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六十二章 另辟蹊徑

  當初跟上小紅這條線,基本上算是一處閑棋,我的本意是想順藤摸瓜。找到魅族一門的根本,看看能不能將魅魔劉子涵抓出來,也算是打擊一下邪靈教,而后來趙中華那邊露了餡,而安曉寶失蹤案又有了進展,也就暫時放開了,不再繼續投入精力,沒想到無心插柳柳成蔭,居然又在這兒碰到了她來。
  
  我問誰跟著呢,張勵耘說是尾巴妞,我點了點頭,那小紅是魅族一門的精英高手,要不然也不可能習得那般秘術。其他人我不放心。唯獨小白狐兒我最是清楚,有她在,人就丟不了。
  
  我在辦公室里面思索了十分鐘,這才出門,吩咐左右,讓小白狐兒一旦有了消息,立刻通知我這邊。
  
  我要親自過去抓捕小紅。
  
  消息傳來的時候是清晨時分,而一直到了中午,小白狐兒那邊才來了消息,說那女人在樟木頭的一個城中村落腳。應該沒有發現自己被跟蹤,問是否對她執行抓捕?
  
  我讓小白狐兒不要輕舉妄動,而我則沒有片刻停留,馬不停蹄地趕往目的地。
  
  東官各鎮之間的交通十分便利,很快我們就趕到了地方,小白狐兒從巷尾悄不作聲地出現在我們面前。指著不遠處的一處六層小樓說道:“在臨街拐角的那一間,四樓,那女人就住在那里,一路上顯得十分謹慎,顯然也是意識到我們在找她。”
  
  我點了點頭,小白狐兒問我怎么辦,我左右一看。瞧見那窗戶外面,隔著一米遠的地方,墻壁上有一個塑膠管道,可以借力,再觀察了一下周圍情況,曉得這兒是一處當地人專門建起來出租給外地打工者的住宅樓,白天的時候人倒不是很多,只要叫人稍微地清一下場,應該就不會有太多人可以打擾了。
  
  想到這里,我吩咐左右清場,而自己則親自來到樓下,試了試那塑膠管道的結實程度,緊接著一個縱身,朝著上面攀爬過去。
  
  我開啟遁世環,盡量提著氣,讓自己像一只輕靈的貍貓,不發出一點兒聲音來。
  
  這事兒對于我來說,并不是什么難事,如此沿著往上,很快我就到了那房間的旁邊,放下也是朝著那窗戶微微一縱,雙手悄無聲息地抓住了窗沿,讓自己垂直掛在上面,緊接著我將耳朵貼在了墻壁之上,想要聽一下里面的動靜,結果剛剛一集中精力,便聽到里面有一個小女孩兒的聲音傳了出來:“姐姐,我什么時候能夠回滇南老家啊,我一點兒也不喜歡在這里。”
  
  我眉頭揚了起來,這個稚聲稚氣的聲音,想來就是趙中華曾經跟我提過的小女孩小穎吧。
  
  想不到那女人跑路,卻還帶著這么一個小累贅,不知道她的用意,到底是什么。
  
  我繼續聽,便聽到那小紅的聲音傳到了耳中來:“小穎,我不是告訴你了么,只要我們做完一件事情,就可以回老家了,你別著急啊。”
  
  “能不著急么?小穎在這里可悶了,又沒有學上,又沒有朋友玩,天天修煉你教的功法,枯燥死了,前段時間的那個趙哥哥挺好玩的,只可惜剛剛認識,我們就得搬走了……”
  
  “別提那個姓趙的家伙,他是來抓我們的壞蛋,要不是他,我們哪里用得著到處東躲西藏?”
  
  “可是姐姐,他看起來一點兒也不壞啊!”
  
  “別說了,小穎你記住,我們跟正常人都是不一樣的,自從大姐將我們從大山里面帶出來,我們就注定走上了不一樣的道路,所以很多時候,不一定好人就不會抓我們——你記住,這個世界,除了姐姐,誰都不能信心,你知道么?”
  
  “為什么啊,難道大姐也不能相信么?”
  
  “口頭上,大姐是門主,是魅魔大人,是我們所有人的首領,但是私底下,她不過就是想要奴馭我們的吸血蟲而已,小穎,我告訴你一句話,你藏在心底里面了,以后若是有機會,你一定得離開大姐的控制,找一個誰也不曉得的地方,安安穩穩地過完這一生,曉得么?”
  
  “可是,姐姐,我們現在就走,不聽她的命令,你說行不行?”
  
  “我倒是想呢,只可惜她們在我的身體里面下了一種藥,只要我不聽她們的話,就會毒發,疼痛難當,痛不欲生,哪里能夠逃脫得了她們的控制呢……”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正說著話,突然間房間里面有一個刺耳的警報聲響了起來,接著我感覺頭頂一黑,一個身影從我頭頂一躍而過,直接朝著對面的小樓飛落而去。我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情,抬頭一看,只見穿著粉裙的小紅突然間就爆發了,雙腿一跨,人就落在了對面,當下也是雙腿朝著墻面一蹬,朝著對面也跟了過去。
  
  對方是占了先手,而我則是力道充足,整個人便如離弦之箭,一下子也落在了對面兩層小樓的頂上,翻身而起,瞧見小紅化作一道倩影,朝著巷道里面落下,發足狂奔。
  
  小紅跑得飛快,別看這小娘子柔弱得像一團棉花,但是跑起來卻跟一頭矯健的小鹿一般,在這村里面的各種三層、五層的建筑上蹦蹦跳跳,身手靈活至極,不過我卻沒有多少擔憂,足尖輕點,在她身后緊緊跟隨著,很快便拉近了距離,我跟在她的身后,平靜地說道:“小紅,你當真是狠心啊,居然拋下你妹妹,自己逃走了,你就不怕我們對她做一些奇怪的事情么?”
  
  那女子頭也不回,一邊跑著,一邊嬌聲喊道:“我知道你們是官府的人,里面也是有紀律的,對一個小孩兒,不可能拿她怎么樣的!”
  
  她這般說著,不過終究還是猶豫了一下,而我則發出了桀桀的怪笑聲:“哈哈,你倒真的是看得起我們的操守呢,不過你應該也對看守所或者女子監獄的一些事情有過耳聞,你就不怕在里面,會發生一些意外?”
  
  這一句話直接說到了對方的心坎里面去,聽到我這陰寒的聲音,她終于忍耐不住了,扭過身來,一聲厲喝道:“你這畜生,老娘先殺了你,看你還敢做出什么事兒來!”
  
  她一扭身,卻是從頭上扯出兩根鋒利的尖刺來,陡然直轉,朝著我的心窩子里插來。
  
  瞧見她臉上那幾乎扭曲的表情,顯然是給我剛才的話語給刺激到了。
  
  我早有防備,那女人一扭身轉過來,我便立刻出手,一套小擒拿手,三兩下,便將她的尖刺給格擋開了去,接著一個錯身,雙手按在了她雙肩的要穴之處,猛然一捏,小紅頓時就雙臂酸軟,正惶急之間,腰間又被我用手肘一頂,直接跪倒在地去。
  
  我身上沒有手銬,不過手掌往下滑落,一把摸到了她的絲襪,一扯一拽,緊接著迅速地結繩,將小紅的雙手給捆起來,將這個有些瘋狂的女人一把推到了墻上,讓她的正面對著墻壁,接著平靜地說道:“別掙扎了,既然我已經找到了你,你就不要妄想著逃開,不過我可以給你一個承諾,我陳志程這輩子取過無數人命,但是卻從來沒有無辜者,至于那個小娃娃,更不會拿她怎么樣,你多想了!”
  
  “陳志程?”
  
  聽到這個名字,那女人渾身一震,最終緊繃的身體卻也松弛了下來,一聲輕嘆,滑落到了地上去,而這時小白狐兒也跟著落了地,瞧見癱倒在地的小紅,疑惑地問我道:“哥哥,你不會把她給殺了吧?”
  
  我苦笑著舉起雙手,無奈地說道:“誰說別人總叫我陳老魔,但是你也這么認為的話,我覺得很受傷呢!”
  
  小白狐兒走到前面來,瞧見滑落倒地的小紅,檢查了一番,噘著嘴巴說道:“這女人的輕聲功法很厲害呢,我還以為你把她給放跑了,火急火燎地追過來。”
  
  我問那邊的小姑娘怎么樣了,小白狐兒不樂意地說道:“給小破爛看著了,那家伙挺金貴人小女孩兒的,說不定是準備把人家當做童養媳了呢。”
  
  小紅聽到了我的名字后,雙目無神,也不再說話,小白狐兒把她給押著,一路帶到了我們趕來的車子上,讓她看了一眼自家妹妹,然后并沒有回到市局,而是一路趕回了省局的一處基地。
  
  我這么做,自然也是因為事關重大,怕走漏了風聲,然而那小紅自從押回來之后,就一直閉口不言,怎么審都沒有用。
  
  雖說她確定無疑是魅族一門的人,不過終究沒有證據說明她做過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故而我們一直也沒有找到什么突破口,從下午一直到了傍晚,進展都十分緩慢,我破天荒地抽了幾根煙,有些發愁,而這個時候,趙中華卻找到了我,說他可以試一試,或許能夠撬開對方的嘴巴來,我看著這家伙一臉認真的模樣,想起林齊鳴跟我說過他跟小紅姐妹倆的交集,心中一動,然后點了點頭。
  
  趙中華得到了我的允許,激動地狠狠攥著拳頭揮了一下,接著信心十足地進了審訊室里去。
  
  他能夠成功么?
  
  我望著他離開的背影,有些懷疑。

1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六十二章 另辟蹊徑”

  1. 回復 2015/03/02

    劉正楓

    小破爛要以權謀私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