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六章 狠辣少年郎

  賴老二原本就一直藏著一股怒氣,那司儀在上面不斷嘮叨的時候,他一直在憋著。好不容易等到結束了,而且上來的又是剛才那個一身娘娘腔的家伙,哪里能夠忍得住?那清河伊川的名氣很大,賴老二自然發憷,但是這個娘們兒一般的家伙,他可是沒有半點兒畏懼之心。

  賴老二越眾而出,走到了梅花樁前來,剛剛想要上前的時候,卻有一個黑西裝端了一份文件過來,對他說道:“比武可以,先把文件簽了,公事公辦。”

  賴老二有些疑惑,正想仔細打量呢。單腿立在梅花樁正中心的坂本龍二嘴角輕挑。冷聲笑道:“中國人,果然都是膽小鬼!”

  他的口音怪異無比,而聽到了旁人耳中,卻顯得格外刺耳,而身為局中人,那賴老二也被激將法給刺到了,伸手拿筆,在那文件上面刷刷簽下自己的落款,接著騰身而起,跳上了梅花樁的邊緣。接著蹬、蹬、蹬幾個躍步,姿勢漂亮地沖到了坂本龍二的身前五米處,瀟灑無比,惹得臺下眾人一片喝彩,掌聲四起。

  被這般掌聲一贊,那賴老二的心情終于算是好了一些。沖著那娘里娘氣的坂本說道:“小東西,說話客氣點,免得老子生氣了,把你打回娘胎去!”

  “娘胎去?”

  坂本的漢語并不是很溜,有點兒聽不懂賴老二話里面的意思,復述了一遍,惹得周圍一陣哄笑。便也曉得不是什么好聽的話語,當下也是臉色一黑,指著賴老二說道:“閣下既然上了擂臺,按照你們中國的老話講,那就是富貴有命,生死由天,不知道你是選擇兵器呢,還是拳腳?”

  賴老二這人雖然粗豪,但是卻并不傻,先前聽到白大忽悠說起這小子的外號叫做“詭劍妖姬”,必然是一個用劍的好手,揚長避短,趨利避害,這事兒他比誰都懂,特別是在這眾目睽睽之下,想要一舉將自己的名頭闖出來,自然是得萬般小心才對,當下也是捏著拳頭說道:“老子這個,都是些莊稼把式,平日里用得最慣的就是鋤頭,這會兒又沒有帶過來,跟你劃拉一下拳腳吧!”

  聽到賴老二的要求,坂本毫不猶豫地將腰間的日本長刀解下,拋給了身后的師兄弟,接著雙手貼在了大腿外側,躬身說道:“請多指教。”

  日本人別的不說,這禮儀倒是學得十足,賴老二點了點頭,然后搖頭晃腦,一個翻身落地,整個人便陷入了一種瘋癲的狀態。

  跳大神!

  先前那小個子丁戈曾經告訴我,說賴老二是薩滿世家出身的,那薩滿教是源起于萬物有靈的一種原始宗教,厲害的祭祀擁有控制天氣、預言、解夢、占星以及旅行到天堂或者地獄的強大能力,而這跳大神則是他們通過儀式或者祭祀,從亡者、妖靈或者神靈身上涉及力量的一種手段,在東亞、中亞以及西伯利亞一帶,最為流行,是一種十分厲害的術法。

  說到底,其實道門中的請神術,跟這個也是同樣的道理。

  我瞇著眼睛瞧看,只見賴老二渾身抖如篩糠,整個人進入到了一種搖搖欲墜地癲狂狀態,然而別看著十分危險,但是雙腳卻沉穩得很,不斷地在相鄰的木樁之上翻飛跳躍,身體的力量也越發的集結起來,這才曉得昨日一把將他給拿住,不過是趁著對方沒有準備,而倘若我讓他跳出這一段大神,只怕就會困難許多。

  那坂本龍二瞧見賴老二一上來,并不出手來襲,而是使出這般的手段來,卻也沒有再等,而是趁著對方還沒有完成跳大神的過程,直接突前攻擊,一個飛腿,朝著對方蹬了過去。

  坂本龍二是清河伊川的得意弟子,根基十分扎實,這一記凌空飛腿,蹬得恰到好處,直指賴老二的平衡支撐點。

  賴老二原本一直處于癲狂狀態,身子抖個不停,然而這個時候卻猛然一定,接著雙手猛然攔在了自己的胸口,卻是要硬生生地攔住對方的這一記飛腿。

  砰!

  兩人硬碰硬地對撞了一下,結果看似搖搖欲墜的賴老二卻站得穩穩當當,反而是攻勢凌厲的坂本龍二卻受不住對方的力道,一個后空翻,回身倒退。

  他退,但是賴老二卻進了,一個箭步沖了過去,直接黑虎掏心,朝著對方的胸口打去。

  坂本龍二靈活得很,雙腳一落在了木樁上面,立刻變換位置,而賴老二的這一拳收不住勢頭,卻是轟然一下,擊中了坂本剛才落腳的梅花樁,結果這海碗口大的木樁直接被他擊成碎屑,朝著四周紛飛而起。

  在漫天的碎屑之中,賴老二乘勝追擊,發揮了恐怖的力量,將坂本龍二給追得滿場亂跑。

  如此兇猛的拳頭,立刻引得場邊一片的歡呼聲,然而我瞇著眼睛去打量坐在高臺之上的清河伊川,卻發現他的表情波瀾不驚,沒有一點兒變化。

  這坂本龍二是清河最得意的幾名弟子之一,這家伙是出了名的護短,要不然也不會因為兩個門下弟子的死,大張旗鼓地跑來這兒,然而此刻眼看著得意弟子處于劣勢,他卻沒有一點兒表情變化,顯然是對坂本有著充足的信心——如此說來,那娘娘腔估計是留得有殺手锏的,而賴老二可能就有危險了!

  就在我想通此節的時候,卻見梅花陣上,那被賴老二追得滿場亂跑的坂本龍二陡然間一個扭身,身子似乎遲滯了一些,結果被追趕而來的賴老二給一把抓到,這通過薩滿儀式使得自己渾身充滿力量的漢子竟然大吼一聲,二話不說,直接將坂本的雙肩給抓著,然后猛然朝著兩邊一扯。

  生撕鬼子!

  這東北漢子居然用出這么恐怖的一招,讓人感覺好像穿越到了電視劇里面去,然而我的心卻是猛然一跳,感覺壞了。

  果然,那被賴老二抓住的坂本盡管被撕扯成了兩半,卻是沒有半點兒鮮血,而是化作了白色的紙片,就在此時,賴老二的身后突然浮現出了一個模糊的身影來,右手化作劍指,朝著他的腰眼指去。

  賴老二在一瞬間就曉得了對方使出的這一招,應該是傀儡術,立刻開始朝著前方一躍,想要避開對方的偷襲,然而他快,對方卻更加快速,那劍指已經臨到到了腰眼處,陡然一刺,他便感覺到渾身劇痛,哎呀一聲,眼看著就要跌落下了梅花樁來。

  然而就在他跌落下去的那一刻,那長得如同女人一般的坂本龍二卻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空著的那一只手凝作劍指,陡然間變得通紅,接著他猛然一戳,竟然憑著這一指之力,將賴老二的左手胳膊給直接斬落了下來。

  而即便如此,他依舊還沒有了事,而是雙腳在樁柱之上飛蹬兩下,劍指再出,在跌落空中的賴老二身上又刺了幾道,這才一個翻身,返回了樁頂處。

  砰!

  賴老二直接跌落到了樁陣之下的草地里,再也爬不起來,我身邊的老熊、丁戈和鉤子三人喊著他的名字,沖到了樁下,這才發現賴老二的左手齊著手肘斷裂,而雙腳腳筋被挑,腹中又中了一刺,渾身都在冒雪,口中的血沫冒出,眼看著身受重傷,快要死去的模樣。

  日本人下這樣的重手,旁邊的圍觀者自然群情洶涌,先前的那個主事司儀卻跑出來了,先是宣布了坂本龍二的獲勝,然后對情緒憤慨的圍觀者說道:“雙方在上擂臺的時候,已經簽署過了生死狀,那么一切行為,只要是符合擂臺規矩,都不算過分;至于這位賴銘先生,我們這里備得有最好的急救醫生,一定會給他最好的醫療救助的。”

  賴老二被人抬了下去,而即便如此,周圍的眾人依舊不能釋懷,大家這些年來瞧見過太多溫情脈脈的江湖比武,哪里能夠想到英雄帖上面寫的生死由命,居然是真的,頓時就議論紛紛,弄得現場一片喧鬧,而就在這個時候,站在梅花樁上的娘娘腔朗聲說道:“諸位若是不服,盡管上來,何必在下面聒噪?”

  這話兒立刻引發了眾怒,東北群豪之中一陣洶涌,立刻又有三個與他年紀相仿的年輕高手相繼跳了上來。

  然而雙方一交手,卻發現這小子實在是太靈活了,無論是拳腳,還是用劍(日本刀),都能夠通過幻影將對方騙過,最終獲得勝利。

  而此人出手十分狠辣,只要是占據了主動優勢,立刻施加辣手,那三人兩殘一死,場面在一開始,就立刻變得激烈到了極點。

  我曉得這坂本龍二之所以這般表現,卻是那清河伊川的授意,然而他這般的辣手,也使得場下一片沉默,要曉得與他一般年紀的幾個高手都上了,結果變成那般慘狀,而若是讓有勝算的幾個老家伙上場,有未免有些丟人,正在場下陷入了短暫沉默的時候,路口處走了一行人,領頭的那個,沖著這兒大聲喊道:“都給我停住,不準亂動!”

1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六章 狠辣少年郎”

  1. 回復 2015/03/16

    劉正楓

    那時就流行手撕鬼子了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