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十五章 平輩來論交

  何局長說與我有要事相商,其實不過就是一句托詞,我這幾天誰也不搭理。自顧自地折騰黑河市局的同志們,弄得他和省局的幾個領導心里癢癢的,又不好抓我過來解釋清楚,一直等到我回來報道了,方才立刻將我叫到辦公室里,詢問起了當日的細節來。
  
  我前兩日雖然身在黑河,但是消息卻還算是靈通,知道當日的后續處理,基本上涉槍的所有日本人都被逮了起來,毫不留情,至于其余鏡心流的道場弟子,以及住友財團過來組織的黑西裝,因為忌憚于國際影響。和不想跟日本人打太多的官司。所以在做過筆錄之后,都給放走了,不再多做糾纏。
  
  因為這一手,日方倒也沒有多作糾纏,只不過假模假式地聲明,督促中方一定要將殺害清河伊川先生的兇手,給盡快抓到。
  
  這邏輯著實有些不合常理了,要曉得前來惹事的就是這清河伊川,若非他想要踏著東北群豪的尸體來成就自己的名聲,哪里可能橫死異鄉?
  
  然而這事兒咱們又不能與其多作扯皮。表面上答應了,背地里卻當做一聲屁,直接給放了去。
  
  所有的事情基本上都已經理順了,省局也因為處理妥當,獲得了上面的肯定,唯一的一個問題。便是那一個神秘的影子大俠,到底是什么來歷?
  
  這個問題的答案,只有極少數的幾個人能夠猜到,而其中之一的何局長,便越發地想要將其弄清楚。
  
  然而對于何局長的逼問,我卻一口咬定自己當時不在現場。
  
  對的,這事兒雖然說起來好聽。也給咱國人揚眉吐氣了,但未必能夠過得了政治處的審查,畢竟作為官方人員,參與那樣江湖斗狠的擂臺便已經不是很妥當了,而且還在人家認輸的情況下,奮起殺人,牽連無辜,這樣的手段江湖人自然是拍手稱快,引為大俠,但是在官方的眼里,卻絕對是“俠以武犯禁”的典范。
  
  這事兒,好的時候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若是倒起霉來,只怕就是一身騷。
  
  我在總局混了那么久,哪里能夠不明白這里面的道理,雖說何局不太可能會拿這個來抓我尾巴,但是省局里面,除了他,可也還有別人。
  
  譬如對我橫挑鼻子豎挑眼的吳副局長。
  
  雖然大家心知肚明,何局長也只是想要我一個肯定的答案,但是我這死不承認,他也拿我沒有辦法,談了幾句,不由得苦笑著說道:“志程,老領導說你這人做事喜歡劍走偏鋒,但是偏偏又讓人無跡可尋,圓溜溜地像是那玻璃珠子一樣,我先前還沒有感覺,現在看來,他對你的形容,倒是入木三分啊……”
  
  我無辜地說道:“王總這是罵我呢,不過說起來,這些年來我辛辛苦苦地辦差,卻得到這么一個評語,真的有些傷心啊!”
  
  何局沒有在這件事情多作糾纏,而是突然話鋒一轉,對我說道:“這一次三絕真人在數百人的面前,敗給了清河伊川,當真是丟了大面子,而那清河伊川轉眼間又敗給了影子大俠,坊間傳聞,覺得三絕真人這天下十大的地位不保,理應讓給那個神秘的影子大俠呢,你怎么看啊?”
  
  我笑著和稀泥:“何局,天下十大不過是平衡的產物,前三之后,這世間能與其并肩者不多,但也不少,人三絕真人不過是粗心大意而已,應該不會被埋汰,不過這事兒也不是咱說了算得,我們在這里紙上談兵,一點兒意思也沒有。”
  
  何局好奇地問道:“對了,志程,你師父陶真人也名列天下十大之中,而且是其中的佼佼者,不知道他的修為,到底有多厲害?”
  
  我的腦海里想起了那個時而平易近人,時而威風凜凜,時而又有些小八卦的老頭子,臉上不由得露出了笑容,對他說道:“這個我真不知道,不過三絕真人比起我師父來,應該還有許多的路要走……”
  
  何局鍥而不舍地問道:“那你師父比起老領導呢?”
  
  我愣了一下,搖頭說道:“我師父以前跟我提起王總的時候,說文無第一,武無第二,畢竟高手交手,不死不休,但是若真正算起來的話,王總是天下第一者,最有力的競爭者之一……”
  
  聽到我說起王紅旗的好話,何局臉上頓時就露出了笑容來,他是王紅旗一手帶出來的小兄弟,老領導能夠得到這般的評價,自然是與有榮焉。
  
  從我口中套不出太多的消息,何局也曉得我不會與他坦誠相見,稍微聊了幾句江湖軼事,便不再多言。
  
  不過臨走之前,他還是告訴我,說咱們省局畢竟人手還是太少,吳副局長雖說能干,但是修為的底蘊有些淺薄,若是碰到什么難辦的事情,還請我多多指教才是。
  
  我自然是說盡場面話,不過卻打定了主意,此番前來黑省掛職,我還是安安分分地好一點兒。
  
  先前的影子大俠,已經是有些太過于突出了,上面的頭兒一個比一個精明,哪里不曉得是我在搞鬼,而我這般跳脫,難免會給人一種不穩重的印象,后面的日子,還是中庸一點好些,免得被人給盯上,暗中弄點手腳,到時候問題可就嚴重了。
  
  混機關的一個真理,就是多做多錯,少做少錯,不做不錯,省局既然沒有給我什么職權,我便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安安穩穩地修身養性便是了。
  
  打定這個主意的我,繼續過著悠閑的辦公室生活,而吳副局長則因為超額完成任務,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大出風頭,成績斐然,與此同時,他也變得無比的忙碌,整日行走如風,仿佛腳下裝了彈簧一般。
  
  瞧見吳副局長如此春風得意,我倒也沒有跟他搶功勞的心思,只是樂得清閑,看著他整日上躥下跳,不亦樂乎。
  
  就這般又過了一個多月,我收到一張來自天仙宮的帖子,說三絕真人想與我見上一面。
  
  這個邀請對于秘書小李來說,實在是有些莫名其妙,畢竟兩個月以前,我上門求見對方,人家連一面都沒有讓見,為這事兒,我給人笑話了許久,而這會兒卻恭恭敬敬地遞帖子過來,實在是有些讓人匪夷所思,摸不著頭腦,也想不明白那位正在養傷的三絕真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不過對于這個邀請,我卻是心知肚明。
  
  天仙宮是東北道門之中的魁首,門下弟子有不少也在局里面供職做事,信息的來源很多,而我的行蹤又不是秘密,旁人或許不曉得,但是像三絕真人這般的門派掌舵者,卻能夠想得清楚,我這個一直“坐冷板凳”的省局副局長,跟當日那個神秘出現的影子大俠,應該脫不了關系。
  
  對于這個邀請,我仔細思考了一下,最終還是決定赴會。
  
  一來這并不是鴻門宴,畢竟我對三絕真人有活命之恩,二來無論他此刻如何,名頭終究還是在那里,他可以跟我耍大牌,但是我卻不能對一個與我師父齊名的道門前輩耍脾氣,不然就實在是太不成熟了。
  
  收到帖子的第二日,我拜訪了天仙宮,這一次前來跟上一次的待遇可不一樣,天仙宮打開宮門,派出了十八位道長過來迎接。
  
  諸等繁禮,自不必述,應付了一堆亂七八糟的人之后,我在天仙宮的一廂房里,見到了久未露面的三絕真人。
  
  此刻的三絕真人并非我想象中的躺在病榻之上,他已經能夠坐著輪椅了,不過清河伊川的寒芒陰毒無比,卻也還是不能運氣,整個人衰老了十幾歲,看著就像是一個半截身子入土的糟老頭子,然而越是這般,我發現他的眼睛卻變得越發黝黑明亮起來,心中驚訝,想來在這一個多月的時間里,雖然他身體陷入了最低谷,然而神魂卻變得強大無比。
  
  果然,天下十大,沒有一個是吃素的,即便是一個重傷欲死的三絕真人,一晃眼不見,居然又有如此出人意料的表現來。
  
  不過比起我的驚訝,那三絕真人卻是顯得更加驚奇,他在見到我的第一眼,便已然認出了我來,出言說道:“沒想到,沒想到居然是你?”
  
  明人眼前不說暗話,我沒有再推諉,而是笑著說道:“當時情況危急,志程多有冒犯,還請真人莫要怪罪。”
  
  原本十分孤傲的三絕真人在受到這一次打擊之后,變得豁達許多,搖頭嘆氣道:“名聲害人啊,當初陳副局長前來,我避而不見,沒想到你居然不計前嫌,在生死關頭救下貧道,而且還不留姓名,這般的高風亮節,還有如此高明的修為和手段,當今的年輕人之中,你算是第一,貧道居然有眼無珠,過而不見,羞愧啊,羞愧!”
  
  三絕真人這個態度,倒是讓我心情舒暢了許多,而后攀談,卻被他當做了平輩論交,對等的身份,自然是冰釋前嫌。
  
  一番攀談之后,三絕真人突然問道:“志程小友,我心中一直有個疑問未解,不知道你可否告知貧道?”
  
  我恭聲說道:“請講!”

1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十五章 平輩來論交”

  1. 回復 2015/03/16

    劉正楓

    真人可是看出二蛋身懷魔功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