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七十一章 垂死掙扎

  在此之前,沒有誰想到有人會對林芝紅的尸體感興趣,事實上為了給這位女士一個體面的結束。我們曾經找過入殮師過來給她的尸體做過化妝,盡量還原她生前的美好,然而被老狗生生吞噬虐殺過的小紅死狀實在是太慘了,以至于好幾個入殮師都無從下手,這使得我們不得不從南方市請來了當時最有名的入殮師歐陽愛過來,方才勉強將她給恢復些模樣,然而沒想到剛過兩天,尸體卻又不見了。
  
  收到這個消息之后,當時的我并沒有特別的緊張,畢竟作為案子的重要證物,小紅的用處基本上已經算是走到了盡頭,盡管我心中生出一些疑惑,不過還是將此事暫時擱置。先去參加了對狗爺的公審。
  
  說是公審。其實為了防止民眾對于修行者的恐慌,與庭的人也基本上都屬于內部人士。
  
  當然,對于茍峰太黑社會團伙一案中涉案的其他非修行者案件,比如兇殺、賭博、販毒和經濟犯罪等等,這些是會進行另一場公開庭審的,到時候會有大量的人員將出庭,而那個則并不是我關注的重點。
  
  我并不是檢控方,帶著手下坐在了庭邊的一角,聽著檢察官對狗爺諸般罪名的控述。
  
  俗話說得好,墻倒眾人推。先前狗爺在我們的眼中,當真是堅不可摧的城堡,沒有一點兒空隙可鉆,而當他一身的修為被我廢了,而且被我現場抓住之后,失勢的他則終于不能再掩藏住自己的罪行。他這些年來橫行東官,乃至整個南方省時所犯下的罪孽,大都被陸續挖出。
  
  檢察官指出茍峰太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并犯有故意殺人罪,尋釁滋事罪,非法持有槍支罪等九項罪名,其中還有多名公職人員涉案。這個尤為引人注目。
  
  面對著檢察官的控述,狗爺供認不諱。
  
  事實上,時隔幾日,再見到他的時候,我已經完全不能從這個渾身顫抖的老人身上,再看到當初雄霸東官的狗爺威風,而是一個垂垂老矣的暮年老頭兒,他似乎認命了,安安靜靜地待審著,規規矩矩。
  
  這樣的情況實在是有些反常的,就在眾人歡欣鼓舞的時候,我的心中不由得生出許多疑惑,然而旁邊的李浩然局長卻并不以為意,覺得我這實在是有些多心了。
  
  庭審到了最后一個環節,那就是嫌疑人的自由發言時間。
  
  也就是他最后的一個辯解機會。
  
  這個是涉及到修行者法庭中獨有的一個程序,說是辯解,其實不過是給自己求情罷了,然而當狗爺被旁邊的法警扶起來之后,一直佝僂著身子的他,卻努力地挺直了腰桿,目光在法庭中巡視一圈,最后落到了我的這邊來。
  
  “陳志程,我要跟你說幾句話!”
  
  老狗沖著我喊道,聲音沙啞無比,而我則連身子都沒有起,平靜地坐著,瞇眼瞧他。
  
  事實上,對于老狗所犯下的罪孽知道得越多,我對此人越是憎惡,而當他瞧見我這么一副模樣的時候,臉上的肌肉一陣扭曲,環顧左右,緊接著緩緩地說道:“陳志程,我老狗縱橫一世,沒想到居然會落在你的手里,魅魔她當天說得沒錯,你才是一頭真正的惡魔,跟你比起來,我們其實都不算是什么,遲早有一天,邪靈教會毀在你手里的!”
  
  我平靜地說道:“多謝你的夸獎,我……”
  
  我話還沒有說完,那老狗卻接著說道:“我曾蒙上一代閔魔傳道授業,方才會有今天的成就,算起來,我也是邪靈教之中的一員,雖然我之前一直跟當今的領導者作對,但是對于那個旁門左道之人最終的組織,卻還是心存向往的,如今的我,功力被廢,已然無用,也不愿意被他們這些螻蟻一般的家伙審來審去,最后拉到白城子去給人解剖研究,那么,就讓我最后為他們做一次貢獻吧……”
  
  他的話語陡然而止,但是口型卻一直在不斷變化,我有些奇怪,而旁邊的林齊鳴則立刻反應過來,沖著那邊的法警大聲喊道:“他在念咒文,快阻止他!”
  
  老狗是在一個木柵欄里面站著的,旁邊的法警被林齊鳴這般提示,有些疑惑,還不知道如何處理,而我身邊的林齊鳴則顧不得別的,直接跳出座位,沖到了那家伙的跟前,而老狗這時則突然帶著強烈的憎恨,怨毒地說道:“我,身上流淌著嘯天三頭犬血液的男人,用我這尊貴的血液向陳志程詛咒,愿他立刻永墜深淵,靈魂永遠不得解脫,在深淵之火的灼燒下,反復千年,嚎叫不停,不得安歇!”
  
  這詛咒每一句說出來,老狗的臉便脹紅一分,說到最后的時候,他身上的血管一齊破裂,凝出了一個狗頭形狀的血色符文來。
  
  這符文化作一道光,穿過了法警、林齊鳴和我面前的幾位,一直射到了我的腦門上,那速度近乎于光,我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便直接中了招。
  
  瞧見自己最后的一擊成功,那老狗陷入了狂喜之中,陡然狂笑道:“哈哈哈,你毀了我的一生,那就讓你陪著我一同下葬吧!”
  
  在他瘋狂的笑聲中,我緩緩地站了起來,瞧見如此情形,老狗陡然變色,失望地尖叫道:“你……這怎么可能,你怎么能夠中了我的詛咒,卻依舊無事?”
  
  我板著一張臉,面無表情,事實上在那血色符文入體的一瞬間,我曾經以為自己大禍臨頭,然而沒想到它一入到深處,便立刻被另外一種同樣屬性的力量給吞噬了。
  
  我心中頓時釋然,曉得同樣身為詛咒,我身上的十八劫,可比這個高級無數倍,自然造不成什么危害。
  
  倒霉也有倒霉的好處,我心中苦笑,卻并不準備告知于狗爺,而是平靜地站起來,緩慢地走到了他的跟前來。
  
  我看著這一位曾經叱咤風云的老人,嘴角一咧,不屑一顧地說道:“無聊!”
  
  說完這句話,我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法庭,身后傳來了狗爺歇斯底里地怒吼,以及到了一半,戛然而止的聲音。
  
  狗爺倒下了,他的人生也終于走到了盡頭。
  
  我出了法庭,剛剛返回臨時辦公室,李局長便找了過來,一是安慰我,二來是打聽情況,當得知我并沒有任何事情之后,遞給了我一根煙,點燃之后,與我一同感慨了一下狗爺之死。
  
  接著李浩然跟我聊了一下案子破獲之后的情形,他告訴我,魅魔雖然什么都沒有招供,但是狗爺覆滅之后,魅族一門、甚至邪靈教即將大舉進入南方省的趨勢,已成定局,經過這么多年改革開放的發展之后,南方省已經超越了臺灣和香港,成為我國經濟規模最大,經濟綜合競爭力、金融實力最強的省份,這是一塊大肥肉,無數人等著下手,而就他而言,總是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若是我有想法,他可以跟總局提一下,把我調到這兒來履任。
  
  接到了他的這個邀請,我十分意外,畢竟除去他口中所說的種種困難,作為經濟總量占全國八分之一的省份,有關部門的分量舉足輕重,李局的退位讓賢,著實讓人有些看不透。
  
  在思考了幾秒鐘之后,我還是婉拒了他的提議。
  
  雖然如果我能夠替代李浩然,出任他現在這個位置,對于我仕途的發展,有著至關緊要的意義,但是我終究還是沒有太多管理的經驗,讓我從一個沖鋒在第一項的技術性人員,變成一個管理者,這個對于我來說,實在是一個大挑戰。
  
  就目前而言,我終究還是不能很好的勝任。
  
  李局嘆了一口氣,也沒有堅持,抽完一根煙之后便離開了,隨后趙中華推門而入,找到了我。
  
  我本以為他是過來跟我說起案子的事情,沒想到他竟然向我提出了辭職。
  
  這事兒著實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而當我問起他到底是什么想法的時候,趙中華告訴我,說起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據他所知,小紅也是一個出生于鬼節的女子。
  
  我皺著眉頭,對他問道:“你的意思是,這件案子還沒有算完?”
  
  趙中華沒說話,他知道如果自己點頭肯定的話,基本上算是否定我們這些天來的所有努力,他不能這么做,只是低下頭,深吸一口氣,然后對我說道:“老大,我覺得這里面一定還有些東西,是我們沒有注意到的;特勤一組很快就會回京了,而我則想留下來,繼續調查此事。”
  
  我盯著他的眼睛,平靜地說道:“那也不用辭職啊?”
  
  趙中華咬了咬嘴唇,然后說道:“老大,我覺得我已經不能勝任目前的工作了,在整個特勤一組里面來說,我已經是一個多余的成員,不如趁著現在的機會,跳出來,做一些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吧……”
  
  他的這一句話,說得我陡然一驚,也使得我終于明白了趙中華為何會在這個時候,提出辭職的原因來。

4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七十一章 垂死掙扎”

  1. 回復 2015/03/04

    劉正楓

    咱家沒猜錯吧,話說這都第70章了,洛小北還沒露面么?

  2. 回復 2015/03/04

    ξ 黯淡︶

    繼續更新加油~~~

  3. 回復 2015/03/04

    符王

    耐心等待…

  4. 回復 2015/05/20

    陸左

    放屁!是毀在我手里了好不!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