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八章 意外出現的“贏家”

  交易會的第一天,會有一部分品相并不是很好的原石,首先完成交易,而從外表上看很有可能出上品的,一般都會累積留在結束的那一天,再揭曉歸屬。

  好在這只是一次小型的交易會,所以并不如往常一樣繁冗持久,僅僅三天。

  其實會場的聚焦點并不是105號石頭,而是11號、28號和72號這幾塊,前兩者是比人還高的巨型原石,后面一塊是一塊六棱形、臉盆大、而且還擦了邊綠的石頭。這些石頭如果藏玉,里面蘊含的商業價值,遠遠比105號石頭要來得多。商人重利,所以盯著這三塊石頭摩拳擦掌的,大有人在。

  只有少數人在105號石頭周圍徘徊,然后小心翼翼地看著旁邊同樣覬覦的人。

  因為重頭戲不是105號石頭,所以它的暗標是在第二天的下午出現結果。

  到了中午,我們去附近吃了些飯,然后返回會場等待暗標的揭曉。李家湖此行的目的并不是陪我們過來玩的,他和他的公司也是要參加投標,以及相關的收購活動,反而是顧老板,倒是專門為我而來,看一看交易會的盛況,并且看看有沒有做生意的機會。所以在下午揭曉的成交中,也有兩人所選的石頭。

  雪瑞居然真的把那塊57號石頭給投了暗標,她給我看,18.8萬,很吉祥的一個數字。

  結果下午的消息是,這塊石頭真的就歸雪瑞了。

  旁邊的那位老兄果然是個行內人,眼睛尖,一下就瞧出來這塊石頭并沒有多少可賭的價值,于是隨口報出來的數字,幾乎準確得很。李家湖也投中了五塊石頭,加起來足足有兩百來萬,看到雪瑞高興的樣子,問她要不要現場去切石,看一看她買的東西到底是不是寶貝?

  雪瑞很高興地點頭,說當然要切開看一看的。

  會場旁邊就有解石的地方,整個交易會最熱血、最激情的地方便是這里。前面說過,很多人在這里暴富,也有很多人赤貧如洗,便是看幾刀切下去的后果。而且還有很多商人都喜歡在旁邊看個熱鬧,有的商家根本就不去買原石來賭,而是守候到這里,等待有人解石之后,當場叫賣提價。

  這樣子雖然賺得少,但是可以規避很多不可預測的風險。

  來到解石場,李家湖租用了一臺解石機,將雪瑞買的那一塊石頭放在旁邊,請他帶來的顧問易師傅來解石。這架勢一擺開,立刻就有人喊說解石了,解石了,于是好多人圍了上來,在旁邊圍觀著。解石這東西既是一個技術活,也是一個體力活,有的好玉,一刀切壞了,就破壞了整體。所以,一般做著行當的,都是有經驗的老師傅,而這個易師傅則是李家珠寶公司的老人了,經過他手解出來的玉,不計其數。

  分析、畫圖、照射、下刀、水洗、切割……易師傅完成起來嫻熟得很,隨著前兩刀將多余的部分給去掉,一根圓珠筆筆芯粗細的膠皮管子沖出水流,用強力電筒一照,立刻露出一絲晶瑩的顏色,旁邊的人立刻紛紛叫嚷起來,也有人開始出價了,四十萬、六十萬地蹭蹭往上漲。易師傅轉過頭來看李家湖,而李家湖則看著雪瑞,問她的意見。

  雪瑞嘴角含笑,說易伯,你只管切,這塊石頭我可是有用場的,是還是壞都算我的。

  易師傅露出了慈愛的笑容,大喊一聲好嘞,當下也不猶豫,機器一開,就像變魔術一般,開始將這塊大石頭給解了出來。隨著旁邊一聲高過一聲的驚嘆,齒輪飛轉,石屑跌落,水流陣陣,最后小心擦石之后,易師傅解出了兩大坨的玉石元胚出來——大的一坨外層光澤呈半透明的樣子,清亮似冰,給人以冰清玉瑩的感覺,小的一坨只有成人的拳頭大小,有絮花狀的藍色,十分的迷人。

  顧老板在我旁邊驚嘆,說這可是中等的冰種翡翠,小的那個可是藍花冰,這可以做多少玉鐲子和吊墜阿?雪瑞這個小女孩這次的投入,可是一下子就翻了十幾番了,厲害,太厲害了。易師傅將解好的兩塊玉胚小心翼翼地放在了雪瑞手里,而這小妮子則拿著朝我炫耀,露出一口編貝一般的牙齒來。

  有認識李家湖的商人紛紛在旁邊起哄,說老李,你家女兒這兩塊玉胚賣不賣?要是賣,我們就出價了?

  李家湖看著像孔雀一樣驕傲的女兒,抱著拳頭苦笑說各位,女大不由爹,這事情我可做不了主。再說了,我李家湖也有公司,也是需要原料的……旁人紛紛發出羨慕嫉妒的笑聲,笑著罵他好運氣。李家湖得意地拱手為禮,臉上有抑制不住的笑容。

  隨后的解石,李家湖五塊中三塊出了玉,其中有兩塊水種,一塊白底青翡翠,都屬于中檔級別,倒也算是略為小賺,而且因為塊頭大,所以能夠滿足他旗下公司日益增長的中檔商品需求。

  剩下的兩塊,則屬于廢品。

  也不是只有一家在解石,所以圍觀的商人一看到哪里出了綠,或者扎堆,立刻就奔走過去。所以這邊也冷清下來。雪瑞找到雜毛小道,問他說會不會做玉符?我這才知曉,雪瑞所說的自己用,原來是找雜毛小道作半加工。因為之前跟雪瑞吹噓過,雜毛小道便也不隱瞞,說會,不過都是些防身驅邪的,要論攻擊性的,倒是一個都不行。為什么?玉雖然靈力契合度很高,但是需要人養,養得越久,便越好,不像是骨頭丹書,能夠通過材料自己就有制作者煉制的功效在。

  雪瑞把手中那塊大若一本新華字典的玉胚遞給他,說幫她做五件玉符,她留給家人。

  雜毛小道指著小的那一塊,說可以,不過作為報酬,這個我要了。

  雪瑞看著手中的這一塊藍花冰,氣得直笑,說你這個人倒是貪得很,這么熟了你還迎頭宰一刀。雜毛小道渾然不覺得,說你這個小妮子莫要使美人計,不愛大叔的蘿莉不是好蘿莉,你既然喜歡小毒物,那我老蕭何必來做這個人情?還不如撈一點實在的東西,也能夠彌補我空虛的心靈。

  雪瑞臉脹紅,氣得大罵,說你這臭道士,誰喜歡陸左了,我喜歡正太好不好?

  我摸著鼻子,指著不遠處正不懷好意朝我們看來的加藤原二,說是不是那樣子的少年?雪瑞抬頭,閉著眼睛望去,只見那個白衣如雪的少年已經低下了頭,正跟旁邊的一個眼鏡男交談著。她呸了一口,說那個娘娘腔,脂粉堆里長大的娘炮,誰稀罕?好了好了,不跟你們兩個壞人說了,兩塊玉回賓館給你,你給我加急趕出來!

  雜毛小道也摸著鼻子胡亂答應,說可以。說完,臉上笑得都抽筋了。

  李家湖問我們要不要幫忙投105號石頭?我搖頭苦笑,說你買得起,我們還不起,算了吧。

  ********

  交易會第二天下午,暗標的結果出來了,105號石頭意外地被一個來自福建莆田的商人,以高價拍得。這還真的是一個意外,原本我們估計一定是財大氣粗的加藤原二奪得這石頭。不過轉念一下,丫的都能夠下作得半夜去偷彼岸花果實,確實也不是大方的主顧,估計這小子心里面存著的,也是和我們一般的心思。

  誰叫他也是有一身本事呢,能夠搶,何必去出錢?

  俠以武犯禁!所以古往今來,統治者總是需要不斷地招安這些人,收為己用,然后制定出限制的規則。一切都是因為這樣一群人,破壞力實在是太大了。

  不過包括日本人在內的所有爭奪者,都還是有些詫異,不知道這個叫做李秋陽的商人,為何會出到這么一個離譜的價格。要知道,除非是這石頭里面出玻璃種,不然他也算是虧本了。當得知自己中了標,這個長得又黑又胖的家伙,第一時間帶著手下幾個馬仔,得意洋洋地準備解石。

  我、雜毛小道和小叔相視,會心一笑。

  之前就擔心被某些有心之人拍中之后,直接拿到私家作坊里去解石。若真如此,只有請金蠶蠱大人孤軍深入,去查探一番了。公開解石,無論是不是麒麟胎,我們心中都有個數,也好準備接下來的事情。

  知道久受關注的105號原石準備要公開解石了,旁邊的人興致出奇的高,我們幾個緊緊地跟隨著李秋陽,然后第一時間搶占了最佳的有利地形,進行強勢圍觀。李秋陽是個黑大胖子,然而心思卻是細膩得很,和一個留著山羊胡子的枯瘦老頭商量了半天,然后在那個老頭的指點下,將這偌大一個石頭用粉筆畫出了幾道線,小心翼翼地將角度推敲出來。

  一切準備工作都完成了,李秋陽親自操刀,開始了解石的步驟。

  他人胖,然而手卻很穩,一刀一刀,仔細打磨,然后用蘸水的抹布除塵取相,一切都中規中矩,不比我們這邊的易師傅差半分。其實也想得到,既然能夠出得起那個錢,這人必定不是一般人物。當這兩個籃球般大的石頭被逐步切小,露出來的材質,讓旁邊的人不斷地傳來一陣陣噓聲。

  不時有人幸災樂禍地小聲叫解垮了,解垮了……

  東南亞的夏季炎熱,連風都是粘稠的,李秋陽一腦門子的汗,鼻翼上的汗水大滴大滴地掉落下來。他歇了一會兒,然后重返解石機,沉默了好久,終于再次從邊線下了一刀。我這邊這個角度看不到情形,然而旁邊的人,卻全部都大聲喧嘩起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