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十章 食肉與食草

  天下十大,三絕真人。

  瞧見此刻站出來的,并非別人。而是這一位被人稱之為當今中華正道十大高手之一的三絕真人,向來面無表情的清河伊川,臉上終于露出了冷酷到極點的笑容。

  在看到他那忍不住得意笑容的一霎那,我突然福靈心至,終于曉得了清河伊川來華最主要的目的。

  所謂的與武會友,或者是為弟子報仇的說法,都不過是變現出來,迷惑人的話語,清河伊川最根本的想法,根本就不是這些小兒科的東西,他鏡心流道場中有那么多的弟子,未必每一個惹禍了,都由他這師父來擦屁股。而能夠修行到如此境界的清河伊川。也不可能被幾個心懷不軌者稍微一挑撥,就跑到這兒來撒野。

  他之所以肯出面,自始至終,都只因為一件事情——他想來此地,想要擺下這么一個擂臺!

  而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一個字——“名”!

  被日本皇家鎮國高手壓制了十年的這位北海道之狼,終于不愿意再在日本國這么一個小池塘窩里橫了,他懷念起了半個世紀以前的時候,大日本帝國橫掃東亞時期前輩的榮光來,并且想要將自己的名頭。在整個大中華之地唱響。

  而三絕真人,則成為了他的第一個目標,也就是他走上神壇的一塊踏腳石。

  誰也沒有想到,清河伊川弄出了這么多的周折,最終的目的竟然是瞄準了這一位東北豪雄的精神領袖,然而在瞧見三絕真人起身的那一剎那。會場里面的所有國人都忍不住站起身來,發出了一聲壓抑不住的驚嘆,此起彼伏,不絕于耳。

  這嘆息,并非是別的,而是興奮,日本人擺下的擂臺整場都顯得那般的沉悶。被壓力弄得有些喘不過氣來的眾人,忍不住揚眉吐氣起來。

  三絕真人是誰?

  他是東北道門天仙宮的大長老,三歲入道,十六歲小成,三十歲大成,三十八歲之后,東北道上再無敵手,身懷三們絕學,一乃道術,二乃薩滿,三為通靈之法,在東北的名氣極大,甚至有凡人把他稱作“活神仙”,視為已經羽化登仙的造化人物,那清河伊川真的是吃了豹子膽,居然膽敢招惹這位爺,指不定就要被真人給活活玩死。

  是的,一定是這樣的,沒有錯!

  在眾人矚目之下,那三絕真人伸手一招,腳下突然多出了一團幽浮之物,似云團,又或者是某種無形的法器,緊接著他一甩拂塵,竟然如同仙人一般,平地而起,穩穩地落在了離他最近的梅花樁之上,然后朝著遠處的清河伊川遙遙作了一個道揖,平靜地說道:“清河大師,請吧?”

  真人這一亮相,簡直就如同騰云駕霧的神仙人物一般,立刻引發了周圍眾人的一陣熱烈喝彩,大家莫不覺得三絕真人當真是道德真修,不但行為舉止皆有一股仙氣,為人謙讓有力,而且最重要的就是這修為,真的是讓人高山仰止,不戰而屈人之兵。

  然而這行為瞧在我的眼中,心里卻是“咯噔”一下,暗道不好。

  我這些年來,別的事情沒有干多少,但是與人拼命的事兒,卻比在場九成九以上的人都經歷得多,那清河伊川一瞧就知道是日本修行界拼殺出來的猛虎兇獸,而三絕真人先不管修為如何,這決戰的氣場,就輸了對方不止一籌,而在這位即將就要分出生死的對手面前,他居然還將自己保命的玩意當做了雜耍一般亮出來,在我的眼中看來卻真的是可笑之極。

  在我的心中,這一場較量就是食肉動物與食草動物的對決,不管雙方的力量到底有多懸殊,食草動物的落敗,似乎都是可以想象的事情。

  而就在我心生隱憂的時候,雙方卻是已經開始交起手來。

  面對著三絕真人,清河伊川自然不可能如同牛老根一般直接上手,而是將手中那把看著應該是名器的日本長刀反抓著,接著縱身跳來,小心翼翼地接近,不時斬出一劍,落在空處,看似一點兒用處都沒有,但是只要有一定境界的人,都曉得他這卻是在斬落擂臺之上的炁場,將整個空間的氣流變得無比紊亂,從而得以制造出攻擊的機會。

  高手相交,如果不是一方能夠形成壓倒性的碾壓態勢,雙方都會很小心翼翼地對持,不斷地試探和消磨,尋找出最適合的攻擊機會。

  因為往往一招,便能夠決定生死。

  相比于清河伊川這般如猴子一樣跳來跳去的小心翼翼,三絕真人則顯得沉穩大氣許多,他將手中的銀絲拂塵平靜前指,身子紋絲不動,只是用足尖處的肌肉緩慢移動著方向,無論何時,都保證自己的正面,是對著那一位從日本殺過來的兇神劍客。

  場中的氣氛沉重極了,仿佛能夠凝結得出水來一般,看臺上的人都睜著雙眼,望著擂臺,連大氣都不敢出,而這時我旁邊有人輕輕碰了我一下,我回頭看,卻是楊劫回到了我的身邊,詢問我下一步該如何辦。

  我沉思了一下,示意他將臉上的影子面具給取下來給我,楊劫點頭,取下面具,露出了他那張久未出現的毛臉來。

  許是不太習慣用這一張真面孔示人,他身子一低,又融入了人群之中,緊接著消失于無形。

  楊劫的性子就是不愛熱鬧,平日里跟隨著我的時候,也是時有時無,我并不在意,而是轉過頭來,正好瞧見試探了許久的清河伊川終于出手了,整個人騰身在了空中,如同俯沖捕食的雄鷹,而他手中的長刀則是利爪,似乎想要將三絕真人給撕碎一般,然而三絕真人卻也是以靜制動,后發制人,瞧見清河伊川這般沖來,當下也是一記拂塵揮灑,舞弄出萬千銀絲,陡然瘋長,擋住了這一記,并且朝著清河伊川的身子纏去。

  不動則已,一動驚人。

  雙方似乎真的就這般硬對硬地拼了一記,那三絕真人以柔克剛,正好將沖入其中的清河伊川纏住,萬千銀絲陡然一收,仿佛要將清河伊川勒成碎片,沒想到他竟然在這個時候,朝著身后拍了一掌。

  嗡!

  這一掌拍在了空處,然而卻傳來了如同銅鐘大呂一般的炸響,交擊處陡然爆發出一股強烈的颶風,朝著四周吹去,看臺邊緣的人甚至都坐不住了,得扶著旁人或者椅子,方才沒有被吹倒,而就在眾人驚異的目光之中,被拂塵銀絲纏住的清河伊川化作碎片,而一個黑影則朝著三絕真人掌擊的反方向退開了去。

  傀儡術,又見傀儡術!

  這種神奇的障眼法在今天的擂臺上已經出現了三次,不過這一次卻并沒有瞞住已入化境的三絕真人,他凌空拍出來的這一掌,卻是成為了兩人第一次正面對決,掌與劍交鋒,結果兩人都朝著梅花樁的兩側邊緣飄身退去,而他們前面的幾次落腳,每踩一腳,剩下的木樁頓時就碎成木屑,從上到下,紛紛灑灑地落了下去。

  一眨眼的功夫,這梅花樁卻是少了二十幾根,不見蹤影。

  旁人或許瞧不出此中奧妙,但是卻能夠通過這些堅固的木樁,發現此刻的比斗,或許是他們一生之中所能夠瞧見的,最頂級的交手。

  而這一擊仿佛是預示著兩人正式的交手,在分落兩側停穩過后,中日兩位最頂尖的高手沒有一人有片刻猶豫,都是返身而走,朝著對方撲去,一方使日本長刀,一方使銀絲拂塵,在一瞬之間,竟然兇猛地撲到了一起來,劍光飛舞,銀絲混亂,將整個擂臺弄得殺伐無數,而在片刻之后,兩人甚至只在梅花樁上留下殘影,修為稍淺的觀眾,甚至都瞧不清楚這兩人到底在何處,只瞧見一黑一白,在眼珠子上面不斷閃現。

  速度,這才是真正的速度,跟這兩位頂尖高手比起來,之前所有的較量都只能算是小孩子之間的玩鬧而已。

  所有人都屏住了氣息,感覺自己的心臟在這一刻幾乎都要停止跳動了一般,而我則瞇著眼睛瞧,并不去仔細打量著兩人出手的招式,或者手段,而是將這一黑一白看作了兩條不斷游動的魚,敵強我弱,敵弱我強,這氣勢就如同太極里面的陰陽魚一般,不斷地變化著,每一秒鐘,都有著無數的可能。

  隨著兩人的交手,整個梅花樁的擂臺被摧毀得不成模樣,還能夠豎起來的木樁越來越少,而兩人的移動則變得越發的快了,我甚至能夠感受到擂臺的上空,仿佛有一股旋轉不定的龍卷風,在不停地刮著一般。

  到底誰能夠成為最終的勝利者,每一個人都翹首以待,我的手心也捏了一把汗,想著一開始我以為三絕真人或許不如對方,沒想到一交手,這天下十大,最終還是露出了讓人不可小覷的真正實力。

  兩個字,那就是恐怖。

  然而就在某一刻,我瞧見一縷異象,心臟陡然一停,整個人都僵住了。

  天啊!

1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十章 食肉與食草”

  1. 回復 2015/03/16

    劉正楓

    飛刀,又見飛刀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