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十一章 有便宜不占

  針!

  一根肉眼幾乎都瞧不見的針,它甚至都無法用炁場去捉摸,只能靠著近乎于極致的第六感。方才能夠捕捉得到的毫針被清河伊川從指間彈出,朝著前方射去。

  它射去的方向并非三絕真人,而是一個什么都沒有的空處,然而我的心卻在那一刻驟然停止了。

  因為我曉得,三絕真人一定會朝著那個地方閃過去。

  沒有為什么,但無論是我,還是清河伊川,都能夠曉得三絕真人的落點之處,這個就是近乎于化境的一種領悟,與修為無關,而是跟境界有著玄妙無比的關系。

  兩人在梅花樁上轉瞬即逝,快得如同兩道魅影,已然超出了人類的界限。然而清河伊川用長刀。剛猛無比,三絕真人用拂塵,變化萬千,這個是所有人都已經適應了的,卻沒想到那剛猛的清河伊川竟然會用出這般卑鄙歹毒的手段來,而且那東西似乎是一種無比玄妙的法器,已然超出了暗器的概念。

  這事兒我能夠看得出來,現場之中的幾個頂尖之人或許也能夠看得出,作為天下之大中的三絕真人,他能否看得出來呢?

  魅影驟停。兩人再次停住,只見偌大的梅花樁陣,此刻竟然只剩下稀稀疏疏十數根還算是完好,其余的木樁,或者化作碎片,或者斷了一半。已然不成模樣。

  兩個頂尖高手便這樣遙遙相距,相隔十米互望,一如動手之前一般。

  在定住的那一霎那,一股風從兩人距離的中點產生,接著朝四面八方吹去,漫天的碎屑遮蓋了大部分人的雙眼,大家不斷地揮舞著雙手。試圖將這一層灰給拍散,好瞧清楚到底是誰獲勝了。

  到底是誰呢?

  還沒有等圍觀的眾人反應過來,兩人再次一躍而起,在空中硬生生地對拼了一記。

  這一次是實打實的硬拼,沒有一點兒花哨。

  因為任何一個多余的動作,都會將他們本身的實力給消減,還不如傾盡畢生之力,來完成這一次巔峰交擊來得好一些。

  我伸手,將還帶著楊劫氣息的影子面具,覆蓋在了臉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砰!

  一聲響徹天地的炸響從兩人之間乍然而出,直沖天際之上去,所有人都忍不住捂住耳朵,然而就在這時,圍觀的東北群豪卻瞧見了一件讓自己難以置信的事情——黑土地的靈魂領袖,三絕真人竟然朝后飛跌,手中拂塵灑落,朝著地上倒栽而去,而那清河伊川卻是一個倒折,腳尖在后面的木樁之上輕輕一點,接著又是一刀,斬向了半空中的三絕真人。

  行云流水,一氣呵成。

  跌飛在半空中的三絕真人仿佛真氣泄露,整個人竟然一點兒還手能力都沒有,眼看著就要被這一位北海道殺神給斬落于倒下。

  天啊,這怎么可能?

  三絕真人,他可是天下十大啊,怎么連一個小日本都弄不死,難道是,這個叫做清河伊川的北海道殺手,能夠有比肩陶晉鴻、善揚真人那般恐怖的實力么?

  在瞧見三絕真人即將被人斬殺于刀下的那一刻,沒有人想到這是清河伊川在滅口,要毀滅證據,也沒有人想過要救他,而是想著這么一個問題。

  怎么可能?

  天下十大之中的三絕真人,此刻就要死了么?

  顯然沒有!

  又一個黑影出現,擋下了那必殺的一刀。

  鐺!

  一樣的炸響,洪鐘大呂,結果清河伊川一個倒空翻,朝著后面翻飛而去,而那個黑影子卻是沒有退上一步,只不過會場的所有人,都感覺大地仿佛都在顫抖。

  而且不是抖一下,連著抖了三回,膽小的人都在考慮是不是地震,要不要趴下來。

  不過地震并沒有出現,所有人都只瞧見一個身穿著灰色中山裝的無面人,一手持劍,紅光洋溢,一手則將重傷垂落的三絕真人給抱了起來。

  會場“嗡”的一聲,立刻鬧將了起來。

  “什么,什么,三絕真人落敗了?”

  “咦,剛才那個神秘的無面人,怎么又出現了?”

  “是不是剛才那一個啊,他剛才明明穿的是黑衣服吧,咋轉眼又換上中山裝咧?”

  ……

  在無數嘈雜的喧鬧聲中,昏迷過去的三絕真人在我的懷里面醒了過來,他瞧了我一眼,一臉詫異地說道:“咦,你是……”

  我瞧見他臉色蠟黃,嘴唇發紫,一副衰神附體的模樣,毫不客氣地回答道:“你快別說話了,多講一句,死在我懷里怎么算?”

  在此之前,我曾經去拜見過這位天下十大,不過人家嫌我身份太低,跟他不匹配,根本就沒有搭理我,此刻形勢陡轉,我又帶著面具,誰也不知道誰,自然也不會給他太多的面子。

  別問我為什么,老子也是有脾氣的,對不?

  我毫不留情面地將這個裝逼犯給抓著,將飲血寒光劍給一把插在了草地上,然后右手在他胸口的幾處要穴不斷拍打,一邊截穴,一邊吩咐道:“你這蠢貨,陰毒入體了,便投降就好,非要死撐著硬拼,現在好了,傻眼了吧?不要說話,不要行氣,我封住你的經脈了,只要陰毒不入心臟,以你的修為,三五個月,興許能夠回復一些;要是不聽話,不出一個時辰,直接嗝屁!”

  我這般不留情面,旁邊沖過來照應他的徒子徒孫里,有一個愣頭青道士沖著我嚷道:“你說什么呢,對我師父客氣一點!”

  他似乎想上來與我爭執,然而三絕真人雖然身受重傷,心中卻是清明如鏡,待我將他經脈封住之后,朝著我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表達敬意。

  三絕真人的這一躬,將在場的所有人都給驚住了。

  這一位是誰?

  天下十大啊,能夠讓天下十大折服的人,到底得有多牛逼才行啊?

  前來參加擂臺英雄會的東北群雄頓時就感覺腦袋兒都不夠用了,先是瞧見身為天下十大的三絕真人落敗于日本國北海道第一高手的刀下,差一點兒就身死魂消,接著又殺出一個神秘無面人來,救下三絕真人,又說出這么一番牛逼哄哄的話語,最重要的是,那素來以孤傲自大著稱的三絕真人,居然還朝著對方躬身,表達謝意了。

  這到底是什么情況啊,東北群雄頓時覺得自己的世界觀,都在此刻為之顛覆,腦仁兒都開始疼了起來。

  而將三絕真人交給了他的徒子徒孫之后,我卻沒有理會旁人的想法,而是回過頭來,瞧向了抽身回去之后,便一直持刀,一臉凝重打量著我的清河伊川。

  兩人四目相對,清河伊川用他那怪異強調的漢語發問道:“你是何人?”

  我拍了拍手,用楊劫剛才的話語回答道:“山野之人,名字實在說不出口,賤命一條,死了也無妨,清河大師,不管怎么樣,三絕真人敗了,不過那也無妨,只是不知道你是否有興趣,跟我來玩一下?”

  清河伊川一愣,詫異地說道:“你不是他?”

  他話里的意思,是我并非剛才的無面人,也就是楊劫,而我卻并沒有跟他在這個問題上面糾結,而是繼續邀戰道:“打不打?不打我走了,地里面還有農活呢,你不打我就回去犁地了,俺們這嘎達窮,要是不勤快,那就得餓著……”

  我來黑省沒有兩個月,不過東北口音倒是學了七成,這般的話兒純粹只是調侃,然而那清河伊川卻信了,緩緩地將刀抬了起來,沉聲說道:“中華之地果然地大物博,藏龍臥虎,閣下既然有興趣賜教,我便與你過幾招。”

  我指著旁邊稀疏的木樁,提議道:“這些木頭樁子,總夠也沒有幾根了,咱也沒有必要再在上面像猴子一樣蹦來蹦去了,地上招呼吧,你看成不?”

  清河伊川臉上的笑容越發的濃烈起來,扭曲的肌肉宛如大理石一般堅硬,眼神比剛才那黑雕還要銳利,點了點頭,簡單地說道:“好!”

  兩人對立,一人持刀,而另外一人,則將隨意插在草地上面的紅色長劍給拔了起來。

  銅鑼一響,比擂再次開始。

  一邊是剛剛莫名擊敗了天下十大里三絕真人的北海道第一高手,而另外一邊,則是一個從沒有聽過名字的神秘高手。

  沒有人知道這個人的來歷,而且這個家伙,居然還沒有臉!

  無論是日方,還是圍觀的東北群豪,都給鬧懵了。

  然而身處其間的我和清河伊川卻并沒有任何多余的想法,在比試一開始的那一剎那,兩人之間,整個世界便都只有對方一人。

  這是兩個人的決戰。

  我平靜地呼吸著,拋出了所有的雜念,將自己的心率調節到了最平靜的狀態,然而卻不知道為什么,手心卻莫名地有一些濕潤,要不是飲血寒光劍是有靈性的法器,我都怕一不小心,它就滑落出去。

  我不動,清河伊川也沒有動。

  他之所以不動,是因為在調節狀態,剛剛與三絕真人一場風云大戰,消耗了他太多的勁力,本以為能夠一刀定乾坤,卻不曉得半路又殺出了一個程咬金來。

  我想到這里,決定不再等待了,有便宜,咱不占?

  我又不是正經的三絕真人,我黑手雙城,何時講究過“公平”二字?

  起劍,殺!

1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十一章 有便宜不占”

  1. 回復 2015/03/16

    劉正楓

    就像俞蓮舟打殷天正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