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二十三章 恐怖實驗場

  這怪人如七八歲的小孩一般年紀,兩個腦袋,一個頭顱碩大無比,只有一只眼睛。豎著出現在額頭上,兩顆黑窟窿一般的鼻子,嘴巴咧得最大,里面滿是鯊魚一般的利齒,而在肩上又另外長出一半來,則又有一個腦袋。

  但這腦袋只有前面那個的一半大小,模樣一般,卻有一對眼睛,泛著死魚白,直勾勾地朝著我這邊望來,十分的怨毒。

  與這三只眼睛相對,在那一剎那,我的心臟都幾乎就要跳了出來。以為自己被發現了。

  然而很快我便發現一件事情,那就是他盡管發現了我,但是那巨大水族箱卻將他給隔離了開來,而且他居然還是生活在水中的,十多根管子插在了他的體內,將他給束縛住,盡管他的雙手奮力地敲著玻璃幕墻,但是卻沒有一點兒動靜傳出來。

  瞧見這情況,我緊張的心倒是放松了,不過卻又生出好奇來。

  雖說我見過無數鬼怪,但是這般畸形丑怪的人類卻是沒有瞧過,于是躍下高臺。一路走到了跟前來。

  真正到了這跟前來的時候,我才發現那根本就不是什么水族箱,而是一個巨大的培養容器,剛才因為角度的緣故,所以我并沒有看到太多的東西,而這會兒,卻發現玻璃幕墻之后,不但有剛才那個看著讓人心底發麻的雙頭怪人,還有一條擁有著完美的女人身材比例,但是腦袋卻是魚頭的“美人魚”。宛如章魚一般的怪獸,臟兮兮的水猴子,直立的灰狼,以及林林總總、千奇百怪的丑陋怪物。

  這些怪物雖然都在一個容器之中,不過卻是井水不犯河水,遙遙相對。而控制著它們的,則是纏繞在身上、插入身體里的無數橡膠管子。控制著它們的活動范圍。

  我仔細地數了一數,發現在這巨大的玻璃容器之中,居然有超過三十頭不同模樣的怪物,浸泡在黏稠的液體里面。

  容器的中央,有一個巨大的氧氣管子,不停地往水中注入氣泡,咕嚕咕嚕,而除了那個雙頭人之外,其余的怪物似乎并沒有感受到我的到來,它們懸浮在溶液一個個的格子里,隨波逐流,仿佛已經認命了一般。

  我借著那根氧氣管旁邊的冷光,仔細打量這些,越看,心中越發覺得有些寒顫,真的不知道這些稀奇古怪的怪物,這幫赤塔叛軍到底是如何培養出來的。

  是雜交,還是從傳說中那虛無縹緲的靈界捕獲而來?

  這幫家伙,有聯通靈界的能力么?

  安德烈的實驗場,并非只有這么一處,我跳到巖洞底部,這才發現這兒被劃分為好幾個區域,這兒只不過是一部分而已,而每一個區域,被分別用希臘字母“?”、“ψ”、“ω”、“?”、“?”等鮮紅色的圖標標識出來,我此刻看到的,不過是其中的一處地點。

  我與那雙頭怪人互瞪了一會兒,發現他對我并沒有什么威脅,便沒再作理會,而是沖著旁邊走去。

  這實驗場并不整齊,到處都堆著亂七八糟的東西,我來到了旁邊的一處房間,瞧了一眼,能夠看見各種古怪猙獰的刑具,地上身子還有沒有能夠清洗干凈的血跡,而在另外一個房間,則是充斥著薩滿風格的恐怖圖騰。

  我看見熏木雕制的狼頭怪人被供奉在一座三米高臺之上,十二站油燈里面,散發著古怪的氣息。

  不知道為什么,我莫名地覺得這些恐怕都是人油,心中又多了幾分陰冷。

  路過這圖騰祭壇,我聽到旁邊有微弱的呻吟聲,下意識地循聲摸去,來到了另外一個房間,只見黑乎乎的地面上,有一條蓋著黑油布的長物在蠕動,而那聲音則是從黑布下面散發出來的,而且還不是一種,而是七八個匯合在一起的。

  這房間被鐵柵欄給封著,我在外面瞄了一眼,心想著莫非是被赤塔叛軍抓來實驗的無辜之人,然而就在我準備進去瞧一個究竟的時候,那黑油布突然滑落了下來。

  我瞧見了黑布之下,竟然是十個人,不過他們并非是正常的人類,若是被用某種巫術或者手段,彼此連接到一起來的,一整條的圓環,而在旁邊,則散落著許多斷手殘肢,仿佛剛剛完成沒多久一般。

  人體蜈蚣!

  瞧見這一整條宛如蜈蚣一般連在一起的十人,有男有女,他們的臉上寫滿了痛苦和凄涼,嘴巴被堵住了,只有嗚嗚地哭泣著,看得我渾身冰涼。

  事實上我并非沒有見過恐怖詭異之事,自小就給僵尸刷過尸油的我也不會有太多的心理障礙,然而這安德烈的實驗場,卻看得我渾身一陣反胃,有一種想要嘔吐的沖動。

  太變態了!

  這安德烈應該是某種血巫教義的傳承者,而且還是一個十足十的瘋子,在我看來,之所以將人弄成這般模樣,并非是為了所謂的研究,更多的則是在折磨這些生人,以使得他們的靈魂在死去的那一霎那,變得怨毒無比,而這種怨毒對于某些從事邪教而獲得力量的家伙來說,簡直就是如同蜂蜜一般,甘之如飴。

  我在鐵柵欄外面冷眼瞧了一會兒,又聽到旁邊的屋子里面有動靜,緩步踱過去,發現又是一處監牢。

  與旁邊不同的,是這兒似乎更大一些,它幾乎占了實驗場一半左右的空間,而我望過去的時候,發現這兒居然是關押犯人的場所——所謂的犯人,并不是各種各樣的試驗品,而是正常的人,他們盡管衣衫襤褸,衣不遮體,不過一眼望過去,卻能夠瞧見都是一些正常人。

  這些,恐怕就是尹廚子跟我說起的,那些被安德烈用來作實驗的人吧?

  僅僅只是瞧了一眼,我便發現那牢房里面,有超過三十多人,分成了四個區域,大多都蜷縮在角落里,黑乎乎的,看不出具體的模樣來。

  不知道是為什么,我莫名有了一些好奇,想要打量一番,這些人里面,是否有我的同胞。

  心中這般思量著,我手搭在了鐵鎖上,勁氣輕放,人便進入了里面,如同一縷幽靈,來到了中間的區域,隔著柵欄往里瞧,走了兩個格子,發現都是些俄國平民,有男有女,里面臭氣熏天,讓人聞之作嘔,然而走到了第三個格子的時候,我的腳步突然一頓,最終停了下來。

  我在角落處,瞧見了五個與俄國人有著明顯區別的女性,瞧那模樣,應該是東亞人種,甚至很有可能就是我的同胞。

  她們本來應該有著自由而美好的人生,而在此刻,卻穿著如同爛麻袋一般的衣物,蓋著滿是污垢的破棉被,蜷縮在角落,瑟瑟發抖,即便是在夢中,也忍不住哭泣。

  我在黑暗中默默地看著,心頭有如滴血。

  我多想將這牢籠打開,將這些可憐的人都給救出來,然而理智告訴我,如果我這么做了,只怕不但人救不出來,我自己也得栽在這兒。

  這里是赤塔叛軍的老巢,別說我一人,就算是加上七劍,我也沒有多少把握,這樣的地方,只有聯同軍方一起行動,方才能夠將其摧毀,不然強行地逞那英雄主義的話,只怕會死得很慘。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地牢之中那股腐爛的惡臭從鼻腔中涌入,讓我多少也有一些清醒,挪動腳步,來到了第四間。

  當我瞧見里面的第一眼,忍不住渾身一震。

  我瞧見了幾個老熟人。

  老熊、丁戈、鉤子,還有一個小老頭兒,具體的名字我不曉得,但是聽賴老二叫他做“白大忽悠”。

  這四個人,是先前清河伊川來華擺擂的時候,潛入會場之中的我,所認識的幾位江湖朋友,因為之前我是隱瞞了姓名,所以后來也就沒有再聯系過,本以為他們陪著賴老二一同返回了老家,卻沒想到這幾人竟然會出現在這里,而且還給人用鐵鏈子給鎖了起來。

  第四間監牢之中,并非只有他們幾人,另外還有兩個骨瘦如柴的黃種人,以及三個俄國人。

  這些人跟之前幾個監牢的并不同,即便是飽受折磨,我也能夠瞧出他們都是身上有著許多手段的修行者,在外面,也是能夠橫著走的角色。

  此刻,這些人卻都如同死魚一般,躺在地上,等待死亡的來臨。

  若是別人,我或許就視而不見了,然而面對著這幾個一起喝過大酒、拍著肩膀稱兄道弟的家伙,我卻終究還是硬不下心腸來,于是彎腰,撿起一小石頭,朝著最為穩重的老熊丟了過去。

  石頭準確地擊中了蜷縮在地上的老熊,他睜開了眼睛,并沒有聲張,而是不動聲色地朝著四處望了一下。

  瞧見他的舉動,我的心也算是安穩了一些,見他望過來,將手放在嘴上,示意他噤聲,然后靠過來。

  老熊明白了我的意思,撩起了捆在腿脖子上面的鐵鏈,不動聲色地摸了過來,仔細一打量,頓時臉色大變,激動得直哆嗦,低聲哭道:“你,陳兄弟,你怎么在這里?”

1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二十三章 恐怖實驗場”

  1. 回復 2015/03/16

    劉正楓

    BIO HAZARD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