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十三章 地主的招待

  那縷寒芒詭異莫測,不但將三絕真人這般級別的頂尖高手給暗算了,而且全場之中。也只有我一人隱隱能夠察覺的出來,別的不說,就只是這一點,便足以讓人提防了,與這位日本神道教鏡心流宗師交手的全程之中,我都一直在留著一分神,然而當他真正使出這一招來的時候,我整個人卻莫名其妙地震了一下。

  這并非是我的意志不夠堅決,而是因為對方的出手,已然從精神領域開始進發,這或許才是三絕真人最終遭受暗算的秘密。

  我渾身僵直,然而就在這千鈞一發的那一刻,手中的飲血寒光劍卻陡然脫離了我的控制。朝著前方一刺。

  神劍護主!

  讓我與清河伊川都沒有想到的情況出現了。對方自以為得意,打出這么一道宛如毫針的寒芒,就等著我陰毒發作,好沖上前來,一把將我給劈死當場,然而卻沒有想到我的渾身僵直不動,那劍卻突然動了起來。

  飲血寒光劍一動,紅芒冉冉,洋溢在兩人的中間,就像爆炸一般。轟然而動。

  而這時我方才弄清楚使得我此刻身體異狀的罪魁禍首,并非來自于清河伊川本人,而是我腳下的土地。

  這狗日的家伙,居然提前在這地下埋下了法陣,平日里鋪上草皮,看不出來。只有在最關鍵的生死霎那,他方才圖窮匕見,一擊而殺。

  媽的,這從來都不是一場公平的決斗,全部都是算計!

  難怪我剛才趁著對方大戰正酣的時候發動攻擊,那清河伊川竟然沒有露出多少驚慌之色,這并不是他擁有足夠自信的修為。而是因為提前所作的布置,給他留下了無數的底牌可以隨時打出來。

  三絕真人到底有沒有清河伊川厲害,這個我不得而知,但是卻曉得我面前的這個日本兇神,心眼比誰都多。

  只可惜,清河伊川卻遇到了與他一般出身的我。

  臨仙遣策啟動,破陣而出,我在陡然之間便破開了腳下法陣加諸于我身上的束縛,緊接著感覺到劍尖之上傳來一道陰柔至極的勁力,這就是對方施展出來的詭異法器,細如毫針,毒如鶴頂,它似乎有攜著巨大力量將飲血寒光劍給一舉突破的沖勢,然而在陡然之間,這把跟隨著我幾十年的魔劍終于也展現出了自己的脾氣。

  人有傲骨,劍有傲氣。

  叮!

  飲血寒光劍將所有的魔性都在一霎那之間陡然爆發出來,這里面到底蘊含著多大的力量,連我自己都無法掌控,但是我的對手,那一個打出詭異寒芒的清河伊川卻莫名一陣巨震,整個人憑空朝后退了三步,臉色一紅,喉頭發癢,竟然一大口鮮血便噴了出來。

  打蛇不成,反被蛇咬。

  瞧見飲血寒光劍在此刻這般關鍵的時候陡然發威,而且還擊傷了清河伊川,我心中狂喜,頓時也沒有再多的畏懼,而是將心境沉浸在剛才的那種感動之中,一劍又一劍,劍劍致命,全是朝著清河伊川身上的要害處進發。

  剛才還不可一世的日本大宗師,此刻卻是因為自己身上的式神被斬殺,壓箱秘技又受挫,使得整個人的狀態都落入了低谷,不過卻還是憑著征戰多年的慣性,手舞長刀,讓我不得寸進。

  不過此刻的形勢已然陡轉了,千里之堤,毀于蟻穴,清河伊川敗象已生,再多的掙扎,都不過是徒勞而已。

  瞧見如此的狀況,那老東西英俊的臉上卻也露出了一絲不安,努力地回氣,不甘心地沖我喊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騰空而起,將全身的勁道都集中在了劍尖,然后借助這飲血寒光劍的魔性,朝著前面重重一劈,怒聲吼道:“中國人!”

  鐺!

  一聲沉悶的聲音響起,那魔劍許是太渴望面前這位強者的鮮血,陡然間爆發出了連我都有些難以相信的力量,居然在一劍之下,將清河伊川手中的日本長刀,給直接斬成了兩段。

  這是什么概念?

  能夠被清河伊川這名冠東洋的頂尖兇神當作武器的,盡管不一定是日本歷史上有名的神器,但絕對是有著最恐怖兇名的兵器,然而在此刻,在北海道第一高手的手中,卻被活生生地斬成了兩截。

  在刀斷了的那一霎那,我似乎聽到整個會場掀起了巨大的喧鬧,無數人都在驚呼尖叫,覺得這件事兒,實在是太難以置信了。

  刀斷之后,身經百戰的清河伊川毫不猶豫地朝著后面翻滾而去,避開了我這重重的一劍。

  轟!

  一劍落空,而我劍尖之上的力量則將他剛才所在的地方,斬出了一道巨大的裂痕來。

  呼!

  我重重地喘了一口氣,感覺心肺仿佛有火焰灼燒過的熱辣,再次抬起頭來的時候,卻是看到了清河伊川眼中流露出來的慌亂眼神。

  再殺!

  我毫不猶豫地沖將上前而去,場面的司儀卻似乎得到了清河伊川的示意,高聲喊道:“本場比賽,勝負已分,雙方保持安全距離,我們將……”

  勝負已分?

  我冷笑著朝前大步踏前,持劍而沖,根本不理會這家伙的話語,那清河伊川瞧見我殺氣騰騰地沖將上來,不由得低聲喝道:“閣下,伊川已然認輸,難道你要趕盡殺絕不成?”

  他盡量壓低著聲音,顯然是不想公開承認,按照一般人的邏輯,只怕會就此收手了,然而我卻是深深知曉“打蛇不死反受其害”的道理,不為所動,再次揚劍而落。

  刷、刷、刷……

  我毫不留情面的斬殺,讓清河伊川勃然變色,也曉得了自己所面對的敵人,并非是受那道德禮儀所束縛的老古董,此番前來,不為別的,只為了他一人性命。

  人只有在面臨絕境之時,方才會爆發出最大的潛力,別看此刻的清河伊川身受重創,而且手中也還沒有武器,但是他到底是殺遍日本國的兇神,哪里可能這么容易就范,當下也是發了兇性,不退放進,避開了我的刀鋒,貼身而進,想要跟我在方寸之間,爭奪生死起來。

  然而一個劍客,手中有刀,或者沒有刀,這終究還是兩種境界。

  更何況他此刻身受重傷,哪里能夠有翻盤的資本?

  反而是我,盡管在剛才的拼斗中有些乏力,不過手中的飲血寒光劍卻開始陡然發起了威來,這魔劍有時候連我自己都有些害怕,不過此刻的我總算是能夠壓制得住它,既如此,便將主動權都寄托在了它的身上,身隨劍走,步步驚魂。

  形勢陡然逆轉,此刻的我卻是將不可一世的日本大宗師殺得不斷后退,狼狽至極,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卻突然有一個聲音高聲喊了出來:“休傷我師父!”

  這一聲陡然而起,卻有一道鋒芒從我身后襲來,我頭也不回地一劍劈去,與對方交手,回頭一看,卻見這人竟然是先前大放光芒的坂本龍二。

  此人卻是見到清河伊川落敗,即將面臨生命威脅,便立刻沖上來,表明衷心。

  這人若是別人,我倒也一劍逼開便好,然而想到這小子剛才擊殺好幾個國人,我就是氣不打一處來,直接一劍刺去,將他手中的長刀給纏住,接著往回一扯,勁氣抽拉之間,將他弄到了近前來,坂本龍二與我靠近,下意識地一刀斬來,卻沒想到沖到半途,身子突然一歪,朝著旁邊斜斜倒了下去,余光處,卻是瞧見一道紅芒如電斬來。

  啊!

  坂本龍二發出了一聲刺耳的尖叫,卻是被我一劍,從左臂一直劃拉到了小腹處,這一劍便將其左臂斬斷,接著又將他的小腹開出一大道的血口來,正待我準備再出一劍,解決這個小子的時候,他終于恐懼了,一個翻身,滾落到了一旁去。

  我此時的主要目標,并不是這個不長眼的小子,而是清河伊川,回過頭來,卻見他已然連滾帶爬,跑到了剛才的高臺之下去,旁邊有好幾個過來接應他的和服弟子,一臉焦急。

  清河伊川用日語大聲地呼喊著,我不知道他到底在說什么,卻曉得是在吩咐手下攔住我。

  他攔得住么?

  我瞇著眼睛,不再管其他,而是一個箭步沖上前去,路上跳出了好幾個白衣和服的道場子弟過來攔我,結果哪里是此刻精、氣、神均已攀升至了巔峰狀態的我對手,飲血寒光劍上下翻飛,左擋右沖,一連帶走了好幾個人的性命,越發的紅芒閃耀,嚇得后面的道場弟子心中忐忑,都有些不敢向前而來。

  飲血寒光劍殺出了一條血路,而我則站在了清河伊川的面前來。

  望著這個不斷喘粗氣的一代兇神,我將手中的長劍舉起,平靜地說道:“清河大師,中國之地,已然不是半個世紀之前的睡獅,你想揚名立萬,自個兒窩里斗就成了,何必來這里瞎鬧?當然,既然來了,作為地主,我也得招待你一番,來,你也曉得,很快的,不痛!”

  一劍斬落,炁場被鎖住的清河伊川怒吼一聲,還待翻騰,結果頭顱卻沖天而起,鮮血灑落出來。

  嘶……

1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十三章 地主的招待”

  1. 回復 2015/03/16

    劉正楓

    逃命要緊,還來得及的說話?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