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二十一章 老巢驚魂記

  歲末寒冬,興凱湖湖面結冰,而這些家伙便是從結凍的湖面跨越而來,從剛才的交手來看。對方當真是有著充足的實力,倘若不是我在這兒鎮場,只怕就算是有何武和安少校他們,也未必能夠防得住這一伙刀槍不入的家伙,我不知道這些生化實驗出來的家伙到底有多強的持久力,卻也沒有心思研究這些已成碎末的尸體,而是趁著夜色,跟著那幫人的腳印而走。

  頭頂上飄著鵝毛大雪,而對方則是呈扇形一般往興凱湖方向奔逃,一開始的沖刺,都是化身為狼獸,那爪子在積雪上面留下一個又一個的爪印,速度飛快。好在我先前已經有所準備,帶了滑雪板。

  滑雪是一種易懂難精的運動,最關鍵的一點,就在于它的平衡要求十分的高,不過這些在修行者的眼中,倒是顯得沒有什么難度,我與何武交代完畢之后,撐著雪杖,然后越過爛泥一般的現場,遠遠地跟著那一幫家伙,朝著湖畔一同飛馳而去。

  對方顯然是被我剛才的手段給嚇到了,一路奔逃。一直狂跑了四五里地,方才一個個地站直身體,變回了人形來。

  此刻大地銀裝素裹,而頭頂上雖然并無月亮,但是星光卻有點點,我目能夜視,遠遠地瞧著,發現這幫赤塔叛軍雖然能夠化身為巨大狼獸,不過并不能持久,恢復人形之后。依著旁邊的樹干,不停的傳奇,那白色的霧氣在他們的口鼻之間不停地吞吐,而后有人從地上刨出拿出了一個木箱來,這些人紛紛湊過去,我瞇著眼睛瞧。原來他們是過來領用衣物。

  原先他們化身為狼獸的時候,體型暴漲。身上的衣服大部分為撐作了碎片,只有少數成絲縷,掛在了身上,勉強能夠遮羞,此刻放眼瞧去,全部都是體格精裝的肌肉棒子,倘若瞧見的是發春的俄國大嬸,恐怕就要樂得合不攏腿了。

  對方是準軍事化的組織,即便是此刻,也有兩到四人在放哨,我潛伏在山包的樹林之中,并不敢冒頭,以免打草驚蛇。

  遙遙地瞧著,但見這些家伙換上厚厚的大衣過后,輪流飲著一瓶高純度的伏特加,然后大聲地討論著,我在黑省的這小半年來,雖然因為空閑的緣故,多少也學了一點兒俄語,不過都是一些日常的話語,以及問候家人的話兒,這些人一陣激動,我倒是聽不出太多的東西,不過瞧見一大堆人,正在一個體型超過兩米二的大漢帶領下,對那個英俊得像女人一般的維塔利質詢著,雙方各執一詞,似乎有點兒鬧翻的感覺。

  我在遠處瞇著眼瞧,恨不得這幫人立刻內訌,拼一個兩敗俱傷,我這邊好撿現成的便宜。

  有句老話說得好,能動手的事情,盡量別吵吵。

  不過這幫老毛子最終還是讓我失望了,那個銀狼維塔利的威望似乎要比大個兒高許多,雙方在一陣爭執之后,看著火藥味十足,不過最終還是平息了下來,雙方一番商量之后,此起彼伏的嚎叫聲響起,接著超過五十個黑影聚集,踏過興凱湖畔,朝著俄國境內的湖中心退去,如同一片黑色的烏云,呼啦啦而走。

  這些人也是被剛才的埋伏給嚇到了,走得匆忙,此番回去,似乎是在另外想辦法,而我卻并不管太多的事情,盡管對面就算是越境,不過卻還是咬著牙,雪杖一撐,遠遠地輟著這一幫家伙,越過了偌大的興凱湖面,一路跟隨。

  這幫赤塔叛軍十分厲害,他們仿佛不知疲憊一般,在那結凍的湖面行走如飛,一點兒也不介意那地面的光滑如鏡。

  兩方一走一跟,越過了寬闊湖面,穿過了邊境,一直潛入了俄國境內的茫茫林海之中,然后在那林原之中打圈圈,我小心翼翼地跟隨著,所幸的事情就是赤塔叛軍雖說是準軍事化的行動組織,也表現得格外的謹慎,不過我終究還是比他們的境界強上許多,又離得較遠,故而一直沒有被他們所發現,竟然一直跟隨著眾人,來到了他們位于俄國境內的山林老巢邊緣來。

  這兒是位于卡緬雷博洛夫西北處的山林之中,東臨興凱湖,因為赤塔叛軍在俄國也是屬于過街老鼠一般的組織,所以即便是在俄國境內,也是顯得格外的謹慎,生怕被俄國邊防軍給逮到,不過好在這般冰天凍地的鬼天氣,又是和平時期,俄邊防軍倒也沒有怎么走動,故而一路倒也無礙。

  我隨著這一大幫的人來到銀裝素裹的雪原山林之中,這些人一路周折,最后來到了深山之中的一個山彎之后,便能夠瞧見有木質建筑貼著山體而立,然后遠處還有鳴哨暗哨,顯得十分專業。

  這兒,就是赤塔叛軍的老巢了,至于他們為何會潛伏在這中俄邊境,那就不得而知了。

  對方的突襲弄得我的心中一股怒火,想著先將對方的虛實摸清楚,然后返回國內之后,將這事情上報,看看能不能聯合俄國的邊防軍,聯手將這個毒瘤給端了去——當然,如果上面有人對這幫赤塔叛軍手中的秘密感興趣的話,也許會派遣秘密部隊過來,將這幫家伙給一鍋端了,連同他們手里的成果,一同帶走。

  這些都是后事,我此刻過來,主要就是摸清楚對方的虛實,以及他們是否跟興凱湖畔的兩次大規模失蹤案件有關。

  由于在南疆經歷過真正的戰場,而且我軍的許多戰術條例,其實跟俄軍是一脈相承的,都是來自于前蘇聯的體系,故而我也能夠從容地避開對方布置的明暗哨崗,一路摸到了赤塔叛軍的老巢內部來,瞧見這些外面偽裝做得格外巧妙的建筑,其實都只不過是一小部分,對方真正的營地,其實是在山體之中。

  我小心地將滑雪板給收好,然后仔細打量對方的老巢,瞧見對方的布置十分嚴密,若是想要真正進入那內部去,必須要經過一片空曠的平地,而在平地盡頭,是一處兩個崗樓組成的門樓,越過此處,方才能夠入得其中。

  一開始我打算跟著那一幫人一同混進去的,然而仔細想想算了,要是萬一暴露,只怕就便成為眾矢之的。

  我盡管有著足夠的信心,但是卻并不覺得自己能夠在敵營之中還能來去自如,一個人只有認清楚了自己,方才不會馬失前蹄,于是我在外圍繞了一大圈,最終還是沒有突入其中,而是在邊緣處挖了一個雪坑,將自己給藏了起來,只留下一條縫,可以觀察前面的道路。

  一夜奔忙,此刻已經是次日凌晨,因為冬日,天亮得比較晚,我將全身蜷縮在雪洞之中,平緩地運行周天,對抗無處不在的嚴寒,防止自己被凍昏過去,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聽到吱吱呀呀的聲音傳來,趴到裂縫處一看,卻見到有一列馬隊從遠處出現,由遠而近地過來。

  我渾身一陣激靈,仔細打量,這才發現這些馬隊卻是拉著四輪馬車,正朝著樓寨里面過去,瞧著馬車的貨箱里面,卻是食物和補給。

  我心中激動,知道這老巢雖說隱秘,但是里面的人畢竟還是要吃喝拉撒的,而他們雖然在俄國境內是處于人人喊打的情況,但是畢竟還是有著許多支持者,以及見錢眼開的商人,物資補充也是必要的。

  我扒開了雪洞,趁著天色未亮,緩慢地移動身子,靠近那雪道旁邊去,當頭一輛車從前面駛過,我也是一個滾身,直接鉆到了第二輛的車身下面,雙手攀住了車底,隨著車隊一路走向了門樓去。

  車隊在門樓處停下了,似乎有人過來檢查,我盡量將身子貼住車轱轆,剩下的事情自有聽天由命了。

  不過好在這兒已經是赤塔叛軍的老巢,車隊在外面已經經過一道檢查了,在這邊的也不過是應付一下,于是很順利地過了門樓崗子,一路搖晃,一直來到了一處木質樓房前,車上跳下來幾個壯如狗熊的漢子卸貨,而我則一直安靜地帶著,等到這些人進了屋子里去結賬的時候,我從車底爬出,然后幾個閃身,躲入了木樓的角落處去。

  過了半個小時的時間,馬車車隊離開了,天色朦朧,似乎就要亮了起來,而我所待的這處木樓則傳來熱意,我仔細打量,發現這兒居然是一處鍋爐,而在不遠處的屋子里,傳來了誘人的食物香味。

  是肉湯,還有烤面包的味道,這讓一整晚奔勞的我肚子咕咕,不由得生出了幾分餓意來。

  果然是廚房,我瞧見幾個穿著白色幫傭服的俄國大媽扭著巨肥的身板過來,推著餐車走向了連接山體的門樓去,而待人都走遠了,里面一片寧靜,我深吸一口氣,準備摸到那廚房去,弄點兒吃的。

  然而我剛剛一打開門,便瞧見里面正好有一個人,朝著我這邊望來。

  遭了!

1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二十一章 老巢驚魂記”

  1. 回復 2015/03/16

    劉正楓

    俄國大嬸樂得合不攏腿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