頓開的樣子,猛地點頭說道:“我之前一直不理解為何堂堂的修行者,會選擇這樣的職業,現在明白了,原來她們躺著練功,而且還將錢賺了,當真是一舉兩得呢。”
  
  趙中華也附和道:“對呀,要不然還真的不知道去哪兒,找這么多的男人來練功呢。”
  
  兩人露出一副十分向往的表情,而張勵耘則拍了兩人的腦袋一巴掌,然后問我道:“老大,接下來我們該怎么辦?”
  
  我信心滿滿地說道:“我們最頭疼的東西,就是沒有線索,而現在已經迎刃而解了,我們只需要盯緊那個跟魅魔很像的女孩子,就一定能夠將后面龐大的關系網給一把挖掘出來,而到了那個時候,你們只需要磨快手中的劍就好了。”
  
  布魚問道:“可是,要萬一魅族一門跟連環失蹤案不是一回事兒呢?”
  
  我搖了搖頭,然后說道:“應該沒有可能吧?”
  
  林齊鳴躍躍欲試地說道:“那要不要現在就派人過去跟著她?”
  
  我搖頭說道:“不用,已經安排人了。”

1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五十四章 神秘媚術”

  1. 回復 2015/02/26

    劉正楓

    小破爛沒搞清楚……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