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六十一章 束手無策

  先前從老樸的口中說出來,我還沒有感覺到這人有多厲害,畢竟流氓捧流氓。惺惺相惜,相互之間夸大了,也是正常的,然而這話兒從張副處長口中說出來,卻著實有些讓我驚訝,疑惑地問道:“怎么了,有什么問題么?”
  
  張副處長搖頭說道:“倘若幕后真兇確定是他們口中那狗爺的話,事情就有些麻煩了……”
  
  我能夠猜到點什么,點了點頭,然后對張副處長說道:“你說說看。”
  
  張副處長指了老樸一下,在我的耳邊低聲說道:“若是抓老樸這樣的家伙,有沒有手續,這些都不是很重要。為什么。因為大家都知道他就是一個混混頭子,掀不起什么風浪;至于狗爺,我雖然在南方市,兩地毗鄰,我卻也曉得那位爺的厲害——他全名叫做茍峰太,是本地商會的副會長,在政協、人大也都有位置,下結黎民,上攀高官,不知道有多少人是他堂前客。多少人是他的馬前卒……”
  
  老張給我大概形容了一下狗爺的厲害,在他的描述中,此人簡直就可以稱為此處的地下皇帝,一手掌天的角色。
  
  瞧見我的臉色變得嚴肅了,張副處長這才舔了舔嘴唇,沉聲說道:“所以說。動老樸,基本上不會有任何負面消息,而一旦動了狗爺,那就會觸動大量地方勢力的利益,到時候會有無數人跳出來刁難我們,這些人既有外部的,也有內部的。甚至還有我們頭頂上的那些人,還有部門會打著破壞經濟建設的大罪名,直接扣到我們的頭上來——我的建議是,如果沒有特別完整的證據鏈,最好不要打草驚蛇,免得事兒沒辦成,反惹一身騷。”
  
  張副處長并沒有什么壞心眼,這些天來的相處,讓我曉得他跟那個所謂的狗爺應該也沒有什么瓜葛,然而他的話語,卻著實讓我陷入了兩難之地。
  
  事實上,作為特勤一組的直屬領導,我面對任何案子上面的問題,都已然游刃有余了,然而用某些人的話來講,終究不過是一介武夫,正面戰場無所畏懼,但是就怕背后的軟刀子捅來,這實在是太難防了,這也正是當日武穆王得以逍遙法外的原因。
  
  而現在這個狗爺,難不成又是一個武穆王?
  
  我明白了張副處長的好意,讓他控制一下調查組的紀律,千萬不要將這消息給傳出去,我們先帶隊,將人給拿回去。
  
  必要的時候,可以將人給押到省局去異地審問,至于后續的工作,第一肯定是請示上面,看看能夠得到批準,第二則是立刻對狗爺進行調查,一定要掌握確鑿的證據,光有這兩人的一份口供并不完整,還需要一系列的證據鏈,這樣才能夠跟那些插手的內部人員擺事實講道理,盡量將那陸陸續續失蹤的少年給找回來。
  
  不管怎么說,人命大于天,這就是我從業以來一直堅持的一個原則,不管犯案者到底所有多深厚的背景和勢力,我都毫無畏懼。
  
  不管是武穆城,還是狗爺,他們都無法扭轉我的態度。
  
  從沙洲回城的路上,我已經打電話跟南方省局的李浩然局長和總局的宋司長進行過溝通,得到的回復都是暫時不要蠻干,不得對那人進行抓捕,免得遭到地方勢力的反彈,而是要慢慢地搜集證據,一定要等到證據確鑿之后,通過相關的程序法規,解除了他身上的一切光環之后,再聯同紀律檢查部門,在規定的時間和地點里,對他進行隔離審查。
  
  在我看來,這樣的條件限制,對于案件的破解來說,其實是非常不利的,因為從老樸的口中我們得知,那狗爺可是閔魔的師弟,這樣的人物,別說我能不能弄得住他,就算是勉強能夠拿得下他,要是一旦有點兒什么風吹草動,人家還不早就溜之大吉了?
  
  而那人都跑了,我們留在這里干嘛,干瞪眼?
  
  然而程序就是這樣,我們終究是法律的補充和代言,不能公然地違反應該的程序辦案,而且還得預防那家伙的勢力反彈,這般帶著枷鎖跳舞,就不得不有十二分的小心,李局長也答應了我,將犯人送到省會南方市進行審查的要求,也同意實施了一級保密制度,將此事的消息盡量地封鎖起來,盡最大的可能,讓那家伙晚一點兒知道消息。
  
  面對著人人敬畏的狗爺,我知道這些措施最終都不一定能夠瞞得過他,但是我唯一能夠做的,也就只有這些了。
  
  我隨車一直回到了南方市,在省局跟李局碰過面之后,已然是深夜,手下的人需要對老樸和瑤姬進行通宵審問,掌握了重要情報的我則沒有繼續親自參與,而是找人要來了那位狗爺的材料,在臨時辦公室里面,跟人仔細研究起來。
  
  從紙面上來看,這位叫做茍峰太的履歷,完完全全就是一個成功的民營企業家形象,年逾六旬的他從八十年代白手起家,帶著一幫村民從練攤開始做起,逐漸地發展到了外貿、制造、酒店服務業和高科技投資等等行業,到了近年來,雖然已經開始退居幕后,但是他持股的企業和公司已經遍布了多個行業,并且有的企業甚至都正在申請上市,這樣的資料,叫人看著當真是感慨無限,人生贏家。
  
  然而翻過幾頁正常的紙張過后,則是此人的黑材料,第一頁的抬頭,便用加粗的黑體字,端端正正地寫著“狗爺”兩字。
  
  而在這狗爺的描述中,則是一個幾乎壟斷了大部分走私、情色、盜竊集團、地下賭博以及部分毒品的江湖大佬,雖然許多都沒有得到證據證實,但是卻有無數線索表明,這些行業明面上的龍頭,以及落網的骨干,都跟此人有關聯,甚至還極有可能就是他門下的弟子,換而言之,大半個東官的地下世界,都是掌握在了這位狗爺的手中。
  
  他是黑暗之王,一個足可以媲美太行武穆王的大水喉,潛伏在陰影之中的巨鱷,正張著嘴,冷冰冰地盯著這個肥美的土地呢。
  
  比起那十二個失蹤了的可憐女性來說,他犯下的罪惡,更加讓人觸目驚心。
  
  然而所有的一切,都只有一個問題,那即是這位狗爺此刻已然洗得純潔無暇,根本沒有任何證據表明他有參與黑社會活動,而我看到的這些所有的一切,不過是宗教局檔案里面的一些內部參考而已。
  
  如何將這些資料變成能夠釘死狗爺的證據,這是一個十分復雜的過程,說不定會有很多人因此而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這是一件讓人無比頭疼的事情,但是不知道為什么,我的眼睛卻是越來越亮。
  
  因為我想我發現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這一位狗爺,絕對跟邪靈教有著莫大的關系,甚至他跟邪靈教之間,和武穆王當初是一模一樣的。
  
  也就是說,他極有可能就是邪靈教幕后的幾位大財東之一。
  
  彌勒、王新鑒、閔魔……有這些人在,還有什么能夠阻止我將邪靈教列為平生大敵么?我越看越興奮,心中也是暗自下定決心,一定要將這個看似不可能的任務給弄成了,將那個狗爺從一方霸主的寶座上面給直接扳倒下來。
  
  狗爺,哼哼,你還是當那落水狗,被人追著打比較好。
  
  抓捕到了老樸和瑤姬過后,接下來的幾天里,特勤一組終于樹立了刑偵的方向,開始全力調查起了茍峰太此人來,然而此人平日里深居簡出,并不參與企業的日常事務,這使得我們沒有得到任何進展,而他旗下的所有灰色產業,似乎都開始收斂起來,只有正規的行業在繼續保持高速運轉,不過那些都是由正經的職業經理人在打理,倒也不需要他付出太多的心思。
  
  經過幾天的調查,我發現一個事實,那就是老狗應該叫做老龜更加合適。
  
  問題在于,我對于這個縮頭烏龜,實在是沒有太多的辦法,根本沒有下手的地方,束手無策。
  
  這是應有之事,盡管我不知道是否有人透露了消息,但是隨著老樸和瑤姬的失蹤,老狗若是沒有半點兒防范的話,只怕也不可能在東官這個復雜的地方盤踞這么久的時間,而我也并沒有陷入太大的焦慮之中,只是讓手下配合著張副處長等人的調查,而我則每天都在街頭上行走,感受著尋常百姓生活的喜與樂,以及街道上形形色色的人物。
  
  我實在思索另辟蹊徑的突破口在哪兒,但是這般的閑適,卻讓大部分人錯愕相對,張副處長等人甚至以為我在知道對手是狗爺之后,有一些放棄的念頭了,然而我卻也并不解釋,若是每天自由自在地晃悠著,我行我素。
  
  終于在一個星期之后,我收到了一個消息,負責監控狗爺行蹤的小白狐兒告訴我,曾經消失不見的小紅出現在狗爺平日里喝早茶的茶樓里,并且與其交談了幾句話。
  
  我們的人,又重新找到了小紅的蹤跡。

1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六十一章 束手無策”

  1. 回復 2015/03/02

    劉正楓

    小紅就是小魅魔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