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六十九章 生擒魅魔

  七劍能困得住武穆城,對付魅魔自然也是并不在話下。
  
  按理說十二魔星都是一時之風云人物,但是十根指頭也還是有長有短。劉子涵一來并不是老牌魔星,而是新晉之人,根底并不如閔魔等人深厚,二來她到底還是擅長于床第之間的男女之戰,修為的特點也多是以靈活、敏捷為主,那斬不斷的彩色綢帶與其說是武器,不如說是扮靚的道具,一旦被人給陷入陣中,發揮的余地,終究還是有限。
  
  不過僅管如此,劉子涵到底不愧于魔星之名,她身上的彩色綢帶不斷飛舞,竟然能夠在空中劃出一個又一個的圓弧。形成無數的炁場旋渦。將刺向自己的那些劍給悉數歪去,而她則在這些旋渦之中如魚得水,七劍一陣暴風驟雨、連綿不絕的劍陣進攻,居然在她身上討不到半點兒便宜。
  
  這般的手段,當真也是讓人有些驚住了。
  
  要曉得,七劍之中,除了還比較年輕的董仲明之外,張勵耘乃宗教總局中名列前茅的年輕高手,小白狐兒乃洪荒遺種、五尾之力,布魚食狗鯰成精、嶗山傳承。其余的也是名門之后,各有千秋,特別是林齊鳴這小子更是有著傅山這位大拿罩著,頗有后來居上的態勢,這樣的組合合并在一起,便是連我。陡然間也有些招架不住。
  
  沒想到劉子涵居然在我與狗爺交手的這么長時間里,分毫無傷,絕對是讓人詫異非凡。
  
  或許以她的修為和手段,更擅長在這群攻之中,尋找生存的機會吧?
  
  不過七劍的對手并非只有劉子涵,在外圍處,還有狗爺的那一幫護衛在。雖說此刻狗爺的落敗使得他們潰散而逃,但是剛才的時候,那些家伙可就如同最煩人的蒼蠅,在旁邊嗡嗡叫個不停,倒也分去了七劍不少的精力。
  
  好在這里面的好手要么在前面被七劍給出手解決了,要么就被楊劫給出手拖著,倒也沒有壞了局勢。
  
  如此說來,事情倒也不是我想象中的那般差,而魅魔劉子涵在一陣紛呈復雜的劍陣攻擊之下,情緒也顯得格外復雜,聽到了我的問話,沖著我厲聲罵道:“難怪叫你陳黑手,原來當真是個說謊不眨眼的腹黑雜種!”
  
  魅魔這話兒罵得忒難聽,然而我卻渾然不在意,微笑著說道:“來而不往非禮也,你們既然想要借助我的手,來除掉茍峰太這個阻礙你們腳步的家伙,便不要怪我將你們也一起拖下水來。現在的你,應該是回歸邪靈教了吧,你說耿傳亮死在我們的手里,卻忘記了我手下的兄弟,也有人喪命于邪靈教之手,雙方既然已成不共戴天之仇,又何必故作君子呢,自然是不吝手段啦!”
  
  魅魔劉子涵在劍陣之中上下飄飛,仿佛敦煌莫高窟飛天的仙女,而瞧見她的脖子上,卻已然是香汗津津,顯然剛才的交戰并非我想象中的那般和睦,她手中的彩色綢帶不停,口中沖著我喊道:“陳志程,別以為將茍峰太拿下了,你就可以囂張,有本事別人多欺負人少,我們單獨會會!”
  
  瞧見這一個個叱咤風云的人物都落入我的囊中,我心情變得無比舒暢起來,冷聲笑著說道:“這是要單挑的意思唄?”
  
  魅魔不耐煩地嬌喝道:“你就說敢不敢吧,老娘擱這兒等著你呢!”
  
  我提起手中的飲血寒光劍,一步上前,回頭望了一下四周暗處那些蠢蠢欲動的黑影,狂聲笑道:“我與七劍,同進同退,你來一人也是戰,來一百人也是戰,不分彼此,哪里還要單獨挑出來交手的道理?陣開,我先將這婆娘給拿下,再扯淡……”
  
  我往前一步而沖,七劍立刻分出了一個缺口來,將我融入其中,而作為七劍的首領,張勵耘則將長劍一抖,大聲吼道:“劍主歸陣,七劍一體!”
  
  七人齊聲吶喊道:“殺!”
  
  此話一出,陣中頓時一片肅然,魅魔這時的臉上變得異常嚴肅,曉得我的歸位,使得剛才還能夠應付自如的劍陣便得無比難纏,那難度陡然升了幾倍,如虎添翼,又多了幾處爪牙,頓時就完成了一場完美的蛻變,化作了最精密和恐怖的戰爭機器。
  
  刷、刷、刷……
  
  劍鋒破空的聲音不絕于耳,魅魔頓時感覺到周圍的炁場都不一樣了,原本能夠玩得很溜的炁場旋渦突然多出了一些不受自己掌控的同類來,緊接著一把紅芒洶涌的長劍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這一劍,至強至剛,聚虛為實,流星掣電于胸口之間。
  
  魅魔當下也是將勁氣一凝,那柔軟得跟小姑娘腰肢的彩色綢帶瞬間就如同吃了萬艾可一般,變得堅硬無比,正好將我的這一劍給死死擋住了。
  
  這一下,算是被我逼到了不得不硬拼的死胡同里。
  
  她也是無奈之舉,若是在剛才,她就已然憑著自己精妙絕倫的身法給直接閃避開了,然而此刻我的出現,風眼在身周呼呼而出,將她原本了然于心的炁場給攪得一塌糊涂,立足不穩,而我這邊一動,那七劍也極為默契地將魅魔所有可以閃身而過的方向給封得死死,不讓她有任何騰挪折騰的空間,將她給活活地憋死在了那兒。
  
  噗!
  
  原本無論如何都斬不斷的神秘彩綢絲帛,此刻卻是被我一劍斬破,緊接著我能夠感受到一股輕靈之氣從上面散逸出來,朝著四周散開了去。
  
  那魅魔的臉色陡然一變,咬著銀牙,手中的絲帛猛然一抖,將自己的身影給籠罩住。
  
  而下一秒,她竟然朝著旁邊強行突圍而走。
  
  魅魔此刻也是感覺的出來了,我的出現使得這北斗七星劍陣產生了質的飛躍,倘若再留下一會兒,絕對逃脫不了狗爺此刻的下場。
  
  這可不是她所愿意看到的,在魅魔的劇本里,只要確定狗爺被我除掉之后,她便是飄然遠走,不留下一絲云彩,深藏功與名,站在黑暗的角落里冷笑。
  
  然而此時此刻,她卻被困在了局中,隨時都有可能喪命。
  
  天啊,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這樣的情緒讓魅魔這般厲害的強者也沒有了堅持下來的心思,而是想要強行奪路而逃,然而七劍早就預料到了她會有這樣的可能,就在魅魔即將脫離劍陣掌控的時候,她的前面突然多出了一只瑩白如玉的小手兒,而那手的主人,則是一個長得跟她一般狐媚的少女。
  
  我能的,我能!
  
  魅魔想著自己強悍的實力,不斷地給自己催眠,覺得自己絕對能戰勝面前的這個女孩,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那狐媚臉兒的少女黝黑的雙眼圓睜,陡然間猛一回頭,身后竟然出現了五條巨大無匹的氣流,化作了蓬松無比的勁風,朝著她撲面而來。
  
  魅魔將自己全身的功力都集中在了身上的彩綢之上,非要與這女孩兒硬拼一記。
  
  她這是在搏命,賭自己能夠戰勝得了這個看著并不怎么樣的女孩子。
  
  砰!
  
  又是一聲震耳欲聾的震響,一股巨大的氣息撲落到了地上,我們腳下的地磚陡然間也開始松動,有的甚至直接離開了地面,朝著旁邊飛濺而起,而對拼的雙方,小白狐兒固然是朝著后面推開,不過她的位置立刻有白合和朱雪婷給頂上,至于魅魔,則是一個踉蹌,朝著后面跌了過來。
  
  接著她感覺到自己的脖子一涼,有一種深入骨髓的冰冷,接著她發現了一個讓人心碎的事實。
  
  自己的脖子上,卻是被一把紅芒四溢的長劍給架著了。
  
  魅魔能夠感受得到劍上傳遞過來的兇性與暴戾,甚至能夠預感到,倘若自己這么稍微一動,那么就絕對會身首分離,腦袋瓜兒脫離脖子,鮮血朝著空中噴灑幾丈。
  
  到底是花門出身,這魅魔也是一個能屈能伸的梟雄人物,臉上在一瞬間便露出了微笑來,將手中彩綢一扔,緩慢舉起手來說道:“別這么認真好嗎?我投降了還不成么,黑手雙城你沒必要趕盡殺絕吧?”
  
  能夠抓到十二魔星這般的人物,我自然不會讓他輕易死去,當下也是將長劍穩穩地架在了她的脖子上,然后吩咐旁人將這女人給捆住。
  
  動手的是林齊鳴,他是七劍里面繩技最好的人,不但擅長教學大綱里的各種縛繩術,而且還跟多名民間專家,包括小破爛等人學過,對于像魅魔這般精通柔道和縮骨術的頂級高手來說,倒也能夠不出差錯。
  
  我的手穩得如同磐石,一直等到魅魔被林齊鳴用三種手法給五花大綁,沒有一點兒動彈能力的時候,方才將長劍移開了去,環顧四望,長長吐出一口氣。
  
  這一夜,當真是刺激無比,我們本來不過是想要找尋一點兒證據,卻沒有想到竟然會有這般大的收獲。
  
  盡管這里面有被給彌勒利用的嫌疑,但是想一想魅魔都給我順手拿下,就沒有什么遺憾了。
  
  就在我松了一口氣的這會兒功夫里,我聽到遠處有嗚哇、嗚哇的警笛聲,回頭一看,張勵耘笑瞇瞇地對我說道:“沒事,是我通知了張副處長他們過來!”
  
  好吧,終于結束了。

1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六十九章 生擒魅魔”

  1. 回復 2015/03/03

    劉正楓

    劉大姐,我的敵,我這里的七劍,就是要抓住你呀啊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