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三十一章 真龍的傳聞

  黑霧從營地前面的平地上翻騰而起,而周遭的炁場也變得異常詭異,旁邊的小藥匣子已經緊張得站了起來,而我卻相對顯得淡然許多。畢竟藝高人膽大,而且我也比他多出不少歷練,曉得這世間的規則,所以并無擔心。

  我往外面瞧了一眼,感受到混亂無序的炁場滾動之后,便沒有再多瞧,而是靜守內心,對著小藥匣子淡定地說道:“別怕,沒多糟糕。”

  黑霧之中,是死亡么?

  小藥匣子雖然鼓足了勇氣,然而再一次面對著這般混亂無序的濃黑霧氣,整個人顯得十分忐忑,下意識地朝著我這兒靠來。而我則平靜地等待著,然后將遁世環給開啟,使得自己的氣息不斷地收斂,盡量裝成普通人的樣子。

  大概過了一刻鐘,我陡然睜開了眼睛,接著走出了營地來。

  這時我瞧見整個空間都是一片混沌,這不是真正的黑暗,因為在無盡的黑暗之中,還有無數的光點在旋繞,它們一點兒都不成規矩,似乎很遙遠,突然一下就在身邊浮現出來。總體上,這混沌之中并沒有太多的兇險,但是在某一處角落,卻有一股巨大的撕扯力,不停地扭曲著,仿佛任何人只要靠近其中,就會被吸入其中,不再出來。

  小藥匣子站在我的身邊,一臉驚奇地望著外面的景象,驚訝地說道:“陳前輩。這到底是什么,怎么會變成這般的模樣?”

  我伸出手,憑空一抓,接著放開,有一朵幻滅不定的云團在我的手掌上誕生出來,我望著這種充斥著空間力量的東西。平靜地說道:“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這個就是所謂的蜃霧。也是導致海市蜃樓出現的東西……”

  小藥匣子震驚地說道:“什么,你是說,真的有魔蜃在這附近?”

  所謂魔蜃,其實是山海經中記載的一種洪荒異種,它能夠吞吐蜃霧,將兩個距離千里的地方給聯接到一起來,也就是人們所看到的海市蜃樓——當然,在現代科學的解釋里面,海市蜃樓不過是一種因光的折射和全反射而形成的自然現象,作為光與影的魔術而已,但是在修行者之中,卻一直都有著這種生物存在的證據。

  我搖了搖頭:“不一定是魔蜃,或許就是一條真龍,和傳說中的那一條一般……”

  小藥匣子的眼睛都變得滾圓了,他難以置信地說道:“不可能吧,真龍已經有幾百年都沒有在這個世界上露過面了,難道現在還真的會有這種東西么?”

  我沒有回答他的話,而是開始抬腿朝前走去,向著前面的混沌之地進發。

  小藥匣子一把拉住了我,忐忑地說道:“陳前輩,這可萬萬使不得,前途未知,要是萬一走錯了,只怕我們就回不來了啊?”

  我回頭,沖他詭異地笑道:“陸一,這不正是你想要的么?”

  小藥匣子一愣,錯愕地看著我說道:“陳前輩,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我平靜地說道:“年輕人,比起同齡人來說,你的心機實在是有些多了,事實上,膽敢摸赤塔叛軍這頭老虎屁股的人并不多,而且你居然還將他們最為珍重的神秘內丹給奪過來了,這樣的人,絕對不像是你表現出來的那般簡單,你的目的,不就是想要找到那條真龍,并且看看是否能夠找到一點好處么?我并不介意你的隱瞞和謊言,不過還是有些好奇,是什么,驅使你這么做的?”

  小藥匣子被我毫不留情地指出來,頓時就呆了,過了好一會兒,臉上露出了世故的笑容,沉聲說道:“不愧是大名鼎鼎的黑手雙城,果然名不虛傳!”

  我淡定自若地說道:“既然知道我,就應該曉得我這個人的名聲并不是很好,殺戮也重,你的生死,不過只在我的一念之間,你若是想要活下去,請先說服我,不然我恐怕忍不住對你下手。”

  聽到我這淡然而又具有殺氣的威脅,小藥匣子渾身一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我沒有說話,但是小藥匣子卻能夠猜測得到許多東西,比如清河伊川是我殺的,比如那一大幫的赤塔叛軍,對于我來說都只不過是小麻煩而已,比如我若是想要殺他,他絕對不能逃脫出去,如此思忖了一會兒,他舔了舔嘴唇,然后對我說道:“好吧,我說實話了,我的小黑告訴我,那條真龍,也許已經死了!”

  “什么?”

  我的眉頭一皺,瞪了小藥匣子一眼,而他則迎著我的目光,咬牙說道:“我是說,那條被名為成這條江水的偉大存在,恐怕已經壽元將盡,離開了這個世界。不過它雖然死了,卻留下了遺體,這迷霧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應該就是它身上的尸氣所化,也正是導致那些人失蹤的真兇;而我從赤塔叛軍手上搶來的內丹,盡管不是它的,但是與它卻有血脈牽連……”

  我點了點頭,然后說道:“這么說來,你的意思是,這內丹,或許就是開啟迷霧,最后找到那條真龍尸體的鑰匙咯?”

  小藥匣子點了點頭,沒有再多說話。

  我笑了起來,從懷里掏出了這黑匣子,打開,將里面的肉珠子給取出來,握在手里,感受著里面的脈動,穩定而龐大,好一會兒,我才將其放回了去,對他說道:“年輕人,好深的心機,先前居然對于這東西毫不關心,卻一直留在這里不肯離去,告訴我,你想獲得什么?”

  小藥匣子舔了舔嘴唇,然后對我說道:“真龍髓血,就是它頭顱里面最核心的幾滴,我需要它來給我師父治病,其余的,我一分不要。”

  我認真地盯了他一眼,然后說道:“你確定?”

  小藥匣子點了點頭,有些焦急地說道:“我師父得了一種肌肉萎縮癥,需要這個舒筋活絡,看在我給你提供情報、并且鞍前馬后的份上,還請前輩在找到那條真龍遺體之后,一定要給我一點——我不要多,兩三滴便好……”

  我深吸了一口氣,然后點頭說道:“如果是這樣,我倒是不會阻攔你——不過我想告訴你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們前去,未必能夠找到那東西,甚至還有可能丟了性命,你還愿意?”

  小藥匣子認真地說道:“愿意,我師父把我從狼窩里面救了出來,并且把我養了這么大,又教我一身本事,現在輪到我報答他的時候了。”

  我沒有多說什么了,血勁一涌,臨仙遣策開啟,前面的一片混沌頓時消散,接著展現出了一條道路來。

  此刻盡管我們依舊還在興凱湖的邊防軍營之中,但是如果朝著那條道路往前,就會前往另外一個區域。

  在那里,有可能找到三批失蹤的人員,也有可能找到小藥匣子口中的真龍遺體。

  當然,也有可能什么也沒有。

  這就是這世間的神奇之處,它充滿了未知,讓你永遠也無法掌控到所有的一切。

  我跨步向前,朝著前面未知的路途走去,然而就在我即將走入蜃霧聯通的另外一個區域之時,遠處突然傳來了聲聲狼嚎,隱隱間還有無數奮力奔跑的踏雪之聲。

  聽到這個,小藥匣子臉色一變,緊張地抓著我的胳膊說道:“陳前輩,那幫老毛子也來了!”

  小藥匣子驚慌無比,而我則也有一些詫異。

  要曉得,赤塔叛軍的首領伊萬諾夫已經被我給斬殺了,這事兒可夠他們亂上一陣了,再有就是屠格涅夫那兩個俄國同行到達了邊防軍營地,他們接下來需要面對的,將是老毛子政府的憤怒,如何守好老巢,或者趕緊逃離,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怎么他們還有閑心,跑到我這兒來搗亂呢?

  啊!

  我明白了,唯一的可能,就是赤塔叛軍或者王秋水知道了什么,所以才會直接放棄了那個隱秘而穩當的老巢,全員來襲。

  因為如果他們能夠得到真龍遺體這般寶貴的東西,便擁有了東山再起的資本。

  舍命一搏,這就是那幫赤塔叛軍所做出來的選擇。

  想通此節,我沒有再多猶豫,而是一步跨入了通道的盡頭,而當我走入其中的時候,突然間耳邊傳來無數尖銳的哭嚎聲,周圍仿佛置身于戰場之上一般,到處都是刀兵之聲,無數的壓力從四面八方擠壓而來,又將我給朝著某處使勁兒推去,我感覺到小藥匣子大聲喊叫著,伸手過來拉我,然而就在他抓住我的一霎那,一股巨大的力量將他給直接拉扯,朝著黑暗處拖拽而去。

  啊——

  我聽到了他尖銳的叫聲,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瞧見前面的黑暗中多出了十二張不同模樣的人臉來,男女不一,有的笑,有的哭,將場面渲染得無比詭異,我毫不客氣地抽出飲血寒光劍,一劍斬去,這所有的景象都化作了碎片,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的前方突然又浮現出一副宛如電影一般的景象來。

  我詫異地瞧見了一副讓我震驚不已的圖像。

  我瞧見了一個長得很像我小師弟、但卻顯得成熟許多的男子,和一個臉上有刀疤的娃娃臉青年,朝著我這邊走來。

1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三十一章 真龍的傳聞”

  1. 回復 2015/03/16

    劉正楓

    可是十二魔星和左道組合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