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七十章 后事詭異

  狗爺一身修為被廢,而邪靈教十二魔星之中的魅魔落網,此案基本上已經算是落下了帷幕。雖說在山莊內外的各處黑暗中,還潛伏著許多狗爺麾下的修行者,然而當瞧見這般恐怖的戰斗,而且自己的主子也都落敗了,卻也沒有一個“忠義之士”蹦出來,而聽到了警笛聲之后,更是倉皇而逃,遁入了黑暗之中。

  溫泉度假山莊背靠鷓鴣山,這些人潛入山中,一時半會,搜索難度十分巨大,而且經過剛才幾場激烈的戰斗過后,無論是我。還是七劍。都陷入了體力的疲憊期,當下最重要的,卻是保住此刻的成果要緊,倒也沒有繼續追擊,而是停留在了原地。

  張勵耘目前是我管轄的特勤一組之中的副手,考慮問題也十分全面,在出發之前,他就通知到了張副處長,而這邊落幕之后,張副處長也帶著他的人馬和市局的相關同志匆匆趕到。瞧見山莊里面的場面,大為驚訝。

  特別是看到癱倒在地上、萎頓不語的狗爺,更是驚訝得話都沒有能夠說得出來。

  這個人,難道就是在東官叱咤風云二十幾年的狗爺么?

  那個人見人怕,光聽到名字就止不住戰栗的地下皇帝,此刻居然像一灘爛泥一般。趴在了地上,一句話都沒有能夠說得出來。

  張副處長過來接手場面,警笛聲聲,整個溫泉山莊都被控制住了,接著就是組織警力對狗爺其余的黨羽進行搜查,并且救治那些受傷的、昏迷的傷員,以及收斂死者遺體。然而對于狗爺和魅魔這兩個人,我卻并沒有交出去,而是讓我們的人將他們給看得嚴嚴實實的,特別是魅魔,雖說她在此之后,被隨后趕到的阿伊紫洛服下了控制修為的藥物,但是畢竟身份特殊,我安排小白狐兒和白合對她貼身看護。

  關于魅魔的身份,我沒有對特勤一組以外的任何人說起,連領隊的張副處長,都只以為這個女人,不過是狗爺情婦之類的嫌疑犯。

  這事兒太重大了,魅魔被生擒的消息不能傳出去,連一定級別以下的同志都不能給予其知曉,這個也是對大家的負責,而至于如何處置這個女人,我相信這事兒最終還是得上報到總局去,讓總局那兒的頭頭們去研究,至于到底能不能挖出一些有用的消息,這個就不是我能夠主導的了。

  魅魔是意外之喜,而狗爺方才是我們來到南方省的主要目的,趙中華是在張副處長等人趕到的二十分鐘之后,與阿伊紫洛一同來到的現場,而我在交接完現場的事情之后,陪同他一起,來到了倒塌成廢墟的日式居屋面前來。

  這兒已經得到了初步的整理,小紅的尸體也被人安置在了一旁,不過因為她在死前被狗爺虐殺的原因,那尸體血肉模糊,慘不忍睹,簡直就能夠讓人忍不住嘔吐出來。

  那場面,實在是太血腥了。

  趙中華這些年跟著我,自然也是見過不少血腥殘暴的事情的,不過當瞧見小紅的尸體時,終究還是忍不住皺起了眉頭,露出一副悲傷欲絕的表情來。

  我知道這小子跟林家姐妹之間有一些感情,當下也是拍了拍他的肩膀,遺憾地說道:“我們已經盡力了,不過她終究還是紅顏薄命!”

  先前的時候,林齊鳴已經將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都告訴了他,趙中華也知曉這個看著柔柔弱弱的女技師,其實是懷揣著魅族一門所賦予的任務,過來并不是幫我們搜集證據,而是想要行刺狗爺,而如果沒有能夠成功的話,她便用自己的生死當做誘餌,行使那驅虎吞狼的辦法,借刀殺人,由我們來鏟除魅族一門進入南方省的障礙,也就是狗爺。

  這件事情分不清楚誰對誰錯,那小紅說到底,終究不過是一個可憐的棋子,然而可憐之人必有其可恨之處,她終究也叫人喜歡不起來。

  趙中華所有的一切都知曉,不過卻還是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給打擊到了,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沖我點了點頭,也沒有多說話。

  我在溫泉山莊坐鎮了半晚上,接著帶隊,押送一大幫子的嫌疑犯返回了城區。

  我們并沒有在城區里待多久,而是與當地有關部門的警力匯合之后,直接驅車前往省會南方市東郊的一處軍事基地,而省局的李浩然局長則在那兒等待著我們。

  狗爺雖然已經抓到了,并且伏了法,但是案子卻還有多處疑點沒有能夠找到解釋,比如那十二個失蹤了的姑娘到底去了哪里,比如狗爺這些年來,到底都犯過些什么事情,會不會牽連到更多的人,會不會引發當地官場和商界的大地震,甚至會不會影響到當地的經濟發展,這些都不是我們一兩個人所能夠決定的,故而最重要的事情我們做完了,接下來的收尾工作,依舊還是需要精力去完成的。

  不過李浩然是一個相當有領導力的人,省局在他這幾年的領導下,也陸續涌現出了一批扎實能干的業務骨干,太具體的事情,倒也用不著我們操心太多。

  經過在機關這么多年摸爬滾打的歷練,我也曉得一件事情,那就是利益均沾,這樣才能獲得好人緣,也可以走得更長遠,故而接下來的事情我并沒有大包大攬,而是有意識地交給當地部門去做,也跟李局長交流過了幾次,而唯一值得我重視的,則是對于兩個主要嫌疑人的審問,前期的部分,我基本上都參與了。

  不過即便如此,這兩個家伙也是雄霸一方的梟雄人物,自然也不是任人揉捏的面團,那狗爺一身修為被毀,當下也是生無可戀,對于任何問話,都是處于一種不做理睬的態度,至于魅魔,她更是將所有的事情都一推六二五,正常的審訊,很難從她口中得到任何消息。

  不過相對于這兩個茅坑里面的臭石頭,其余人倒也沒有那么的硬氣,當夜除了狗爺之外,在溫泉山莊落網的還有茍峰太黑社會團伙的好幾個重要任務,雖說最得他信任的保衛頭子,二號人物王大熊沒有被抓到,趁著混亂逃走了,但是從其他人的口中,我們倒也能夠找到足夠的罪證,對這個家伙進行起訴。

  在充足的物證人證面前,我們先前預料之中激烈反彈并沒有如期而至,那些跟狗爺有所瓜葛的家伙個個都是人精,紛紛與他劃分了界限,冷眼旁觀,而隨后宗教局聯合各個相關部門,對茍峰太黑社會團伙進行了大規模的搜查,將他名下的各種產業都給予了一定的清理。

  這里面涉及到好多民事和刑事部分的內容,具體的事情都是有李浩然局長牽頭來辦的,我參與得并不多,而在隨后的搜查中,宗教局在老狗在鄉下老家別墅附近的一處廢舊礦場里面,發現了一個死人坑,里面陰氣十足,埋藏了許多人的尸體,因為某些邪法,都已經腐爛,不成模樣。

  至此,整個證據鏈基本上都已經清晰了,那些失蹤不見的可憐女人,想必都已經葬身在了此處,香魂斷絕。

  隨后就是對茍峰太以及茍峰太黑社會團伙的公審,在此之前,宗教局特意請人到了那處廢舊礦場,給里面冤死的亡魂們做了一場法事,念經度化,我也參加了,望著這一幕幕殘忍的場面,我的心中充滿了莫名的感傷。

  所謂修行,到底是一件好事,還是一件壞事?

  為什么會有那么多的人,因為身上有了一些別人所沒有的能力之后,就開始為非作歹,甚至連人類最基本的道德都不遵守了呢?

  在陷入這深深疑惑的同時,我又想起了李道子臨死之前對我的交代,以及重返宗教局時,王總對我的期待。

  就是因為這世間有著這些人的存在,才需要更多的人站出來,守護它,不讓那秩序變得崩壞。

  狗爺落網之后,我沒有立即離開南方省,而是在這里繼續進行專案的調查工作,而對于魅魔,在進行了幾次常規的審問和兩次非常規的審查之后,我們這邊基本上是沒有任何辦法了,總局那邊傳來了消息,說上面對于魅魔的落網十分重視,讓我派人將她給秘密押送到白城子中去,接下來的審訊工作,則可以移交到白城子監獄一方來解決。

  白城子是一所關押修行者和重刑犯的專業監獄,它接受宗教局、民顧委、總參和社科院的共同指導,又是一個獨立之外的重要部門,我在考慮到押送過程的安全問題之后,將此事交由手下最重要的兩名大將,也就是張勵耘和小白狐兒來處理。

  張勵耘和小白狐兒離去的第二天,便是內部法庭對于茍峰太公審的日子,我也受到了邀請出席。

  然而就在我準備出發,前往公審現場的時候,卻接到了一個消息——引發茍峰太落網的重要導火索,林芝紅女士的尸體,在停尸房里不翼而飛了。

1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七十章 后事詭異”

  1. 回復 2015/03/04

    劉正楓

    難道小紅也是陰歷七月十五的生日?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