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六十章 東官狗爺

  我面前這姑娘,雖說被小白狐兒揍得七葷八素,不成模樣。但是瞧這眉目,倒和那個摩的師傅費清口述的女鬼速寫畫長得差不多。
  
  瞧見了她,我低頭問道:“你就是老樸的姘頭瑤姬姐吧?”
  
  那女人被原本想要藏在水中逃走,結果給小白狐兒發現,兩人一番拼斗之后,不敵受擒,一頓胖揍,此刻正是六神無主的時候,聽到我這般問起,立刻沖著展顏一笑,露出最美的笑容說道:“是我,不知道老板你有啥事,咱有話可以好好說。用不著動刀動槍的。別傷了和氣不是?”
  
  她若是正常模樣,上了妝,只怕也是讓人心動的美人兒,然而此刻渾身濕漉漉的,妝容消散,又多了幾處淤青紅腫,要多凄慘有多凄慘,實在談不上有多好看,而且還平添了幾許笑料,我忍著肚中的笑意。平靜地說道:“打也打了,咱自然是得好好說話才行,不過在談話開始之前,我得問一件事情,到底是誰給兩位通的風報的信,怎么我們剛到。你們就跑了?”
  
  被扇得暈頭轉向的老樸和瑤姬對望一眼,那家伙瞧見我剛才那勁氣外放的手段之后,卻也變得服帖起來,低頭說道:“這沙洲上下都是我的人,你們找船的時候,我這邊就已經得到消息了……”
  
  我點頭,回頭對朱雪婷吩咐道:“你去告訴張副處長一聲。將那兩個船家給扣起來,別讓他們給跑了。”
  
  朱雪婷應聲而去,而我則回過頭來,平靜地說道:“這回過來找兩位呢,所謂的不是別的,主要就一個事情,三天前在厚街榮盛足浴中心,有一個叫做安曉寶的女技師突然失蹤了,載她離開的摩的司機費清昏迷不醒,經過招魂之后,他告訴我們,說他在城中村的巷子里面遇到一個女鬼,而那個女鬼,跟瑤姬小姐很像,我想問的是,安曉寶她現在人在哪里,到底還有沒有活著?”
  
  瑤姬聽到我的話兒,陡然一抬頭,激動地大聲喊道:“同志,你可不能冤枉好人啊,我也就平日里張羅些窮姐妹,賣笑賺錢,哪里敢做那種殺人越貨、掉腦袋的事情啊?”
  
  聽到這辯白,我哼聲冷笑道:“你也知道是掉腦袋的事兒,那還敢做?”
  
  瑤姬哭喪著臉說道:“同志你真的愿望好人了,我真的是清清白白,一點事兒都沒有犯呢……”
  
  我眉頭皺起,小白狐兒看到,揚起手,準備扇她幾個大耳刮子,被我攔住了,心平氣和地教育她道:“尾巴妞,對于嫌疑人呢,我們要給予充分的權益,態度要端正,不要太粗暴了,這樣不是很好——你也知道的,現在審得比較嚴,她到時候要是亂說話,你的麻煩可好不了呢。”
  
  小白狐兒噘著嘴巴說道:“怕啥,惹火我了,直接將她給丟到江里面去,說是拒捕被擊斃了,誰也說不著我的壞話……”
  
  這話兒還沒有說完,她便“啪、啪”兩個大耳刮子,將那女人扇得眼冒金星,口鼻血流。
  
  我們倆的這雙簧將那女人給嚇得半死,她剛才與小白狐兒交過手,自知不是對手,也曉得這小姑娘不管手狠,而且還心黑,當下也是被扇了耳刮子,還陪著笑說道:“大妹子,我不會說你壞話的,我不會,一定不會……”
  
  她反復嘮叨著,一臉苦相,而我則微微笑道:“瑤姬,老樸的來歷其實很簡單,人民軍的敵攻組而已,清清楚楚,而你呢,一個雞頭、媽媽桑,居然手段還如此不錯,再看一看你的身段,想來應該就是魅族一門的人咯,不過不知道你是否認識你們的山門護法耿傳亮呢?你若是知道的話,應該曉得他是死在誰手上的吧?”
  
  聽到我的話語,那瑤姬猛然一震,抬頭朝我望來,幾秒鐘之后,她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渾身直打哆嗦,顫抖著說道:“你、你是陳、陳老魔?”
  
  若說外號,玉面小郎君、小飛龍之類的,自然是好聽過陳老魔、黑手雙城之類的諢號,不過現在既然已經被人廣為傳誦了,而且還有一定的名聲,我卻也不打算糾正了,畢竟兇名也是名。
  
  我依舊保持著微笑的模樣,平靜地說道:“大家都是這行當里面混著的人,也對熟悉對方的脾氣秉性,你們魅族一門,按理說安安穩穩地弄些花門手段,我也懶得理,畢竟周瑜打黃蓋,一個愿打、一個愿挨,兩廂情愿事情,實在沒有什么好說的,不過你既然出來犯案,而且還謀害別人性命,我就不得不管了,至于落在我手上,到底有多么舒爽,你也是知道的,若是想體體面面地前往白城子,我覺得你最好還是招了的好……”
  
  老樸沒聽過我的名號,一臉茫然,然而瑤姬卻是如雷貫耳,畢竟魅族一門與我算得上是淵源深厚,像耿傳亮這種大頭目也算是其中的二把手,有著不同戴天之仇,所以感受更加多一些,在沉默了好一會兒,她張了張嘴,艱難地說道:“我說,我……”
  
  “住嘴!”
  
  她正要說起,旁邊的老樸立刻狂暴起來,沖著她一頓暴喝:“瑤姬你個臭娘們,你要是敢出賣他,別說你,就是你們魅族一門,都吃不了兜著走的……”
  
  我眉頭皺起,也不阻攔,而是饒有興趣地看著一臉驚慌的老樸,瞧見這個一臉剛毅額漢子眼中,竟然流露出了恐懼來。
  
  那瑤姬面對著我戰戰兢兢,但是對老樸卻兵不客氣,而是反駁道:“哼,那個狗爺雖說是閔魔的師弟,但是你卻不曉得面前這一位爺的厲害——他可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黑手雙城,別的不說,便是閔魔大人,可都是栽在了他的手里;現如今的天下之間,能夠與他并肩的同齡人寥寥可數,而像狗爺這般盤踞一方的土豪、地頭蛇,哪里是那強龍的對手?老樸,識時務者為俊杰,我不傻,也想活!”
  
  “狗爺?”
  
  我口中說著這個詞眼,莫名感覺有些熟悉,而當聽到這一位居然是那閔魔的師弟時,不由得高看了一眼。
  
  我曾經參與過血色碼頭一案,自然知曉閔教的厲害,光是憑著那樣一個團伙,差一點就將南方省的一眾高手都滅了,束手無策,當初倘若不是請了天下十大中的東彪禪師作外援,勝敗也都還在未知數,能夠成為閔魔的師弟,這樣的家伙,即便是只學到了幾分,也算是十分棘手的人物了。
  
  我不動聲色,聽著兩人吵了幾句,這才拍了拍手,平靜地說道:“正如瑤姬小姐所說,識時務者為俊杰,老樸你既然這般強硬,想來是覺得我治不了你了——這樣難怪,我的確想不出如何處置你,不過作為人民軍特殊部隊的高級干部,我覺得將你遣送回國,讓你們國家的人來安置你,這樣的辦法似乎妥當一些。”
  
  聽到“遣送”二字,老樸整個人都緊張了起來,一雙眼睛瞪得滾圓,死死地盯著我,大聲喊道:“我不要遣送,我不要!我寧愿去死,也不愿意回去了……”
  
  我不知道回到故鄉這件事情,對于老樸為何會有這么嚴重的刺激,不過嘴角一翹,對他說道:“既然如此,那么我們就來聊一聊狗爺的事情吧?”
  
  老樸沉默了幾秒鐘,這才抬起頭來,對我說道:“你跟我保證,不要將我遣送回國!”
  
  我點頭,答應了他的請求——遣送回國?想得真美,犯下了這樣的案子,還想逃之夭夭,簡直就是太天真了。
  
  這兩人都已服軟,于是就開始陸陸續續地交代了事情的經過。
  
  他們的確是有將那叫做安曉寶的女技師給綁架了,至于那女孩兒最后的去處,他們也不知曉,人是交給了一個叫做狗爺的家伙,而兩年來,經過老樸和瑤姬的手,總共有五個女孩子被松了出去,這事兒源于與狗爺的一次飯局,狗爺當時跟老樸談起,說想要找一些農歷七月十五出生的、陰氣十足的女子,至于做什么,他也不是很清楚,總之如果這事兒辦了,錢啊地盤之類的,都不用發愁。
  
  這個所謂的狗爺,是橫陳在東官地下的一頭巨鱷,他平日里并不出頭,不過道上好幾個風光無限的大人物,都是他門下弟子,而且他算得上是黑白通吃,控制的工廠、市場和酒店業讓人心驚,老樸算得上是這一片的地頭蛇,然而跟老樸比起來,簡直就是一個小蝦米。
  
  最后的目標確定了,我也就沒有繼續審問,而是問了瑤姬,說起了魅族一門的事情,然而那女人卻顯得十分狡猾,告訴我門中的弟子都是各自行動的,她有幾個女弟子,至于上面的人,她也是有好幾年都沒有見過了。
  
  這話兒應該是有所保留,不過我也不介意,這事兒回去了,可以慢慢地審,而這時張副處長也帶著人摸了過來,我將情況跟他說明,然而當聽到“狗爺”這個詞的時候,他倒吸了一口涼氣,吃驚地說道:“不可能吧,怎么會是他?”

1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六十章 東官狗爺”

  1. 回復 2015/03/02

    劉正楓

    老樸的姘頭瑤姬姐,不帶這么問話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