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五十五章 第十二個

  眾人回返,次日清晨,楊劫回來告訴我。將那小紅一直到了凌晨四點方才下工,她和酒店的另外兩個女子一同住著,由摩的師傅載著離開,他一路跟隨,終于在離酒店兩里地的一處城中村前停下了來。
  
  盡管小紅這些人屬于高收入一族,兩腿一開,財源滾滾,按理說能夠享受到更更優越的生活品質,不過她們住著的地方,卻十分簡陋,是在一處老舊大院里面,混雜著幾百號的外來打工者,無論是治安還是條件。都并不能算是好。
  
  是什么。讓這個女人竟然會如此作態呢?
  
  難道真的如她所說,她家里面有一個身中尿毒癥的父親需要昂貴的醫療費用,所以才住在這兒來呢?
  
  我心中盤算了一番,不由得發笑了,身在魅族一門之中,自然是無親無故,哪里還會與老家的親人聯系呢,應該都是謊言吧?
  
  然而楊劫接著又告訴我,說那小紅的家里面還有一個小女孩兒,據說是她的妹妹。因為太晚了,而且又怕打草驚蛇,所以他也找不到機會混進去,只是遠遠地瞧了一眼,具體的情況,還得等之后的觀察結果出來了再說。
  
  我點了點頭。既然摸清楚了對方的落腳之地,那么事情就變得很好辦了,我之后只需要安排人員過去監視,查清楚對方的社會關系就可以了。
  
  我沒有讓楊劫立刻去休息,而是將林齊鳴、董仲明和趙中華三人叫了過來,讓他們隨著楊劫一同折回那處城中村去,從今天開始。由這三人分三班倒的監視,務必在近期內弄清楚那小紅的具體狀況,并且查清楚到底是那些人與她有私底下的來往。
  
  至于是否將其抓起來,進行審問,這事兒我還是有一些猶豫,不敢實施。
  
  為何?
  
  魅族一門的成員,他們與尋常的修行者并不一樣,魅惑之術也是修行的一部分,無論是對于意志,還是心靈,都是十分強大的鍛煉,而且像小紅這種已經修行到跟魅魔有七八分相似的人員,必然都是其中的高層,倘若貿然將其抓起來,一來我們這里沒有確鑿的證據,二來她若是矢口否認,我們也是沒有辦法強求的,這樣反而會失去機會,還不如耐心地監視觀察,這樣還更加有收獲一點。
  
  我們面對的,是一群狡猾而殘酷的敵人,耐心,是每一個在秘密戰線中奮斗的人員,所必須擁有的一個品質。
  
  四人應聲而去,而我則帶著張勵耘、阿伊紫洛、小白狐兒、布魚、朱雪婷等人一同參加了張副處長召開的案情討論會,并且與省局調查組、東官分局專案組的工作人員正式見過了面。
  
  對于此案,我雖然級別最高,但是卻表明了一個原則,那就是以省局調查組的張副處長為主體,而我的主要工作,則是配合地方的行動,另外我還有一些其他的事情需要處理,所以平日里是不會留在局里面坐鎮的,有事情,隨時通知到我就行。
  
  對于我的放權,一開始張副處長顯得有些不適應,畢竟能夠請到總局的特勤組下來,自然一切都以我們為主,但是我這般做,卻是將他放到了火盆上面來烤,這對于他來說,著實是一場考驗,不過當得知我的主要目的,是想要查清楚魅族一門,以及消失已久的閔教之時,他也總算是妥協了,對我說雖說一切由他來張羅,不過終歸到底,還得由我來掌舵。
  
  案情討論會上,張副處長將十一個失蹤人員的籍貫、生辰八字、職業、家庭和社會關系等等都進行了分門別類的說明,并且發動大家進行頭腦風暴,也就是發散性思維,希望能夠有一個比較初步的認知。
  
  會上我一開始并沒有過多的參與,而是讓年輕人來出頭,使得他們能夠展示出更多的才華來,然而等到我仔細研究了一番之后,卻有一個十分重大的發現。
  
  我發現其中的一個失蹤人員,居然跟我當年南下處理血色碼頭一案的時候,一個叫做曹聰明的前宗教局成員有關系。
  
  她的親屬關系里面寫著一欄,父親是曹聰明。
  
  我不管旁邊激烈的討論,將同樣沒有說話的張副處長叫來,指著這一欄問道:“老張,你看一下,這個曹聰明,是不是血色碼頭案中反水背叛的那個宗教局成員?”
  
  張副處長點頭,告訴我道:“對,就是他,這個曹璐璐是曹聰明的女兒,在東官藝術學院讀書,好端端的,突然就失蹤不見了,真的是讓人塞心啊!”
  
  我眉頭皺緊,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這樣的案情討論會,從上午一直進行到了中午的午飯時間,大家到餐廳去用餐,我被一堆人圍著,如眾星捧月一般,而就在這時,我卻發現角落處有一個十分熟悉的老人,頓時就驚住了,撥開眾人的包圍,端著鋼制餐盤一直來到了那老人的桌前,恭謹地喊道:“張伯,好久不見,沒想到竟然會在這里看到你。”
  
  這個在角落里面默默用餐的老人,卻正是鼎鼎有名的鎮虎門張曉濤,血色碼頭一役里,他失去了自己最親的兒子,之后心灰意冷,便沒有選擇繼續留在局里,而是退休了,不過我記得他好像說總也閑不住,想要回鄉,在當地的宗教局謀一個看大門的工作,沒行到他的家鄉,卻是在東官。
  
  面對著我恭謹地問好,那張伯卻顯得缺少許多熱情,平靜地說道:“你沒見到我,我倒是見到你了,只不過不知道位高權重的你,是否還認識當年的張伯不,所以才不敢跟你打招呼呢……”
  
  我慌忙上前求饒,笑著說道:“瞧您說的什么話兒,我十三歲那年,若不是您掌劈邪符王楊二丑,將我給救出來,說不定就沒有我了,更何談現在的一切?您是我的救命恩人,不認識誰,都不可能不認識您,張伯,咱爺倆什么關系,你要是這么見外,那就不是我的問題,而是你看不起我了!”
  
  聽到我這一番話,那張伯的臉上方才露出一點兒笑容來,搖頭說道:“人老了,心思也敏感了,你別見怪啊,說起來,我還得感謝你,要不是你,我未必能夠為自己兒子報仇……”
  
  我把餐盤放在張伯的對面,坐下之后,寒暄兩句,然后問起一事來:“張伯,你隱居此處,定然是想找到閔魔的線索,不知道這些年來可曾有所收獲?”
  
  張伯搖頭,對我說道:“那個家伙自從當年在龍穴島吃過大虧之后,便一直沒有再露面了,有人說他現在在臺灣,也有人說他在粵北的某處小漁村里面開帳收徒,不過基本上都算不得準,那家伙好像突然就消失了一般。”
  
  我點頭,想著當年彌勒承諾我壓制閔魔十五年的話語,當真是沒有作假,只不過那閔魔如此休養生息,一旦爆發起來,說不定更加讓人頭疼呢。
  
  我又問起張伯對今日案件的意見,他卻搖了搖頭,說他年紀大了,對于這些燒腦細胞的事情,終究是做不來了,這些事兒,還是讓受過教育、能夠系統辦案的年輕人來吧,至于他,每天守著個大門,朝九晚五地過活著,就挺好,也不操心。
  
  張伯吃過飯就離開了,晃晃悠悠地朝著大門那兒走去,我望著他的背影,感覺這個老人的修為,似乎比之前顯得更加強大了許多。
  
  只不過不知道是因為心中的恨,還是這些年來的心境變得淡然了許多。
  
  接下來的日子,我們幾乎每天都在調查之中度過的,我那幾日每天都在東官、洪山、江城、南方市以及鵬市等地晃悠,與當地的宗教局人員交流,并且還跟他們的線人進行溝通,試圖找到一些邪靈教的線索,不過收獲并不是很大,一眨眼,我們到達南方省已經有一個多星期了,這天我回到東官,林齊鳴跟我匯報,說起了一個情況,那就是趙中華跟那個小紅的嫌疑人有些瓜葛了。
  
  我一愣,想著莫不是跟那女子產生什么情感牽連了吧,若是如此,二十啷當歲的趙中華可擋不住那女人的媚功呢。
  
  結果一了解,方才曉得趙中華跟那小紅的妹子因為某件小事兒熟悉起來,并且開始進入了小紅的生活圈子里。
  
  我皺著眉頭想了一下,正想仔細了解這事兒,這時張副處長的一個屬下匆匆跑了過來,找到了我,告訴我一件事情,在東官的厚街鎮,又接到了一起女性失蹤案,而經過調檔,發現這個女性的生辰,依舊是農歷的七月十五,也就是鬼節當天,得知消息之后,張副處長準備立刻前往厚街調查,問我是否需要同去,我當下也是沒有再多猶豫,立刻召集了在家的所有特勤組員,跟著大部隊一同前往現場。

2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五十五章 第十二個”

  1. 回復 2015/02/26

    劉正楓

    小破爛和小紅可不就是因為那沒搞清楚的小事兒熟悉起來的么?

  2. 回復 2015/05/20

    彌勒

    閔魔不是被我鎮壓了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