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十章 林記玉器行

  雖然聯系上,但是因為有了當場被人下降的經歷,讓李秋陽心有余悸,所以行蹤變得神秘起來,也不敢再次露面,與跟他接洽的珠寶商們通話時,只是說等他解開石再說。不過話說回來,緬甸玉石交易會從舉辦以來,時至如今,已經形成了一整套的管理制度和慣例,貨物的運送,都是由專門的保險公司負責執行,所以李秋陽也并沒有太過擔心。

  他只是怕有人針對他本人動手,就如同下午那個被稱為吳楚的胡子男一般,這他肯定就怕。

  不過,為了長遠的利益考慮,作為活動的舉辦方,緬甸軍政府自然不希望在自己的治下出現客商一出會場,就遭騷擾攻擊的事情,這可是臉面問題。說不定李秋陽能夠得到組織方,暫時的保護。

  李家湖告訴我們,李秋陽將于明天下午交易會結束的時候,與有意出價的各商家碰面,商談出售玉石的事宜。我問李秋陽把石頭解出來沒有,如果解出來了,是什么樣子的?如果有照片,我們也好判斷行事。

  李家湖搖頭說沒有,一切都要等消息。

  回到酒店房間的時候,我問雜毛小道,說能不能通過你那牛波伊烘烘的“大六壬”來推算一下,找出李秋陽的住址?雜毛小道搖頭說不行,真以為他是神仙啊?我心中煩愁,空落落的,一想到那塊石頭若真是麒麟胎,三叔也便有救了,而兩個朵朵也能夠分離出來,暫保無礙,就忍不住想要得到。

  交易會已經舉行了兩天了,李家湖和顧老板都開始忙活起來,晚餐只有我們三人和雪瑞、許鳴參加。看著桌子前顏色鮮艷的菜肴,我也沒有什么食欲,只是陪著大家伙聊著天。許鳴的談意很盛,給我們普及起緬甸的局勢,還談及了目前仍然有爭端的撣邦地區,講到了著名的金三角,講到了毒品大王坤沙……

  拋開別的不談,許鳴確實是知識淵博的家伙,對緬甸也十分了解,甚至還會說日常的緬甸語,而且他的確是一個能讓人愉快的家伙,所以晚餐的氣氛還算是熱烈。

  飯到中途,從餐廳外面飛來一道黑影,在旁人詫異的目光之中,虎皮貓大人御風而來,嘎嘎地大叫餓死了,餓死了。真不知道這個家伙是怎么找到這里來的。我們趕緊給它準備食物,虎皮貓大人罵罵咧咧,嘗了幾口桌上的湯,說咸,太咸了,這鬼地方的鹽不要錢是怎么的?

  它這么一鬧騰,飯是沒法吃了,不過好在大家都已經吃飽了,倒也不在意。

  雪瑞和許鳴早已經習慣了虎皮貓大人的神奇之處,反而是雪瑞的女保鏢,在鄰桌頻頻回頭,打量肥母雞一般的虎皮貓大人。等到虎皮貓大人酒飽飯足,跳上了小叔的肩頭,我們離開了餐廳。正準備乘車回酒店,小叔拉住了我,然后對雪瑞和許鳴說我們還要在這附近買一些紀念品,過一會兒自己回去。

  雪瑞奇怪,說那好啊,一起去?

  小叔沒說話了,反而是雜毛小道立刻自覺地露出了一幅猥瑣豬哥樣,說小妹妹,有的事情你還太小,所以就不好跟你講了。紀念品分好多種,有的你能買,有的不能買,只能自己試。我們要去的場合,不適合小女生去,所以呢,你和你致遠堂叔就乖乖地回酒店睡覺吧?而我們呢,回來得會比較晚的。

  躺槍的小叔和我尷尬地把頭扭過去,不說話了。

  雪瑞的臉一下子遍布紅霞,粉撲撲的,罵他流氓,還說緬甸這里的姑娘……這么丑,你們口味真重!女保鏢在旁邊扶著雪瑞的手,像對待一個真正的盲人一樣,小心翼翼,這會兒投向我們的目光,十分鄙夷。倒是許鳴一眼就瞧出了什么,沒有說話,反而是勸著雪瑞離開。

  看著三人開車往酒店的方向離去,雜毛小道笑著問我,說小毒物你不會怪我破壞你在小蘿莉心中的形象吧?我聳聳肩,說大家都是聰明人,你以為能開天眼的雪瑞,會有多傻?話說回來,我跟雪瑞之間清清白白,最多也只是大哥和小妹的關系。要知道,我喜歡的是黃菲。

  雜毛小道嗤之以鼻,說得了吧,之前還是大叔,現在變大哥了。再有,你和黃警花有多久沒聯系了?

  我說真正的愛情是值得起考驗的,雜毛小道扭過頭去,問虎皮貓大人,說大人你怎么看?虎皮貓大人在小叔的肩膀上走來走去,說一對傻波伊。罵完之后,它開始說起事情。原來它之所以離開,是去跟蹤李秋陽去了。那個黑胖子離開會場之后,轉車幾次,到了一個私人工坊,然后把那石頭開了。工坊的門窗緊鎖,它進不去,所以也不知曉里面到底是不是麒麟胎。但是大人它推斷不像,反而是另外一種東西。問題在于,李秋陽自以為做得神秘,卻已經被好幾路人馬盯上了,那玉石今晚肯定會易手,妥妥的。

  說完這些,虎皮貓大人問我們,要不要去湊熱鬧?

  好幾路人馬?這么說來,那還真的是一趟渾水了。看看今天那個出手的黑瘦漢子,便知道仰光這里的水有多混濁了,淺坑里不知道蹲著多少王八,如果我們貿然加入,其中有多危險,還真的是很難說啊。而最重要的是,那東西是不是麒麟胎,這還是兩說呢。

  小叔沒有說話,雜毛小道看著我,我則皺著眉頭問那石頭是麒麟胎的概率,到底有多大?

  虎皮貓大人這鳥腦袋一偏,想了一會兒,說大概兩成吧……

  一想到危在旦夕的三叔和隨時可能遭遇危機的朵朵,我咬著牙,說干了,咱們也去湊個趣,未必我天朝的男人,還怕那些個光腳丫子不成?人死卵朝上,不死萬萬年!雜毛小道拍手大笑,說在這緬甸的大馬路上走著,確實沒看到一個入眼的小妞,老蕭我一肚子邪火,總是要發出來的。好基友,一輩子,走起!

  小叔沒說話,而是伸手去招出租車。

  虎皮貓大人拍打著翅膀飛到半空中,說果不其然,你們這一伙人都是亡命之徒,真的合大人的口味。放心了,跟著大人我混飯吃,一切事情,都有我罩著。

  ********

  二十分鐘之后,我們來到了一處陌生的街頭,遠離繁華的商業街,周遭的建筑都是緬甸風格的房屋,也有一些英式的紅頂小樓,在來的路上,有一片波光粼粼的大湖,花圃里鮮花盛開,有熱帶樹木在道路兩旁哨兵般挺立,空氣中有潮濕溫熱的風吹來,粘粘的,有種說不出的難受。

  這是仰光市里一個極普通的小區,街上到處都是穿著清涼的本地人,街上的店鋪好多都是前店后作坊的形式,讓人意外的是居然有的招牌還是中文的,這個讓身處異鄉的我們感到十分的親切。

  有幾個光著脊梁骨的本地小孩朝我們跑了過來,然后拉著我們的衣角,嘰嘰咕咕說些什么。

  我們幾個有些發愣,看著這些又黑又瘦的小孩子伸出手,然后一雙雙渴求的眼睛望著我們,不知道在是怎么回事。想掙脫開,然而這些小孩抓得很緊。我們面面相覷,而虎皮貓大人則發話了,說他們在找你們這些外國游客要錢呢,隨便給一點。原來如此,我一邊掏出兌換的零碎緬幣給這些小孩,一邊問這肥鳥兒,說大人你還懂緬甸語?

  虎皮貓大人傲然說是,想當初大人也是通古博今、集大成者,區區緬甸語那能夠難得倒它……它吹噓了一會兒,然后說好漢不提當年勇,不跟你瞎侃了,前面那處寫得有中文“林記玉器行”的店子后面,就是黑胖子所在的工坊,不知道這小子走了沒有,我再去查探一番。

  說完話,它展翅高飛,朝遠處而去。

  為了不讓人注意,我們走到了一處陰影的巷道角落,看著那大門緊閉的店子,實在想不通為什么李秋陽會來到這么一個地方窩著,干嘛不到交易會指定的酒店住下,享受組織者軍方的保護呢?

  我正沉思著這個問題,小叔突然出聲說道:“小心,有人……”他的聲音又快又急,我瞥眼看去,只見一個身形猶如貍貓一樣的女人,從巷道盡頭輕輕地踏步而來。她體型小,但是靈敏,不一會兒就竄到了我們的面前,不問緣由,不說話語,抬手便是一抓。

  這女人的手上套著一個烏黑的手套,而手套上有五道金屬勾抓,尖銳得發亮。

  小叔首當其沖,也不客氣,抬起左手,就跟這女人硬拼了一記。

  他的左手在神農架的時候被一道黑影子齊肘斬下,現如今裝上了一根堅硬的鐵拳,跟這女人的手套硬拼,那女人自然不敵他這老辣的生姜,一招便露出了空門,雜毛小道看得眼熱,雙手當中一抓一攬,便將這女人給抱在了懷里,緊緊制住了要害,不讓人動彈。那女人張口想叫,小叔伸手,準確地堵住了她的嘴巴。

  而我則瞳孔驟然收縮,看著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林記玉器行的門口。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