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十九章 靈動肉珠子

  被我攔在跟前,點名道姓,那小藥匣子陡然一驚,失聲喊道:“你到底是誰。怎么會知道我的名字?”

  我嘿然一笑,指著他說道:“我不但知道你叫陸一,還曉得你來自羅滿屯,你的師父是牛老根;小伙子,那幫俄國人走了,你放輕松一點,別把傷口給擴大了,要是拖下去,恐怕就是連神仙都救不了你了。”

  我指著的,卻是小藥匣子左肋下面的傷口,那兒被人用利刃劃破,露出了猙獰的血痕來,將整片衣服都給浸染。

  也正是因為如此。小藥匣子方才不敵俄國人,一路奔逃至此的。

  聽到我的勸告,小藥匣子仍然執意想要詢問我的身份,這時那門玉龍則趕忙跑了過來,對他介紹道:“這是我們黑河省宗教局的陳局長!”

  我其實是副職,但是由于官場規矩,門玉龍作為下屬,故意漏了一個“副”字,而那小藥匣子卻居然也聽說過我,一臉震驚地說道:“你是黑手雙城?”

  通常來說,黑手雙城不過是江湖匪號,是不能抬到明面上來講的。不過我這個人向來都沒有那么多的講究,所以也是點了點頭,含笑說道:“對,我就是陳志程。好了,年輕人,現在可以告訴我,你怎么會被那幫人給追殺了吧?”

  小藥匣子認真地打量了我一番,舔了舔嘴唇說道:“我有點兒不敢相信,你居然會這么年輕。”

  我摸著下巴稀疏的胡子,自嘲地說道:“我不過是面嫩而已。”

  思忖了一會兒。似乎下了很重要的決定,那小藥匣子鄭重其事地對我說道:“我師父對我說過,當今天下,你是新一輩年輕高手里面,最厲害的一位,在朝堂之上。也是最值得尊敬的人之一,既然如此。我便也沒有什么可以隱瞞的了——那些人是俄國赤塔部隊的叛逃者,我前些日子在林海之中尋藥,正好撞破了他們的一些秘密,于是他們就一路追殺,一直趕到了這里來!”

  “赤塔部隊?”

  我有點兒疑惑,倒是旁邊的門玉龍對我低聲說道:“據說是俄國的一個秘密部隊,通過活體實驗來刺激人體的潛力,繼而達到打造超級戰士的目的,它是從日本731細菌部隊那兒獲得的技術,后來又融合了沙皇留下的傳承,聽說成果顯著,當年切爾諾貝利生化巨怪事件都是他們處理的,不過因為太過于不人道,發生了幾起叛逃事件,倒是將消息給傳播開來……”

  旁邊的小藥匣子點頭說道:“對,這幫人正是當年赤塔叛逃事件的幸存者,他們現在藏身于遠東地區,從事著更加血腥的人體實驗,我正是撞破了他們的一個陰謀,所以被追殺至此……”

  我指著他背著的黑色木匣,平靜地說道:“你講的東西,就是這個?”

  小藥匣子緊了緊身上的帶子,猶豫地看了我一眼,緊張地說道:“你想干嘛?”

  我說道:“在我轄區的邊界,出現了這樣的事情,你覺得我能夠置之不理么?黑匣子里面到底是什么,你打開來吧,我來瞧瞧——人雖然被我趕跑了,但這件事情他們絕對會跟你沒完,如果你想將禍害帶回羅滿屯,我倒也不介意,如果你想將事情給解決了,那就把這些東西,都交給我來處理,你覺得呢?”

  似乎感激于我剛才的出手,小藥匣子也沒有想太多,便將那黑匣子拿到了胸前,撥開外面的開關,輕輕地將蓋子打了開來。

  我低頭一看,卻見盒子里面居然盛放著一顆拳頭大的肉珠子,就如同人的心臟一般,撲通撲通,一直跳個不停。

  我覺得詫異,再仔細一瞧,只見這黑匣子其實是一個封印,外面有黑霧彌漫的力量,托舉著這顆懸空的肉珠子,而那顆肉珠子不停地跳動著,實際上是想突破這束縛,逃脫出去,然而卻不斷被那黑霧給纏繞著,難以脫離。

  我指著這玩意,疑惑地問道:“小藥匣子,這到底是什么東西?”

  小藥匣子舔著嘴唇說道:“這個我也不知道,不過卻能夠猜想得出,它極有可能是某種靈獸還未成型的內丹珠子,應該是被那幫家伙用了某種手段給奪下來的,只可惜被我順手牽羊弄走了,這才窮兇極惡地追了我這么多天……”

  我點了點頭,聞到那肉珠子散發出一股芬芳馥郁的古怪氣味,一揮手,將那黑色匣子給關上,然后問道:“你現在有什么打算?”

  我這話兒還沒有問完,卻沒想到那少年郎雙眼一翻,居然直接跌倒在了地上去。

  門玉龍詫異得很,慌忙去扶住他,而我則伸手,將那黑木匣子給抓住,不動聲色地放入了八寶囊中,這才檢查了一下門玉龍懷里的小藥匣子,心中安穩,對他說道:“別著急,他只不過是失血過多,然后有強行提氣,此刻精神松懈下來,一下子就昏迷過去了;我現在給他止血,然后扶他回營地里面去,歇息一下便好了。”

  說完話,我拿給這小子處理了一下傷口,又給他止血包扎,完畢之后,門玉龍趕忙將小藥匣子給背起來,跟著我返回了營地。

  至于那黑木匣子去了哪兒,他卻是機敏的一個字都沒有提起。

  嗯,我喜歡這般懂事的下屬。

  三人回到了失蹤連隊的營地里,何武和安少校都起來了,正帶著人在附近盤查呢,見我帶著人回來,趕忙過來詢問,我將兩個負責人拉到一邊,將今天發生的事情告訴了他們,并且將我在營地附近撿到的鱗片拿了出來,對著他們說道:“門玉龍跟我講,這兒離上游的龍王廟不遠,那江里面,聽聞有一條黑龍巨蟒,雖說百年來未曾露面,但是卻也不是沒有可能呢……”

  這條以黑龍為名的江水,傳聞頗廣,不過多是別人演繹的事兒,做不得真,那安少校接過我手中的鱗片,一臉疑惑地問道:“那些都是傳說,應該不會是真的吧?”

  何武卻是個腦子靈活的人,聽到我的這般提示,眼睛一亮,對我說道:“陳局,你的意思,是說這事兒也許是一條潛藏在這一帶水域的長蟲做的?”

  我點了點頭,將那黑木匣子給取出來,將里面的肉珠子展示給兩人瞧。

  何武腦子一轉,豁然開朗,對安少校分析道:“對了,對了,雖然不一定是傳說中的那條黑龍,但是絕對是一條厲害的蛟龍之屬,它因為自己的內丹被那幫赤塔部隊叛逃者給偷了,狂躁不已,一時間又找不到發泄對象,正好我們的這些戰士撞到了它的眼里,于是就遭了無妄之災,至于吳琊局長他們,說不定就是找到一些線索,最后落敗于那畜生的嘴下……”

  他的分析雖然荒誕,卻是將所有的發現都串聯到了一起來,不過這里面還有許多漏洞,那就是即便兇手是一條厲害的蛟龍,但是沒有一個人得以逃脫,而且連吳琊這般的老業務都栽了,一點兒多余的證據都沒有留下,實在是有些太蹊蹺了。

  何武也曉得自己的這番推斷實在是有些簡陋,不過卻信心滿滿地對我說道:“陳局,情況到底如何,其實并不重要,關鍵的一點,就是我們現在其實已經掌握主動了!”

  安少校有些疑惑,問為什么,我們現在都還是在迷茫之中摸索,什么也不曉得,怎么就占據主動了么?

  我卻笑了,拍了拍手中的黑木匣子說道:“這肉珠子倘若真的如同何武推測的一般,是那長蟲的內丹,依它這般的活躍程度,只怕主體還活在這個世上,既然如此,那么我們就可以用這個當做誘餌,守株待兔,等待著對方上門而來,到時候這猜測到底是真是假,一切都能夠明了了。”

  聽到我的解釋,安少校終于明白了,不過卻擔憂起來,摸著發白的額頭,緊張地說道:“我們根本就沒有對付這種東西的經驗,要萬一找上門來了,那可怎么辦?”

  安少校說自己沒經驗,其實無論是我,還是何武,也都沒有接觸過類似的東西,畢竟所謂真龍,不過都是傳說而已,就連那些蛟龍之屬,我也只是在茅山宗里有過了解,至于如何制住這玩意,我也沒有啥心得,不過車到山前必有路,事情再壞也壞不到哪兒去。

  我不知道這肉珠子是否會引來那未知的長蟲,不過還是吩咐了下去,讓安少校和何武告訴大家,一定要提起精神,一旦出現任何奇怪的事情,自保為主。

  有了這樣的謀算,接下來的時間里我倒也沒有太多的調查,而是在營地里盤腿打坐,一直到了晚上,聽說小藥匣子醒過來了,便過去看他,陪著說了一會兒的話,又詢問起他搶奪這黑匣子時發生的事情來。

  如此到了黑夜,我們一直等待的長蟲并沒有來,然而在眾人都要昏昏欲睡的時候,在營地的四周,卻傳來了此起彼伏的嚎叫聲。

  這些凄厲的叫聲,就如同狼嚎一般。

4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十九章 靈動肉珠子”

  1. 回復 2015/03/16

    劉正楓

    最后內丹可是被陶晉鴻吃了?

    • 回復 2016/02/22

      洛東南

      你是真有病啊

    • 回復 2016/02/22

      酒陵大和尚

      你是真有病啊

  2. 回復 2016/03/08

    你是真有病啊

    你是真有病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