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五十九章 一箭雙雕

  我站在沙洲的岸邊,仔細打量這個來歷神秘的男子,只見他長著一張鞋拔子的臉兒。有著一種長期營養不良留下的暗黃,左眼的眼角處有一道十字形的刀痕,頭發根根豎起,即使落在水中,也不掩犀利鋒芒,從水中浮起來的他就像一頭擇人而噬的猛獸,惡狠狠地注視著我,以及我身后的幾名特勤小組成員。
  
  我并不急著撲到水中,將這個家伙給捉起來,而是背著手,富有玩味地看著,居高臨下,這讓那家伙十分不樂意。一個翻身。竟然從水中陡然而出,落在了我跟前的五六米處,腳跟站得筆直——喝,那精氣神,當真讓人忍不住想要擊節贊嘆一聲“厲害”!
  
  盡管我曉得面前的這個硬漢可是東官道上著名的大混混,但是他卻給予了我一種軍人的感覺,而那人一落定之后,惡狠狠地瞪了我一樣,用古怪語調的話語沖著我說道:“你們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膽敢掀翻我的船。活膩味了么?”
  
  這話兒說得有些色厲內荏了,畢竟小白狐兒剛才露出來的那一手,無論是誰瞧見了,都由不得一陣莫名心慌,不過在他的口中說出來,卻有一股同歸于盡的決然。我平靜地一笑,然后說道:“老樸,你或許不認識我,不過也應該曉得,我就是你要躲的那幫人,而至于你為何會匆匆而逃,這里面的道理則更加簡單了。那就是你曉得自己犯的事情東窗事發了——大家都是明白人,不如束手就擒,咱們可以好好聊一聊,你看如何?”
  
  渾身濕淋淋的老樸可不像是什么落水之犬,而是一頭剛剛洗過澡的猛虎,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冷聲說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么,也不管你是誰,掀翻我的船,就得賠!”
  
  他也是聰明之人,并不理會別的,就抓著其中的一點糾纏,裝傻充愣,即便是日后追究起來,他也可以說自己事先并不知道我們的身份。
  
  對于老樸這點伎倆,我心知肚明,也并沒有說破,究根結底,他還是對于自己的武力有著一定的自信,所以才會耍些小手段出來,覺得能夠從我們的手中逃脫。
  
  然而他真的能夠在總局的特勤一組手上逃脫么?
  
  這個問題實在是有些可笑,我沒有再與他多言,而是揮手,吩咐旁邊的張勵耘道:“既然樸老板覺得自己還可以再搶救一會兒,搏一個未來,那么你就教教他,人民專政的力量,到底有多么可怕吧!”
  
  張勵耘點頭出列,將天樞劍給拔了出來,平平一指道:“樸老板應該帶兵器了吧,聽說你是江湖人,那么江湖事江湖了,讓我會一會你吧。”
  
  此間追來的有四人,一個我,還有張勵耘、小白狐兒和朱雪婷,小白狐兒將快艇拍翻之后,蹲在沉浮不定的船身之上發呆,而朱雪婷就像一朵純潔無暇的小白花兒一般微笑,瞧見為首的我并沒有出面,那老樸頓時感覺有些信心了,手往腰間一摸,直接摸出了一根泛著銀光的棍子來。
  
  這棍子的外形有點兒像是棒球棍,不過在棍尖之上,有不規則的倒刺,顯得十分猙獰,平添幾分恐怖之感。
  
  張勵耘瞧見這個,忍不住低聲呼道:“哇哦,高麗棒!”
  
  老樸來歷神秘,有傳言說他是脫北者,不過這個不可考,但是瞧見他使出了朝鮮民間傳統的高麗棒,倒也側面證明了他的來歷,和苗刀、滇刀一般,高麗棒也是一直十分具有傳奇色彩的冷兵器,它最早流行于公元五六世紀的隋唐時期,隋煬帝幾次東征高麗,那個時候這種兼具了重兵器打擊和輕兵器靈活的兵器就出現在了中國人的視野,一直延續千年,已經成為了朝鮮半島的一種宗門力量。
  
  只可惜隨著后來朝鮮半島流行起了學習漢唐文化的風潮,而屬于他們本民族的精髓卻逐漸的有些消失,使得這東西流傳至今,已然顯得十分罕見了,如今竟然出現在這個待在東官的大混子手上,實在是有些罕見。
  
  老樸瞧見張勵耘一聲驚呼,不由得意冷笑:“算你識得厲害,不過爺爺的棒子出手就見血,我可不會留半分情面。”
  
  此話一出,老樸朝著張勵耘一躍,手中的高麗棒化作一道銀色的光影,朝著張勵耘當頭砸來。
  
  張勵耘平靜反擊,用手中的天樞劍一絞,將這攻勢給化解了去,而老樸瞧見張勵耘的手段,不由得更加生出幾許斗志,惡狠狠地高聲喊道:“瞧你還有些手段,不過你以為這般程度,就可以拿下我么,哼哼,到底還是太天真了!”
  
  老樸的手一抖,立刻一陣攻勢如潮,手中的那高麗棒也變化多端,絆、劈、纏、戳、挑、引、封、轉,那叫做一個兇悍,讓人眼花繚亂,當真不愧是朝鮮半島的國學。
  
  此人的修為了得,并不僅僅只是一個幫派頭目那般簡單,在我的眼中,他其實已經和張勵耘這個名門之后有得一拼了,只見他的棒法真的有種出神入化的感覺,將張勵耘的長劍逼得不斷后退,每每兇險之處,卻也有讓人拍手稱嘆的精妙。
  
  我在旁邊冷眼旁觀,心中疑惑浮現而起,張勵耘乃北疆王的后輩,之前是特殊部隊出身,而后又跟著我歷練這么多年,又是北斗七劍的老大,他可是宗教局年青一輩中有名有號的高手,而能夠與他有一拼之力的老樸,他絕對不僅僅只是一個混跡江湖,整日與黃、賭、毒沾邊的混混頭子,這樣的人,一定有來歷,至于是什么,還得將他給拿下才知曉。
  
  我瞧見張勵耘在老樸的如潮攻勢下,節節后退,一副搖搖欲墜的模樣,不由得出聲催促道:“小七,不要跟他多度橋喂招了,拿下吧,我們還有要事得辦。”
  
  張勵耘聽到我這般說,一劍逼退前面的高麗棒,抹了一把額頭的汗水,喘著粗氣說道:“老大,我以前在東北邊境執行任務的時候,曾經跟朝鮮人民軍的一個教官、人稱高麗棒王的金柯植有過接觸,當時那家伙對自己的手藝藏得很深,一直不曾得見,今天又見到這使高麗棒的,心中癢癢,情不自禁就想看完這一整套了!”
  
  老樸聽到張勵耘的話,大驚失色地說道:“什么,你居然還認識金教官?”
  
  張勵耘臉色一肅,將手中的天樞劍朝天一引,寒聲說道:“我剛才之所以與你耍了這么久,就是想要確定一下你的身份——如果我猜得沒錯,你應該就是朝鮮人民軍最神秘部隊敵攻組的高級人員吧?像你這樣的高手,按理說應該是人民軍的財富,我倒是很好奇,你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聽到了這個久違的名字,那老樸的臉在一瞬間就脹成了豬肝色,一雙眼睛甚至尖銳得宛如利刃,一聲大吼道:“你知道得太多了,給我死吧!”
  
  受到刺激的老樸像野熊一般狂撲而來,手中的高麗棒轟然砸下,張勵耘往旁邊閃開,那棒子砸在了旁邊的礁巖上,半人高的石頭給砸得粉碎,而這時張勵耘卻已然腳踏斗罡,將九天星力垂落于身上,手中的天樞劍前指,刷刷幾劍,將老樸的棒子給定在半空,接著那劍尖便不斷地沖著老樸的手掌削去。
  
  就像是龍盤樹根,這北斗劍法精妙至極,雖說沒有其余六劍配合,但是張勵耘卻也是沒有讓老樸有半點喘息的機會,很快便在老樸身上留下了數道傷痕,緊接著劍尖一刺,將老樸握棍子的手給擊中,那沉重的棒子立刻砸落到了地上,弄出一個深坑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蹲在船身之上的小白狐兒則赫然出手,從水中撈出了一蓬長發,接著與一個女人斗將起來。
  
  戰況如此激烈,然而我卻一直沒有動手,隔岸觀火,袖手旁觀。
  
  這并非是我不愿意幫忙,而是意圖鍛煉手下七劍的個人能力,讓他們盡量在實際的任務之中成長起來。
  
  失去了手中的棒子,那老樸頓時就仿佛沒了主心骨一般,在接下來的幾個回合里,又被張勵耘刺了兩劍,最后一腳給踹翻倒地,在旁邊閑了許久的朱雪婷終于找到了事做,沖上前去,咔嚓一下,直接將渾身血淋淋的老樸給銬了起來。
  
  被銬起來的老樸依舊還想奮力抵抗,然而卻被跟上前去的張勵耘一把拽了起來,抬手就是幾個大耳刮子,將他扇得眼冒金星,暈頭轉向,這才消停下來。
  
  我等這家伙回過一點兒神來之后,這才平靜地問他道:“知道為什么找你么?”
  
  老樸惡狠狠地看了我一眼,呸的一下,想吐我一臉口水。
  
  然而他的口水在我面前二十公分便失去了所有的力量,慢悠悠地滑落了下去。
  
  勁氣外放。
  
  這東西讓老樸看傻了,而這個時候,小白狐兒揪著剛才與她打斗的那個女人頭發,一路拖到了我的面前來,對我說道:“哥哥,你看這個人,像不像摩的師傅說的女鬼?”
  
  我低頭一看,不由得笑了,這案子算是差不多了結了。

1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五十九章 一箭雙雕”

  1. 回復 2015/03/02

    劉正楓

    鞋拔子臉,可是本山大叔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