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第七十二章 赴任黑省

  趙中華這個時候跟我提出離職,小紅的死和尸體被盜,只是其一。更深層次的原因,則是因為他在特勤一組里面,已經找不到存在感了。

  之所以如此說,是因為特勤一組里面,歐陽涵雪和阿伊紫洛兩位女士都是文職,一個負責后勤工作,一個負責技術指導,都不用沖鋒在前線,歐陽涵雪甚至長居京都,負責居中聯絡,都不用隨行出任務,而其余的成員,除了我一個頭兒之外。都是七劍之中的一員。在這樣的隊伍中,盡管沒有人對趙中華隔離,但是他自己,卻能夠感受到無形之中的生分和疏離。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七劍之間,因為有羽麒麟和北斗七星劍陣的聯系,自然更加熟悉一些,七劍一體,而在這之外的趙中華,不管跟大家的關系處得如何。終究會有自己是外人的感覺在。

  這個才是最為致命的,趙中華找不到自己的存在感,就會變得無比的失落,也始終不能融入于這個團隊里面來。

  他已經發現,此時的特勤一組,已經不再是有努爾、徐淡定時期的特勤一組了。盡管他與所有組員的相處都沒有任何問題,甚至跟大多數人都是極好的朋友,但是自己終究到底,還是被實際地邊緣化了。

  更加讓趙中華覺得心中掛礙的是,本來這七劍的名額里面,是有自己的。

  他不過是運氣不好,被一場急性闌尾炎給拖延了。

  趙中華心中負面的情緒由來已久。而這是我之前沒有留意的,經過這么長時間的醞釀過后,隔閡已然產生,而且在此刻已然爆發出來,我便知道,即便再多的彌補和挽留,也不可能再將他的心結給消除。

  果然,在我極力地挽留之下,趙中華依舊堅持了自己的想法。

  我沉默了好一會兒,然后問他目前,到底有什么打算。

  趙中華告訴我,林芝紅留下了一個妹妹,目前正處于宗教局的監管之下,如果可以,他想求我跟省局那邊說一聲,由他來做小穎的監護人,因為他那天在勸林芝紅與我們合作的時候,曾經答應過對方,一定會給她妹妹一個可以舒適成長的環境,而也正是因為她,這才使得趙中華最終下定決心,脫離現在的特勤一組,改變目前的生活方式,讓自己變得穩定下來。

  我點了點頭,讓他繼續說。

  趙中華講他有一個想法,就是在東官這兒落戶,第一呢,是他總感覺這失蹤案有一些蹊蹺,他心中有執念,想要花時間慢慢地調查,第二則是他曉得隨著南方省的迅速發展,閔教以及狗爺勢力的衰敗,一定會有更多的惡勢力會在這里擴展,他希望能夠扎根民間,暗中觀察,好以后能夠對我有一點兒幫助。

  聽到了他的這話兒,我心中陷入了沉默。

  若是說貪圖安逸,趙中華解甲歸田之后,最好的去處自然是返回滄州,因為那兒是他的老家,無論是親人還是朋友,都比這個陌生的城市多得多,沒有一點兒后顧之憂,然而他現在卻因為更深層次的東西,留在了這里,可以知曉,趙中華雖然執意離開特勤一組,但是卻并沒有想著卸下自己肩頭的責任。

  他只不過是想用另外一種方式,來證明自己的存在,其實是對我有用的。

  我與趙中華談了好久,最后的時候,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說我還會在南方省再待一段時間,讓他再想想,等我走的時候,會再征詢他的想法。

  趙中華離開之后,我將自己關在辦公室想了很久,想起最初與他見面的時候,他和他師父萬三,武當道士方離一同出現,助我一臂之力,而后我初建特勤一組,趙中棣向我推薦了他,這破爛掌柜便一直都是特勤一組的成員,這些年東奔西走,出生入死,從一個青澀的少年人,變成了總局精英,本以為會一直待下去的,沒想到事到如今,終究還是要離開。

  是我錯了么,還是別的什么原因?

  我捫心自問,終究還是找不到答案,而后又經過了一周忙碌,案子終于算是初步了結了,而我讓特勤一組的組員對于趙中華的挽留終究還是沒有成功,與他關系最好的小白狐兒,此刻剛剛從白城子辦完了魅魔的交接,便立刻馬不停蹄地飛回了南方市,然而在進行了一場深度的交談之后,也遺憾地告訴我,趙中華去意已決,已經沒有再挽回的余地了。

  既然如此,我也只能好聚好散,通過關系,將被監控起來的小女孩林芝穎保釋出來,交到了趙中華的手上,緊接著又囑咐省局和東官市局的諸位同事,對我這個小兄弟,一定要多加關照。

  李浩然知道我手下的趙中華想要離隊,落戶東官,當時也是激動了一番,他自然曉得,從我特勤一組出來的人,必然是精兵強將,莫名地興奮了好久,說南方省局一定會好生安排,對他重重提拔的,然而當他知道了趙中華并非是要下地方,而是徹底地脫離這個系統,整個人都喪氣得不行,找我聊了三回,說我實在是太浪費人才了。

  我自然也知道這事兒辦得實在是太鬧心了,也沒有阻攔他對于趙中華的拉攏,不過在離開南方省的前一天夜里,省局和市局的相關領導給我們舉辦的慶功宴上,趙中華向我透露,說他已經用這么多年的工資和津貼補助,在東官城南盤下了一家廢品收購站,準備長居了。

  聽到他的匯報,我完全無語了,當初我們一直拿他在家的諢名開玩笑,沒想到事到如今,他終究還是成為了一個破爛掌柜。

  慶功宴上,我還見到了趙中華收養的小女孩兒林芝穎,當真是唇紅齒白,模樣清秀,十足的一個小美人兒。

  光看長相,這小女孩兒長大了,說不定比那林芝紅還要漂亮幾分,如此說來,這趙中華倒也是個不要江山要美人兒的家伙,如此一說,卻也沖散了許多離別的情緒。

  像是這樣的慶功宴,本來大家都是淺嘗輒止的,不過因為趙中華的離開,特勤一組的眾人都來了情緒,紛紛展現出了自己的酒量來,結果到最后,省市兩級的相關領導,包括李浩然局長,都有些喝醉了,我們這兒的大部分人也都是有些飄,至于趙中華,早已經被小白狐兒灌得酩酊大醉,哭得像一個孩子。

  盡管他執意要離開,但是內心深處,恐怕也是不太想放棄現在的生活,離開我們這些戰友和同事的。

  會場之中,唯一沒有醉的,除了酒量被北疆王培訓出來的小白狐兒,也就只有我了。

  此時的我魔功大成,些許酒精對我已經沒有太多的作用,不過不知道為什么,我卻總是想要一醉方休的沖動。

  盡管這個時候,與當初努爾、徐淡定的離開并不相同。

  次日,宿醉未醒的特勤一組辭別了南方省的諸位領導和同事,踏上了北歸的列車,趙中華來到站臺送我們,一直到火車出發,遠遠的,都還能夠看到他在揮手告別。

  回到了總局,諸多事物都需要處理,不過有著歐陽涵雪和張勵耘這兩個得力副手,這些我基本上都不用太多的操心,陪著宋司長去見了一回總局的幾個大佬,將此事的過程講了一遍,并且說出了我對于邪靈教的擔憂,會后許映愚許老找到了我,詢問我有沒有外調的想法,王總有意將我調到地方去掛職,混一段時間的資歷,然后再返回中央來。

  許老是宗教局創立之始的元老,兩千年后,已經逐步地退出日常事務的牽絆,而是轉入幕后去,而由他來找我談話,基本上也屬于最核心的意圖了。

  我知道這個對于我來說,其實是總局對我的一種栽培,因為沒有過地方就職的履歷,在未來并不是很好提拔,也不敢有太多的推辭,當即表示服從總局的安排,然而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事情是,關于我下去掛職的命令隨后幾天就下來了,并不是我預想的南方省,若是將我給落到了祖國最北方的黑省去,掛職做一個沒有太多實權的業務副局長。

  這樣的安排,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而我自己也有些不明白上面的意思,好在我離開之后,特勤一組并沒有空降一位新的領導過來,而是由目前的副組長張勵耘負責。

  這樣的安排無疑能夠安定住特勤一組所有人的軍心,而考慮到特勤一組的戰斗性,我并沒有帶著任何人離開,而是孑然一身,孤身前往。

  畢竟我此番過去掛職,不過是半年的時間。

  對于我的安排,七劍里面的大部分都是支持的,唯獨小白狐兒并不愿意,雖然她是特勤一組的大姐大,不過終究還是個孩子,這些年來跟我分離的時間并不多,想一想這半年時光,多少也覺得有些難過。

  不過事情決定了,就沒有半點兒回旋的余地,2000年的時候,我簡單地辦完了交接工作,便前往黑省,孤身一人。

1條評論 to“第十一卷 第七十二章 赴任黑省”

  1. 回復 2015/03/05

    劉正楓

    破爛掌柜趙中華由此而來!但是從沒見他使過“黃狗撒尿”這一招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