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十七章 興凱湖湖畔

  出事的地點是位于密山市的興凱湖湖畔,在這里駐扎得有一個連的解放軍戰士,因為興凱湖是跟俄國分界的一處內陸湖泊,所以這個邊防連隊除了有正常的路上編制之外。還有兩艘并不算大的巡邏艇,負責湖面上的邊防事宜,然而在一個星期之前,這個連隊一百二十多號人突然就消失不見了,沒有一點兒消息,派去調查的憲兵并沒有發現什么線索,也看不到什么奇怪的跡象。
  
  興凱湖畔的東部,與俄國遠東濱海邊疆區南部城市斯帕斯克達利尼交界,一個邊防連隊突然一下子就消失不見,無一人存留,這個消息在得到證實之后,一時間震驚了整個黑省高層。
  
  因為事情十分詭異,所以省局這邊接到了軍區協同調查的請求。而吳副局長也正是因為此事,帶隊前往興凱湖的。
  
  然而萬萬沒有想到,吳副局長出發的第三天里,聯合調查組也如之前突然消失的連隊戰士一般,神秘失蹤了。
  
  這消息傳回了省局,當時就震驚了許多人。
  
  這件事情若是發生在別處,倒也還好講,然而發生在中俄邊界,性質就變得有些復雜了,要曉得我們國家,跟北邊的那頭北極熊之間處于一種對立又合作的微妙狀況,在國際政治上。為了一同對抗美利堅這個超級大國,雙方很多時候不得不站在一起來,然而國人又深深曉得北邊老毛子的貪婪,以及暴躁到不可理喻的情緒,彼此之間,明里暗里其實還是有一些對抗的。
  
  在邊防連隊消失的第一時間里,軍方的猜測,最先的便是那些戰士是不是叛逃到了對面去。
  
  如果不是,那么會不會是因為某些事情,被俄國人給參與進來了。弄成的這副局面?
  
  興凱湖畔雖然是處于邊境之地,不過這邊的情況卻也有一些復雜,沿湖兩邊,除了有中俄兩地的居民在活動之外,也偶爾會有北朝鮮的山民出現在這里,雖然隨著冷戰的結束。近年來局勢變得越發的和緩,但是國與國之間的博弈。卻一直都在繼續著,如果這事兒鬧大了,只怕到了最后,誰都兜不住。
  
  當務之急,就是得將此事給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兒。
  
  不過省局先前已經派了吳副局長,帶著工作組下去了,結果不但沒有查出什么結果來,而且連著吳副局長和整個聯合調查組也再度消失了,這般詭異的事情嚇壞了許多人,現在的幾個有關部門都在頭疼,到底是再派人過去,還是直接求助到上面去,讓總局派遣得力人手過來協查。
  
  而正在何局頭疼這事兒的時候,我終于收假回來了。
  
  聽到這整件事情的經過時,我的第一反應也是不可能,這事兒實在是太蹊蹺了,一整個邊防連隊,戰士來自五湖四海,又受到基層組織的管制,不管怎么說,都不可能與國境之外的勢力有牽扯,而在這和平時期,他們也不可能不聲不響地就這般憑空消失,一定是有著一些別人所瞧不見的事情發生了。
  
  而這還只是其中之一,后面吳副局長帶隊的聯合工作組居然也憑空消失了,這事兒就有些邪門了。
  
  怎么會出現這種情況呢?
  
  聽到何局這般娓娓道來,我不由得生出了濃烈的興趣,而老頭子喝了一口茶水之后,對我說道:“志程,我曉得你馬上就要調回總局去了,不過呢,你現在畢竟還是咱黑省的人,也應該站在咱們的立場上想一下,若是啥事都去求助總局派人,咱們這些地方上面的領導,在上面看來,就是一堆吃干飯的家伙了,所以我尋思著如果有可能,還是請你出馬,去一趟密山那邊,你看咋的?”
  
  我在黑省掛職的半年時間里,何局對我一直照顧有加,兩人之間也有著一些默契,聽到了他的這請求,我思考了一下,倒也沒有拒絕,點頭同意了。
  
  不過我雖然點了頭,但是作為一個長期不問具體事務的掛職副局長,我手上其實并沒有可以用的人手,而省局的精干隊伍已經被吳副局長給帶走了,現在連人影都不見一個,對于這個問題,何局長沒有太多的考慮,而是給我推薦了一個人。
  
  這人叫做何武,是省局駐地哈市市局的一個行動負責人,同時也是何局的二兒子。
  
  聽到這個人選的時候,我也曉得何局這一回也是被逼得沒有辦法了,要不然也不會叫自己的兒子親自過來,跟我一同去接這個任務;當然,也有可能是想讓自家兒子跟著我一起,混個功勞——不管怎么樣,何武對于當地的情況十分熟悉,如果帶他過去,有許多事情都用不著我去操勞,具體的事務也有一個可以放心的執行者。
  
  事情緊急,我點頭過后,當天下午何武就過來找我報道了,這是一個三十來歲的漢子,十分精神,看人的眼神有點兒像是《鬼子來了》里面的馬大三,一股老實中的悍勇之氣。
  
  兩人見過面后,省軍區那邊也派了一個姓安的少校來,警備區憲兵隊的,兩道劍眉,英氣十足。
  
  三人匯合之后,簡單地開了一個小會,然后由我帶隊,前往事發地點。
  
  說到興凱湖,很多人可能并不是很了解,但是若說到北大荒,大家或許就能夠有些印象——興凱湖是中俄界湖,位于黑省的東南部,隸屬于黑省農墾區的八五一零農場區域,距密山市有三十五公里,南北長達一百多公里,東西寬達六十多公里,湖面積足有四千多平方公里,是黑省境內最大的內陸湖泊。
  
  我們趕到的時候,整個湖面都已經結凍了,湖面上厚厚的堅冰,湖風呼呼吹拂,如刀刮一般刺痛。
  
  此行由我、何武以及軍方代表安一平少校帶隊,省局抽調了十二名業務骨干,而安少校則帶了一個班的憲兵過來,到達營地的時候已經是半夜,不過事發之后,這兒已經被軍方接管了,有超過一百多名戰士在此聚集,同時還有密山市局的同志在此等待。
  
  路上的時候,我基本上對于吳副局長失蹤的大部分事情都有所了解,曉得這事兒是發生在連隊消失案的第三天,吳副局長似乎得到了什么線索,執意要前往湖畔去,結果大隊人馬就消失于濃霧之中,而后軍方接管此處,也是被惶恐不安,傳言營地鬧鬼,大冬天的,都駐扎在了營地外面的操場上,我們趕到的時候,盡管燃著篝火,但那些戰士也正凍得直發抖呢。
  
  后來趕來的負責同志是密山市局的一個副職領導,連續的失蹤案將他弄得惶恐不已,哆哆嗦嗦地跟我們介紹了這兒的情況,我望著夜幕之下,黑乎乎的軍營,決定進去查看一番。
  
  在我的帶領下,新組成的工作組摸進了軍營的營房里,將樓道里面的電燈打開,人走在走廊里面,腳步聲顯得異常清晰。
  
  踏、踏、踏……
  
  我緩慢地走進,一直走到了半途,陡然回轉過來,跟在我后面的一堆人都給嚇了一大跳,我看著何武那一副見了鬼一般的表情,不由得好笑地說道:“怕個啥啊,趕一天的路了,未必讓我們去外面搭帳篷睡?你,或者你的手下有人懂勘測陰氣沒,趕緊弄一下,如果沒有什么問題,就招呼大家進來睡覺吧,這天寒地凍的,外面又沒有暖氣,熬上幾天,戰斗力全部垮了。”
  
  何武瞧見我一副輕松無比的表情,松了一口氣,從背囊之中摸出了一個精巧的銅制風燈來,對我說道:“這是九陰鬼燈籠,若是附近有陰氣或者怨靈,便會散發出綠色光芒,我帶著它在營房里面走一圈,就差不多能夠知曉。”
  
  我點頭,讓他去執行,而自己則毫無顧忌地找了一個領導住的套間,伸了伸懶腰,然后躺在了床上,思考起所有的線索來。
  
  我這般的作態讓何武和那個安少校有些無語,等他們忙完一切的時候,過來看我,卻發現這個陳副局長,早已經呼呼大睡,進入夢鄉之中了。
  
  一夜好夢,次日醒來,我推窗而出,發現外面下起了大雪,鵝毛般的雪花從天上飄飄灑灑而落,訓練場上扎起的帳篷變成了一個又一個白色的小山包,而先前駐扎在里面的看守戰士,則都撤到了有暖氣供應的營房里面來。
  
  看得出來,我昨天安安穩穩的熟睡,給予了大家足夠的勇氣和信心,戰勝了對這個營房產生出來的恐懼。
  
  我起得早,在訓練場上練了一會兒的樁功,渾身熱氣騰騰,這時何武和安少校才姍姍而來,這兩人昨夜安置屬下,一直忙碌,估計都沒有怎么合眼,許是聽到有人匯報我起來了,又努力掙扎著爬起來應付我。
  
  我沒有搭理他們,吩咐他們去補足覺,而我則一個人四處溜達,看看能夠撞到些什么線索沒有。
  
  這話兒也不過是托詞,不過我當真繞著營房四處晃蕩了一圈,突然感覺前面的雪地有點異常,走過去一看,突然發現地上有一個東西,格外的古怪。
  
  咦,這個鱗片,是什么東西?

2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十七章 興凱湖湖畔”

  1. 回復 2015/03/16

    劉正楓

    很想知道《鬼子來了》里面的馬大三長得啥樣子?話說二蛋那時就看了《鬼子來了》了么

    • 回復 2016/02/22

      王紅旗

      這是以現在的視角寫的回憶性質的小說,沒必要那么較真好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