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十一章 食猴鷹現,大人受傷

  這個人,便是日本小子加藤原二,陰魂不散的家伙。

  我早就知道這個家伙不甘寂寞,一定會出現在這里。只是不知道他竟然會來得如此之快,比有虎皮貓大人領路的我們,也僅僅只差了幾分鐘,前后腳到。不過也是,日本在緬甸的投資并不少,勢力也大,想來他們在這里的消息也是很靈通的。他并不是一個人,身邊還有四個黑衣男人,幾個人在玉器行門口站了幾分鐘,交談,然后敲門。

  而這一邊,雜毛小道將這個不到一米五的女人給制住之后,毛手毛腳地摸了一陣,掏出一把小刀、布條以及一些零碎的緬幣來,小叔在觀察四周,看看有沒有人。這是一個極為普通的本地女人,皮膚泛黃,面目普通,身材如同未發育的小孩子一樣,然而額頭處卻有了些皺紋,讓人看不出年紀。在她的后背處,有一個黑色蜘蛛的紋身。雜毛小道問了她幾句話,她只是搖頭,嘴里咕噥了幾句,被憋回了肚子里,然后就奮力掙扎,張牙舞爪。

  雜毛小道一巴掌,把這個突然攻擊我們的女孩子給扇暈了。

  我說你不是經常說要憐香惜玉么?怎么現在下手這么黑?雜毛小道將這個女人拖到墻根上,然后平放到地下,抬起頭來說對于敵人,他可是從來都不手軟的——再說,這姑娘平胸短腿的,扇起來沒壓力。

  這家伙……

  加藤原二的人在玉器行的門口敲了一陣,沒人開門,旁邊店鋪的人過來跟他們交涉,說了幾句話,接著雙方就吵了起來。這一吵,人便聚集起來,鬧哄哄的。我看到從街尾處來了一隊裸著右肩、穿紅色袈裟的僧人,總共有六個,徑直朝這邊走來。緬甸的男人一生中總有一次要出家當和尚的,所以在這里見到也屬正常。然而這些和尚的表情卻是有些猙獰,氣勢洶洶地走到了玉器行的門口,立刻跟加藤原二的人對了上來。

  在我這幾天的印象和所見所聞,緬甸的僧人都是平和的,深諳佛家教義,走路像踩著棉花,生怕踩到螞蟻,然而如此火爆的,卻是第一次見著。

  因為語言不通,隔得也遠,我們只能看作是啞巴戲。只見雙方吵鬧了一陣子,結果卻出人意料,為首的一個老和尚竟然帶著人從巷道里繞了過去,而加藤原二的人,也在后面緊緊跟著。小叔拍著我的肩膀,說走,我們去看看。雜毛小道跟著他一起走出陰影,往那邊走過去。

  因為這里面聚集的人很多,我們往人群邊角處站著,也就沒有被注意到。跟著來到了店鋪的后面,那是一個大作坊式的院子,也是鐵將軍把門。我往上空看了一下,還是沒有看見一只類似于肥母雞的生物。門上的鎖被一個矮個兒僧人摸了一下,然后就很輕松地被打開了,僧人和日本人都走進了院子,又接著進到了房間里。我們順著擁擠的人群涌進去,但是工坊的門口卻被人把持住了。

  門打開,我輕嗅了一下,一種腐臭欲嘔的血腥之氣,就從里面飄了過來,接著院子里的蒼蠅嗡嗡亂飛,戰斗機一般,到處都是,引得我體內的金蠶蠱歡呼雀躍,蠢蠢欲動。這股味道十分濃烈,熏得旁邊圍觀的人,都紛紛忍不住想嘔吐,有的小孩子抵抗力不夠,直接一股酸臭的苦膽水和食物殘渣,就噴射了出來,又是一陣忙亂——嗯,這孩兒晚上吃的又是大米飯。

  我找了一個角度,瞥一眼進去看,只見正對著門的就是一臺解石機,而地上,則是……

  天啊,那是一地的尸體肉塊,血淋淋,被人為地堆積成了一個佛塔的形狀。

  在這人肉堆積而成佛塔的前面,是八顆大小不一的人頭,全部面朝門口。

  我清清楚楚地看到在最前面的那顆碩大的頭顱,便是黑胖子李秋陽的。只見他眼睛圓睜著,寫滿了驚恐,整個臉都是干凈的,太黑了看不清什么,只是嘴角那一絲詭異的微笑,讓人覺得心中擱著一根刺,古古怪怪的。八個成年人的肉塊堆積,讓那里面簡直就變成是一個修羅屠宰場,我這才發現,已經有血水咕嚕咕嚕地往外面蔓延開來,流到了院子里。

  這恐怖的場景不止是我看到了,許多人都從大開的門中,看到了一切。

  人群頓時就炸了窩,鬧哄哄的,有人立刻尖叫著朝外面跑去,有人則撲通跪在地上,朝那些僧人們虔誠地跪拜祈禱著,房間里面還傳出來一聲凄厲的怒吼。這聲音聽著耳熟,我琢磨了一下,竟然是加藤原二的。因為身處異國,語言不通,我們根本就不知道這些人在議論著什么,而一個僧人高聲在宣講,只看到他嘴唇張合,但是也聽不懂其中的意思。

  然而,這個僧人的聲音就像洪鐘大呂,一開始宣揚起來,周圍的雜聲,立刻就變得小了很多。

  最后停止不見,唯有這僧人嘴巴開合。

  空氣中有嗡嗡的聲音回蕩,我知道,這個僧人是個有道行的人,因為我感受到了真言的力量。

  我聽到旁邊有兩個人在議論,居然用的是中文,只不過是云南那邊的方言,讓我聽得有些吃力,于是跟他們打了招呼,然后探詢到底怎么回事?身在異國,最驚喜的莫過于是碰到故國的人,那個叫做老巴的漢子先是問我們是不是來仰光的游客,然后主動跟我們翻譯起了這些話語:

  原來這些僧人,是附近某寺院的師傅,為首的那個叫做伯努上師,他在寺中修行的時候,感覺到這里有異常,便帶著自家的弟子,過來一探究竟,然而卻發現這里有妖魔在作祟;而那伙小日本子,卻是因為有兩個人失蹤了,所以才找過來的。

  說到這里,老巴低聲跟我笑,說哄鬼呢,老子在這里做了十幾年生意了,也沒有見過哪樣妖魔哦。很明顯就是一起故意殺人案嘛,不過這手段實在太兇殘、太變態了,令人發指。不過你們別說出去啊,這些和尚在這里的地位很高的,詆毀他們的話,會被圍毆的。

  旁邊的一個他的同伴責怪他幸災樂禍,說老林在這條街上也有七八年了,抬頭不見低頭見,也是咱中國人,他死了你很高興?

  老巴撇了一下嘴,說老林他這人向來獨來獨往的,人也傲得很,不團結……

  說著,他的眉頭又皺了起來,嘆了一口氣,說不過這么一死,心里怪難受的。

  過了一會兒警察來了,吹著警哨,把這里鬧哄哄的人群都趕了出去,只留下了日本人和寺廟的僧人們。我們也就隨著人群擠出了院子,老巴和他同伴熱情地邀請我們去他家做客,我們謝絕了,握手告別。往回路上走,路過巷口,發現剛剛被敲暈的那女人,也不見了。

  虎皮貓大人從空中飛了回來,我問它情況怎么會是這個樣子的?

  這肥鳥兒一副疲倦的樣子,說你們猜剛才發生了什么事情?我們哪里肯動這個腦筋,讓它直接說便是,它拿捏了一下架子,然后妥協了,說你們怎么都想不到,在那作坊里面,居然有咒靈娃娃出沒的痕跡。不但如此,而且還有一頭受降頭的食猴鷹在。剛剛它也是因為在空中,跟那個被贊為世界上“最高貴的飛翔者”的扁毛畜牲遭遇,并惡斗了一場,所以才拖延了這么久。

  食猴鷹?我們一驚,那種畜牲身長一米、翼展三米,可算是鷹中之虎,光聽它名字就知道,是真正厲害的猛禽,而就虎皮貓大人這肥母雞的身材,能夠斗得了那么厲害的家伙?這時我們才發現落在小叔鐵臂上的虎皮貓大人身體瑟瑟發抖,羽毛凌亂,像是被掄大米了一般,左翅下面的羽毛上還有一團濕漉漉的暗紅色。

  我們趕忙問它是不是受傷了?

  虎皮貓大人聲音都有些低沉,說你妹啊,現在才看出來?不過大人我也沒有讓那扁毛畜牲得意,它也被我啄瞎了眼睛,論損失,比我嚴重,所以不吃虧。不過這家伙身上被人下了降頭術,受控了,而且有毒,小毒物,讓你家小肥肥給大人我通一通經脈,不然最遲今天凌晨,你們就有鸚鵡湯喝了。

  艸,誰敢吃這老鬼的肉啊?

  我流著冷汗,趕緊喚金蠶蠱的名字,把這小祖宗給請出來。肥蟲子一出現,便往我身后躲,像個受氣的小媳婦。它最近被虎皮貓大人追得都苗條了,所以怕。虎皮貓大人有氣無力地喊小肥肥,說這幾天不吃你了,被下毒了,過來給大爺松松骨,做一個馬殺雞(まさち、massage)。肥蟲子這才安心,飛到虎皮貓大人的身后去蠕動了一下,找準地方,然后狠狠地一鉆,進了虎皮貓大人的體內。

  就這一下,虎皮貓大人發出了有史以來最悲憤的哀鳴:“我艸,你他媽的往哪里鉆……”

  大人虎軀一震,男兒淚滾滾地流了下來。

  我們往回走,顧老板打電話給我,問在哪里?趕緊回來!我問怎么回事?顧老板嚴肅地說他們接到內部消息,說今天下午拍到105號石頭的李秋陽,被人殘忍地殺死了,一起的還有他的幾個馬仔,手段十分殘忍。現在大家都在傳,說這里不安全,都準備回國了。主辦方正在安撫人心,而且還在進行秘密調查。

  掛了電話,我們面面相覷,這消息怎么傳得如此之快?后面似乎有什么推手在啊?

  到底是誰呢?

2條評論 to“第十四卷 第十一章 食猴鷹現,大人受傷”

  1. 回復 2013/12/15

    吐槽

    原來金蠶蠱才是總攻啊……

  2. 回復 2014/05/17

    虎皮貓大人

    草,受不了了。噶噶……嗚嗚……嘎嘎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