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五十八章 沙洲緝兇

  虎門蛇頭灣,沿江口處,浪卷云翻。天色已晚,越過沙洲,對岸的農家燈火寥寥,風吹溫熱緩緩,讓人心中發堵生汗。
  
  這兒是距離龍穴島并不算遠的一處沿江口,距離著名的林則徐虎門銷煙地也不算是太遠,改革開放以來,南方省的發展日新月異,當許多內地省份還在為脫貧和溫飽線而奮斗的時候,這一片熱土已經逐漸形成了龐大的產業,它匯聚了來自全國各地的人才和勞力,有無數人為之奮斗和拼搏,即便是這般偏僻的地方。也因為交通便利。顯得還算熱鬧。
  
  我們已經和張副處長的隊伍在半道上匯合了,大家一直來到了沿江邊,下了車,望著對面的工地時,東官當地的工作人員這才給我們介紹,說那個叫做老樸的家伙,是東官地下世界的一匹老狼,這家伙帶著一伙同樣來自東北的青皮子,占著長安、厚街兩個鎮的皮肉業,基本上在那邊做生意的。都得由他抽點水,不多,也算是一個孝意,算是承認他的管轄權。
  
  按理說這樣的收入,已經足以讓他兵強馬壯,心滿意足了。不過這家伙卻是個不折不扣的賭棍,是澳門的常客,只要是兜里有錢,就會南下,過江城的拱北關口,到澳門玩兩手。
  
  他有時輸,有時贏。不過輸的居多,所以除了養兄弟之外,手上的結余并不算多。
  
  這一回,老樸也算是真正下了決心,所以方才在這兒選址,準備在沙洲之上建一處農家莊園,對外說是吃海鮮、游江景的旅游酒店,實際的用途并不用怎么揣測,便能夠曉得必然是用來作為會所之類的地方,又或者還會弄出一個地下賭場來。
  
  問題就在一點,這個平日里雖有大哥風范,但是兜里面空蕩蕩的家伙,哪里會有這么多的錢,來做這事兒?
  
  很明顯,那個出資的家伙,便極有可能就是我們想要找的人。
  
  夜色降臨,越過那農家,沙洲之上的工地依舊燈火通明,我聽介紹,知道農莊的外部結構差不多已經做完了,此刻應該正在做內部裝潢,有消息說向來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老樸就在這兒巡查,所以在確定之后,我們便準備渡船過去,將那家伙給一把抓住,逼問出我們想要知道的事情來。
  
  然而此刻終究還是來得匆忙,沒有來得及通知水上警察,這沙洲并沒有橋連接,想要過去得有船,而這天色又這么晚了,跑生意的船家都回家吃飯了,一時間就有些犯難。
  
  這事兒對于我們來說有點問題,但是難不倒當地宗教局的同志,他們讓我們現在這里慢等,自個兒則跑去尋摸,準備叫兩艘小船,將我們給運過去,時間并不算慢,十多分鐘之后,當地的同志便弄了兩艘小艇來,大家上了船,我左右一看,此刻跟著我過來的特勤一組人員里面,只有張勵耘、小白狐兒、朱雪婷三人,至于其他人,則各有事情不在。
  
  早知道那家伙在沙洲之上蹲著,無論如何,我就應該將布魚那小子給叫來,撐一下場面的好。
  
  那沙洲離江邊并不算遠,坐上船,發動機“突、突”一會兒就到了,這兒并不算大,我們翻身下了船,快速朝著沙洲正中心的農莊摸去,眾人走得迅速,很快就來到跟前,我揮手,讓手下幾人將這地方大概地圍了起來,緊接著果斷地一揮手,讓張副處長領人直接闖進去,宣號拿人。
  
  我翻身跳上墻頭,瞧見張副處長帶著人沖進去,大聲嚷嚷著,叫現場所有施工人員停下,不準動,接著宣稱要抓捕老樸,請這些人將那家伙給交出來。
  
  然而消息似乎有出入,這一番突襲,并沒有抓到老樸,雖說工地里有四五個操著東北口音的野蠻漢子,但是這里面并沒有那個橫行一時的家伙。
  
  很快,那幾個男人被帶到了我的面前來,張副處長當著我的面審問一番,對方為首的是個叫做金宗明的家伙,長得瞇瞇眼,三十來歲,個不高,一身悍然之氣,對于我們的指控并不服氣,一邊夸張地揮舞著雙手,一邊義正言辭地嚷嚷道:“我們是做正經生意的,你們不能隨便亂來,我不知道什么老樸不老樸,這個地方是我們辣白菜旅游公司開發的工地……”
  
  對方顯得無比的暴躁,而我在旁邊看著,一言不發,等到對方終于感覺到口有一些干,剛剛停下嘶吼的時候,我揚手打了一個響指,張勵耘一個箭步沖了上來,朝著那金宗明的臉上一耳光扇了過去。
  
  他出手無比的狠厲,顯然是動了怒火,有股一巴掌將那人給扇得直轉圈兒的氣勢。
  
  事發突然,正在跟這幾個人講道理的張副處長都有些反應不及,然而那金宗明卻是眉頭一橫,雙腳一立一收,緊接著兩只胳膊橫在了胸口,保持警戒的姿勢,右腳繃得如彈簧,一個兇狠之極的側踢,將張勵耘這一巴掌給攔到了警戒范圍之外。
  
  這一腿,踢得虎虎生風,簡直比正宗的跆拳道高手還要生猛入骨幾分。
  
  我在旁邊灑然一笑,果然不愧是跟著老樸打天下的精兵強將,別的不說,光這一腳踢出來的氣勢,也足以能夠在勢力橫行的東官三十二鎮里面立足了。
  
  如此看來,那消息并不算失誤,只不過是哪里出了問題,讓老樸提前得到了風聲逃開了。
  
  不過,他能逃多遠?
  
  張勵耘一把試出了金宗明并非善類,而我卻沒有等他再有動作,而是陡然前移,單手猛然抓住了那家伙踢出來的右腳,那家伙還想避開,一個高難度的擺腿,身子騰空,準備給我一個回旋踢。
  
  我哪里能夠讓這家伙在我面前秀腿法,直接一個猛虎出籠,用旁人肉眼都難以捕捉的速度,一把將此人遞上來的左腿抓著,緊接著將這左腿當做支點,直接把此人當做了棍子,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旋風,抓著這人就是一直回旋,如此甩了十來圈,等我停住,將他給扔在地上的時候,他已然是口吐白沫,一雙眼睛不停地往眼皮上方翻去,顯然已經是暈得不行了。
  
  我沒有理會這個被玩壞了的家伙,而是一把抓住旁邊的小弟,將他給高高地舉了起來。
  
  于此同時,我魔威一震,整個人立刻化身為嗜血的魔獸,一雙眼睛有兇光冉冉升起,仿佛要將他給活活吞噬了一般去。
  
  那小弟被嚇得直哆嗦,整個人便感覺身體都不屬于自己了,一副六神無主的模樣,而此刻我則用一種古怪的語調催眠道:“說吧,老樸在哪里,那是我們之間的恩怨,我只找他,與你們無關!”
  
  那小弟兩眼翻白,帶著哭腔說道:“他、他剛走,接到電話之后,就帶著瑤姬姐朝著西邊跑去了……”
  
  “瑤姬是誰?”
  
  “是……是樸老大的情婦,長安的金牌媽媽桑……啊,別殺我,別殺我……”
  
  在魔威的威懾下,那小弟整個人都崩潰了,沒有問出兩句,便淚流涕下,一副要死要活的表情,我回過頭來,除了特勤一組的人,包括張副處長在內的所有人都像見鬼一般地看著我,這時方才收斂魔威,將這人丟到地下,對張副處長吩咐道:“這些人都給抓起來,我去西邊追人,你們封鎖好現場,然后趕過來接應!”
  
  張副處長機械地點頭,而我則帶著張勵耘、小白狐兒和朱雪婷越過院墻,朝著西邊追去。
  
  小白狐兒因為天賦所在,對于追蹤之事十分擅長,故而沖到了第一的位置,而朱雪婷則跟在我旁邊,一臉古怪地對我說道:“老大,你以后別有事沒事弄那魔威出來,你是沒看到,張波有個手下都嚇尿褲子了……”
  
  我聳了聳肩膀道:“事急從權,想要找到突破口,哪里計較得了那么多?”
  
  朱雪婷噘著嘴巴說道:“難怪別人叫你黑手雙城陳老魔,你總是這樣子搞,畏懼你的人,只怕會越來越多!”
  
  我倒也沒有反對,平靜地說道:“別人怕我,也不算是一件壞事。”
  
  沙洲并不算大,很快我們就到了西邊的盡頭,只見前面的一個小沙灣里,有一艘快艇正在啟動,上面有三人手忙腳亂地忙活著,似乎顯得十分緊張。
  
  我不知道那艇上面到底有沒有老樸,但是卻曉得在沒有布魚的情況下,他們若是發動了,只怕我們還真的有可能讓人溜走了。
  
  想也沒想,我直接一聲大喊道:“尾巴妞,劫住人!”
  
  小白狐兒一馬當先,一個飛身而下,落在了那水灣跟前,接著一個蠻不講理的炁場擺尾,五道巨大的尾巴陡然浮現,一把拍在了那并不算大的快艇上面,接著我聽到了讓人牙齒發酸的碎裂聲,那整一個快艇,卻是給小白狐兒直接拍翻到了水里。
  
  沙灣旁邊一片混亂,而當我來到跟前的時候,有一個渾身戾氣的中年人正從水里爬出來,環顧四望,想瞧見到底是誰壞了自己的好事。
  
  我與他四目相對,對比了一下資料,心中釋然。
  
  果然是老樸。

1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五十八章 沙洲緝兇”

  1. 回復 2015/03/02

    劉正楓

    是誰通風報信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