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二十五章 生機險中求

  在想明白的那一瞬間,我幾乎想要奪門而逃,在眾人都沒有反應過來之前,遠遠地離開這兒。
  
  如果我這般做。估計在場的所有人,都沒有辦法留得住我,而如果讓我遁入了茫茫雪原之中,那么天大地大,誰也奈何我不得。
  
  然而我很快便遏制住了心中的這股沖動。
  
  作為男人,除了自己的性命之外,我曉得更為重要的,還有肩頭的責任。
  
  老熊、丁戈他們還在牢里等待著我去就他們呢,而如果我這邊一開溜,他們鐵定沒有一個能夠活著出去。
  
  既然不能跑,那就只有絕處逢生了。
  
  真正被逼到了絕境,我卻也是橫下了心來,并沒有朝著實驗場外面跑去。而是跟著那孔八神的背影摸去,與他一路越過了幾個區域,一直來到了監牢前,卻見孔八神已經來到了關押老熊他們的那房間門口,手中揮灑著某種粉末,念念有詞,似乎發現了什么東西。
  
  我收斂氣息,將自己藏身于陰影處,小心翼翼地接近著這家伙。
  
  所幸對方并不是什么厲害人物,對于我的到來顯得十分茫然。
  
  不過他卻是發現了有人曾經來過的事情,拿著一根鐵棍子,正敲著鐵柵欄。將里面的人都給吵醒了,接著盤問老熊他們,不過拿了我那瓶辟谷丹,吞咽回氣的老熊等人哪里理會他,全部都或坐或躺,暗中回著氣呢。
  
  孔八神瞧見里面的家伙都這副篤定模樣,曉得有蹊蹺,恨聲說道:“你們這幫爛泥扶不上墻的家伙,都不說是吧?老子找伊萬諾夫去,將你們這些家伙。全部都給安德烈做實驗,現在,立刻!”
  
  在這實驗場的監牢里面,“做實驗”可是一個很可怕的名詞,那兩個俄國佬起初有十來個,現在就剩下兩個光桿子了。就是都給拿去做了實驗。
  
  孔八神本以為這樣的嚇唬,能夠讓里面有人反水。卻發現沒有一個人理他,憤然轉身,氣呼呼地說道:“那好,你們都挺能的,硬挺著不說,不過等那幫老毛子來了,你們就曉得得罪了我孔八神,后果有多嚴重了——我再說最后一遍,剛才到底是誰沒有經過申請,溜進了這里來了?”
  
  依舊沒有回應,孔八神抬腿便走,口中念念有詞,卻是說要將這兒的人給全部都殺了。
  
  就在這時,我接了一句話:“我知道!”
  
  “是誰?”
  
  孔八神欣喜地轉過頭來,然而扭到一半的時候,卻發現方向有點不對勁,聲音卻是從監牢之外傳來的,當下也是下意識地將那根鐵棍朝著我的臉上招呼過來。
  
  不過他這點本事,哪里能夠入得我的眼,此刻陡然出手,一把抓住對方的鐵棍,猛然一扭,便從他的手中奪了過來,接著我“啪、啪”兩下,這搟面杖一般的鐵棍在他的手腕上清脆地敲了兩下,最后被我狠狠地捅進了孔八神張開的嘴里。
  
  “唔、唔……”
  
  陡然的變化讓孔八神措不及防,不過一聲“救命”最終也沒有叫出口來,我不想讓他鬧得整個監牢一片混亂,于是揪住他的脖子,在他耳邊寒聲說道:“你想死的話,就給我掙扎吧……”
  
  孔八神一開始瘋狂掙扎,然而聽到我這充滿殺氣的話語,卻如同一盆涼水澆在了腦殼上,頓時就安靜了下來。
  
  我將他一把拖到了四號監牢門口,老熊和里面的囚犯瞧見我去而復返,并且揪著孔八神這個老家伙,都激動地圍了上來,低聲地喊著我的名字,言語之間,幾多哽咽,激動得眼淚花兒都迸出來了。
  
  我與里面的人點了點頭,然后掐著孔八神的脖子,寒聲說道:“我把棍子拔出來了,不過如果你鬧的話,這脖子會直接捅穿你腦袋的,知道么?”
  
  孔八神就是個卑躬屈膝的墻頭草,此刻被制,雙手還給我打斷了,又是疼痛,又是驚慌失措,慌忙點頭。
  
  我拔出了堵在他嘴里的鐵棍子,這家伙迫不及待地問道:“你、你是誰?”
  
  我倒也不隱瞞自己的身份,微笑著說道:“剛才王秋水不是給你們隆重介紹過我了么,怎么,你的記性有這么差?”
  
  孔八神勃然變色,失聲喊道:“你是……黑手雙城?”
  
  時間緊迫,我沒有跟他多扯,而是指著這監牢,對他說道:“誰有鑰匙?”
  
  孔八神搖頭說道:“安德烈。只有安德烈有,別的人,包括伊萬諾夫都沒有這兒的鑰匙,在實驗場里面,安德烈是權力最大的人!”
  
  我無所謂地聳肩說道:“那好,如果我強行打開這里,會有什么后果?”
  
  孔八神低頭說道:“我房間里面的油燈會閃,而我徒弟一定會瞧見,一旦通知到大家,到時候你們誰都跑不了!”
  
  我又問:“沒了?”
  
  孔八神點頭,我沒有再猶豫,打了一個響指道:“那行,老王,開工了!”
  
  一聲令下,王木匠陡然出現在半空中,雙手不斷揮舞,卻是從八卦異獸旗中借出力量來,給這處附靈法陣動手腳,瞧得孔八神完全愣在一旁,而這不過是一件小任務,王木匠很快便搞定了,朝著我做了一個手勢,而我則毫不猶豫地從懷中拔出了飲血寒光劍,陡然一震,一劍揮了過去,鐺的一聲,那精鋼打造的門鎖應聲而開,碎成兩截。
  
  一劍破門,我沖進那宛如狗窩的牢房里,收起劍落,貫足了力道的飲血寒光劍無堅不摧,將這些囚犯脖子上、手上和腳上的所有鐐銬,給全部劈了開來。
  
  這劍勢又重又疾,眼看著仿佛要殺人一般,然而卻是點到為止,舉重若輕,精妙絕倫,拿捏得正到好處,也看呆了里面的幾個家伙。
  
  我露出這一手,并非是炫技,而是給這些在牢里面蹲得太久的家伙一點兒信心。
  
  然而我卻沒有想到飲血寒光劍這般極富特色的法器卻將我的身份給暴露了出來,旁邊的丁戈驚訝地失聲低喊道:“陳大哥,你就是那影子大俠?”
  
  清河伊川來華挑戰,落敗身死的事情已經過了好幾個月,大家對于那個神秘的影子大俠也已經漸漸失去了好奇心,然而作為當時在場的幾個人來說,卻是記憶猶新,而被丁戈點出了我的身份之后,我也沒有太多的否定,而是微微一笑,平靜地問道:“怎么樣,你們都能夠自己走么?”
  
  老熊捏了捏拳頭,骨節咔嚓作響,這才笑著說道:“陳兄弟你的辟谷丹真不錯,現在感覺好多了,一會來人我頂著,肯定不會變成你的負擔!”
  
  我又掃了一眼旁邊另外四個人,老熊拍了拍他們的肩膀,對我說道:“我跟他們都談攏了,你放心。”
  
  這監牢里面實在是太臭了,我沒有久留,而是引著眾人退了出來,那孔八神被王木匠給看著,倒也不敢動彈,而我這邊剛剛一出來,卻見到其中的一個朝鮮人一下沖到了三號監牢,沖著里面大聲呼喊,說的是朝鮮語,我聽不懂,不過他這么一鬧,卻將整個監牢都給攪醒了起來。
  
  我有點兒怒了,然而這時那家伙卻沖到了我的面前來,磕頭跪拜,口中念念有詞。
  
  這家伙跟先前的那個不是一人,也不會說漢語,我聽不懂,老熊在旁邊給我解釋:“這樸永信求你把他妹妹一起救出去!”
  
  妹妹?
  
  我瞧見監牢的鐵柵欄那兒撲來兩個年輕女子,卻是我先前以為是自家同胞的女人之一,正淚眼婆娑地朝著這邊哀聲求來,而在她們旁邊,還有三個女子,正操著正宗的東北話,哭泣著朝我求救呢,卻真的是我們的同胞。
  
  救一人是救,救一堆人也是救,我沒有半點兒猶豫,長劍一出,直接將那鐵門的鎖給劈開了,將里面的一堆人都給放了出來。
  
  這些女人跟老熊他們不一樣,身上都沒有鐐銬,倒是輕松,門一開,立刻都涌了出來。
  
  這時整個監牢都沸騰了,到處都是呼救和求饒聲,我曉得這會兒悄不作聲也來不及了,心中也有計劃,吩咐老熊他們看好那三個女同胞,然后一不做二不休,將所有的監牢都給破開,將里面的人全部都放了出來。
  
  這全部一放出來,超過六十多人涌在了一起,拼了命地朝著外面跑,而我們這一行人則擠在人群中,順著人流一同沖出。
  
  這時實驗場已經來了守衛,瞧見監牢大暴動,頓時紛紛揚著鞭子,呼喝著沖了上來,我讓老熊他們照看著那三位同胞,而我則潛行到了先前伊萬諾夫等人進去的那處房間門口前,開啟遁世環,然后等待著機會。
  
  隨著大量的囚犯被放出,高臺下的平地里一片擁擠,那兩個朝鮮人和俄國佬在混亂中不斷攪事,喧鬧不已,而這時里面終于有反應了,門被轟然推開,伊萬諾夫、安德烈和維塔利陸續沖了出來,瞧見這副場景,都感覺到十分詫異,一邊大聲招呼,一邊朝著人群里擠去。
  
  我卻不管這些人,一直收斂氣息,耐心等待著。
  
  終于,我瞧見王秋水也從門里,一臉茫然地走了出來。
  
  好嘞,就是你!

1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二十五章 生機險中求”

  1. 回復 2015/03/16

    劉正楓

    孔八神的感覺就像太上老君:猴頭已經被我煉成兩顆金丹啦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