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二十七章 不死不相見

  奔跑的四輪馬車上,我正詢問著剛剛被救出來的三個年輕女人,這才曉得有兩個是被人騙到國外打工,結果入了魔窟。而另外一個,則是在邊境的時候,直接給人擄了過來。
  
  這幫赤塔叛軍,當真是囂張至極。
  
  稍微地了解一下情況之后,我又開始了對王秋水的盤問,不過這家伙卻是個守口如瓶的角色,軟硬不吃。
  
  王秋水不開口,我也拿他沒有辦法,畢竟是人質,而且后面還有那么一大堆的人在虎視眈眈地跟著,隨著離敵營越來越遠,我心中有些煩悶,將王秋水給那兩個朝鮮人看著。而我則跑到了第一輛馬車,跟老熊商量接下來的事情。
  
  我剛過去,老熊就頗為擔心地低聲問我,說是不是準備放棄丁戈和鉤子,直接逃走?
  
  他是個明白人,曉得王秋水在我們的手上,對方就會投鼠忌器,不一定會直接跟我們拼命,然而一旦將王秋水給放了,對方沒有了顧忌,只怕這兒逃出來的所有人,都會死掉。然而盡管如此。老熊依舊顯得有些猶豫,要曉得丁戈和鉤子都是他最好的朋友,這樣的兄弟是換命的交情,說拋棄了,實在是有些對不住自己的良心。
  
  我搖了搖頭,說人肯定是要換的,因為如果我們這邊不守承諾,對方未必會顧著王秋水的性命而放我們離開。
  
  對于這幫人來說,能夠救得了王秋水最好,若是不能。將所有知情人都給殺了,也是不錯的選擇。
  
  畢竟如果有人逃出去,他們賴以為生的老巢就全給毀了。
  
  老熊指著馬車里面,對我說道:“剛才屠格涅夫跟我說了一個情況,我認為你應該跟他好好聊一下。”
  
  屠格涅夫是被救出來的兩個老毛子之一,他們是俄國有關部門的人。而且還是兩個當官的,因為手下的兄弟給赤塔叛軍殺了個干凈。跟這幫人是苦大仇深,不死不休,不過在剛才的沖突中,他倆為了保護那幾個女人,都受了點小傷,正在馬車里休息。我點了點頭,推開馬車門,看了一眼被敲暈的孔八神,然后與里面的兩人握手,先是表示了感謝,接著問起他們是否有什么好主意。
  
  屠格涅夫是個比一般俄國人都要瘦弱的中年人,雖然精神并不是很好,但眼睛特別亮,他對我表示了感謝,然后告訴我,說在林子東面的一定距離,駐扎著俄國邊防軍的一支部隊,如果能夠趕到那兒去,憑借著軍營的重武器,應該能夠守得住這些家伙的攻擊。
  
  我想起赤塔叛軍刀槍不入的模樣,有些不確定地問道:“那些家伙,可不是一般軍隊能夠對付得了的啊……”
  
  屠格涅夫曉得此刻的隱瞞,對雙方都沒有好處,于是對我說道:“陳,事實上,那支部隊在俄軍的序列里面十分神秘,是專門用來處理此類突發事故的,有著豐富的經驗……”
  
  他這么一說,我就明白了,原來是和我們宗教局一般的存在。
  
  對方之所以在這遠東小城駐扎著這么一支隊伍,未必就是針對赤塔叛軍,更多的可能,假想敵只怕是我們這些人。
  
  屠格涅夫說得并不多,但是我也能夠明白,如果這些人能夠逃入那兒,應該能夠擺脫赤塔叛軍的追殺。
  
  不過問題在于距離有點兒遠,只怕未必能夠趕到那兒,這邊已經將人都給殺得差不多了。
  
  時間來不及多作商量,我與屠格涅夫確認清楚之后,立刻下了決定,首先就是讓另外一個老毛子提前出發,頭也不回地前往那軍營,尋求援兵,而屠格涅夫則帶著大部隊,盡量趕往那個方向,至于追兵的問題,則交給了我。
  
  我負責給大部隊拖延時間,這伙人到底是生是死,其實都得看我到底能不能夠將這一幫赤塔叛軍給拖住了。
  
  對于我的計劃,屠格涅夫表示了強烈的懷疑,覺得這事兒實在是有些不太靠譜,然而趕車的老熊卻笑著對這老毛子說道:“你可能不知道,我這位陳兄弟可不是一般人,他在俺們國家,是一等一的高手,這幫叛軍里面沒有一個是他對手,連伊萬諾夫都不行!”
  
  老熊剛曉得斬殺了清河伊川的人便是我,頓時間是信心倍增,對我有一股盲目的崇拜,然而我卻自家人曉得自家事,在這茫茫的雪原里,對于這么一幫家伙,車輪戰的話,只怕我并不能以一當百,殺出重圍來。
  
  不過事情既然已經如此,那就只有硬著頭皮上了。
  
  時間過得很快,當馬車過了一片林道的時候,遠處傳來了伊萬諾夫的喊聲,告訴我距離夠了,雙方準備交換人質了。
  
  我與老熊囑咐妥當,接著翻身下馬,將被敲昏的孔八神弄醒,并拖了下來,接著又將王秋水給一把拽了下來,讓這兩人在前面走著,而我則在后面,執劍而隨。
  
  我一落地,兩輛馬車沒有半點兒停留,朝著前方飛奔而走。
  
  在另一邊,伊萬諾夫也出現在了視線盡頭,帶著丁戈和鉤子,緩慢地走來。
  
  兩人相距一里地,我停下腳步,沖著那白胡子老頭兒高聲喊道:“伊萬諾夫,把你帶的那幫人給我叫出來,停留在我的視線之內,要不然我不會放由秋水先生離手的!”
  
  聽到我的話語,伊凡諾夫將手舉了起來,接著他身后的樹林中陸續冒出了一個又一個大塊頭,停留在遠處不動。
  
  對方之所以這般好說話,是因為有在接下來的時間里,將我們給剿滅干凈的自信。
  
  我沒有在說話了,抽出兩個繩子來,將身邊的兩個人質雙腿綁住,讓他們只能蹦著走,移動速度變低,這才推了一把王秋水,平靜地說道:“秋水先生,這一回不能好好招待你,抱歉了,若是下一次我們相遇,再把酒言歡吧!”
  
  王秋水一邊像兔子一般蹦跳,一邊苦笑著說道:“我可不敢再與陳局長見面了,下一次,只怕就沒有命了。”
  
  雙方的人質都被放開了,奮力地朝著對面跑來,王秋水和孔八神是蹦蹦跳跳,而丁戈和鉤子也是,不過兩人的嘴巴都給堵住了,顯得更加難過。
  
  這四人在中點相遇,而在那一霎那,我和伊萬諾夫幾乎同時朝著對方飛奔而走,朝著對方撲去。
  
  仿佛約好的一般,雙方沒有半點兒猶豫,一里地不過五百米,對半而算,幾乎就是抬腿就到的距離,而在這場沖刺之中,我顯然要比對方要快一線,直接飛出兩劍,將捆在丁戈和鉤子身上的繩子挑開,接著沒有作任何停留,沖著他們喊一聲“走”,便朝著王秋水的背影斬去。
  
  然而我這邊爭分奪秒,作為赤塔叛軍的首領,那伊萬諾夫卻也不慢,他在我即將斬中王秋水的前一秒中終于趕到了,一把又粗又長的彎刀出現,將我這兇猛的攻擊給擋住了。
  
  我這一招,既實且虛,留著七分力,若是來得及,必然一把將王秋水給弄死,然而對方趕到,便立刻收手,朝著后面一退,緊接著橫劍來斬。
  
  對,沒錯,既然殺不了王秋水,我便擒賊先擒王,看看能不能斬殺伊萬諾夫。
  
  鐺!
  
  一聲清越的金屬之聲響起,措手不及的伊萬諾夫朝著后面連退了幾步,不過卻是穩住了步子,雙手一抖,整個人的炁場突然變得格外恐怖起來,堅硬的黑毛朝著外面冒了出來,瞧見他這副模樣,我曉得對方算是準備與我拼命了,當下也是提起手中的劍,展開了暴風驟雨一般的攻擊,將伊萬諾夫壓得氣都喘不過來,接著陡然后撤,朝著旁邊的林子里躲開。
  
  我一走,后面那一大堆的赤塔叛軍全部都撲了過來,一窩蜂地朝著我這邊掩殺而來。
  
  看著這些兇猛的家伙,我的心莫名地熾熱起來,不過卻也曉得自己一旦陷入了重圍,必然會被撕成碎片,于是一邊打一邊退,并不與對方死拼。
  
  而另外一邊,我瞧見丁戈和鉤子正在瘋狂地邁動著腳步,朝著消失的馬車那兒跑去。
  
  而在他們的后面,則有四五個快速的身影朝著他們追擊。
  
  不行,我不能讓他們被追上,要不然我做的這一切,都沒有意義了,想到這里,我沒有再逃,而是猛然一轉身,朝著一個撲到我跟前的家伙一劍斬去。
  
  那個家伙瞧見這煞氣凜然的魔劍斬來,一瞬間化作了一頭巨狼,避過刀鋒,朝著我的腳下撲來,卻沒想到我的劍這般靈活,手腕一抖,卻是正著撞到了長劍的劍尖處,這飲血寒光劍直接從他的頭顱,一直插到了胸腔里面去。
  
  而對方的生命無比頑強,即便如此,居然也能夠在最后迸發出巨大的力量來,還伸出爪子來,想要將我撓死。
  
  我簡單地收劍,一腳將這家伙給踢開,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卻聽到一聲凄厲的喊聲響了起來。
  
  余光處,那個叫做丁戈的小個子已經被人追上,四五個巨狼一陣撕扯,立刻化作了碎片。
  
  啊……

1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二十七章 不死不相見”

  1. 回復 2015/03/16

    劉正楓

    想起了狼圖騰的片段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