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九章 北海道兇神

  楊劫的這一手小動作是所有人都沒有能夠預料到的,而就在清河伊川起身的那一剎那,他已經悄不作聲地完成了一切。跳下了擂臺。
  
  清河伊川簡直有些發狂了,然而滅魂這一說,實在是太過于飄渺了,真假難辨,反而是他驟然地發難,卻引起了眾人的集體反彈,三絕真人、龍三炮、牛老根以及幾大道門的領頭人都紛紛站了起來,一副只要他敢妄動,便立刻上去群毆的模樣。
  
  這架勢讓清河伊川最終還是猶豫了一下,感受到深深殺氣的他還是選擇了放棄,不過卻站了出來,對著楊劫說道:“如此也好,就由我來領教你的手段吧!”
  
  能夠逼得清河伊川親自下場。自然是一件無比榮光的事情。然而想到坂本龍二和松崎浪一郎的兇殘和狡詐,以及清河伊川那讓日本同道都敬畏的戰績,便曉得他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人,楊劫此番上場,不過是因為松崎浪一郎這兒已經出現斷層,方才應了我的吩咐而去,他又不是沒有什么腦子的家伙,自然懂得進退,平靜地搖頭說道:“清河大師手段高強,自然不是我等所能夠比的。我自謂不敵,不敢妄戰。”
  
  他拱了拱手,卻是沒有接下清河伊川的挑戰,而是起身往著觀眾席這邊走了過來。
  
  他的拒絕讓清河伊川滿肚子的怒火根本沒有發泄的地方,直接僵在了當場,要曉得這么一個一招就將他得意弟子給斬殺了的家伙。怎么著也應該有著足夠的驕傲,不管勝負,都應該和他拼殺一回,方才回甘心,誰知道楊劫根本就不是什么正面作戰的人,他之所以能夠勝得過松崎浪一郎,無外乎是出其不意。以及對手連勝數場,實在是太大意了,故而才能夠另辟蹊徑,獲得勝利而已。
  
  他連自己的名字都沒有報,連臉都沒有露,哪里會在乎那么多的臉面?
  
  清河伊川一拳頭打到了棉花里,頓時感覺到有些憋出了內傷來,此刻倒也不好再退回去,畢竟松崎浪一郎之上,倒也找不出什么比較厲害的高手來,于是踩著詭異的武士步,環目四望,朗聲說道:“清河伊川在此,向中華群雄挑戰,有誰敢與我一戰者,還請站出來,不吝賜教。”
  
  在今天以前,其實大部分人都對這個名氣充足的日本人并無惡意,然而隨著擂臺之上數人死去、數人重傷殘疾,大家都已經曉得這個家伙并非是過來以武會友,而是實打實地宣示武力,耍起了威風,如此耀武揚威的家伙,自然并不是大家能夠忍耐得住的,無論是坂本龍二,還是松崎浪一郎,都不過是他的棋子而已,最終的罪魁禍首,還得說是這一個號稱日本國北海道的第一高手。
  
  坂本龍二全身而退,松崎浪一郎被那神秘無面人一招扎穿頸動脈而死,而這清河伊川,又跳了出來,有誰能夠勝得過他呢?
  
  大伙兒的心中充滿疑惑,而就在這時,有一個人不得不站了出來。
  
  羅滿屯的牛老根。
  
  此事終歸到底,都是因為他們家的小藥匣子給引發的,而如今小藥匣子在那頭神秘黑雕和三絕真人的維護下,得以活命,這是一件好事,但他卻曉得還有許多人今天的生命已然走到了生命的盡頭,無論如何,死者的家屬、師門里面,心中都是有怒氣的,這怒氣一部分來源于兇手清河伊川,而另一部分,則應該算在了羅滿屯的身上。
  
  人性便是這般,身為羅滿屯的首領,牛老根曉得此刻他若是做了縮頭烏龜,只怕羅滿屯從今天開始,就難以在東北道上抬起頭來,也再難混下去了。
  
  江湖之上,臉面比一切都更為重要,故而在沉默了幾秒鐘之后,牛老根不得不作為第一個挑戰者,站了出來。
  
  兩者簽署生死狀,站到了梅花樁上對峙。
  
  似乎講了幾句話,然而這個時候我卻在關注著楊劫的情況,只見這小子在離開擂臺之后,并沒有朝著我這邊走來,而是到了擂臺的另外一處坐下,那兒本來是有人的,不過因為門人落敗被殺,無心觀戰,匆匆離開了,而他在應付了周圍觀眾的熱情之后,趁著大家的注意力轉移,又變換了幾個身位,借助著人群的遮掩,卻是將衣服換了去,接著影子面具也凝出了一個普通人的面容來,融入到了人群中。
  
  仿佛一粒沙子落入海灘,根本沒有人再關注到這一點。
  
  我剛剛收回目光,卻感覺到梅花樁上風云變幻,抬頭一看,卻瞧見已然成為一派宗師的羅滿屯牛老根居然在交手的一瞬間,便顯得兇險無比。
  
  清河伊川出刀,比他的兩個徒弟還要慢,還要緩。
  
  然而他這一刀劈下來的時候,無邊血獄橫生,炁場頓時就變得混亂無定,仿佛狂風暴雨、驚濤駭浪一般,讓身處其中者感受不到半點兒安穩的感覺,隨時都有可能跌落到了梅花樁下去,然而只要他一落下樁,便能夠預測得到,半空之上,清河伊川便能夠像一頭撲食的獵豹,將牛老根啃得連骨頭都不剩下。
  
  這就是清河伊川,一個將日本國殺得翻天覆地、血流成河的屠夫,別看著他此刻斯斯文文,然而長刀一入手,整個人就變得無比恐怖。
  
  有什么樣的徒弟,就有什么樣的師父。
  
  一臉花白胡須的牛老根拿著的,是一把滿是符文的狼牙棒,這棒子比普通的長兵器要短一些,只有三分之二長,棒子的前段盡是倒刺,看得出來,這玩意也是一件法器,每一根尖刺都顯得毫無規律,但是卻鋒利如刀,按理說這般的重武器,對上清河伊川的刀,應該是有著一定優勢的,而且牛老根他的修為也是薩滿一派,能夠引靈入體,將自己變得力大無窮,沖鋒陷陣而言,絕對犀利。
  
  然而清河伊川按照國人的傳統,弄出這么一個梅花樁,卻是對這種力量型的修行者一種絕大的限制,使得牛老根不能憑著一股蠻力,任意施為。
  
  場上一時顯得格外兇猛,那牛老根憑著一根狼牙棒,將最中間那一部分突出的梅花樁砸得稀爛,巨大的撞擊聲弄得他好像不是過來擂臺拼斗的,而是拆遷隊出身。
  
  就在一陣眼花繚亂的交手之后,我瞧見清河伊川整個人的炁場變得一片血色凜然,然后騰空而起,腳尖踏在了漫天的碎木屑之上。
  
  他揚起了手,長刀當空,朝著牛老根平靜地一斬。
  
  刀光如滿月。
  
  瞧見這么一招,不光是我,所有在場的人都能夠感覺到這一位來自日本的鏡心流大師就如同一輪明月當空一般,斬下來的那一刀,便如潮汐之力,天地之威。
  
  這一招,得斬殺了多少人的頭顱,方才能夠練得出來啊?
  
  牛老根舉著手中的狼牙棒抵擋,結果棒斷,整個人墜落到了樁下,刀勢不止,又斬斷了梅花樁,朝著地上的牛老根落了下來。
  
  身受重擊的牛老根雖說完全落榜,不過倒也是一代宗師,逃卻還是有一定余地的,在那一刻沒有一點兒猶豫,一個腳尖輕點,卻是朝著場外飛奔而走,而且他逃得方向,卻是三絕真人這兒。
  
  轟!
  
  清河伊川一刀將牛老根剛才落地之處斬出一刀長約兩米的深坑來,泥土飛濺,而牛老根則逃出了場外,無奈地舉手示意,表明自己已經輸了。
  
  面對著這樣的結果,清河伊川也沒有瘋狗一般地追出來,而是保持著大宗師的身份,重新返回了梅花樁之上,等待下一位對手。
  
  下一個是誰?
  
  東北這地界并不算大,以至于江湖同道都能夠揣摩到牛老根與自己的實力對比,如此一想,這才發現那雄踞大興安嶺的羅滿屯牛老根都如此狼狽落敗,自己上去,倒也占不到什么好處,算來算去,能夠打壓住這個小日本囂張氣焰的,也就只有一人。
  
  天下十大,三絕真人。
  
  所有人的目光都變得格外炙熱起來,在來之前,有無數人幻想著在擂臺之上揚名立萬,出人頭地,然而這些想法卻被那血淋淋的生死拼殺給刺破,就像虛無縹緲的肥皂泡泡,除了那個神秘的無面人之外,竟然沒有幾個真正意義上的贏家,而此刻,當真只能靠三絕真人,來幫大家將面子給撐起來了。
  
  真人會上么?
  
  在無數人的期待中,三絕真人終于站了起來,揚聲說道:“清河大師,就讓我來會一會你吧!”
  
  三絕真人滿頭白須,面容矍鑠而精奇,一身寬大的灰色道袍,手持銀絲拂塵,腳踏青色布鞋,一雙眼睛宛如深邃星空,活脫脫一道家真修模樣,此刻騰空而起,瞬間便抵達了梅花樁上,望著面前不遠處的那兇人,一抖拂塵,宛如仙人謫落凡塵。
  
  瞧見場中最厲害的修行者出場,臉上一直好像別人欠他一百塊錢的清河伊川終于笑了,嘴角一咧,說道:“好,三絕君終于肯出手了!”

1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九章 北海道兇神”

  1. 回復 2015/03/16

    劉正楓

    三絕桑終于肯出手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