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六十五章 意外之戰

  小紅的話語里面,透著一股歇斯底里的瘋狂,這個跟先前在審訊室里面扮演那柔情似水的好姐姐。和在狗爺、王老面前那風情萬種的嫵媚女人完全不一樣,仿佛就是為了信仰獻身的狂熱信徒,而從她口中說出“彌勒”二字的時候,我整個人的心底里都不由得一涼。

  壞了,壞了,這小妞居然跟彌勒那個光頭有關系!

  不知道為什么,我的心中,對于那個總是笑瞇瞇的家伙總是有著一股極強的敵意,那個長得就像美唐僧的家伙,做事從來都是謀算極深,而且個人魅力簡直讓人恐懼,這小紅既然是彌勒的人,那么她便遠遠沒有我想象得那么簡單。

  她這次過來。肯定不是想要完成我吩咐的任務。而是別有目的——至于這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我腦袋里面一片迷茫,而就在這個時候,諦聽子母玉的母玉之中,傳來了狗爺痛苦到了極點的叫聲,以及他歇斯底里地怒吼:“臭婊子,我要殺了你!”

  我不知道小紅到底對狗爺做了什么事情,只曉得此刻倘若我不介入,只怕她的性命就沒有了。

  狗爺到底有多厲害,我自然不曉得,但是能夠成為東官這一方熱土霸主的閔魔師弟。而且他還有勇氣和信心與彌勒掰腕子、隨時準備著取代閔魔的位置,絕對不是尋常人物,至于小紅,她雖說是魅族一門中的出色門徒,但終究還是差了一些,我親手試過了她的手段。自然能夠估計得出兩者之間的臉懸殊。

  我終于明白了小紅臨走時眼神里面的決絕,以及那一份莫名其妙的釋然。

  原來她此去,卻是沒有想到過活著回來。

  我們之所以對狗爺束手無策,并不是說他有多厲害,而是因為他從來都是藏在水下面,并不會將自己放在第一線,去暴露自己的犯罪行徑。而我們辦案子,講究的是證據,手上沒有任何證據,是不可能對一個身份地位都擺在這里的知名人物實施任何手段的,然而小紅現在卻想用自己的死,來坐實狗爺的罪名。

  人命大過天,單單一個殺人罪,便能夠讓狗爺黃泥巴掉到褲襠里,不是屎也是屎。

  我們此刻自然得去救她,不能讓她死在狗爺和狗爺麾下的人手里面,雙方一方火拼,然而最后到底是誰得利呢?

  彌勒!

  這個借刀殺人的狗東西!

  我在一瞬間想明白了所有的一切,然而卻不得不制止這一副慘劇的法身,猛然推開車門,朝著七劍吩咐道:“沖、沖、沖,進去救人!”

  七劍早已蓄勢待發,先前瞧見我臉色陰晴不定,還有些猶豫,而此刻我的命令一下,立刻如七道利箭,沖入溫泉山莊的檢票口,朝著貴賓區飛奔而去。

  這溫泉山莊的門廳是一處白色小樓,即便是進入普通的戶外溫泉區,也是需要門票的,此刻一群人蜂擁而入,保安自然過來攔著,不過我們哪里管得了這么多,直接繞過了這些人,朝著里面跑去,沖到了半路,負責狗爺安保的那些家伙反應過來,朝著我們一邊呵斥,一邊提著電棍之類的武器從來。

  七劍之中,一馬當先的是小白狐兒,她與別人相比,有著絕對的優勢的速度,如箭一般沖入人群之中,手中的長劍輕點,四五個普通保衛便直接慘呼一聲,朝著旁邊跌開了去。

  對面的人里面也不是沒有高手,瞧見小白狐兒這般厲害,有一個毫不起眼的老頭兒猛然沖了出來,厲聲喊道:“哪里來的江湖朋友,報上名來!”

  他說著話,朝著小白狐兒猛然揮出一掌來,小白狐兒的劍勢被這掌風給劈歪,伸出白凈的小手,與他對了一下,結果整個人騰空倒飛而去。我聽這聲音,卻是剛才與小紅調情的保衛頭子王老,雖然看不出他的來路,但卻也是個一等一的高手,正想上前與其較量,旁邊的張勵耘對我說道:“老大,你想進去,救人要緊,這邊的人交給我們吧!”

  對面那老頭并不好對付,我雖然自忖能夠壓得住他,但是卻也得耗費一番時間,而有著張勵耘的承諾,我也沒有再理會別的,越過人群,朝著狗爺和小紅所待著的小屋飛奔而去。

  溫泉山莊的貴賓區,是一棟又一棟獨立的日式小屋組成的,如珍珠一般散落各處,而一團寬約三米的溫泉渠將其串成一個圈兒,目標所在的是中間的一間房子,我讓七劍來應付從暗處紛紛沖出來的護衛,而我則箭步狂奔,在飲血寒光劍的鋒芒之中,我終于沖過了人群,帶著巨大的沖勢,朝著那薄薄的木板墻直接撞了上去。

  砰!

  我這一撞,直接將那木板筑成的日式小屋撞出一個大窟窿來,而我在地上滾落一圈,直接一躍而起,正好瞧見兩個渾身赤裸的人,纏在一起。

  匆忙之中,我瞥見小紅七竅流血,雪白的脖子處一片淤青,此刻已然死去,成為了一具毫無生氣的尸體,而另外一個兩鬢斑白的精壯老者,則是下身一片血肉模糊,雙手上面盡是蠕動的臟器,卻是從小紅的胸腔之中,活生生地掏出來的,而在他的嘴里面,還有一塊跳動不已的肉團,看那模樣,似乎就是小紅的心臟……

  好狠的家伙,居然在吃人肉?

  我突然地出現引來了那老者的注意,他猛然抬頭望來,雙目之中一片赤紅,鼻孔一張,兩道白色氣箭從里面陡然噴出,看得我心中一陣驚訝,而對方則陷入了歇斯底里的瘋狂,沖著我大聲喊道:“彌勒,你這個狗賊好算計,想要我茍峰太死,哪有那么容易?”

  他三兩口,便將嘴里鮮活的心臟給直接吞進了喉嚨里,手往旁邊一摸,弄了一件浴袍套在身上,緊接著身子一俯,竟然從地板下面掏出了一把兩尺長的螺旋刺,朝著我蠻不講理地擲了過來。

  嗖!

  我的心臟一緊,感覺就像是被槍指到了腦門一樣,整個人都忍不住戰栗起來,當下也是一個鐵板橋,彎腰,朝著后翻了過去,那螺旋刺卻是從我的小腹上方兩寸處破空而過,朝著我身后的墻洞刺入,隱沒到了黑暗之中。

  這一刺我雖說是避過了,然而那螺旋刺卻將房間里面的整個炁場都給擾亂了,我感覺氣流一陣紊亂,卻有一種旁人在我身邊使用“風眼”一般的錯覺,當下也是馬步不穩,直接躺倒在了地上,而就在此刻,對方卻是一個猛虎下山的縱撲,兇猛至極,從上而下,朝著我躺倒的地板處撲了過來。

  我人雖然躺在了地上,但是炁場卻一直關注著對方,他一動,我便朝著旁邊猛然一滾,緊接著一躍而起,回頭一看,只見我剛才停留的地方,卻是出現了一個巨大無比的大窟窿,而那精壯老者卻是不見了蹤影。

  好厲害的手段!

  我的心中一陣驚訝,不過血卻莫名其妙的熱了起來,看得出來,這個精壯老者,也就是十二女人失蹤案的幕后主謀,是個絕對值得重視的對手,他的手段詭異而強大,我若是一個大意,說不定就要栽在了他的手里,當下也是將飲血寒光劍護在胸前,腳步緩緩地踏著木質地板,耳朵豎起,靜靜地感受著對方的去處。

  轟!

  就在我陷入一片沉靜的時候,一聲巨大的炸響,從我的腳下傳來,我恰好能夠預判到了這一擊,朝前一個躍步,避開了這一擊,感覺一道勁風朝著我的心窩子里面扎去,當下也是一劍擋開,結果劍身受到了巨大的力量撞擊,接著傳遞到了我的手臂之上,弄得我雙手發麻,而我卻不驚反喜,狂笑一聲,那力量灌足雙臂,再次往前一劈,卻是將這東西給直接斬落到了地上。

  哐啷一聲,我低頭一看,這才發現剛才弄得我雙臂發麻的,卻還是那種造型古怪的螺旋鋼刺。

  刷,一身浴袍的狗爺再次出現在了我的面前來,不過此刻的他,手上已經多了兩把繪滿符文的法刀,而在他的身旁,則有兩個將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的小個子黑衣人,這兩個家伙一個手中有一把超過六尺的巨型日本刀,而另外一個,則是兩把尖刺,我瞇著眼睛瞧了一下這兩個黑衣人,心中了然,居然是東洋日本的忍者武士。

  在兩個不知道深淺的忍者武士護衛下,那狗爺的臉沉似水,法刀交錯,指著我寒聲說道:“彌勒到底給了你們什么許諾,居然膽敢這般過來殺我?”

  我將手中的飲血寒光劍平平舉起,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混合著硫磺和鮮血的氣息,說道:“我是宗教總局二司副司長,陳志程!”

  狗爺陡然一驚,露出了兩排雪白的牙齒:“你是黑手雙城?”

  我將長劍高舉,朗聲喊道:“宗教局在此擒拿殺人犯茍峰太,閑雜人等但凡有敢阻攔,妨礙公務者,一律殺無赦!”

  狗爺也一下炸了,面目猙獰地吼道:“媽的,陷害我,我先弄死你!”

2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六十五章 意外之戰”

  1. 回復 2015/03/02

    劉正楓

    原來被一口咬掉了……

  2. 回復 2015/04/30

    fffffop

    這個老王就是后來那個什么廣場槍擊小破爛的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