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三章 你得干翻我

  我離開省局的時候,輕車簡從,就帶了一個并不親近的秘書小李。和司機班的司機小魏兩人,連夜趕往我們國家最北邊的城市黑河。

  臨走之前,我給省局的老大何奇掛了一個電話,將我準備前往黑河調研的事情給他匯報了一下。

  話還沒有說完,電話那頭出現了何局爽朗的笑聲,他告訴我,說老吳來他這里剛剛鬧過一場,說有的同志,一點兒也不把自己當做是自家人,他低聲下氣地求上門來,結果卻給直接回絕了去,老吳這回算是狠下心了,已經帶著人先一步前往黑河了。到時候若是出了什么事情。殉了職,也沒有什么了不起的,總比有的人軟蛋的好。

  我手指在桌面上輕輕叩動,平靜地說道:“何局,我去黑河,倒不是跟吳副局長同事情深,也不是以官方的身份過去的,只是去瞧個熱鬧,沒有必要的時候,是不會將身份跟亮出來的……”

  聽到我的話語。電話那頭的何局長頓時就哈哈大笑起來,很肯定地說道:“王老大告訴我,說你陳志程是個有勇有謀的帥才,我一直不服,沒想到這件最讓我們頭疼的事情,卻給你想到了訣竅——對。也對,我們官方插手,必然會引起很多反彈,如果隱姓埋名,做了什么事情,別人也怪罪不得,實在不行。隨便找一個人來搪塞,也是可以的!”

  兩人相互地交換了意見之后,我便出發了,臨行之前,我告訴秘書和司機,說我這次下去,并不想鬧得沸沸揚揚,所以行程還需要保密,不可外傳。

  秘書小李是去年招過來的大學生,雖然是神學院畢業的,普通人看來或許是個練家子,但是本身的修為并不算厲害,也入不得我的眼中,基本上一直在做一個文職工作,而我來的這兩個月里面,中規中矩,都是由他來幫我安排一些行程,算不上親近,私底下也一直沒有什么來往,所以越發地誠惶誠恐,連忙點頭,拍著胸脯保證。

  倒是那司機小魏顯得鎮定許多,他是退伍軍人出身的,在省局司機班里面做了五年多的司機,平日里也見過許多領導,并不會特別在意我的想法。

  我們是下午從哈市出發的,跟吳副局長他們差不多錯開了一個多小時,沿途的路況并不是很好,一直到了第二天的凌晨方才到達,一路上幾人也是頗為疲累,到達了黑河市區之后,也是沒有再折騰,直接在附近找了一個旅館住下,而次日清晨,吃過早餐之后,李秘書問我是否要聯絡當地的宗教局負責接待。

  我笑了笑,阻止了他的提議,要曉得,像是我們這樣的特殊部門,在這樣普通的地級市里面,雖然也有,但是涉及到分管部分的事物卻并不會有,那是真真正正的清水衙門,都指望著財政飯過日子呢,招待費緊巴巴的,這個時候過去,別人雖然表面上不能說什么,背地里,指不定就在罵娘呢。

  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黑河市的宗教局基本上都是擺設,而即便有幾個熟悉情況的人員,恐怕也是被吳副局長給征調了,還等不到我去叨擾。

  我想了一下,決定放這兩個小子的假,讓他們在黑河這邊自由活動,而我則自己一個人出發。

  當然,他們兩個對外,可得匯報說是我跟著他們在一起的。

  對于我的要求,李秘書表示了服從,不過還是有一些憂愁,覺得領導辦事不叫自己,多少也是說明他做得實在是有些不稱職,而我此刻卻也沒有太多的時間來照顧他的想法,除了我們住的旅店之后,我便在寬敞的大街上溜達,四處游蕩,看看能不能找到一兩個認識的江湖同道,然后混進那位清河大師來華挑戰的會場去。

  我走了一會兒,卻并沒有收獲,心中一動,叫了一輛的士,讓他帶我到市里面最有風味的早點餐廳里面去。

  那司機倒是個本地人,熟門熟路,將我一路拉到了一家俄式餐廳里來。

  黑河與俄羅斯遠東地區第三大城市布拉戈維申斯克市隔江相望,飲食里面通常是東北菜系的特色,卻也不乏俄羅斯的風味,我進入其中,找地方坐下,然后在服務員的幫助下,點了這兒最有名的黑魚子醬配酸奶油、熏鰉魚配煎餅和俄羅斯炭燒大茶壺煮制風味茶,慢慢悠悠地享用起來。

  而就在我剛剛把那黑魚子醬吃完的時候,便瞧見有好幾個一臉江湖氣息的漢子走了進來。

  這幾個家伙一進來就吆五喝六,將服務員支使得團團轉,而落座之后,便用一股子大棒茬子的口音,開始議論起了這一次的比試來。

  最先發言的,是一個滿臉粗豪的大胡子,這哥們足有一米九的大高個兒,沖著旁邊的三位兄弟說道:“那清河伊川,聽說是北海道的第一高手,也是當今日本國里有名有姓的頂級高手之一,這一回他跑到咱們這兒來,要為自己的那兩個徒弟報仇,來者不善,只怕是又要有一場腥風血雨了,你們說,羅滿屯的那幫胡子,能不能干得過他?”

  有個帶著黑框眼鏡的中年男子一臉沉穩地搖頭說道:“羅滿屯雖說是咱們這疙瘩最厲害的幾處道場之一,但跟長白山天池寨并不一樣,那甚么清河要是敢惹天池寨,只怕守在京都的王紅旗都要下來了,而羅滿屯數來數去,也就牛老根最是厲害,勉強能比,惹禍事的那個小藥匣子如果再過個二十年,說不定也能夠上得了場面,而現在,只怕是難啊……”

  “那可咋辦,這么說來,羅滿屯這一次肯定是要栽面了對吧?”

  “話也不是這么說,清河伊川那老小子又要面子,又孤傲,曉得這件事情從官面上走不通,又不能說以大欺小,直接過來找小藥匣子,于是搞了這么一出戲,就是要造勢,將羅滿屯給逼到臺面上來;不過他計劃是好的,但是卻料錯了一點,那就是咱東北人,哪個是沒卵蛋的漢子,那小日本子既然膽敢廣發英雄帖,自然會有制得住他的人過來,事情還猶未可知呢……”

  “既然如此,老熊,你說咱東北道上,誰能干得過那小日本子?”

  “這個嘛,其實也不難數,你想啊,那清河伊川自稱是北海道第一高手,那么能夠跟他干架的,自然都是咱東北道上的大豪杰,這事兒沒有官方參與,所以我覺得羅滿屯的牛老根是一位,長白山天池寨的王大蠻子算一位,龍江船渡的龍三炮是一位,還有龍華宮、萬善宮、海云觀和天仙宮這四大道門,應該也會有高手前來,另外肯定還有一些想要出頭的家伙攪局,總之群英薈萃,不可能讓那小日本子得逞的!”

  “天仙宮?天啊,你是說三絕真人他老人家會來么?”

  “這個誰曉得,三絕真人自從十幾年前得了那天下十大的名聲之后,已經隱隱然成為東北的第一高手,這事兒是犯在了他的地頭,若是有人能夠壓得住那清河伊川那還好說,若是壓不住,他的臉上怎么可能有面子?我覺得他明天一定會到場的!”

  “明天我要是能夠見到三絕真人他老人家,一定得跑過去,跪在他面前,讓他收我為徒……”

  那大胡子別看著人十分粗豪,不過卻是個跳脫的性子,聽到他這般說,旁邊的同伴紛紛大笑,說你賴老二這個狗東西,還想讓三絕真人收為徒弟,先撒泡尿照一下自己什么德性再說吧……

  四人你說我嚷,吵得不亦樂乎,餐廳的人看著都不由得皺起眉頭來,而我則是將被子里的風味茶一飲而盡,然后走到了四人的桌前來,拱手說道:“四位兄弟,剛才聽到你們說起準備去參與日本神道教鏡心流清河伊川大師來華挑戰的事情,不知道能否行個方便,算上我一個?”

  我這般突然過來搭訕,四人都顯得有些戒備,那個被叫做老熊的中年男人沉著臉拒絕道:“我們與你素不相識,只怕會有許多意外,最好還是不要吧!”

  被人拒絕了,我并沒在意,而是笑著對他說道:“剛才幾位老兄說過了,這場盛會實在難得,而那小日本子來咱中華耀武揚威,也總得有人站出來,給他點顏色瞧瞧,我過去呢,說不定能夠幫到一點兒忙呢?”

  眾人沒有說話了,反而是那賴老二哈哈笑了起來,揚起胡蘿卜大的手指,朝著我指道:“大兄弟,你的意思是你能夠干翻那北海道第一高手?”

  我認真地點了點頭,說道:“我沒有跟他交過手,不過可以試一試!”

  四個人像看傻瓜一樣瞧著我,而那賴老二則一口喝干桌子上的扎啤,打了一個響亮的飽嗝,然后對我說道:“大兄弟,實話告訴我,這事兒并不是看熱鬧,很危險的,實在不好玩;不過我瞧你這么自信滿滿,就跟你打個賭,你要是能夠搞的定我賴銘,這一次帶上你,那又如何?”

1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三章 你得干翻我”

  1. 回復 2015/03/16

    劉正楓

    怎么覺得和二蛋拜師時,某人說的風涼話一樣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