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六十七章 都是算計

  “劉子涵,你陰我?”

  狗爺剛剛自以為能夠得以解脫,心情也是處于極度放松的狀態。然而就在這即將逃之夭夭的時刻,卻不曾想到自己一直敵視的魅魔劉子涵竟然出現在了這里,并且將他給一把推了下來。

  那狗爺渾身青色凜然,霧氣環繞,然而卻也不能違抗地心引力的作用,墜落的那一瞬間,終究沒辦法抓住任何東西,而我雖然沒有預料到劉子涵的出現,但是卻仿佛與她約好一般,條件反射地從懷中掏出了八卦異獸旗,朝著狗爺落腳的地方甩去,釘住陣腳。

  當狗爺重重地砸在了地上,陡然翻身而起的時候。在他的四周。早已有八頭形態各異的炁場異獸騰身而起,將其阻攔。

  王木匠,如天神一般,高高居上,瞇著眼睛打量著腳下這個需要對付的家伙。

  狗爺的反應迅速得簡直不像是人類,雙腳一蹬,那人便如同炮彈一般發射出去,然而在肉眼看不到的炁場世界之中,一頭恐怖巨鰲用自己堅實的背部擋住了他的突擊,狗爺沖得越是兇猛。結果撞得越是疼痛,巨大的音爆聲從看不見的地方陡然爆發,而狗爺則痛苦的一聲嚎叫,往回一滾,直接回到了陣中來。

  “八卦異獸旗,劉子涵。你這個臭婊子,居然連同茅山的家伙來謀害于我,我不服啊!”

  狗爺發出了凄厲到極點的怒吼,而樓頂上的那個女人卻冷聲哼道:“茍峰太,你這些年打著閔魔大人的名號在東官作威作福,然而閔魔大人一受難,你便倒打一耙。反噬閔教,甚至還妄圖跟邪靈教分庭抗禮,像你這樣忘恩負義的家伙,人人得而誅之,有什么不服的?”

  狗爺憤然喊道:“我那不是吞并閔教的產業,而是在接管,你懂不懂?這是我們自家的事情,與你這些外人何干?”

  屋頂上的劉子涵依舊當初那般的美艷,在不斷飄飛的彩色絲帛映襯下,便宛如謫落凡間的仙女,只可惜她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媚氣,卻將她的那股仙靈之氣蒙上了幾許風塵的味道來,而聽到狗爺的辯白,她則顯得十分不屑,冷聲說道:“一條搖頭晃尾的土狗,脖子上面的韁繩沒有了,便以為自己就是世界的王,以為憑著自己的這點兒本事,還有那點破錢,就能夠對抗一切,不過現在呢,終究還是灰頭土臉了吧!”

  狗爺依舊不服地怒聲吼道:“你這臭女人,老子要是能夠熬過秋水先生的秘術傳承,現在就撕破這破陣,沖出去把你騎在身下,那時候看你怎么還能得意起來!”

  劉子涵聳了聳肩膀,微笑著說道:“十二鬼女術的確是來自靈界的恐怖手段,不過你卻沒有命來享受了——與其妄想那些不找邊際的東西,還不如回頭看一下你面前的對手吧,哦,忘了告訴你,你面前的這一個家伙,不但是殺害我丈夫耿傳亮的兇手,而且還是親手擒住風魔的恐怖角色,據說當日他甚至打得彌勒狼狽而逃,你自求多福吧!”

  被兩人晾到一邊的我這時卻出言了,沖著樓頂上的魅魔劉子涵高聲喊道:“既然我是殺害你丈夫的兇手,為何不下來,找我報仇呢?”

  耿傳亮是被努爾一記朝天翼蛇棍給碾壓致死的,不過李子涵對到了我的身上,我卻也沒有多做辯解,而被我這么一插話,那女人卻冷笑一聲道:“陳志程,我丈夫的那仇,自然是要報的,不過并不是今天。總有一日,我會將你親自殺死,把你的心臟給挖出來,放在我丈夫的墳前祭拜,讓他的在天之靈,得以安息……”

  她不想與我多做糾纏,轉身就準備離開,然而這個時候,我卻陡然從懷中取出了一個瓷瓶,高高舉了起來,大聲喊道:“什么在天之靈,耿傳亮的神魂,就在這里,你就不想要?”

  我手中的這瓷瓶,是裝那洗髓小還金丹的瓶子,天山神池宮做的是精品,搏的是名聲,故而細節方面做得格外不錯,一個裝藥的瓶子也弄得晶瑩剔透,里面的金丹散發著充足的靈氣,就好像真的就是一個封魂罐一般,那劉子涵本來都已經準備離開了,聽到這句話語,渾身陡然一震,猛然回過頭來,厲聲問道:“你說的是真的?”

  “信不信由你!”

  我當下也是將這還裝著幾顆小還金丹的瓶子往著地上一扔,而自己則朝著八卦異獸陣中撲去。

  我不撲不行,因為那狗爺趁著我跟劉子涵搭腔,他則從懷中掏出了一種黑色砂礫來,準備朝著頭頂上的王木匠撒去,雖然我不知道這玩意到底有著什么危害,但是瞧見王木匠一臉驚慌的模樣,便曉得我不得不管,不然說不定那煮熟的鴨子就可能飛走了。

  而就在我持劍入陣的那一瞬間,站立在樓頂上的劉子涵也騰空而下,像一朵輕飄飄的小白花兒,朝著我扔子啊地上的瓷瓶落去。

  我沒有回頭看一眼,卻聽到劉子涵充滿失望的怒罵:“陳黑手,你這狗東西騙我?”

  我冷然一笑,揚劍朝著狗爺斬去,而在我的身后,則同樣傳來了刀劍撞擊,以及獵獵的破空之聲——那是七劍趕到了!

  北斗七星劍陣。

  通過羽麒麟,我與七劍能夠在某一種層面上互相溝通心意,這使得他們能夠在最合適的時間里面趕到,我對這些親手培育起來的手下有著絕對的信任感,所以頭也沒有回,便與狗爺交起了手來,那長劍前揮而往,卻是撲面的黑砂。

  我不知道這到底是什么東西,正想用長劍去絞,結果王木匠則大聲警示我道:“小陳,這是極為陰毒的冥河砂,能夠腐蝕法器靈體,你別讓它沾到!”

  哦?

  我當下也是沒有再進,而是將身體里面的氣息朝著外面猛然一震,將這些黑砂給屏蔽開去,接著又拍出一掌,將這些黑砂給全部驅散。

  然而即便如此,那些黑砂飄散到了旁邊,沾染到了周遭的異獸,那些陣靈卻不約而同地發出了直入靈魂的嘶吼,仿佛受到了巨大的畏寒一般。這些異獸是八卦異獸旗的根本,也是我師父傳承給我的東西,它們的受傷使得我整個人變得異常憤怒,將手中的長劍一揚,恨聲說道:“蒼穹之下,你居然膽敢使用這般惡心的東西,看我不弄死你!”

  狗爺本來心情就是無比的憋悶,此刻聽到了我的話語,一雙眼睛瞬間變得宛如惡魔一般的兇戾和血紅,雪白的牙齒張開,怒聲吼道:“弄死我?你來試試!”

  他說上就上,直接一個縱身,就朝著我飛撲過來,我只感覺到眼前一道黑影劃過,緊接著感覺到他竟然在凌空中避過了我手中的一劍,沖到了我的跟前來,雙手緊緊抓著我的肩膀,將我朝著地上猛然撲去。

  我沒想到他竟然能夠在這么一瞬之間,速度能夠達到那般的極致,被這巨大的力量猛然一撲,卻也維持不住平衡,朝著后面的地上重重跌倒。

  半空中,這家伙噴著口沫,得意地大聲吼道:“你不是很能么,你不是殺了魅族一門的山門護法,擒住了速度快過飛鳥的風魔么,怎么就這點手段?”

  轟!

  我背部著地,而撲在我身上的狗爺卻像是一輛汽車般沉重,一陣眩暈過后,我這才發現壓在我身上的狗爺已經不再是原先的那個精壯老者,他原本有些衰老的臉上紅光滿面,兩腮之間,竟然長著根根豎直的黑毛,宛如鋼針一般,而他的鼻子也變得跟狗鼻子一般模樣,噴著乳白色的臭氣,嘴完全凸出于臉上,一張開,口涎滴滴答答地流到了我的臉上,一股積年老糞坑的味道,從里面猛然涌了出來。

  呃,真臭!

  他歇斯底里地說完,張開的嘴巴朝著我的脖子間咬了下來。

  我全身被制,感受到了這個家伙非人類的力量,當下也是屈膝隔在了兩人的中間,就在他咬下的那一刻,猛然出腿,抵住了狗爺的胸口,不讓他得逞,而我的左手也是一個放抓,扣住了他突然之間變得毛茸茸的手臂,心念一動,那煉妖壺觀術陡然而出,朝著對方的身體里面吸去。

  雙管齊下,我終于避免了被啃去脖子的危險,而此刻已經變成狗頭人一般模樣的狗爺也發出了驚天的吼叫:“汪、汪、汪!”

  這聲音簡直就是對耳膜的謀殺,我整個人都不由得一震,緊接著感覺到壓在自己身體之上的力量變得有些松了,雙腳再次用力,將這家伙給猛然一踢,朝著天空蹬開,緊接著一劍而出,朝著他斬去。

  被我掙脫的狗爺在半空中,從身手抽出雙刀,將我這憤然一劍給架住,緊接著一個倒空翻,落在了我的對面。

  我摸了一把臉上黏稠得宛如鼻涕的口液,雙手握住飲血寒光劍,緩緩前指,凝神說道:“你這是什么鬼東西?”

  狗爺臉上露出了殘忍的表情,桀桀怪笑道:“嘯天三頭犬,你可曉得?”

1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六十七章 都是算計”

  1. 回復 2015/03/03

    劉正楓

    當年陣中的二郎真君是假的,這哮天犬是真的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