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十三章 高手呈現,顧總失蹤

  很多人可能不了解撣邦是什么,而身處緬甸的我,卻多少有些知曉:

  這是一個以撣族為主體的多民族地區,曾多次宣布獨立,與緬甸軍戰亂不斷,各路豪雄你來我往,一直到06年都還有戰亂發生,局部小沖突更是常見。講一下它的地理位置:它位于緬甸的東部,與中國云南省西雙版納、老撾和泰國相接壤,與緬甸四省相連,境內高山密林盆谷密布,地形復雜多樣。

  其實我只要講三個字,大家就能夠明了那是一個什么樣的地方:金三角。

  對,沒錯,就是金三角!而位于緬泰邊境的大其力市,則是金三角的中心城市。

  我不知道大師兄給我們安排的那條暗線是哪里來的情報,但是也大約知道了那個叫做姚遠的山羊胡老頭,為什么會前往那個地方了。偷渡!越是亂的地方,越能夠火中取栗,這個老棺材應該就是碎尸案的兇手,或者其中之一。他身上懷揣著105號玉石,為了避免軍政府的緝捕和各方勢力的追殺,所以才會跑到了跟軍政府關系并不好的撣邦自治區,甚至找機會離開緬甸,最后返回他自己的目的地。

  大概也是因為有這么一個內線在,李秋陽才會做出這樣愚蠢的決定,最終身死人亡吧?

  “追么?”雜毛小道問我。

  我說姚遠昨天才跑,不可能現在就到了大其力,而且我們在大其力人生地不熟,去哪里找姚遠?即使找到他,他手里面到底還有沒有105號玉石?那個人為什么確定姚遠會去大其力?這些都沒弄清楚,怎么追?雜毛小道說那個人的消息,應該有八成可靠——常年在國外混生活打拼的人,比起國內體制里面的同行來說,要精銳得多。因為餐食素位的人,都已經死于殘酷的地下斗爭了。

  雪瑞在旁邊用霧蒙蒙的眼睛看瞪著我們,說你們在講什么,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我們對望,默默不語。

  ********

  在回去的路上,在雪瑞的強烈要求下,我們一行人還是去了位于皇家園林西圣山上面的雪德宮大金塔(也稱仰光大金寺)。這個被認為是緬甸人民驕傲,國家象征的大金塔里面,盛放著拘留孫佛的杖,正等覺金寂佛的凈水器,迦葉佛的袍及佛祖釋迦牟尼的八根頭發,站在這恢宏的建筑面前,能夠感覺到有沉重的壓力撲面而來。

  大金塔東西南北處都有大門,門口均有兩個石獅子,虎皮貓大人根本就不敢靠近,遠遠地閃開去。

  我們站在售賣金箔、香燭、鮮花、幸運符、佛像、書籍、傘子的東面口,雪瑞想要進寺一游,而我靈敏的鼻子則有些受不了隨風飄蕩的臭腳丫子味,再加上體內的金蠶蠱莫名其妙的顫栗,所以遠遠地站開。身邊游人如織,也有本地人過來朝拜,裸著右肩、披著紅色袈裟的赤腳僧人從身邊默默走過。而我的視線,最終停在了角落里一個閉目盤坐的老和尚身上。

  這是一個長得枯瘦的老人,穿著一套破舊的紅色袈裟,渾身都沒有二兩肉,眉目苦楚地盤腿坐在臺階側面。

  這樣的僧人在緬甸很多,他們大多都是苦行僧的模樣,常常來回于平民街頭之間,宣傳佛家教義,而對自己的生活沒有什么需求,將此生都奉獻給了佛祖。心有信仰,這樣的人自然是讓人敬佩的,然而我之所以注意到他,是因為在這個老和尚,在這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完全沒有存在感,仿佛是一幅畫,一面墻,一個裝飾物,雖看得到,但是卻轉眼忘記。

  此人修禪的功夫,已經到了“坐忘”的境界,忘己、忘外物,所以才會如此。

  這個國家級的建筑遺跡之中,自然有佛門高手鎮場,而這一位,我想就是其中之一吧。正看著,只見一個穿著緬甸傳統籠基、帶著白色帽子的黑瘦男人,從我身邊擦肩而過,然后來到了那個老和尚的身邊跪坐著,靜靜等待著這個老和尚的出禪。我心中一震,這個黑瘦男人,不就是交易會中鎮場的那個降頭師么?

  活動還沒有結束,他怎么會出現在這里呢?

  雪瑞邀請我進去禮佛參觀,我便將心一橫,便跟著進去,而雜毛小道則折回去找虎皮貓大人。走在這寺廟里,塔上掛著成百上千的金鈴銀鈴,風一吹,清脆響亮,還有著僧人們的梵唱佛音,讓人心中有一種寧靜的感覺,舒適得很。我們在里面走了半個小時,竟然發現有不少氣場強大的家伙,都是僧人打扮。

  出來的時候,我發現那個老和尚已然不見蹤影,而那個黑瘦男子則站在門口,望著我。

  他在等我,我看出來了,于是大步迎了上去。

  黑瘦男子僵直的臉上擠出了一絲勉強的笑容,然后跟我說道:“我叫貌武倫(前面提過,緬甸人只有名沒有姓,‘貌’是自謙的稱呼,而‘吳’則是尊稱有一定社會地位的男子),你可以叫我武倫法師。你好,來自北方的年輕人。”他說的是中文,但是帶著濃重的云南口音。這話跟我們家的口音有點像,但是更加軟綿一些。

  我說:“武倫法師,你好,我叫陸左,來自中國。

  武倫法師疑惑地看著我,說:”我早就注意你了,能夠看到你周身有逸耀著‘碧霞寶光’,可是研習了《念佛三昧寶王論》?“我心中汗顏,他所謂的碧霞寶光,也就是通常說到的佛光,這些都是修佛修到一定境界方有的現象。我這哪里是佛光,這明明就是金蠶蠱那黃燦燦的表皮,所遺漏出來的顏色。不過這個家伙真夠厲害的,一眼就能夠看出金蠶蠱的氣息,果真不是一個尋常角色。

  見我不答,武倫法師也便也不再追問,說見你也是一個禮佛之人,最近這幾天仰光的局勢混亂,你們最好不要參與了,不然的話我們很難保證你的安全的。說完這話,他執佛禮一敬,然后走開。

  我聽出來了,這個家伙是在警告我們。

  只不過,這個家伙不是許鳴口中那個練飛頭降的降頭師么?這種惡毒詭異的降頭術練到第三層,每隔七七四十九天,就需要吸食孕婦腹中未成形的胎兒,不然就要功力盡喪,尸骨化水,永世不得超生,也不入佛家輪回。看這人雖然嚴肅刻板,但是卻并不像那般恐怖之人。而且練就了飛頭降,他怎么可能自由出入佛家圣地,并且說出這么一番冠冕堂皇的話來?

  雪瑞告訴我,這個男人身上有著很濃的煞氣,從頭頂上冒出來,如虹。

  經過這件事情,我們再也沒有游玩的心思,返回了酒店。

  酒店里已經是一片忙碌,李老板的私人秘書告訴我們,李老板還在交易會的解石現場,準備將石頭剖好之后,辦理運回香港的相關事宜,然后準備乘坐明天中午的專機,返回香港去,不作停留。他問我們要不要給我們辦理回國手續,我和雜毛小道說不用了,我們可能還要到撣邦那邊去旅游,順便去泰國看人妖。秘書皺著眉頭,說去泰國可以理解,最近撣邦……那里最近比較亂,最好還是不要去。

  我們謝絕了他的好意,返回了房間。

  這兩天雜毛小道一有時間就在雕琢答應雪瑞的玉符,翡翠屬于硬玉,本來需要很多工具仔細打磨才行,然而雜毛小道天生一副好力氣,憑著那把汽車底盤鋼改制的雕刀,已經完成了兩塊。他這人有個毛病,就是做事的時候不能分心,需獨處,所以都是等我睡著之后偷偷趕工的。

  虎皮貓大人批評他,說做不到紅塵煉心的境界,刻再多也達不到大成的境界。

  我們都在等待暗線給我們的下一步消息。

  有了金蠶蠱在,虎皮貓大人的傷已經痊愈,破爛的口子也長起了新肉,站在床上跟小妖朵朵吵架,一個是罵國老手,一個是初生牛犢,吵得不亦樂乎。小妖朵朵不是善茬,搞得虎皮貓大人不斷地飲水,補充消耗的體能后,再次擼起羽毛上陣。雜毛小道不勝其擾,決定搬到對面小叔的房間去,逃得清靜。肥蟲子在一旁等著黑豆子眼,強勢圍觀中,我也不好離去,只有聽兩人罵。

  其實也是蠻解悶的,如果你們聽到的話。

  到了晚上的時候,李家湖和顧老板才帶著一應隨從返回酒店,得知我并不打算跟他們一同返回去的消息,找上門來,問怎么回事?我說我和老蕭準備去一趟大其力市,然后過境去泰國,與小叔蕭應武匯合。兩人勸了一陣,我只說有事,李家湖欲言又止,點頭出去,而顧老板則留了下來,語重心長地跟我說小心。他說大其力那一帶靠近泰國,密林里面毒蛇猛獸自然是數不勝數,而還有很多黑巫僧在里面行走,莫看你們很有本事,但是那些人一輩子都只敬一個佛,也是厲害得很的。

  我點頭說曉得,你們明天走,我們去送你們。顧老板嘆氣離去。

  虎皮貓大人與小妖朵朵吵了大半宿,后半夜才休戰,我沉沉睡去。第二天凌晨,我被一陣緊急的敲門聲吵醒,我起床開門,許鳴沉著臉告訴我一個壞消息:顧老板不見了。

1條評論 to“第十四卷 第十三章 高手呈現,顧總失蹤”

  1. 回復 2019/09/21

    豪情

    小妖和大人吵的啥?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