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三十二章 歷史的會面

  盡管對面如同電影的圖像一般,并不真實,但是影像上面的兩人似乎認出了我來,不過他們對我仿佛有著莫大的戒備。刷的一下,疤臉小子手中一把黑氣縈繞、鬼氣森森的長劍,而另外一邊,那個挽著道髻、長得像是我小師弟的男子則拔出一把周遭洋溢著藍紫色雷電的桃木劍來,兩人小心翼翼地靠近我,接著那道髻男子低聲喊道:“大師兄?”

  對方一開口,盡管憑空增添了許多滄桑和成熟,不過我卻一下就聽出了對方果真就是我那小師弟來,不由得詫異地問道:“小明,你怎么在這里,又怎么會變成這么一副模樣?”

  這道髻男子是我的小師弟蕭克明無疑,聽到我的話語,他的臉上不由得露出了幾分疑惑來。手中的劍往下低了幾分,皺著眉頭說道:“咦,你怎么……”

  他還沒有說完,旁邊的疤臉男子一把抓著他的胳膊,激動地說道:“老蕭,你別被他騙了,他不再是你的大師兄了,而是蚩尤惡魔的分身!你難道忘記了陶陶怎么死的么,你也忘記小妖是怎么失去靈體、人影無蹤的么,那可都是這個家伙干的好事——你別疑惑了,跟我一起,我們兩個。一定能夠將此魔頭給除去的!”

  他這話兒說完,卻是將左手揚了起來,上面有兩顆詭異的金色符文不停旋轉,接著陡然之間,朝著我遙遙印來。

  轟!

  對方一揚手,我便感覺諸天黑暗,一下壓來,無盡的壓力從四面八方匯聚,轟然而出。

  我嚇了一大跳,別的不說。對方光這隨意的一招,便已經達到了天下十大的層次,只是讓我疑惑的是,天下間有這般厲害的青年高手,我怎么不知道?

  而且對方似乎認識我,卻又有諸多詭異之處。讓我十分不明白。

  不過我雖然心中疑惑,瞧見對方的力量恐怖非凡。卻也不敢大意,手往懷中一伸,抓住了飲血寒光劍,刷的一下,朝前斬去。

  管你有多厲害,先吃我一劍再說!

  一劍一掌,兩股力量在半空中轟然撞在了一起,接著無論是我,還是那個疤臉男子,都不約而同地朝著后面跌落而去,而就在這一剎那,我前面的景象卻又如剛才那十二個詭異的人臉一般,化作了破碎的畫面,消失不見。

  漫天的碎片灑落,我突然感覺到周圍的空間變得混亂而無序起來,無數的光影從我的身邊劃過,而我卻無力去一一看清,混亂的空間能量在我身邊不停地產生和幻滅,我甚至都不能保證自己不被亂流給絞碎,當下也只有再次開啟臨仙遣策,朝著周遭掃描而去,這時發現剛才的那兩個家伙又出現在了前方。

  他們好像又換了一身衣服,而所在的位置則是一條道路,不過十分狹小,充滿了危險,兩人似乎朝著我高聲呼喊著什么,我仔細聽,卻沒有聽清楚。

  那兒雖然也是一條途徑,但是想起剛才那個疤臉男子的一掌,我心有余悸,不敢上前,而就在這個時候,旁邊卻突然呈現出了一個寬敞的通道來,我僅僅只是瞄了一眼,便義無返顧地朝著那兒縱身飛撲而去。

  就在我投入其中的時候,耳邊終于聽清楚了對方的呼喊:“……大師兄,別走,隨我一同,前去迎戰三十四層劍主!”

  我心中冷哼:“些許心魔,居然想要擾亂我的神志,想得太美了!”

  我沖入那寬敞的通道中,還未有落地,便聽到周圍到處都是槍聲,還有無數的哀嚎聲響起,下意識地朝著旁邊一滾,結果感覺四周都是人,睜開眼睛,這才發現自己竟然撞到了一處死人堆里,有一只毛茸茸的爪子朝著我的臉上探來,上面的指甲尖銳無比,我下意識地一把拽住,結果一張暗青色的丑臉出現在我面前,一嘴錯落而尖銳的利齒,流著口涎,沖著我的臉上咬來。

  什么鬼東西?

  我哪里能夠被這樣的鬼東西給嚇壞,一把拽著對方,朝著地上猛然摔去,接著毫不猶豫地一腳,踩在了那家伙的腦殼上。

  腳底傳來的感覺堅硬無比,不過再硬的腦殼,經過我的勁氣一吐,立刻脆成了雞蛋殼,啪嚓一聲,便直接碎了開去,而這個時候我才有時間觀察四周,發現我身邊有好多穿著綠色軍裝的戰士,他們驚恐地拿著手中的槍、匕首和工兵鏟與敵人搏斗,而他們的對手,則是一種一米不到的類人猴子,就是剛才被我踩碎腦殼的東西。

  這些青臉猴子有著人類一般的四肢和頭顱,不過渾身毛茸茸的,臉上兩顆碩大而突出的眼球,鼻孔就是兩個黑窟窿,一口連到了尖角耳邊的大嘴,丑惡無比,而且還悍勇得很,不畏死亡的沖鋒,將這些戰士嚇得哇哇大叫,手中的槍都只能亂掃。

  我放眼看去,到處都是穿著綠色軍裝的尸體,顯然這些戰士并不能與這些鬼東西為敵,已經處于極度的劣勢了。

  瞧清楚了這一切,我沒有一點兒猶豫,當下也是直接單手作印,朝著前方遙遙一拍。

  【深淵三法,魔威】!

  轟!

  原本并沒有太多實質性威力的魔威,在此刻陡然使出來,卻仿佛一顆高爆彈一般,有一股凝為實質的氣浪,以我為中心,朝著四周陡然擴散而去。

  我聽到耳邊傳來無數尖銳到極點的尖叫聲,幾乎都要刺破了我的耳膜,接著當我將飲血寒光劍給拔出來的時候,卻發現那些原本兇猛得如餓虎一般的青皮猴子,居然潮水一般地朝著遠處散去,而那些沒有能夠及時逃開的,則已經癱軟在地,屎尿齊出,一副案板上肥肉的模樣,任人宰割了。

  瞧見這般的情形,我不由得又好氣又好笑,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這幫青皮猴子怎么這副德性?

  不過就在我詫異的時候,旁邊突然傳出了巨大的歡呼聲來,我環顧左右一看,從死人堆中沖出了三四十個渾身臟兮兮的戰士出來,揮舞著手中的槍,歇斯底里地大吼大叫,仿佛在慶賀著突如其來的勝利。

  我再次打量周圍,才發現我正處于一個峽谷之中,兩邊的巖壁陡峭得直入云霄,而僅存的一線天,居然是一片血一樣的紅色。

  這情形讓我有些詫異,而這個時候一個二十六七來歲的男人跑到了我的跟前來。

  我朝著他的肩膀上看了一眼,兩顆星,是中尉。

  中尉朝著我敬了一個禮,然后高興地問道:“同志,請問你是過來救我們的么?”

  我基本上已經肯定了對方應該就是先前失蹤的那些人員了,不過不知道他們是那一批,于是點頭肯定,然后盤問起了對方的身份,結果被告知他們居然是第一批失蹤的同志,就是在興凱湖畔駐扎的邊防連隊。

  這情況讓我有些詫異,要曉得他們是在十天之前就已經失蹤了的,沒想到我居然能夠最先碰到他們,當下也是跟他了解一下情況,這才曉得在他們的經歷中,卻是剛剛到達這里不到一天,接著就被那些鬼東西給跟上了,雙方且戰且逃,一直在這里的時候,他們連長帶著大家在這里設立了伏擊點,準備將這些鬼猴子給消滅掉,沒想到對方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差一點就要全軍覆沒在這里。

  這個連隊的最高領導在剛才的戰斗中身先士卒,已經犧牲了,而我面前的這一位中尉則是部隊的副連長。

  除此之外,一百二十多人的連隊,現在就剩下三十五個殘兵散勇了。

  如此殘酷的戰斗讓這些和平時期的戰士們顯得有些恐懼,不過更多的則是仇恨,那些癱倒在地的綠皮猴子成了戰士們的發泄對象,軍刀、工兵鏟,這會兒可著勁地往對方腦袋上面招呼,挨個地敲死,一直到沒有一個活物,方才罷休。

  中尉叫做任仲健,遼省人,是個還算不錯的基層士官,即便面對著這般匪夷所思的情況,也還能夠組織起隊伍來,而我等他清點完人數之后,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聽說我是黑省宗教局的省局副局長,也是專門處理此類事物的專家,戰士們那痛苦的臉上終于出現了一些活泛的表情來,此時此刻,什么都不重要,實力才是最根本的,瞧見我剛才一出來,便將那一堆窮兇極惡的青皮猴子嚇跑的情形,大家都顯得十分激動,紛紛擠上前來問我,說怎么才能夠回去。

  面對著這些戰士的問題,我顯得有些無奈,先前的那些蜃霧全部都消散了,顯然它并不是雙向通道,若是想要回家,只有一個辦法。

  那就是找到小藥匣子口中的真龍遺體,要曉得,所有的蜃霧,可都是從它的身體里散發出來的。

  只不過,那真龍遺體,到底在哪里呢?

  就在我為這事兒發愁的時候,突然頭頂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影,接著我瞧見小藥匣子的那頭黑色大雕小黑從懸崖下滑翔而來,而在它的身上,則坐著一個人。

  小藥匣子!

2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三十二章 歷史的會面”

  1. 回復 2015/03/16

    劉正楓

    陶陶之死與二蛋有關么?

  2. 回復 2015/04/17

    游客

    左道組合重現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