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二十八章 擒賊先擒王

  親眼目睹著小個子丁戈被四五頭化身為狼的赤塔叛軍給撕成碎片,有兩頭巨狼居然還張嘴,大口大口地啃咬著他的尸體,我整個人“嗡”的一下。血液頓時就沸騰了起來。

  熱,是真熱,一股股怒火直沖天靈蓋,有一種濃烈到極點的情緒將我給直接弄炸了。

  按理說我跟這丁戈也不過是萍水相逢,彼此之間也沒有太多的情誼,然而想起剛才見面的時候,與他簡單的交流,以及對方眼神之中流露出來的信任,我就實在是難以釋懷,就仿佛當初努爾他們幾個離去時候一般的感覺。

  媽的,你們這幫狗雜碎,真的當我陳黑手是好惹的?

  老虎不發威,你們當我是京巴犬對吧?

  我的眼睛在一瞬間就紅了。往林間深處逃去的腳步驟然停止,猛然回身過來,手中的魔劍高高揚起,向那幾個朝著我沖來的追兵給一劍斬去。

  久未謀面,依然秋水長天!

  刷……啦、啦……

  一劍爆響,起初是破空之聲,而后則是劍身在高速的運動中,與空氣中微小分子產生摩擦而導致出來的火花。

  嘩啦啦,魔劍在那一刻,卻是化作了一團烈火,對方好幾個家伙拿刀來擋,結果卻被摧拉枯朽一般地直接斬斷。劍勢回轉,卻是將四顆頭顱都給斬落了下來。

  這一劍的威力,將所有的追擊者都給嚇到了,連前去追擊鉤子的那幾人,都忍不住回過頭來。

  這幫赤塔叛軍的生命力頑強到了極點,即便是頭顱跌落,身體也本能地朝著我撲來,爪子亂舞,彎刀揚起,然而我卻霸氣凜然地又是一劍。將這些家伙給再次橫腰一斬,弄成了三截,而這個時候,他們終于算是消停了一些。

  這般阻擊得手,我并沒有得好就收,而是一聲怒吼。沖著人群之中沖了過去,長劍揚空。彪悍到了極點。

  俄國這個民族,因為生長在這冰天雪地里,荒野之中,本身就有一股子彪悍之氣,瞧見我竟然這般剛硬,卻也都興奮地嗷嗷直叫,一窩蜂地朝著我這邊沖了過來。瞧見這些魁梧的漢子或者揚起手中的短斧、彎刀和軍刺,或者直接化身為狼,洶涌而出,我卻也是沒有半點兒怯意,深淵三法在一瞬間全部陡然爆發,長劍當空,魔劍紅光洋溢,卻是在人群之中掀起了血浪。

  殺、殺、殺!

  我的眼睛紅得嚇人,而手中的劍,越是見血,便越是歡暢,根本顧不得任何危險,竟然反過來想要控制我,施展出最大的威力來。

  飲血寒光劍因為殺了太多的強者,早就已經有著濃重的魔性了,好在此刻它也是服了我的管束,這廝的兇性上來,我倒是省了許多力氣,一陣左突右沖,居然在幾十人的圍攻之下,也殺出了一條血路來,所過之處,一片哀鴻遍野,雖然并沒有幾人死透,卻也殺得一身鮮血而出,然而就在這時,那伊萬諾夫也終于殺到,手中一把彎刀,快得讓人幾乎無法察覺,朝著我的小腹處割來。

  對方快如光速,這般的快刀使出,我便曉得這位白胡子老頭能夠統領這幫兵驕將悍的赤塔叛軍,并非浪得虛名,然而我整個人都已經差不多到了入魔的狀態,即便是在混戰之中的偷襲,也能夠掌控得住整個場面,當下也是一劍蕩開旁邊的幾波攻擊,伸手一抓,擒住一人,朝著我前面一擋。

  刷!

  一刀兩斷,身體堅硬得如同石頭的赤塔叛軍在一瞬間便被刀鋒切開,宛如被熱刀切過的牛油一般。

  一開始我并沒注意,畢竟在一大群人的圍攻之中,需要注意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然而等我應付完旁邊幾人之后,回來一看,卻見到伊萬諾夫手中的那把彎刀黑芒閃耀,有一股濃烈到了極點的死亡之氣,而被他刀鋒劃過的那人,血肉直接被吞噬了去,露出了一道巨大的刀痕來,上面腐肉無數,流著膿汁,看著十分恐怖。

  魔兵,絕對是一柄魔兵。

  我心中有些震驚,不過越是如此,靈魂深處那股爭斗的心思卻越發地強烈起來,一聲大吼道:“好,好一把啊圓月彎刀,伊萬諾夫,你他媽的有種,可敢與我一戰?”

  長劍疾舞,化作劍網無數,一時之間,卻也沒有人能夠近得我身,而此刻的戰場已經移到了樹林之中,我并不畏群戰,反而是因為人多的問題,使得伊萬諾夫不能使盡全力,剛才誤殺自己人,便是這個原因,此刻聽到我的邀戰,那老毛子頭目卻也熱血賁張,一聲怒吼,卻是吩咐左右不要上前,他要與我單獨交手。

  伊萬諾夫原本是俄國有名有數的高手之一,后來因為與安德烈等人一同叛變,輾轉千里,卻也是驕傲不減,這老毛子骨子里驕傲無比,導致這幫赤塔叛軍的作風十分霸道,屢次在邊界擄人,行為張揚得很,此刻屢屢受挫,哪里能夠忍得。

  而他這邊一失去了理智,我卻曉得在這么一大幫子的圍攻之下,根本無法持久作戰,于是在陡然之間,猛然爆發了出來。

  【深淵三法,風眼】!

  【深淵三法,土盾】!

  曾經被我師父說過能夠讓我獨當一面的深淵三法,是我永遠出奇制勝的法寶,而在魔功已然大成的當下,陡然爆發出來的威力,并不是尋常人所能夠理解的,當我這般揮劍而出的時候,那伊萬諾夫猝不及防之下,竟然被扭曲的炁場給弄得失去平衡感,東倒西歪,略微有些吃力。

  而就在這一刻,他渾身一震,整個人的毛發更甚,直接化作了一頭直立而走的黑熊來,長滿鋼針一般黑毛的手臂一刀斬來,便如同山巒倒塌一般。

  我錯身避開這一刀,卻見一道黑色氣流與我擦肩而過,斬落在了地上,踩成爛泥的雪地竟然空出了一條鴻溝來。

  好厲害的魔兵!

  我瞧見這一幕,曉得對手絕對是一個十足的強者,若是與他拖延下去,只怕我就要被人給困死在這兒了,當下也是左手結印,朝前一拍。

  【深淵三法,魔威】!

  魔威施展,化身為獸的伊萬諾夫天然地停頓了一下,而就在這個時候,我手中的魔劍帶著巨大的力量,斬在了對方的脖子上。

  快!

  快得已經快要接近于人類反應的極限了,而伊萬諾夫卻還處于一種轉變的過程中,整個人的反應出現了一點兒遲鈍,但就是這么一瞬之間的誤差,要了他的性命,當感覺到重劍砍在了自己脖子上面的時候,他終于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懼,一聲怒吼,那把黑芒彎刀朝著我的腰間斬來,而另外一只手,卻直接朝著脖子上面的劍抓去。

  我用了八分力,但是卻并沒有能夠將對方的頭顱給切下來,反而是感覺斬到了木樁子之上,無比的韌勁讓我難以往下一分。

  瞧見這般的局面,周圍停手圍觀的一眾赤塔叛軍發瘋了一般地朝著我這兒撲來。

  八卦異獸旗!

  在這千鈞一發之際,我毫不猶豫地將王木匠喚出來,將八卦異獸旗射出,釘住了陣腳,諸般異獸紛呈而出,擋住了無數憤怒而瘋狂的巨狼。

  啊!

  伊萬諾夫在嘶吼,他的左手已經抓住了我的飲血寒光劍,而黑芒彎刀卻也沒有能夠斬出,被我給抓住了手腕。

  雙方在較力,誰要是弱了一分,恐怕就要直接下了黃泉。

  怒吼之后的伊萬諾夫整個人變得無比的巨大,宛如黑熊一般的他從一個白胡子老頭,直接化作了兩米五的巨獸,而我在他的面前,卻仿佛只是一個柔弱的小孩兒一般。

  然而力量終究不是用身材來決定的。

  它靠的,是玄之又玄的修為。

  都拼到了極限,那伊萬諾夫滿是黑毛的狗熊臉開始滲出了血水來,咬著牙說道:“我是不會死的,我可是服用了終極鋼鐵狂暴劑原液的三人之一,就算是頭掉了,也不可能死去……”

  他這是自我催眠,而我則詭異一笑:“是么?沒有痛覺的人生,實在是太不完整了,我還是送你一程吧!”

  給我去死!

  我猛地一發力,全身的魔性陡然爆發,卡在對方脖子上面的長劍刷的一下,終于將這碩大的頭顱給斬落了下來,接著我的左手放開對方的手腕,結了一個印法,煉妖壺觀術陡然凝成,拍在了伊萬諾夫的胸口。

  封!

  伊萬諾夫轟然倒下,而我則行云流水地將他那把黑芒彎刀,和血淋淋的頭顱給收入囊中,接著手一揮,被撞得搖搖欲墜的八卦異獸陣消散,而我則收了令旗,一騎絕塵,朝著林中狂奔而去。

  這一群人之中,伊萬諾夫最是厲害,至于其余的家伙,因為修為的差距,即便是化身巨狼,也不能持久,終于還是沒有追上我。

  我一陣狂奔,將后面的追兵給甩開了去,接著繼續向前,終于在一處山凹處找到了疲憊得幾乎要昏死過去的鉤子。

  結束了么?

  看著跪在雪地上痛哭的鉤子,我心中輕輕嘆了一下。

1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二十八章 擒賊先擒王”

  1. 回復 2015/03/16

    劉正楓

    連八卦異獸陣也快撐不住了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