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六十三章 枕邊藏人

  我心中充滿疑惑,然而不到半個小時,審訊室里面卻傳來了消息。說小紅妥協了。
  
  我原本以為這小紅不過即使一個化名,沒想到她真的就是小紅,全名林芝紅,聽到這個消息之后,我點了點頭,然后跟著進了審訊室。
  
  先前我一直都沒有露面,便是在心中盤算著如何說服對方,畢竟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我們是不能勉強嫌疑人的,畢竟還有政治部這個部門在監督我們的一切工作,若是事情弄得實在是太違反常規和粗糙了,我說不定也混不下去,而當趙中華說服了對方低頭。也就是我可以自由發揮的時候了。
  
  推門而入。我瞧見小紅被捆在身后的雙手被解開了,正跟趙中華聊著天呢,感覺到我進來了,她渾身一僵,臉色立刻變得有些古怪。
  
  我不理會她的反應,徑直來帶審訊臺前來,拉了一張椅子坐下,二郎腿絞起來,然后說道:“林芝紅,好名字。我聽說你有合作的想法了,這很不錯;不過我曉得一件事情,那就是你的身上,曾經被魅族一門下過毒蠱,只要你一旦露出背叛的行徑,并且被人發現。就會立刻毒發身亡,介不介意我叫個人過來,幫你檢查一下身體啊?”
  
  小紅抬起頭來,一臉激動地看著我道:“什么,你能夠治好我身上的毒?”
  
  我聳了聳肩膀,然后說道:“在沒有檢查之前,我不敢說任何大話。具體的情況,我覺得還是問相關方面的專家比較好一些。”
  
  我摸到了桌子上面的對講機,讓人將一直在省局的阿伊紫洛叫過來。
  
  阿伊紫洛背著一個巨大的醫療箱來到了審訊室,沒有二話,便立刻開始忙了起來,她先是給小紅做皮試,緊接著開始抽取一部分的樣品觀察,手腳麻利得不行,到了后面,她將自己那條靈蠱給放了出來,在小紅的身上走了兩圈,這才最終確定了下來。
  
  她的這手法中西結合,十分專業,讓人生出許多希望來,小紅也是激動地看著阿伊紫洛,而那長辮子的女教授則朝著我望了過來。
  
  當著小紅的面,我也沒有多少隱瞞,而是揮了揮手,平靜地說道:“沒事,你直接說吧。”
  
  阿伊紫洛點了點頭,然后說道:“這毒蠱很簡單,就是滇南五毒教流傳下來的害蠱變種,是取小蛇、蜈蚣、蟬、螞蟻、蚯蚓、蚰蟲、頭發等研磨成粉末,長期供奉而成的一種毒物,發作的時候會暈眩、喜怒無常、形如癲子,毒物沉淀于腸內,小腹絞痛如死,十分厲害,若說破解,倒也不難,只需跟著我回總局研究室里面去,不出兩個月,自然能夠將余毒給排完,不留禍患……”
  
  我有些驚訝地問道:“這么慢,有沒有比較快速的辦法?”
  
  阿伊紫洛苦笑著說道:“陳老大,你有沒有搞錯啊,巫蠱之術,最為神奇,能夠不經過下蠱人解毒,這已經是了不得的成就了,你以為我是金蠶蠱王啊,拜托,我給她解一次毒,自身的蠱靈都會受損呢!”
  
  我點了點頭,然后問道:“有沒有什么藥物,可以暫時壓制這毒性發作呢?”
  
  阿伊紫洛從懷中拿出了一個小瓶子,說道:“當然,對方給她的,應該是那蠱靈排泄物制成的緩解藥,而我這里則有雄黃、蛇膽等調制而成的辟毒丹,功效相當,能夠抵得了一時……”
  
  我接過了這個小瓶子,讓阿伊紫洛先去,接著說道:“剛才中華跟我說你有幾個條件,不如一一說來吧。”
  
  我讓阿伊紫洛給她檢查身體的行動和對話,給了小紅很大的信心,她點了點頭,然后說道:“黑手雙城的名聲,小女子一向是有聽過的,如雷貫耳,也曉得像你這般的大人物,定然不會自食其言,所以就提出了三個條件。”
  
  我不耐煩地擺了擺手,催道:“你說吧,放心,只要答應了你,我是不會反悔的。”
  
  “第一,我那妹妹純潔無暇,出淤泥而不染,從來就沒有干過任何的壞事,請你們前往不要為難她,也別將她給牽扯進來。”
  
  “你放心,那女孩兒也就丁點兒大,沒人想著把她扯進來。”
  
  “第二,我若是出了什么事情或者意外,請你們幫我給我妹妹找到一個好去處,讓她和普普通通的正常人一樣,健康快樂的成長。”
  
  “可以。”
  
  “第三,大姐雖然控制我做了許多事情,但是她終究還好將我領出大山的指路人,我不想用從她那里學來的手段,來對付她。”
  
  “這個……實話告訴你,我們這回的目標,是狗爺,所以你用不著有這樣的心理負擔。”
  
  聽到了我的承諾,那小紅終于松了一口氣,然后說道:“原來如此,想必你們是因為那十二個鬼節出身的女孩兒失蹤案趕過來的吧?若是如此,倒是跟茍峰太那老東西有一點兒關系……”
  
  我眼睛一亮,手指不自覺地敲擊著桌面,沉聲說道:“哦,你也知道一些這事兒?”
  
  小紅點頭說道:“茍峰太雖說這些年來事業辦得不錯,不過江湖人最看重的,便是修為,別人總是拿他稱作閔魔的師弟,而他卻一直想要有朝一日,超過對方的修為,將那閔鴻攆下魔星之位,成為新一任的魁首,只可惜因為天賦所知,他終究不能實現這目標,一直到了后來,有一個神秘的先生出現,據說是傳給了他某種方法,接著就陸陸續續地發生了這樣的案子……”
  
  我聽著小紅的講述,一邊示意旁邊的趙中華記錄下來,一邊詢問道:“如此說來,那十二個失蹤的女子跟茍峰太有關咯?”
  
  小紅說道:“那家伙是有名的老油條了,要不然也不能在這個地頭上混這么久,他自然是將事情交給心腹去辦,自己則一推二六五,清清白白,若說確定,這個還真的抓不到他的把柄。”
  
  我沉聲問道:“那好,這事兒暫時擱下,你今天早上跟那老狗見面,談得什么事情?”
  
  小紅低下了頭,沉默了幾秒鐘,這才低聲說道:“茍峰太找我,不為別的,就是通知我一聲,讓我今天晚上去鷓鴣斗的溫泉度假山莊,好生伺候他……”
  
  我眼睛一睜,驚訝地說道:“怎么,你跟茍峰太有那種關系?”
  
  小紅的臉變得有些紅了,低頭說道:“茍峰太此人,一直對我大姐魅魔劉子涵垂涎不已,但是我大姐這幾年卻在為山門護法守孝,不沾任何葷腥,所以他一直吃不到嘴里,煩悶得很,而我則是門中修煉魅羅天陰基最為出色的幾名弟子之一,與大姐的長相神似,也就成了他發泄獸欲的對象,每隔一個月左右,他都會叫我前去侍寢……”
  
  “魅羅天陰基、侍寢……”
  
  我口中呢喃著這兩個詞眼,心中有一個想法突然浮出水面,不過我卻壓抑著,繼續盤問道:“不對,你跟他一點關系都沒有,憑什么他叫你去,你便去?”
  
  小紅身子顫了一下,沒有說話,而我則直直地盯著她黝黑的雙眼,一字一句地說道:“難道說,陪茍峰太上床,就是劉子涵交給你的任務?”
  
  小紅點了一下頭,輕聲說道:“對,是的。”
  
  一旦涉及到了魅族一門,她便采取了閉口不言的態度,我也沒有辦法更多地挖掘出里面的內幕,而是深吸了一口氣,然后對她說道:“我不管你魅族一門跟著狗爺之間,到底有什么恩怨,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你今天晚上過去,幫我一個忙,從他口中套出關于十二個失蹤女子的消息來,并且給他錄音,留下證據——如果這事兒辦成了,我們一筆勾銷,你看如何?”
  
  小紅搖頭說道:“不行,茍峰太那人十分小心,在他的房間里面,任何電子設備都會被監察出來的,我不可能錄音。”
  
  我想了一下,擺手說道:“這個東西,我來想辦法,你的任務就是打探出那些女子的下落就好。”
  
  小紅思考了一會兒,終于答應了我的要求,而我也沒有再待在審訊室里,吩咐手下照看好人,而我則找到了等待結果的省局李浩然,詢問是否有替代竊聽器的東西,他想了一下,給我批了一個條子,讓我找人去特殊裝備室領一種叫做“諦聽子母玉”的法器,這是一種由和田白玉篆刻而成的符箓,擁有類似竊聽器的功能,是龍虎山望月真人的作品,十分好用,唯一的缺陷就是,它的耐用性比較差,用不了幾次。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我領了那諦聽子母玉,子玉交給了小紅,接著帶隊再次返回東官,一伙人一路而行,終于來到了偏離繁華的鷓鴣山附近。
  
  茍峰太與小紅相約的溫泉度假山莊,就在這里。
  
  此時夜幕降臨,我看著遠處的建筑以及初上華燈,心中莫名有了一絲古怪的悲涼,仿佛在這個夜里,會發生許多難以想象的事情一般。
  
  收回目光,我深吸一口氣,拍了拍小紅的肩膀,微笑著說道:“加油!”

1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六十三章 枕邊藏人”

  1. 回復 2015/03/02

    劉正楓

    阿伊紫洛也知道傳說中的金蟬蠱啊,這時陸左還在傳銷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