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七章 來勢且洶洶

  瞧見入口處威風凜凜的吳副局長,我心中一嘆,曉得這家伙來得并不是時候。恐怕要遭人詬病了。
  
  要曉得一點,那就是江湖中人,素來崇尚的一點,那就是江湖事江湖了,雖說現在已經是法治社會了,一切活動都得有官方的監管,但是潛規則的力量實在是太過于強大的,修行者的世界里面,總歸是有一些規矩在的,并不愿意讓這種事情,牽扯到官面上去,一旦出現,不管什么情況。都會站到一起來的。而這也正是先前何局他們感到棘手的原因。
  
  我原本以為那吳副局長之所以過來,是有一些好的想法,沒想到他居然就這般傻乎乎地帶著人沖進了擂臺會場,當真叫人大跌眼鏡。
  
  果然,他的一聲喊,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入口處,當瞧見吳副局長拿出手中的證件,高聲吩咐著場中的所有人都放下武器的時候,不但是日本人一方,便是連我們這邊的所有人。臉上都露出了古怪的表情來,然而吳副局長卻根本不管這些,高聲喊道:“我懷疑這里在發生兇殺事件,需要對這里進行檢查,所有人都有,朝著左邊靠過來。立刻疏散離去……”
  
  他一個人大聲囔囔著,然而整個會場,卻沒有一個人動。
  
  所有人都面無表情地看著他,而他正準備往會場里面走進來的時候,守在門口處的黑西裝,則將他以及身后的宗教局成員都給擋住了。
  
  吳副局長自以為擁有執法權,官氣十足。然而卻被人給攔在了外面,自然是火冒三丈,正要吵鬧,然而這個時候,全程都沒有說話的清河伊川卻終于站起來了。
  
  這個穿著黑色和服的冷峻男子一抖雙袖,居高臨下地看著臺下的三絕真人、牛老根、龍三炮以及諸位東北群豪,敷衍地拱手說道:“各位北中國的江湖同道,伊川此番來華,卻是仰慕中華文明,曉得諸位修行者都是奪天地之造化的高人,便決定擺下此擂,以武會友,沒想到堂堂北中國之地,居然找不出一個敢擔當的真豪杰,為了避戰,居然使出這般下作的手段來。既如此,那么就算是我清河伊川輸了,這擂臺,也就散了吧!”
  
  此言一出,整個會場立刻一股騷動,而與會的一眾高手立刻覺得臉上一陣臊紅,這起事件的引發者,羅滿屯的頭兒牛老根站起很來,也不與那日本大師多言,而是走到了吳副局長的面前,拱手說道:“吳局長,這里什么都沒有發生,不過是中日兩地的江湖朋友在一起交流,您若是沒事,還請回吧!”
  
  吳副局長臉色一變,揚眉說道:“牛老根,你別好賴不分啊,我這可是在幫你!”
  
  牛老根淡淡地回絕道:“羅滿屯從來不用人幫,吳副局長若是能夠帶隊離開,那便是給我牛老根、羅滿屯和整個東北的江湖同道,一個大面子;而您若是不離開,那么就從老根的尸體上面,踏過去吧!”
  
  頭可斷,血可流,修行者的尊嚴不能丟,這一身匪氣的老頭子說得鏗鏘有力,弄得那吳副局長頓時就是一陣啞然。
  
  而就他還有些猶豫不決的時候,一直沉默不語的三絕真人站了起來,對吳副局長說道:“中日交流,只是正常之事,如果讓官家介入,倒是讓別人瞧咱們不起,吳局長,你就當是給老夫一個面子,帶隊離開吧!”
  
  這位三絕真人跟別人可不一樣,他可是天下十大之一,地位超卓得很,可以說是東北道上的無冕之王,別說是吳琊,便是何奇,或者咱總局的王總過來,都得對人家禮讓三分。
  
  別人的面子吳副局長可以不給,但是這一位,他若是得罪了,那可就真的不能再在這一片混下去了。
  
  所以三絕真人一開口,吳副局長的整個臉都黑了下來。
  
  吳副局長并不是不通世故之人,也曉得這三絕真人在整個行當里面的地位,臉色數遍之后,勉強露出了一絲笑容,對著三絕真人拱手說道:“既然是真人出面作保,自然沒有什么不妥,我這就離開,不敢驚擾了各位的雅興……”
  
  他一邊說著,一邊后退,離開的時候,引起了一陣巨大的起哄聲,顯然在場的所有人都對他的這種行為,十分不滿。
  
  一直到吳副局長完全消失到了林子的盡頭,那三絕真人方才回過頭來,對著清河伊川說道:“剛才的事情,只是意外,我保證后面不會再發生任何狀況了。”
  
  那清河伊川冷然一笑道:“如此最好,聽說閣下是中華十大高手之一,伊川向來久仰,不知道一會兒,是否會下場賜教呢?”
  
  三絕真人一副淡然的表情,回身坐起,平靜地說道:“看情況吧。”
  
  兩人對話過后,那司儀繼續站了出來,詢問眾人之中,是否還有挑戰者,若是有,便出來與坂本龍二交手,若是沒有,便算是日方守住一擂了。
  
  經過剛才一鬧,眾人原本有些驚悸的心思都沉靜下來,熱血又涌,龍江船渡出來一個拿著鐵船槳的年輕人,上去與其交手,結果最后卻是因為坂本酣戰已久,終究有些氣勁不足,沒有再次保持連勝的成績。
  
  不過在落下梅花樁的那一剎那,那坂本龍二卻是又將對手給一劍刺中,雙雙跌落了下來。
  
  坂本龍二的這手段,當真讓眾人驚訝,而他雖然落到了梅花樁下,但是卻也雖敗猶榮,總也算是將自己的名氣給一劍一劍地打了出來。
  
  我在旁邊圍觀,曉得這家伙之所以指力那般厲害,如同匕首一般鋒利,并非是手勁,而是因為身體里面養著一頭妖魄,用日本的說法,也就是“式神”。
  
  正是因為有著那東西,方才使得他小小年紀,便能夠如此犀利。
  
  坂本龍二下擂,而中方也同樣落敗,所以日方又派了一人上擂,卻是清河伊川最得意的大弟子松崎浪一郎。
  
  這個家伙四十來歲,整個人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劍,鋒利而毫無遮攔,腦袋后面豎著一個粗糙的馬尾辮子,眼睛就像鷹一般的銳利,他出場之后,長刀橫指,卻是比坂本龍二更加囂張,隨后的三場里面,沒有人能夠在他的刀下留下性命,其中還有一個,卻是海云觀的長老,東北群豪中實力處于頂端的一人,結果卻是被一招果斷至極的二刀術,刀起頭落。
  
  血腥,無比血腥。
  
  連續三人的死亡,將場中的氣氛弄得格外壓抑,這般血淋淋的擂臺,在很多人的一生里面,都沒有出現過,沒想到大家居然會在這里碰見了,而且更讓人不能釋懷的,是這些家伙都是與我們民族有著世仇的日本人,此刻他們在我們的土地上耀武揚威,著實讓人有些怒火翻滾。
  
  當海云觀的那位長老被斬殺之后,所有人都明白,別說是那北海道第一高手清河伊川了,就連這個松崎浪一郎,都不是那般好對付的。
  
  得出高手了。
  
  眾人一陣四望,打量著此番前來的諸位豪雄之中,到底誰能夠將此人給打敗,而那松崎浪一郎,卻是一直將目光注視在了羅滿屯的那位天才少年身上。
  
  陸一,小藥匣子。
  
  很快就有人也同樣注意到了松崎浪一郎的目光,曉得他是想要找這位殺死自己兩個師弟的少年郎麻煩,不過作為圍觀者,其實心里面也是有一些想法的,畢竟這擂臺的起因,就是因為小藥匣子殺死了清河伊川的弟子,人家才找上門來的,而如今東北各派或死或傷,損失不少弟子,但是始作俑者羅滿屯,卻一直高居堂中,這事兒,說起來,實在是有些不合適。
  
  有這種想法的人很多,于是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那一位被譽為天才的少年身上,希望他能夠出戰這位松崎浪一郎,清河伊川最得意的大弟子。
  
  如眾人所愿,小藥匣子終于站了起來。
  
  他出場的時候,牛老根似乎還攔了一下他,不過卻被他給繞開了。
  
  牛老根之所以攔他,是不想屯里未來的希望在還沒有開始成長的時候,在此刻凋零,然而小藥匣子之所以避開,則是因為這少年郎的心中,憋不住那一股勁兒。
  
  他的心里也有熱血,也承受不住別人施加的壓力。
  
  簽過生死狀,一個縱云梯,小藥匣子漂亮地沖上梅花樁,與手持帶血日本刀的松崎浪一郎遙遙對望。
  
  他的手上,拿著一把圓得宛如滿月的弧形彎刀。
  
  兩人站定,沒有任何開場白,直接上來就戰,松崎浪一郎就像一頭兇猛的獅子,而那小藥匣子的身手則輕靈許多,不斷在梅花樁上騰挪跳躍,就像鬼魅一般,瞧見他的落點和出道的角度,便能夠看得出來,這個少年子對于修行的理解,已經遠遠超出了同齡人的境界。
  
  兩人一時僵持,有一段時間小藥匣子似乎還占了上風,不過終究還是因為對敵經驗太淺,最終還是不敵對手。
  
  在最后的一拼之中,松崎浪一郎一聲巨吼,宛如狂龍,一刀將小藥匣子的圓月彎刀給擊飛,接著劃向了對手的脖頸之處去。
  
  他這一刀若是斬實了,便能夠報得此仇。
  
  然而這時,卻有一個黑影出現。

1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七章 來勢且洶洶”

  1. 回復 2015/03/16

    劉正楓

    黑影可是楊劫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