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十二章 小叔離去,兵分兩頭

  回到酒店之后,才感覺到人心惶惶。包括仰光這邊的分公司經理郭佳賓在內的人員,全部聚集在李家湖的套間里面商談事情。小叔要去給虎皮貓大人處理傷勢,而我和雜毛小道則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進了房間。見我們進來,李家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讓我們都坐下來,繼續商談剛才的話題。

  我聽了一下,原來是關于這幾天投標下來的石頭,如何托運回去的事情。

  郭佳賓是一個三十來歲的精干男子,他侃侃而談,說這些貨物一般都是由保險公司托運的,而這保險公司又有軍方的背景,并不用擔心貨物的問題,至于大家的安全,他剛才聯系了一家有名氣的安保公司,增派了六名保鏢過來。希望大家最近不要單獨行動,一旦交易會結束,立刻就返回香港。

  他談到了李秋陽的死,說這個家伙太大意了,竟然把石頭帶出去,脫離了組織方的監控,真的不知道怎么想的。這種惡性案件,特別是涉及到外國投資商的死亡,官方一定會迅速反應,做出一個解釋來的。

  李家湖征求雪瑞的意見,問明天送她返回香港,好不好?

  雪瑞斷然拒絕,說要跟大伙兒一起回去。

  一堆人又商量了一些相關事宜之后,各自返回了房間,李家湖把我們幾個留了下來,旁邊還有顧老板在。深吸了一口氣,李家湖嚴肅地問我,說陸左,這件事情跟你們沒有關系吧?我說怎么你會這么想?李家湖說也許是我想多了,但是那塊石頭正好就是你們此行的目標,而且事發的時候,你們正好獨自在外面。別人不知曉,但是我和老顧是對你和蕭道長的本事,都清楚著呢……

  我搖搖頭,說不是我們,麒麟胎我們確實想要,但是殺人的事情,絕對是不會做的。那件事情發現的時候,我們正好趕到現場,也看到了,是一個降頭師下的手,跟我們沒有半點關系。

  顧老板一拍大腿,說老李你看看,我就說了,陸左這個人最重情義了,哪里能夠做出那么恐怖血腥的事情來?李家湖也長嘆了一口氣,解釋道:“不是我想管你們,是真的把你們當作朋友了,所以不希望你們是滿手血腥的樣子。而且,看到雪瑞跟你們走得這么近,心中就有些多余的擔心了。不過,最近這幾天形勢有點緊張,動手的那個人,很明顯的在挑釁軍政府的威嚴和底線,所以風聲可能會很緊,你們最好不要亂走動。”

  我們都說曉得了,然后兩人又是交待了一番。

  出了門,發現雪瑞正堵在門口,而她的那個女保鏢則在樓道的轉角,跟郭經理在聊天。雪瑞的眼睛像水盈盈,像蒙上了一層煙紗,看著我們,說:“剛才就聞到你們身上,一股血腥子的味道,剛剛到底干嘛去了?你們和爹地談什么,怎么還不讓我知道?”

  雜毛小道虎著臉,說:“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別參與了。”

  雪瑞揪著雜毛小道胳膊上的肉就擰,說你到底講不講?

  雜毛小道一臉的痛苦表情,無奈地看著我,說:“小毒物,這小妮子無法無天了,你到底是管不管?”我指著門,說她爹在里面,要不然你找李生談一談?說完這話,我趕緊溜到小叔房間去,后面傳來了雜毛小道的破口大罵,以及雪瑞又急又氣的嬌嗔聲。

  我路過女保鏢(貌似叫做崔曉萱?)和郭經理的身邊時,這個英姿勃勃的女孩子莫名地臉一紅,而郭經理則朝我禮貌點頭,然后朝旁邊讓了一讓。兩人顯然是有些貓膩,但是我卻并不關心,匆匆來到了小叔的房間,察看肥鳥兒的傷勢。

  小叔自有他老蕭家的外傷良藥,現在已經上好了,虎皮貓大人像只死母雞一樣四腳朝天,癱在床上,見我進來,大罵,說小毒物你這個挨千刀的家伙,趕緊把你家肥蟲子叫出去,奶奶的,把大人我這里當家了,我喊了半天,都不肯出來,擦!

  我聽它罵人的聲音中氣十足,便知道這家伙是得了便宜還賣乖,不理它,坐下來問小叔接下來怎么辦?

  李秋陽死了,那塊疑似麒麟胎的石頭現在也不翼而飛了,死了這么多人,風聲鶴唳,暗流湍急,我們該如何是好?那個食猴鷹不是只出現在菲律賓的原始叢林中么?這東西稀有得很,怎么會跑到仰光的城市上空來?還有虎皮貓大人說的咒靈娃娃,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下子,局勢就變得錯綜復雜起來了。

  小叔還未開口,雜毛小道就推門而入,笑嘻嘻地沖我說道:“你這個沒義氣的吊毛,雪瑞都哭了,看你怎么辦?”說著話,他一屁股坐在床上,然后嘿嘿地摸著虎皮貓大人的肥肚皮,說大人,感覺如何啊?肥鳥兒直哼哼,說艸,下次你來試試就知道了——小毒物你個王八蛋,也不好好教訓一下你家小肥肥,罵了隔壁,老子我二十多年的節操……

  我很無辜地說關我屁事啊。雜毛小道和虎皮貓大人都意味深長地看著我,不說話。

  不談笑了,虎皮貓大人跟我們解釋起咒靈娃娃這種東西來。

  咒靈娃娃這東西就跟養金蠶蠱一樣,將許多鬼娃娃聚攏在一起,數額一般都是九的倍數,越高越好,然后布置一個怨咒靈陣,讓所有的鬼娃娃都自相殘殺,相互吞噬,這樣子經過大概三年以上的時間煉制,便得到一個渾身毛茸茸的惡鬼崽子,這個惡鬼崽子就是通常所說的咒靈娃娃。這樣的鬼崽子心性完全就已經入魔了,兇殘得很,而且也不怕陰風洗滌,可以存活人間許多年。唯一的壞處,恐怕就是太暴戾兇殘了,如果煉制的人道行不夠,極其容易被反噬。

  布置怨咒靈陣的法子,知道的人不多,即使知道,也沒有多少人有財力搞出這些來,所以咒靈娃娃的名聲,并不顯。

  但是每一個咒靈娃娃出來,都是一個厲害的角色。

  而且它背后,還站著一個實力雄厚的家伙在。

  小叔問虎皮貓大人,說那作坊里面有解石機,想來已經是把那里面的玉胚子弄出來了。這玉胚一旦問世,便會在空間里面留下痕跡。大人,你當時看到了什么?

  虎皮貓大人說有一股暴戾之氣,似乎像是妖氣,血腥直接得很,不像是麒麟胎傳言中的那種中正平和。兩者應該屬于同一類型,但是卻有著不同的功效。小叔皺著眉頭說那就是說不是麒麟胎咯?虎皮貓大人說是的,老幺,你有什么想法?小叔點頭稱是,說三哥撐不了多久了,過一天算一天,拖不得。這里如果不可行,那么我就需要去泰國清邁跑一趟,去契迪龍寺請一請那個般智和尚出面才行。

  我說行,那我們一起去。

  小叔擺手說不用,這件事情他一個人去辦就好了,在泰國他也有關系,不用麻煩這么多人。虎皮貓大人的推測也許是正確的,但是總感覺那個石頭里面,有著至關重要的東西在。這是他的直覺,也就是靈光一閃,這種情況不多見,不過卻是很準確。所以,讓我們留在這里,繼續跟進,而他則先去泰國。

  他還補充了一個理由,我們三個一起離開,確實會讓人懷疑,我們參與了李秋陽碎尸案的事情。

  我們點頭,認可了他的決定。

  當晚小叔收拾了行李,然后找到郭經理,讓他幫忙安排小叔前往泰國的事宜。因為是大老板的朋友,郭經理倒也十分熱情,毫不猶豫地答應。小叔他是多年的驢友,然而行李并不多,一大堆零零碎碎,鐵手,再加上三叔的那一把雷擊棗木劍,便是他全部的家當。

  次日我們并沒有參加最后一天的交易會,那些重量級的昂貴原石,已經勾不起我們半分的興致。

  郭經理通過關系,緊急買到了仰光飛清邁的機票,于是我們兩個加上雪瑞(含一男一女倆保鏢),便把小叔送到了明加拉當機場,小叔對我們交代妥當之后,揮手告別,虎皮貓大人展翅飛進去送他。雪瑞回過頭來,眼睛里面有一種朦朧的黑色,她指著那肥鳥兒的背影,說她怎么感覺那是一個老奸巨猾的老家伙,而不是一只單純的虎皮鸚鵡?

  我們都點頭,對雪瑞的這個判斷,連聲認同。

  丫那肥母雞一般的軀體里面,定然裝著一個頂級齷齪的靈魂,而且還是一個超級裝波伊犯。

  我們變著法編排這個讓我們歡喜讓我們憂的臟話鸚鵡,正聊著天,雜毛小道的手機響了,他接聽,然后臉色立刻就嚴肅了起來,一直點頭,然后問了幾句話。掛了電話,他也不避著雪瑞,告訴我那邊來消息了,說昨天晚上的案子出眉目了,死的人里面,除了李秋陽和林記玉器行的老板外,還有手下的馬仔和店員,除此之外還有兩個潛入進去的日本人,而李秋陽手下有一個叫做姚遠的參謀,則消失了。

  有消息稱,這個人將要前往撣邦的大其力市。

3條評論 to“第十四卷 第十二章 小叔離去,兵分兩頭”

  1. 回復 2014/05/17

    虎皮貓大人

    罵了隔壁,本大人怎就裝著一個頂級齷齪的靈魂了?嘎嘎

  2. 回復 2014/11/19

    小妖朵朵

    好喜歡臟話連篇的大人啊

  3. 回復 2014/12/18

    →_→

    大人,你不是活了很久嗎,為什么是二十多年的節操,難道二十多年前。。。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