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十二章 一劍斬人生

  俗話說得好,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我是誰?
  
  黑手雙城。做事從來都是只看目的,不敢過程,我可比不了三絕真人這種頂著天下十大沉重枷鎖行事的男人,別人的身上是有光環的,一出來,萬人敬仰,瓦擦咧,那叫一個威風!而咱是啥?連臉都沒敢露,還要啥風度?
  
  這事兒若是換做了那威名赫赫的高手真修,自然是公平決斗,假模假式地讓這鬼子多休息一下,但是我卻不敢這般托大,這是為何?
  
  要曉得我面前的這位北海道兇神。可是剛把被無數人推崇的天下十大三絕真人給干翻。而那天下十大是什么概念?雖說因為種種原因,中華大地有許多高手并沒有列入評選,我師父甚至對這種排名表示不屑,但是從我的角度看來,每一個天下十大都是真金白銀的頂級高手,別的不說,就如同此刻受了重傷的三絕真人,他若不是自己作死,最終受了毒針暗算,哪里會落得如此下場?
  
  這對手若是別人。我倒也不會如此流氓,然而此時此刻的清河伊川,他剛剛“戰勝”了三絕真人,若是無人能夠制住他,只怕中華修行界,至少是東北這疙瘩。顏面就會蕩然無存。
  
  我,是咱中華兒女的最后一張臉面,此戰,絕不能輸!
  
  趁你病,要你命!
  
  拔劍,出劍,我在一瞬間完成。下一秒,這劍尖便已然遞到了對方的胸口處。
  
  只欠一分,我便能夠擊殺此獠!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清河伊川的長刀卻是蕩開了我的這一擊,不過好在我從來不指望這一下能夠占得對方的便宜,這一劍也是只用了三分力,在長劍被蕩開的一瞬間,我陡然變招,朝著斜里刺去。
  
  這便是我的劍法,毒辣、直接、精確無比,它已然脫離了清池宮十三劍招以及真武八卦劍的變招范疇,而是一種最簡單直接的殺人技。
  
  剛剛使詐除去了預謀已久的對手,清河伊川的心情本來是十分舒暢的,想著對于我這個突然冒出來的無名小子,也應該能夠輕松拿下,然而我這連綿而來的幾劍,卻使得他臉色變得嚴肅起來,一開始還是輕松應付,然而在第三次交鋒的一瞬間,他的臉立刻變得陰沉無比,一邊接招,一邊用寒冷得嚇人的話語說道:“你這劍法,是殺人技啊!”
  
  我又一劍而出,飲血寒光劍與清河伊川的日本刀在半空中飛速碰撞,不但制造出了一聲刺耳的尖銳之聲,而且還在半空中劃出了一道激烈電光。
  
  刷拉!
  
  這一次撞擊使得我們兩個人都不由得往后退開一步,防止對方貼身而來,以命換命,而在這稍微的空隙,我則嘿然說道:“彼此,彼此!”
  
  兩人的目光相撞,在半空中仿佛也擦出了火花一般。
  
  這是“英雄惜英雄”,我的劍法,已然脫離了茅山劍法的范疇,而是在無數的搏殺以及領悟之中,形成了自己獨有的犀利手段,而對方則也是提著一把日本刀,從北海道砍刀東京灣的猛人,雖然此刻已為生死大敵,但是仍然擋不住彼此的欣賞。
  
  從某一種角度上來說,我和清河伊川,都是同一類的人,沒有人命的填埋,我們都不能成長到今天這般的模樣。
  
  唯一的區別在于,我雖然雙手血腥,但是心中卻是一片清白。
  
  叮、叮、叮、叮!
  
  一陣爆豆一般清脆的響聲在我和清河伊川的身邊炸開來,一路剛才三絕真人與他在梅花樁上面的戰斗一樣,此刻的我,與清河伊川也在急速的戰斗中,不斷地變換身影,試圖在快速的攻擊和防守中找到對方的破綻,繼而一舉擊敗對手。
  
  然而在過手十幾招之后,我們彼此都發現一件事情,那就是對于手中兵刃的理解,雙方應該是站在同一個境界水平之上。
  
  誰也奈何不了誰!
  
  盡管明白這一點,但是戰斗卻依舊還在繼續,因為我明白一點,那就是剛剛經過劇烈激戰過后的清河伊川,無論是身體還是精神,其實都是處于高度疲憊狀態的,只要我將這般的節奏一直維持下去,那么最終出錯的,一定是對方。
  
  我相信自己是能夠笑道最后的那一個人。
  
  然而就在我如此信心滿滿的時候,那清河伊川卻是陡然一個連續的砍劈,用那以命博命的方式,將我這兇猛連綿的攻勢給陡然延遲下來。
  
  我自然不可能跟這日本人換命,而就在我后退的幾秒鐘里,清河伊川涅破了掛在脖子上面的一塊碧綠翡玉。
  
  啪……嚓!
  
  玉碎的一瞬間,我的心臟猛然跳動一下,卻瞧見一股黑氣從清河伊川的脖子間陡然騰升而起,在遇到空氣之中,迅速地化作了火焰一般的紅色,在凝結成人型之后,又融入了清河伊川的身體里,而就在此時,我感覺到了對方肌膚的溫度驟然之間變得灼熱發燙起來,而他手中的日本長刀,則在一瞬間仿佛熔巖一般炙熱,還散發著滾滾黑煙的火光。
  
  式神!
  
  我心中頓時有一種罵娘的沖動,這才想起來那清河伊川在北海道第一高手的稱號背后,還有一個,叫做神道教鏡心流大師。
  
  所謂神道教,其實也是一種薩滿教,相信萬物有靈,而這種式神則是神道教祭祀與天地靈物,或者靈界恐怖之物溝通之后,通過犧牲某種東西為代價而獲得的一種共用能力,先前坂本龍二就曾經用過這般的手段,沒成想這當師父的,卻是將最好的東西留給了自己。
  
  比起坂本龍二那種能使人身法異常詭異、手指如劍的玩意,附身于清河伊川身上的這東西,更像是神話傳說中的毒焰魔王。
  
  然而此刻的我,還有退路么?
  
  我想都沒有想,便直接沖上去,與渾身冒著滾滾濃煙的清河伊川直接對拼一記,他日本長刀之上居然直接冒出了火焰來,而上面陡然增長的力量也讓我一時之間有些吃不住,朝著后面退了十幾步,正準備迎接那暴風驟雨一般的攻擊,沒想到對方卻并沒有著急,而是一邊緩步踏來,一邊對我認真說道:“蒙面君,你是我入華以來,見到過最有威脅的對手,若是平日,伊川定然會與你結交,只不過此刻……”
  
  清河伊川許是因為式神入體的緣故,聲音都有些變形,不過依舊還是堅決地說道:“我不得不殺你,真可惜了,你怎么沒有生在我大和民族!”
  
  他手中長刀舉得高高,從上而下,看似緩慢,其實迅捷無比地朝著我這里陡然一劈。
  
  轟!
  
  別人說那刀光劍影,不過是浮光掠影而已,然而此刻清河伊川的這一刀劃下來,卻是實打實的火焰而落,盡管我閃身而過,但是瞧見自己剛才站立之處那熊熊燃燒的烈焰,卻忍不住一陣心寒。
  
  你娘咧,身為大劍豪的清河伊川本身就已經厲害到不行了,沒想到居然弄出這么一個東西來,簡直就是不讓人活。
  
  那么,既然你不讓我活,那么咱就看誰的命硬,看看誰能夠活得更久。
  
  在徹底想通此節之后,原先還有些束手束腳的我卻是終于放開了心態來,也沒有了明哲保身的念頭,既然不能茍全,那么就唯有拼命。
  
  飲血寒光劍,你隨我征戰多年,面對過無數強敵,而現在,你怕了么?
  
  我心中默默喝念著,一個箭步,沖著渾身散發灼熱溫度的清河伊川沖將過去,對方依舊還是一刀回來,帶著滾滾的濃煙,然而我這一次卻沒有再閃避,而是在陡然之間,將血勁激發,開啟臨仙遣策,瞧出那致命的攻擊之下,唯一的生門。
  
  魔功貫體,傾力一擊,破!
  
  我內心仿佛有一頭巨獸在咆哮,然而整個人卻冰冷得不像話,因為蒙著面具,更是一點兒表情都沒有。
  
  然而在一瞬之間,我卻是一劍,將不可一世的清河伊川給直接擊退了數米。
  
  “怎么,可能?”渾身自信滿滿的日本宗師驚詫到不行,滿以為此刻是必殺之機,卻沒想到自己竟然不能力敵,然而就在他失聲驚叫的那一刻,我卻在陡然之間施展了兩道法門。
  
  【深淵三法,魔威】!
  
  【深淵三法,風眼】!
  
  除了土盾之外,這兩招是我一直保留著的殺手锏,隱而不發,一直到了此刻垂死反擊的時候,我才陡然之間,一齊爆發出來,接著左手張開,一道煉妖壺觀術,雙管齊下,用魔威和煉妖壺觀術將清河伊川身體里面的式神給鎮住,而后才揮出決死的一劍。
  
  這一劍與先前的劍法沒有半點兒相似之處,它端莊大氣,又如同羚羊掛角,天馬行空,是充斥了智慧的一劍。
  
  這一劍,是李道子給我的感悟!
  
  一劍,斬出人生!
  
  刷!
  
  我傾盡全力的翻盤一斬,依舊是必殺的想法,然而就在此刻,那清河伊川朝著后面一陣滾落,身體里卻是冒出一個紅焰魔人,將這一劍給抵擋住了。
  
  嘶啦——那恐怖的式神卻是被清河伊川給果斷放棄,用來保住了自己的性命。
  
  而就在此刻,我的心臟驟然一緊,剛才清河伊川和三絕真人巔峰對決時的那縷異象,陡然而起。

1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十二章 一劍斬人生”

  1. 回復 2015/03/16

    劉正楓

    他的本命玉是啥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