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六十四章 恐怖問候

  小紅進了溫泉山莊,身姿曼妙,就像一個赴宴的貴婦。

  以狗爺此刻的權勢地位。其實想要找什么樣的女人都不是問題,但是就如同很多人變成了土豪,有錢之后想要找些小明星嫩模一般,他之所以找小紅過來伺候,無外乎就是因為小紅長得跟魅魔劉子涵有七八分的相似,這種心理上的感覺,有的時候,甚至比身體上的更加敏感一點,也就是所謂男人的征服欲。

  在小紅離開之前,我們調試了一下從省局特殊裝備科里面領取來的“諦聽子母玉”,這玩意也就是李浩然在這里當局長,方才有得存在,不然在別的地方。還真的找不到。

  諦聽子母玉是龍虎山第一符箓師望月真人的作品。作為當今天下少數幾個頂尖的符箓師中的佼佼者,這一位名列龍虎山三巨頭的老道士手藝當真不錯,用罕見和田玉雕琢而成的兩瓣玉石,經過復雜的法陣導向,竟然能夠記錄出語音信息來,而兩者分離之后,只要使用者存著一股勁力在其中,母玉便能夠聽到子玉周圍的聲音,跟“羽麒麟”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只可惜使用次數有限。不然他當真有叫板符王李道子的資格了。

  李道子,唉……

  溫泉山莊是一處度假村式的營業場所,檔次和規格都挺高的,屬于狗爺旗下的產業。

  它并不同于尋常的酒店,平日里也不自備特殊服務業,女伴都需要自備。而狗爺所在的地方,則是溫泉山莊的貴賓區,早先的時候我們已經派人過去摸過底了,被告知VIP貴賓區已經被人包場了,恕不接待外客,而張勵耘、小白狐兒等人也提前潛入其中勘察,發現貴賓區內戒備森嚴。鳴哨暗哨不少,也有看似高手的家伙在巡視。

  瞧著排場,便曉得隨著老樸等人的失蹤,狗爺此刻已然有所警覺,又或者他這個人平日里仇家挺多,出行的時候,防范都能堪比外國的高級官員了。

  我此刻前來,除了帶著七劍之外,其余人都沒有過來,趙中華在省局照顧小紅的妹妹,而阿伊紫洛并非作戰人員,一直都在大后方,至于張副處長和省局、市局的專案組人員,因為事情涉及到鼎鼎有名的東官狗爺,出于保密的需求,我和幾個領導討論一下,還是決定暫時隱瞞了。

  這并不是不相信地方的戰友們,而是事情實在是太過于重大了,我們實在是不能冒險。

  小紅進去了,我們則分作兩批,待在了停車場的車里面,我、布魚、小白狐兒和林齊鳴一車,張勵耘則帶著董仲明、白合和朱雪婷一車,至于宛如影子一般的楊劫,他從來都是將自己藏在陰影之中,有的時候,連我都無法知道他到底待在那兒。

  我專心致志地將心神沉浸到了諦聽子母玉的母玉當中,緊緊地等待著。

  一開始里面的世界一片混沌無常,而后開始一點一點地清晰起來,我能夠聽得到小紅的心跳聲,那子玉是掛在她胸口處的,我能夠感受得到,她很緊張,撲通撲通的,一直想個不停,而我計算著時間,她大約走到了溫泉山莊的貴賓區,在門口的那兒耽擱了一下,緊接著我聽到一個陰寒的聲音出現了:“夢云,好久沒見啊,聽說你準備回老家了?”

  這話兒說著,來人似乎動手對小紅上下其手,小紅嘻嘻笑著應付一番,接著婉拒道:“王老,你這死鬼,每次都為難人家,我一會兒要去將狗爺的,你將人家弄壞了,看你怎么跟狗爺交代!”

  那王老理所當然地說道:“現在上頭的風聲緊得很,聽說宗教局那邊從中央將黑手雙城那煞星給請來了,就是為了調查東官這邊的事情,我負責狗爺的防衛,自然要看得嚴一點兒——等等,你脖子上面的這塊玉是什么東西,我以前怎么沒有見過呢?”

  小紅說道:“這個啊,是我們門主將我表現良好,給我的獎勵,專門從東南亞佛堂請來的玉牌,賜福的,你別亂摸啊;對了,那人來了就來了唄,你們緊張什么,難道說,這事兒跟你們有關?”

  啪!

  王老似乎拍了一下小紅豐滿的臀部,接著猥瑣地笑道:“婦道人家,少打聽這事兒,劉子涵對你還挺好的,看來你這兩年的錢可沒有少賺,全部都上繳了吧——嘖嘖,這玉兒,看著可真名貴呢!”

  小紅嬌嗔一聲,終于從那個似乎是負責狗爺安保工作的家伙手中脫身出來,緊接著朝里面走去。

  我心中思索著,我說怎么魅族一門會將這么多門下弟子放到這一帶來呢,原來是在籌集活動經費,如此想想,當頭兒的,也真的是挺辛苦的,畢竟市場經濟,沒錢,隊伍都不好帶。

  大概過了半刻鐘的時間,我終于聽到推門聲,緊接著一個低沉的男中音出現:“你來了。”

  小紅發嗲地嬌呼道:“狗爺,你有多久沒有找我了,害得人家日思夜想的……”

  那男人沒有理會小紅的嬌聲,而是冷靜地說道:“早上的時候,我找你談了一下,你說晚上回復我,現在考慮得怎么樣?離開劉子涵吧,帶著你手底下的姐妹,過來跟我!”

  我眉頭一跳,這是什么節奏,小紅不是說過來伺候狗爺的么,怎么兩人談的事情,有些不對勁?

  我心中生疑,將手抬起,讓七劍做好戰斗準備,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小紅也收斂起了渾身的嬌媚之氣,出言說道:“狗爺,我今天想了一整天,大家按理說都是一個大旗幟下面的人,何必又要分個彼此呢,你也知道,我是魅族一門中少數幾個大媚主,若是我投入你的門下,只怕門主會與你生出嫌隙,到時候鬧大了,誰的臉上都不好看……”

  那男人冷哼一聲,淡淡地說道:“既然是同氣連枝,那魅魔自然應該曉得南方省這一塊,是我們閔教的地盤,你們魅族一門從滇南過來撈過界,可曾想過我閔教的感受?我曉得,我師兄是遁走臺灣了,但是閔教的旗子卻沒有倒下,怎么就沒有人,問一問我的意見呢?”

  那邊說著話,似乎還對小紅動手動腳了一番,而那女人也半推半就地迎合了一會兒,這才解釋道:“你忒大的人物,找我這下面的人撒什么脾氣?你也知道,魅族一門這些年一直在國境以南的夾縫中生存,本來就艱難無比,南方富庶,自然就過來討食了……”

  “小紅,你告訴我,魅族一門遷往南方一帶,是不是彌勒那光頭對你們許諾過了什么?”

  “狗爺,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就是一個小小的媚主,在門中根本就算不得什么人物,要是我曉得這些事情,何必跑到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來,出臺接客賺錢?至于你說的這些教中大事,我更是一點兒也不知曉呢……”

  “哼,那個光頭彌勒,自忖有那天王左使王新鑒的扶持,居然還想號令三軍,將散落無數分塊的邪靈教給整合到一塊兒來,都聽他的指揮,簡直就是狂妄之極,他上次找過我,結果被我給了一顆軟釘子,當時他雖然滿面笑容,似乎毫不介意,但是我卻曉得,他一定會有拿捏我的想法,而魅族一門過來,便是他的驅虎吞狼之術,別以為我不曉得。”

  “狗爺,你別跟我這小女子講這么多,都跟你說了,我身上可種得有毒,只要我一生異心,便會發作,你就別為難人家了!”

  “劉子涵的手段,我自然曉得,不過你放心,我手下養得有東南亞過來的大巫師,你這點兒小毒,不過是手到擒來的事情;我曉得,你不肯投我,是覺得我沒有實力,不過實話告訴我,我現在正在做的事情,只要成功了,絕對能夠超過我的師兄,到了那個時候,整個南方省都在我的控制之下,什么彌勒,什么劉子涵,都不過是浮云而已!”

  “哎呀,狗爺,你別說了,講得人家渾身發燙呢,快點,我可好久沒有體會狗爺的勇猛了,我要呢……”

  “小浪蹄子,能好好說話不,給你自然可以,不過我警告你啊,千萬不要使出你那采陽補陰的媚術來啊,我可不是那些凱子,任你隨意擺弄!”

  “怎么會,人家怎么敢在你面前班門弄斧呢……”

  母玉里傳來一陣喘息和呻吟之聲,緊接著“啪、啪、啪”,那種少兒不宜的聲音不絕于耳,小紅在那頭放肆喊叫著,聽得我渾身發麻,心中想著這次倒是聽到許多秘密,不過卻并沒有關于那十二個失蹤女孩兒的事情。

  難不成狗爺口中的那件大事兒,就是我們所要破的案子?

  聽到母玉那邊傳來的活春宮,我正猶豫著是否屏蔽不聽,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卻突然聽到狗爺發出了一聲驚悸地大叫,憤然地喊道:“艸,你這婊子,你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嗎?”

  那小紅桀桀地怪笑道:“狗爺,彌勒叫我給你問好!”

1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六十四章 恐怖問候”

  1. 回復 2015/03/02

    劉正楓

    我想知道她做了什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