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五章 相約梅花樁

  此處雖說是民間活動,然而瞧見日方的這組織能力,不比官方的差上許多。我瞇著眼睛,仔細地瞧著面前的這幾個黑西裝,昨天老熊幫我打聽過了,原來他們是日本住友財團下屬商社的在華職員,因為清河伊川有兩個弟子是財閥決策機構白水會的成員,故而對師父這一次來華之行,提供了最大可能的便利。

  說到住友財團,很多人可能不是很認識,但是如果說起松下電器、日本電器(NEC)、三洋電機、朝日啤酒等等世界五百強公司,或許會有很多人知曉,而以上所述,都不過是住友財團的下屬企業。

  如此說來,便能夠明白為何對方會如此財大氣粗。弄出這般的氣派來。

  越是如此。我越發地對那位膽敢挑戰東北群豪的清河伊川產生了濃厚的興趣,瞧見他那一堆的履歷,便曉得此人不但是年少天才,而且還是一位從血與火之中一劍、一劍殺出來的強人,這樣的人與我一般,出手可是不會有太多的顧忌,只怕今天這一戰,會流許多血。

  然而這一切并不是大部分與會者所能夠預見得到的,我跟著人流朝著西邊的林子走去,發現大部分人都是喜氣洋洋。仿佛是去參加廟會一般熱鬧。

  我跟在了老熊、賴老二等人的身邊,為了避免被人認出來,盡量將頭低下,并且戴上了黑框眼鏡,又通過改變臉上的肌肉,使得自己乍一看。并不是平常的那般模樣,而我平日里又總是穿著一身灰色的中山裝,一副迂腐的山村教師形象,一路過來,倒也沒有人對我起意。

  村子西行四里地,便是此番挑戰擂臺的現場,兩邊都是老林子。而中間則是一大片的凹地。

  空地之上是野草,然后是占地超過一個籃球場的梅花樁,這些梅花樁密密麻麻,忽高忽低,高的足有一丈,而矮的也有半米,將面前的這一整個空地給布得滿滿的,而旁邊的高處,兩邊是簡陋的觀戰臺,粗糙的長木椅一看就知道是剛剛用木頭給削制出來的,而在入口的正對面,則是一個小高臺,高臺之上有一個籠罩在布幔之中的帳篷,有幾十條滿是符文的布幔垂落,旁邊則有十個抱刀而立的日本人。

  這些日本人年紀各異,有的四十來歲,也有的才是十五六的年紀,全部都是男性,額頭上面捆著“一點紅”布條,身穿白色和服,臉色肅然。

  他們應該是鏡心流道場的成員,也是清河伊川得意的弟子,陪著師父一同來華挑戰的。

  我隨著人流涌入,現場有黑西裝維持秩序,并且負責引導入座,這老熊和賴老二因為并不是什么厲害人物,名氣也不如他們口中提到的哪一些人,故而被引到了比較偏僻的地方去,結果幾個人都不樂意了,那賴老二又是個火爆的性子,昨天與我交手過后,又喝了一頓大酒,已然把我當做了朋友,大話又吹出去了,這會兒覺得自己被人在朋友面前給奚落了,頓時就火了起來,沖著領位的黑西裝吼了一下,表示自己要坐前排。

  賴老二這人倒是不壞,但是脾氣卻火爆得很,而且嗓門大,一說話像吵架一般,而這會兒一怒了,立刻就有種甩開膀子要干的感覺。

  對著賴老二的這暴脾氣,人黑西裝倒是顯得很禮貌,恭恭敬敬地鞠躬道歉,不過就是不給換位置。

  這邊以柔化剛,賴老二越發地憋屈了起來,然而旁邊的江湖同道卻看不過眼了,沖著賴老二喊道:“這不是佳木斯的賴老二么,咋地,挺能的啊,不過你要是能,待會兒就上擂臺去逞威風,在這兒就注意點素質,別跟這些普通的工作人員耍橫,注意點素質!”

  這人一說,旁人紛紛點頭,說確實是這個道理,人小日本子就是過來扇俺們臉來的,咱怎么著也要保持點風度,不要給別人瞧不起。

  這般話兒一說出來,賴老二整個人的臉都變得有點兒黑了,這時一個長相頗為俊美的日本人走了過來,他穿著白色的和服,踏著木屐,顯然是清河伊川的弟子,而那些黑西裝瞧見了他,都紛紛躬身低頭,喊著他的日本名字,那人倨傲地點了點頭,然后跟黑西裝交流了起來。

  幾人你一言我一語,交流了幾句之后,那俊美的日本男子點了點頭,然后用極為生硬的漢語,對賴老二說道:“你好,座次是按照各位在貴國江湖的名氣排的,閣下如果想要坐到前面去,就請一會兒挑戰開始之后,上擂臺去,不吝賜教。”

  賴老二雖然自信滿滿,不過卻也能夠認清楚自己與清河伊川的差距,冷臉哼道:“清河伊川號稱是日本國北海道第一高手,我哪里能是他的對手?”

  那日本人嘴角輕輕一挑,然后說道:“此次來華,是師父給我鏡心流諸位門人一個大開眼界的機會,所以一會兒開場,我師父并不會立刻登場,而是由我們這些弟子代為守擂,在下坂本龍二,歡迎您一會兒找我切磋!”

  他話語中規中矩,但表情顯得格外輕佻,賴老二的眼睛在一瞬間瞇了起來,接著惡狠狠地點了點頭,說道:“自然,一會兒我會找你的。”

  這話兒說完,他也沒有再多說,而是坐在了這簡陋的長條椅上,坂本龍二頭一揚,朝著那邊的高臺走去。

  這邊熱鬧稍歇,眾人紛紛將注意力集中在了入口那邊去,打量著那些期待的東北群豪到來,這時老熊才低聲對賴老二說道:“老二,你娃待會兒,真的要上那擂臺去?”

  賴老二點頭,沉聲說道:“自然,那長得像娘們的小日本子都說了,清河伊川又不是一開始就來,下面幾個徒弟,我怕個啥?”

  他說得咬牙切齒,顯然是心中窩著一團火,而這時旁邊有一個鳥窩一般腦袋的老家伙湊過頭來,對他說道:“賴老二,這可就是你不知道了,清河伊川門下有四大弟子,這坂本龍二便是其中的一個,這小子在日本有一個名字,叫做詭劍妖姬,最是擅長幻術,能夠殺人于無形,厲害非凡,你若是跟他對上,勝率恐怕不到兩成……”

  賴老二被這話語一堵,整個人的臉都變成了豬肝色,瞪著一雙牛眼睛,沖那人罵道:“白大忽悠,你別瞧不起人,一會兒爺們就把那小子的幾把給切下來,讓他變成真正的妖姬,你信不信?”

  那白大忽悠戴著一頂破爛的藍色解放帽,一張鞋拔子臉上滿是同情:“哎呀呀,你這人,我這是好心好意提醒你呢,你還不領情!”

  兩人正要吵起來,旁邊有人叫了起來:“哎,羅滿屯的人過來了!”

  這一聲喊沖散了兩人之間的火藥味,大家紛紛站起來,朝著入口看去,想要瞧一眼引發這場爭端的正主,我也站起來,從人群的空隙看了過去,只見入口處走來一群人,為首的是一個滿臉大胡子的老頭兒,在他身邊有一個背著砍山刀的少年,那少年英姿勃勃,眉目如劍,整個人就像一把出鞘的鋒刃,十分犀利。

  我在心中大概對應了一下,曉得那大胡子老頭兒應該就是羅滿屯的首領牛老根,而少年則是殺死清河伊川兩名弟子的事主陸一,也就是老熊他們口中的小藥匣子。

  看得出來,這個少年能夠在被四人追殺的時候反擊,并且將其一一斃命,并非僥幸,而是有著絕對的真才實學。

  我甚至能夠從他的身上,看出當年努爾的影子。

  那就是隱藏在平靜之下的傲氣。

  羅滿屯的人入場,被安排在了高臺旁邊的左邊第一排,而隨著他們的入場,各路豪雄紛紛前來舉手,之前賴老二和老熊等人提及過的龍江船渡的龍三炮,龍華宮、萬善宮、海云觀的諸位道長,以及被列入天下十大里面的天仙宮三絕真人,也都到了現場來,唯獨之前被寄予厚望的長白山天池寨,不但王大蠻子沒有來,其余的弟子都沒有來一個。

  這長白山天池寨跟我們總局的老大王紅旗有著一些淵源,地位最為超然,他們選擇不參合此事,顯然也是提前跟宗教局那邊進行溝通過的,我這邊倒是不奇怪。

  在眾人紛紛到場,入座之后,高臺之上的幔步打開,將里面的正主露了出來。

  清河伊川并非我想象中的老頭兒,而是一個面容極為冷峻的中年男人,長得有點兒像是高倉健,眉頭有一點兒白,穿著黑色龍紋和服,平靜地端坐著,仿佛在入定,根本不理會場中情形,而日方則有一個穿著黑西裝白襯衣的禮儀上前來,巴拉巴拉說一大堆中日友好的話題,接著又說清河大師慕名來華,想與東北群豪交流一番,還請不吝賜教。

  說完場面話,又說規矩,就是在梅花樁上交手,可以空手,也可以使用武器,而為了避免不暢快,上臺的雙方,都得欠下生死狀。

  這話兒說完,先前挑釁賴老二的俊美男子坂本龍二便躍上了梅花樁,雙拳相抱,等候挑戰者。

  場下一陣沉默,而就在這個時候,我旁邊的賴老二陡然起身,大聲吼道:“俺來!”

1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五章 相約梅花樁”

  1. 回復 2015/03/16

    劉正楓

    NO ZUO NO DIE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