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一章 清閑副局長

  突然將我丟到黑省這么一個陌生的地方去,可能是怕我心里面有想法,在臨行之前。宋司長還特地找到了我,與我進行過一次深入的談話。

  宋司長告訴我,別看黑省在我們國家的版圖里面,算不得什么重要身份,但是它是我們國家的重工業基地,從北洋張作霖時期就一直開始經營起來,先后經過了北洋、民國、日據以及解放等時期的發展,現在也是我國重工業和軍工業最根本的地盤。

  而正因為如此,以及它特殊的地理關系,使得這兒的情況,比其他地方顯得更加復雜。

  他所說的復雜,是說這里有著大量的勢力在此交集,黑省、包括整個東三省。充斥著北方俄羅斯、東邊的朝鮮、韓國和日本。以及歐美的特殊人物,同時因為這些年來的國企改制,又產生了大量的社會閑雜人員,迫于生活的壓力,以及彪悍的民風,便有很多人另辟蹊徑,不斷有大大小小黑社會性質的幫派產生,使得那里的維穩形勢十分嚴峻。

  當然,上面之所以屬意將我下放到黑省掛職,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其實還是因為我們總局的頭兒,王總。

  據說,黑省就是總局王紅旗的龍興之地。

  這位曾被我師父評為最有可能是天下第一的修行者,就是從黑省走出來的強者,而據內部消息,這位老大在建國之前。曾經是一位叱咤東北的大胡子,后來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加入了抗聯,接著便成為了紅色政權的守護者,這里面有許多傳聞,譬如三顧茅廬,或者是投桃報李。以及他與許多共和國締造者之間的傳聞逸事,不過都演義,做不得真。

  總之大家都知道,黑省是王總的大后方,也是他最堅定的支持者。

  現任黑省省局的老大何奇,便是他親自帶出來的鐵桿手下,跟我和七劍之間的傳承,基本上是一樣的。

  宋司長的話語沒有挑明,不過從他這話兒里面的意思,應該也印證了王紅旗先前跟我談過的話語,那就是想讓我們這一批人迅速成長起來,并且屬意從其中挑選出新一代的領導者,我正好是其中之一,而且還是最受看重的一個,所以才會將我給下調到那里去,希望我的表現,能夠得到原來那幫鐵桿手下的認可。

  這個,才是莫大的榮耀。

  順便說一句王總的軼聞,因為他與邪靈教的那位天王左使同姓,故而在他當初還在嘯聚山野的時候,確實與那一位,并稱為“綠林雙王”。

  只可惜那一位天王左使變成了最讓人頭疼的對手,而我們的王總,他則成為了我們這個國家的守衛者,兩人一黑一白,最終分道揚鑣。

  我的上任,是總局政治部楊夏主任送過去的,過程很低調,到達黑省的當天,我與省局的幾位領導都碰過了面,何奇局長是一個接近六十多歲的小老頭子,戴著黑框眼鏡,斯斯文文,像大學教授多過于這種機構的領導,滿面笑容地與我握手,表現得很隨和,不過那小眼睛藏在酒瓶底厚的眼鏡后面,卻散發出看穿世事的銳利光芒來。

  不愧是跟過王紅旗的老干部,別的不說,光這樣的氣場,便能夠讓人感覺到一股不凡的威嚴來。

  在面見黑省的主要領導班子的時候,有一個人有些出乎于我的意料之外。

  這個人就是吳琊。

  我都快要忘記他了,而見面的時候方才想起來,二十多年前的時候,他曾經作為現任南方省局局長李浩然的副手,在金陵市江寧分局里面任副局長,而我則是下面科室里面的一個小小辦事員;后來這位一路升遷,上一次我知道他的消息時,卻是已經成為金陵市市局的正職領導了,沒想到他到現在,居然升遷到了黑省,與我一樣,成為了黑省省局的業務副局長。

  按理說這是熟人見面,十分親熱,不過當初我在江寧分局的時候,就已經領教過這一位的手段,并不是什么容易相處的人,對我一直都看不順眼,而現如今我們兩個年紀相差快三十歲的老少,居然同一級別,在一起共事,對于他來說,其實也是一件比較諷刺的事情。

  于是結果的確如我所料,見過面后,他對我的態度并不熱情,而是不陰不陽地說了兩句話之后,便顯得分外沉默,弄得場面頗有些尷尬。

  不過除了這位吳副局長之外,其余人對我倒還算是不錯,特別是那位不動聲色的何局長,笑瞇瞇的,就像個老好人。

  楊夏主任將我送到任之后,吃過晚飯便回京了,而我則在省局后勤部的安頓下,在省局招待所找了一個套間住下,次日一早,局領導會議上面討論了我的分管工作,原則上負責業務四處的督管工作,承辦三大教之外的宗教事務管理工作,調查研究并提出政策建議,承辦設立宗教院校相關事務和具體指導工作。

  這職位看著十分冠冕堂皇,不過基本上都是屬于文職工作,不管人事、不管財務、不管具體的一線任務,我發現自己最終的結果,卻是被高高地掛了起來,當成了一個擺設。

  按理說,一個堂堂總局二司副司長,統領特勤一組這樣王牌部門的骨干,被下調到過來,做這種每日喝茶看報、毫無實權的工作,著實是有些太扯淡了,換做是旁人,說不定心里面肯定就生出許多不滿和意見,找到上面大吵大鬧了,然而對于我來說,卻是求之不得的事情,畢竟有了這么多空閑的時間,我也可以將時間花在提高自己的修行上了。

  故而我沒有表現出太激烈的反應,而是在了解過情況之后,將手頭接管的一些事物,都交給了四處處長和兩個副處長手上,自己基本上就當做一個尋常掛職的領導便好。

  當然,四處是一個真正的清水衙門,跟那種一線部隊根本沒辦法比,每天就是提出一些根本不著調的政策性研究,以及配合旅游部門組織一些宗教活動,倒也沒有太多的事情煩我。

  不過我這邊清閑無比,并不代表著整個省局也可以一樣安逸,事實上,隨著近年來東北經濟的連續下滑,以及之前我說過的幾點原因,案子還是比較多的,而我到任之后的兩個月里,薩滿、巫術、邪教以及各種神秘兇殺案、間諜案頻頻發生,弄得省局一時之間忙得不可開交,而負責這些事物的吳琊副局長則是急得滿頭白發,牙齦出血,找何局長都鬧了兩回,說自己精力有限,實在是有些頭疼。

  而每到這個時候,何局長便會將我給抬出來,說如果他覺得實在是難以勝任的話,可以讓我出來,幫著做些事情。

  省局里面,除了正職之外,最有權勢的,就屬負責一線任務的業務副局長,也叫做常務副局長,算是排名第二的領導,地位也比別的領導要更高一些,手上分管的事情越多,代表著身上的權力越大,吳副局長本來就有些膩歪我,哪里能將手上的權力給交出來,當下也是緊咬著牙關,打腫臉充胖子,說自己沒事,還是可以頂一頂的。

  年輕人做事不牢靠,總得有老家伙在前面頂著,方才能夠辦正事。

  這是那位吳副局長的原話,傳入我的耳中,我也不過是笑笑而已,事實上我來到黑省的這兩個月里,基本上都沒有參與其中任何的權力斗爭中,不與任何人紅臉,甚至連一向對我腹誹不已的吳副局長,都是笑容以待,這讓許多等著看我爆發的人大跌眼鏡,想著這就是傳說中異常彪悍的黑手雙城?也不過如此嘛。

  這是別人的看法,事實上我到黑省來,真正也就是掛職的,也沒有什么占地盤、拉攏勢力的想法,畢竟這兒是人家總局王總的大本營,我若是做得太積極了,卻也顯得有些不成熟。

  除了每日的修行之外,我倒也借著工作的便利,與黑省當地的諸多佛道兩教的人士有過交流,雖說這里面很多都并非修行者,或者不是高手,但好歹也是混了個臉熟,也算是了解了一些當地的情況,而說到高手,在黑省倒是有一位鼎鼎有名的大人物,也是天下十大之一,牡丹江天仙宮的三絕真人,這位道長除了道術之外,還精通薩滿巫術和通靈術,是個了不得的真修,只可惜我前去拜訪的時候,被婉拒了。

  婉拒的原因,雖說是真人遠游,不過我卻打聽到,對方其實并不太愿意理會我,一來是因為我的“惡名”,二來感覺自己是天下十大,理應跟我師父陶晉鴻同輩論交,而我倒也還沒有夠資格。

  這件事情原本我也不以為意,不過后來經過有心人的傳播,卻也成為了一時笑柄,導致好多人瞧見我,眼神都怪怪的。

  此事就我而言,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然而我卻沒有想到,盡管我親自前去求見而不得,但是最終還是與那位頗有些倨傲的天下十大見上了面,而緣由,則是因為一起在當時鬧得紛紛揚揚的大事件。

  日本神道教高手清河伊川,來華挑戰。

1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一章 清閑副局長”

  1. 回復 2015/03/05

    劉正楓

    第三部真的是苗疆國事王紅旗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